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53章 无可奉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有些哭笑不得,说:“靠——给我玩新鲜的了,你还是明人,你还是有尊严的人,你去死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你信不信我这挂你的电话?”皇者说。</p>

    我说:“好吧,那我暂时把你当明人当有尊严的人。”</p>

    “这还差不多。”皇者笑起来。</p>

    “阿来去哪里了?”我接着问皇者。</p>

    “不知道!”皇者回答地很干脆。</p>

    “阿来是不是在缅甸被警方抓住了?”我又说。</p>

    “无可奉告!”皇者说。</p>

    “你到北京做什么事的?伍德让你干什么的?”我说。</p>

    “继续无可奉告!”皇者说。</p>

    皇者似乎口风很紧,什么都不愿和我说。我有些无奈了,妈的,这个家伙今天怎么这样,好像他身边还有其他人似的。</p>

    我换了一副口气:“皇者,我们探讨个问题好不好?”</p>

    “探讨问题?好啊,说吧。”皇者说。</p>

    “你说伍德会不会今晚突然离开星海?”我说。</p>

    “这个问题啊,我不知道哦,那是他的自由,他要去哪里,不需要和我汇报,我也没有资格去过问。”皇者说。</p>

    “我想他一定会在今晚离开星海。”我说。</p>

    “你这样说是因为你失去了对他的跟踪,但如果他还在星海呢?难道他不可能因为想在星海做什么事或者见什么人而不想让你的人知道而摆脱你们的跟踪吗?”皇者反问我。</p>

    “这个也许有可能。”我说。</p>

    “所以我劝你不要白费气力了,你和你的人和将军玩,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小儿科,你玩不过将军的。”皇者说:“我倒是想奉劝你几句,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事事都和将军作对,不要和他过不去,将军很赏识你,你该感到荣幸,你实在该和将军合作的,投到将军门下,不会吃亏的。起码票子大大的。”</p>

    妈的,皇者反倒开始策反我做起我的工作了,看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谈的了。</p>

    我不想和皇者说话了,当即挂了电话。</p>

    和皇者的一番交谈一无所获,不由心里有些丧气。</p>

    吸了一支烟,我有些不死心,又想起了冬儿。</p>

    此时,冬儿不知在哪里在干吗。</p>

    又拿起手机想拨打冬儿的电话,刚要拨号,有人敲门。</p>

    起身开门,敲门的正是冬儿。</p>

    我忙让她进来。</p>

    “你这会儿是不是想找我?”冬儿坐下,看着我。</p>

    我坐在冬儿对面,笑了下:“是的。”</p>

    “你的人跟丢了伍德,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伍德去了哪里,是不是?”冬儿说。</p>

    “是。”我说。</p>

    “哼。”冬儿冷笑一声:“你是不是认为我知道的任何事情都会告诉你?”</p>

    “我——”我一时语塞。</p>

    “你认为在伍德和李顺之间我会倾向于李顺吗?”冬儿又说。</p>

    “这个……”</p>

    “次在清迈大酒店没炸死李顺,算他命大,真遗憾。”冬儿叹息了一声。</p>

    “你……次那次暗杀,你其实事先知道,是不是?”我说。</p>

    “我知道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李顺捡了一条狗命!”冬儿硬邦邦地说。</p>

    “李顺被炸死,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叹了口气。</p>

    “什么好处?最起码能泄我心头只恨,最起码能让你解脱出来,最起码能让你摆脱他对你的控制,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都是他带给你的,我恨死了李顺,我巴不得他早一天下地狱。”冬儿冷酷地说。</p>

    “那么,伍德今天的突然动向,又是什么意思?”我说。</p>

    “我怎么会知道?伍德现在做事很诡异,他想干什么,别说我,是皇者也未必能猜透。”冬儿说。</p>

    “阿来出事,又意味着什么?”我说。</p>

    “不知道。”冬儿说。</p>

    “看来你知道阿来被缅甸警方抓获了。”我说。</p>

    “是的,我知道。那又怎么了?”冬儿说。</p>

    “伍德到底在策划什么阴谋?”我说。</p>

    “你问我?你问我?哈哈。”冬儿哈哈笑起来。</p>

    “笑什么?”我说。</p>

    冬儿停住笑,看着我:“小克,我劝你一句话。”</p>

    “说!”</p>

    “不要太好,不要到处去打探伍德的去向,不要过分关心阿来的事情。打探多了,知道多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冬儿正色道。</p>

    “这是你今晚来找我的目的?”我说。</p>

    “是的。”冬儿说:“我今晚来是想奉劝你警告你的。我知道伍德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李顺更是个人渣,让他们去斗吧,你不要搀和进去,让他们斗个两败俱伤最好,都死了才好。”</p>

    我说:“似乎,你知道阿来的出事和伍德今晚的突然动向之间有2什么联系!”</p>

    冬儿说:“你把我看得太高明了,我一个女人家,有这么大的本事吗?”</p>

    冬儿的口气有些半真半假。</p>

    我怔怔地看着冬儿。</p>

    接着,冬儿说:“我知道你此刻一定在安排你的人到机场火车站码头去打探伍德的动向,我告诉你,这都是白搭,和伍德玩,你,你们都还嫩。别说你们在星海这几个人,是李顺也白搭。最终李顺一定会被伍德玩死,这是最后的结局。”</p>

    我说:“你也不要把伍德说的太牛逼了,他也不是神,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p>

    冬儿呵呵笑起来,接着说:“小克,我知道你不服气,不服气很正常,这符合你的性格。但我想告诉你,我今天和你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你好。你要记住,不管我做的什么事,不管是你理解的还是不理解的,不管你是喜欢的还是厌恶的,都是为了你,为了你的安全,为了你的明天,当然,为你好是为我好,是为我们好,这其间的关系是紧密相连的。</p>

    我在为我们的共同利益而奋斗的同时,不想去伤害什么无辜的人,不想牵扯进更多的人呢,但只要有人妨碍我们的利益,妨碍我们的幸福,不管是谁,我绝不会手软,绝不会放过,我是这样一个人,我是这样性格的一个人。”</p>

    我看着冬儿,心里涌起一阵不安,说:“冬儿,你变了。”</p>

    “我早变了,自从你破产离开宁州的那天起,我在变,我一直在变,变,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这世没有一成不变的人,没有一成不变的性格。我的变,是被逼的,是被迫的,是自卫的需要,是保护自身利益的需要,是维护我们爱情的需要。”冬儿强硬地说。</p>

    “可是,似乎,你不需要这样的变化。”我叹息一声。</p>

    “怎么不需要?当然需要。”冬儿说:“你以为你能耐很大?你以为凭你的能力能摆脱黑社会的控制?你以为李顺会轻易放过你?你以为你跟着李顺混伍德能放过你?你以为你和伍德作对伍德以及伍德身后的人能放过你?”</p>

    我看着冬儿,半天没有说话。</p>

    “不要再枉费心机去打听伍德的去向,不要费尽心思琢磨阿来的事,有些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其实很复杂,玄机重重,真假难辨,当你自以为看明白的时候,说不定自己已经进入了别人的圈套,说不定正有一个陷阱在等待着你。和真正的高手较量,你,我,都不是对手,所以,还不如不要蠢蠢欲动的好。有时候,坐山观虎斗,未必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冬儿说。</p>

    我缩紧眉头琢磨着冬儿的话,冬儿似乎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但她却不肯和我挑明,她似乎已经隐约意识到有一场巨大的阴谋正在进行,但似乎她也搞不透到底是什么阴谋。</p>

    似乎猜到了我在想什么,冬儿又说:“有些事,当你以为很深奥的时候,其实很简单,当你以为是一个巨大诡秘阴谋的时候,但说不定是一场简单的游戏,只是在有人耍弄你而已。</p>

    江湖的事,阴险莫测,真假难辨,我看不透,你也未必能看透。与其看不透,还不如干脆不要去想,让自己活得轻松点简单点最好不过。”</p>

    我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冬儿:“这次你去韩国,是你自己的意愿还是伍德派你去的?”</p>

    冬儿的眼皮微微一挑,说:“这个重要吗?你是不是想地太多了?我知道你的脑子很复杂,但是,我还是劝你不要想那么多。其实,我说个事,不知你信不信?”</p>

    “什么事?”我说。</p>

    “如果李顺死了,说不定秋桐会很开心很高兴!”冬儿说。</p>

    “为什么?”我说。</p>

    “很简单,秋桐根本不会爱李顺这样的人渣,她现在只是畏惧李顺的势力迫不得已而已,李顺真的死了,她不解脱了?她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幸福了,这岂不是美事一件?”冬儿说。</p>

    “你胡扯——”我说。</p>

    “我胡扯不胡扯不是主要的,我想秋桐心里最清楚这一点。”冬儿说:“其实,我知道你和秋桐之间是有猫腻的,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早觉察到了,虽然我没有抓到你们的现行,但总有一天我会抓到的。</p>

    我警告你,不要惹我,一个海珠已经惹到我了,这个蠢货现在还在做美梦,我不会让她笑到最后的,你要是再给惹事,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再次正告你,小克,你只能是我的,谁都不能和我抢你,谁和我抢,谁是我的敌人,对敌人,我向来是不会客气的。夏雨算是识相的,远远地滚到美国去了,再不走,恐怕小命都难保。”</p>

    我说:“冬儿,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该正视现实,我和你,都有自己的现实。我们都要正视现实,尊重现实。有些事,是不能强迫的。”</p>

    “行了,你住口——”冬儿气恼地看着我:“这次你和秋桐去韩国的事我还没和你算完账,你以为你带着小雪和云朵当幌子我不明白你的真正意图?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那丝巾是什么朋友的姑姑给秋桐买的?</p>

    我心里明清的很,那条丝巾是你给她买的,她那么不舍得送我,说明了什么?说明她很看重那丝巾的意义,哼,你为什么不给我买一条丝巾?不行,你得给我买,你明天去给我买一条丝巾来,要那条还漂亮的丝巾。”</p>

    冬儿醋意十足,我哭笑不得,知道再怎么给她解释她也不会相信的了。</p>

    “买不买?说——”冬儿瞪着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