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49章 老李目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是!”我说,看着老李。 </p>

    “知道为什么吗?”老李说。</p>

    “不知道!”我说。</p>

    “其实你知道我今天不是偶然经过你这里来找你的,你知道我约你出来吃饭是有目的的,是不是?”老李又说。</p>

    “是!”我说。</p>

    “知道我为什么来约你吃饭吗?”老李说。</p>

    “不知道!”我说。</p>

    “想知道吗?”老李说。</p>

    “想告诉我吗?”我说。</p>

    老李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忧郁。</p>

    我静静地对视着老李,目光虽然很平静,但内心却带着极度的好。</p>

    老李接着转眼看着窗外,看着窗外星海沉沉的秋夜。</p>

    不知何时,外面开始下雨了,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点打在玻璃,发出轻微的声音。</p>

    “下雨了。”老李喃喃说了一句,目光沉沉,眼神里似乎带着对久远往事的回忆。</p>

    “是的,下雨了。”我说了一句,点燃一支烟,慢慢吸着。</p>

    老李沉默着,似乎陷入了长长的回忆。</p>

    我也沉默了,带着懵懂而无知的好和期待。</p>

    半晌,老李转过脸,终于开口了:“小易,我今晚约你来吃饭,主要目的是想知道你们到韩国去旅游有没有见到金敬泽的那位董事长姑姑。”</p>

    “哦。”我皱皱眉头,看着老李。</p>

    “此次你们去韩国旅游,走之前秋桐和我说过了,她说此次去韩国旅游,除了旅行社安排的行程,还有可能去拜访今日传媒的总裁金敬泽,参观今日传媒。听到这个消息,我开始关注你们此次的韩国之旅,所以,你们刚一回来,我抽空过来找你了。”老李说。</p>

    “你关注我们的韩国之旅,焦点是因为那位董事长姑姑,而不是其他,是吗?”我说。</p>

    “是的。”老李点点头,声音又有些颤抖。</p>

    “为什么?”我终于忍不住了,看着老李:“李叔,你认识那位董事长姑姑?你和她。到底有什么渊源?”</p>

    老李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沉默了片刻,说:“自从那次我看到秋桐手里拿的那份今日传媒的宣传画册,我开始关注金敬泽的那位董事长姑姑了。那本画册,我一直都保存着,我经常会打开来看。”</p>

    我凝神看着老李,没有说话,心里却隐隐有些兴奋和紧张,还有期待,似乎,老李将要为我解开一个沉淀在他心里的多年的秘密。</p>

    老李又沉默了,默默地吸烟,眼睛看着窗外。</p>

    我不说话,看着他。</p>

    “第一眼看到画册里她的照片,我一下子认出了她,那个在我心里埋藏了多年的她。那个30多年来让我想起来心如刀绞无法挥去的她。”老李缓缓地说。</p>

    我的心跳猛然加剧,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却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我直勾勾地看着老李。</p>

    老李突然一笑,笑得有些凄凉和凄惨,还有几分愧疚和歉然。</p>

    “李叔,你打算继续谈下去吗?”我说。</p>

    老李看着我:“小易,想听我讲一个故事吗?”</p>

    “想——”我点点头。</p>

    “这个故事一直埋藏在我的心里,几十年来,只有我自己一遍遍去味,没有任何人和我分享过。”老李说。</p>

    “一直压抑在心里也是挺痛苦的,说出来,或许解脱了,释放了。”我鼓励老李。</p>

    老李苦笑了下:“解脱……释放……这都是不可能的。不过,虽然不可能,但我还是愿意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30多年来,你是唯一听到这个故事的人。”</p>

    “为什么你愿意告诉我?”我说。</p>

    “因为……”老李迟疑了一下,接着说:“或许,有些事未必一定是要有原因的。如果非要有的话,那我只能说是你和我和我们一家是有缘人。或者说是因为我对你的信任,还可以说是因为你或许冥冥之是该听到这个故事的人。”</p>

    老李这理由似乎还算说得过去,我点点头:“嗯。李叔,那你讲吧,我认真听。”</p>

    “这个故事很简单,剧情甚至很狗血,但却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世纪70年代后期的丹东,发生在朝边境的鸭绿江边。”老李的声音有些恍惚。</p>

    鸭绿江边?丹东?一听到这两个地名我格外敏感,心不由揪得紧紧的。</p>

    我凝神看着老李,听他继续讲下去。</p>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那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年代,那是一个理想融化于天国的年代,那是一个盲目崇拜的年代。在那个年代里,在距离丹东以北30公里的一个位于鸭绿江边的小山村,住着一帮城里来的下乡知青。</p>

    在这群知青当,有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青年,他是这个群体最沉默的一个,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的出身,祖父是资本家,父母是臭老九,被打成右派进了牛棚,因为自己的出身,他没有资格和其他知青平起平坐,他是这个群体的丑小鸭,干着最重最脏最累的活,经常受到大家的嘲笑和奚落。</p>

    在这个群体,他没有知心朋友,没有好伙伴,也没有人愿意和他交谈和他说话,他被安排每天到鸭绿江边去放牛。于是,在静静的鸭绿江边,他每天都在和老牛作伴,没事的时候,对着老牛说话,虽然老牛没有任何反应,但他还是想对它说,因为他的内心实在是太压抑了,太希望有人能听他的心声了。</p>

    后来,随着国家拨乱反正的进行,陆续有知青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回城,有的还打通关节被保送或者推荐了大学,但能有这机会的人里没有他,因为他没有关系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看着身边的知青陆续离去,他的心愈发死寂,他知道,或许自己会是最后离开的那一个,或许自己永远都不会再离开这里。”</p>

    听着老李的叙述,我的心不由起起落落。</p>

    “在一个夏日的午,他独自在鸭绿江边放牛,躺在江边的草地看着碧蓝的天空发呆,江对岸是那个社会主义国家,江边有孩子在戏水,离他不远的江面有一艘小渔船在打渔,打渔的是个穿红衣服的姑娘,那是对过那个国家的。</p>

    他躺在草地继续发呆,村里的知青都走的差不多了,唯独他还一直没有任何希望地留在这里,每天在这里放牛。他在想,自己或许这一辈子要留在这里了,自己永远也走不出这个小山村了。</p>

    正在悲戚绝望地想着,突然天气突变,一阵狂风刮过,接着听到江里传来一阵呼救声,他起身一看,那艘小船被风打翻了,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姑娘掉到了江里,显然水性不行,正在水里挣扎呼救。</p>

    他忙起身,一个猛子扎到江里,奋力向落水者游去,凭着良好的水性,将那女孩托举到水面,然后泅渡回来,女孩已经被呛晕过去,他忙将女孩的身体放平,然后对她实施人工呼吸……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将女孩救了过来。此时他才发觉这女孩竟然如此俊俏,美得惊人。</p>

    朝鲜女孩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经过简单交谈得知,她虽然是对过那个国家的人,但有亲戚在江这边,小时候经常随家人到江这边走亲戚,所以汉语说得很好。她现在高刚毕业,正在家里闲着,平时来江里打渔的都是她爸爸,为集体打渔的,但今天爸爸身体不适,可管事的还是非要她爸爸出工,没办法,她代替爸爸来打渔,没想到遇到大风落到了水里,幸亏被他相救。”</p>

    老李的声音缓慢而沉重,我凝神看着他。</p>

    老李继续说:“经过此次英雄救美人的行为,两人相识了,女孩从那以后经常借打渔为名划船来到对岸,看望陪伴在这里放牛的他,两人经常在一起聊天,两人总能找到很多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而且常常会有尽在不言的默契。</p>

    从此,他的放牛生活不再寂寞,他孤寂的心灵不再死灰一片,因为这个美丽的朝鲜姑娘,他对生活又感到了希望和光明。在他和这位朝鲜姑娘的交往,他分明也感到了她对自己的心有灵犀和日益增加的好感。而他,同样也是。</p>

    夏去秋来,秋去冬来,在无数个美好的日子里,在无数次欢愉的交流,爱情的种子在这对异国男女心悄悄发芽成长。他们互相表达了对彼此的爱慕之情,发誓要永远相爱,让鸭绿江作证,他们会永远忠于彼此的爱情和誓言。</p>

    那时的她,单纯而天真,纯情而执着,痴迷地爱着他,愿意在这个远离尘世的偏僻角落里和他相守一生;那时的他,同样对她爱地死去活来,似乎她已经成为他生命里不可分割的部分,但在他的心里,却不时会涌起那外面的精彩世界,想起自己一直没有泯灭的壮志豪情,他虽然接近绝望,但却一直没有绝望。</p>

    “直到有一天,他进城办事,意外邂逅了高时期的一位一直对自己很有好感多次暗示追求过自己的女同学,此时,那位女同学早已回城,而且有了很好的工作,因为她的父亲现在是城里革委会的主任。遇到他之后,这位女同学当即向他抛出了诱人的橄榄枝,暗示他只要他愿意和她结秦晋之好,他的回城和工作以及前程,一切都不是问题。</p>

    面对这巨大的诱惑,他动摇了,他知道,自己只要答应了女同学,那么,他从此可以过另一种生活,他将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里,他将会有舒适的工作和良好的前程,自己所有梦寐以求的东西都会得到。但同时,他却要背叛自己的爱情,要离开要舍弃自己心爱的姑娘,这又是让他纠结痛苦的事情。</p>

    经过几天几夜痛苦的思考,他终于做出了一个心碎的决定,他不能让自己的一生埋没在这个小山村,他太渴望出人头地了,他要有自己的前程,有自己的抱负,他要做人人,他不能放过这个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必须要牢牢抓住这次错过之后再也不会有的机会。</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