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55章 讲话实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唐亮继续说:“来到发行公司,承蒙易总对我的看重,让我分管发行这一块,我自己也知道肩的担子很重,特别是现在大征订的时候,我自觉没有多高的能力,没有多么丰富的管理经验,但起码我有一颗火热的心,有一颗对负责对下负责的敬业之心。 </p>

    在发行公司,我不敢以老资格自居,在工作,大家既是下级,也是好同事,在工作之外,大家都是好兄弟姐妹,做好公司的发行工作,既是集团党委的要求,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愿,因为大家都明白,只有集体发展了,各位才有好日子过,这是很浅显的一个道理。</p>

    刚才易总把话说得很明白了,我想大家都能理解透彻,我呢,说一句话:如果我唐亮做事能力不够,如果我唐亮做事不公,如果我唐亮做人不行,如果我唐亮有什么私心杂念,大家尽可以毫不客气地把我掀下台去,我唐亮绝无任何一句怨言。”</p>

    听完唐亮这话,我带头鼓掌,大家也都不由自主跟着鼓掌,纷纷不住点头。</p>

    “唐总这话听了心里真舒坦。”</p>

    “易总讲话实在,唐总更实在,跟着这样的领导做事,痛快!”</p>

    “易总,你放心,我们都明白你刚才讲话的意思,我们保证全心全意服从唐总的分管,保证尽心尽力把今年的大征订工作搞好。”</p>

    “唐总是个实在人,话说的这个份,再不好好干,对不住人啊。”</p>

    “我们站今年一定会超额完成公司下达的任务。”</p>

    “我们站下午回去开会,把任务分解下去,马开始着手征订。”</p>

    “我们也要马部署下去。”</p>

    大家纷纷议论着纷纷表态。</p>

    效果达到了,我和唐亮相视一笑,云朵也抿嘴笑。</p>

    当然,我明白,各位站长有如此积极踊跃的表态,不仅仅是因为我和唐亮刚才的一番讲话,关键还是因为今年的大征订方案里提高了对发行员和站长的奖励政策,人叫人干人不干,政策调动一大片,效益驱动是最灵验的工具。</p>

    有效益驱动,站长自然有干劲,自然会对发行员加压,同时,奖励政策提高了,发行员也会有干劲,即使站长不加压也会自己去主动干。</p>

    而这个大征订方案的制定者,是唐亮。这无形又会拉进唐亮和各位站长的距离。</p>

    只要唐亮充分树立起在发行公司的威信,只要唐亮取得公司层的一致拥戴,只要形成让发行公司离不开唐亮的局面,孙东凯没法不用唐亮,没法不重用唐亮,因为他也要考虑自己的政绩,要靠唐亮来给他脸贴金。</p>

    而这,也正是我要达到的目的。</p>

    会后,我把开会的情况想秋桐做了汇报,秋桐听完很满意,笑着说:“看来,你是打算要撂挑子了,要打算从发行公司脱身了。”</p>

    我也笑着说:“我这不是想全心全意做好经管办的工作,全心全意为你这位分管领导服好务吗?”</p>

    “呵呵,我看你是想偷懒吧。”秋桐说。</p>

    “嘿嘿,你怎么理解都行,我不和你争辩。”我说。</p>

    秋桐想了想,说:“你再把会议的情况给孙记汇报下吧。”</p>

    “为什么?”我说:“你是分管领导,和你汇报不行了,给他汇报,岂不是越级?”</p>

    “这是我批准建议的,不是越级。”秋桐说:“毕竟孙记还是集团的总裁,这个会议,还是给他汇报下较好,领导从来都是喜欢听下属汇报的,不会嫌汇报麻烦的。汇报多了没有坏处。”</p>

    秋桐虽然如是说,但我似乎觉得她还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没有说出来。</p>

    我没有再多问,第二天午去了孙东凯办公室,向他汇报了下。</p>

    当然,我是有选择地汇报的,不该说的自然不能说。</p>

    孙东凯听完我的汇报,满意地点点头:“很好,这个会开的很好。看来,唐亮的确是有两把刷子。”</p>

    “岂止是有两把,我看是有三把。”我说。</p>

    “呵呵。”孙东凯笑起来:“不管他有几把,但你目前还必须要给我紧盯住发行公司的工作,必须给我确保大征订圆满成功,不单你,秋桐也要靠,这可不是儿戏,发行成败与否,直接决定明年我们的饭碗,决定明年我们能不能吃得好吃得饱。”</p>

    我点了点头:“嗯,我知道。”</p>

    “把发行给我做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当然,其他人也会论功行赏的。”孙东凯又说。</p>

    “我不要求别的,只要集团财务能按时把该拨付的钱给发行公司,能让我们确保及时兑现对发行员和站长的奖励行了,千万不要拖啊。”我说。</p>

    “我会和财务打招呼的。”孙东凯说。</p>

    我想了想,说:“其实,我还有个建议。”</p>

    “什么建议?”孙东凯说。</p>

    “要是能给让站长或者发行员直接把奖励提成在交报款的时候直接留下好了,这样财务也省事,征订人员也痛快,直接见现钱,会更有工作积极性。”我说。</p>

    孙东凯摇摇头:“你这个小易啊,太缺乏大局观念了,太没有大局意识了。财务必须是收支两条线,岂能坐支?这是严重违反财务纪律的行为,绝对不允许,你不但要给我保证完成征订任务,还必须给我保证把报款足额收齐,不许坐支,不许私自截留报款,不然。”</p>

    我一咧嘴:“不然怎么样?”</p>

    孙东凯说:“不然你又要犯错误了,又要挨处分。我提前提醒你了,不要犯这种愚蠢的错误,知道不?”</p>

    “哦。明白了。”我点点头,接着说:“发行员这一块我可以保证,市直党报党刊征订我可以保证,但是县区委宣传部呢,他们负责县里区里党报党刊的征订和报款收缴,他们在交报款的时候要是非把提成留下不交呢?”</p>

    孙东凯想了想说:“这一块,要机动行事,要灵活处理,要本着既不能和县区委宣传部搞僵又要争取不违反财务纪律的原则来办理。县区委宣传部都是清水衙门,没有几个机动可以花的钱,他们对这块钱是很看重的,这等于是他们小金库的钱。</p>

    为了提高他们收缴报款的积极性,你们不放制定一个激励政策,制定一个交款的时间表,足额交款越早的,提成越多,如10月底前交的,增加5个百分点的提成奖励,每延后一个月交款,降低2个百分点的奖励。这样他们会。呵呵。”</p>

    孙东凯的建议让我心里不由一动,不错,这的确是个好办法,这家伙还挺有办法。</p>

    我点头答应着。</p>

    孙东凯这时不说话了,仰脸盯着天花板。</p>

    我不知他在琢磨什么。</p>

    一会儿,孙东凯慢吞吞地说:“这个秋桐,最近在捣鼓什么事?”</p>

    我一愣,说:“什么意思?秋总在忙乎工作啊。”</p>

    “工作。”孙东凯冷笑一声,接着看着我:“工作之外呢?她在忙乎什么?”</p>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说:“不知道啊。”</p>

    孙东凯皱皱眉头,看着我,压低嗓门说:“你给我注意观察着秋桐最近的动向。包括她最近和什么人接触。特别要注意她和季记有什么接触。”</p>

    我心里一震,不由点了点头:“哦。”</p>

    “如果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动静,要及时给我汇报。”孙东凯又说。</p>

    “可是,什么样的算是异常动静呢?”我说。</p>

    孙东凯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这个你自己去理解!”</p>

    “我理解不透!”我说。</p>

    “理解不透回去自己想。”孙东凯有些不快的神色。</p>

    我不说话了,心里琢磨起孙东凯的真正意图,一时没有猜透。</p>

    突然,我发觉孙东凯的眼神里隐隐闪过一丝不安,稍纵即逝,接着,表情又有些发狠。</p>

    “想搞我,没那么容易。和我作对的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孙东凯自言自语了一句。</p>

    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但还是有些模糊。</p>

    “明白我刚才吩咐你的意思了?”孙东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似乎,明白了。”我说。</p>

    “那好。记住,我和你说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孙东凯说。</p>

    “一定的,必须的。”我又点头。</p>

    “好了,没事了,你回去吧。”孙东凯很快恢复了常态,笑着对我说。</p>

    我转身走。</p>

    我直接去找了秋桐,开门见山问她:“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在和季记一起捣鼓什么事?”</p>

    秋桐眼皮一跳,接着若无其事地笑起来:“你这话怎么听起来没头没脑的。”</p>

    “少废话,说,到底有没有?”我说。</p>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秋桐说,不笑了。</p>

    “你懂的。”我说。</p>

    “我不懂。”秋桐的口气有些果断。</p>

    我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秋桐,”我说,你和季记是不是在暗调查孙东凯的什么事啊?”</p>

    秋桐说:“我做事从来不针对什么人,季记也是。我们从来不会针对什么人去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一向的做事原则是对事不对人。”</p>

    “但事都是人做的!”我说。</p>

    “那是另外一回事。”秋桐说。</p>

    “这么说,你等于是承认了?”我说。</p>

    “我承认什么了?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秋桐又笑起来:“有句话叫做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人疑神疑鬼了?”</p>

    秋桐一笑,我又摸不到底了,挠了挠头皮,点点头:“可能是的。”</p>

    秋桐继续笑着:“呵呵,易总,易主任,你放心好了,该做的事我会做,不该做的事我绝对不会做的。”</p>

    秋桐这话让我更摸不到头脑了,傻乎乎跟着笑起来:“那好,那好。不过,我给你说啊,要是有什么该做的事,你可不要忘了叫我啊,不要擅自随便行动,要一切行动听指挥。”</p>

    “你是我的主任,我是你领导,干嘛我要听你的指挥呢?”秋桐一歪脑袋。</p>

    我说:“丫头,因为我是你哥。”</p>

    “去你的。小破孩。”秋桐又笑起来。</p>

    看秋桐笑得很轻松的样子,我略微有些宽心了,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或许真的是孙东凯在疑神疑鬼,做贼心虚。</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