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46章 辩护发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竭力为自己辩护,但心里却其实很发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谁能证明你什么都没有干?谁能证明?秋桐能证明还是云朵能证明还是冬儿能证明?冬儿一直对你贼心不死,秋桐和你一直不明不白,云朵一直对你没有彻底死心,你以为我是瞎子聋子不知道?你行啊,你真能啊,和一个女人搞暧昧还不过,这次干脆带了三个出去,是不是每晚轮流伺候你?不要脸,恶心。”</p>

    “你,阿珠……你不要这么说。”我无力地说。</p>

    “我什么我?我说的不对吗?冬儿我不想说,那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我懒得搭理她。说秋桐和云朵,秋桐即使和李顺定亲了,但我分明知道她其实根本不爱李顺,她要嫁给李顺,只不过图的是李顺的钱,现在李顺不在她眼前,她如何能耐得住寂寞,你整天和她在一起,她对你怎么样,你们之间的那些猫腻,我早有觉察,这次你们出去,我不信你和她之间不出什么事。</p>

    还有这个小云朵,别看她一口一个哥的叫着你,但她和你之前的那些事,还有她心里到底对你是怎么想的,我心里都有数,别看她现在和海峰在一起,但我知道,她心里其实还是你的分量要重,海峰哥对她那么一心一意,她却朝三暮四跟着你出去旅游,却还想着你。</p>

    你和海峰哥是铁哥们,却带着他的女人出去旅游,这对海峰哥公平吗?你和她这么做,对的住海峰哥吗?还有,你对得住我吗?对得住我对你忠贞不渝的爱情吗?你。你们都是混蛋,都是混蛋。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海珠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接着又开始痛哭,然后挂了电话。</p>

    我拿着电话,怔怔发呆,心乱如麻。</p>

    唉,女人多了惹是非啊,都是我自己惹的是非,要是没有我自己招惹了这么多女人,哪里会来这么多麻烦和纠葛呢。</p>

    我怎么招惹了这么多女人呢?记得当初我刚破产来到星海的时候,还只和冬儿一个,还是杳无音讯的,怎么这才过去了2年多,周围有了这么多女人?不算外围搞暧昧的,光和我有过那种关系5个半了。</p>

    越想越觉得自己有些荒唐,虽然一直想做个纯洁的人,但实质却和这么多女人有了那种关系,这如何能说是纯洁呢?</p>

    虽然不想承认是在滥情,但却不由觉得自己有些种马了,不由觉得自己在堕落了。</p>

    是的,我不是滥情,我很纯情。我绝不是滥情!我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向自己发誓自己没有滥情。但面对现实,我又觉得自己的誓言无虚弱。</p>

    其实,一想到滥情这个词,我心里很惊厥,我害怕自己真的会如此,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彻底堕落了。我不停告诉自己不是这样的,我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如此。</p>

    或许是因为秋桐,才会让我的心里带着如此坚决的信念,让自己坚决不肯承认这一点。</p>

    是的,是这样的,因为我对秋桐心里的情感是如此真实如此真挚如此执着,虽然只能深埋在心里,虽然现实永远也不会实现在一起,但我还是如此认为如此坚持。</p>

    正因如此,我不是滥情,因为我心里有一份圣洁纯洁的爱情。</p>

    仿佛感觉自己在装逼,但似乎又不是。</p>

    正在苦楚的迷惘间,方爱国出来了,站在我身边,看着我。</p>

    定定神,抬起头,看着方爱国。</p>

    “易哥,你没事吧。”方爱国说。</p>

    显然,他听到了我刚才和海珠的电话。</p>

    看看杜建国杨新华周大军,正在旁边挤眉弄眼鬼笑。</p>

    显然,他们也都听到了。</p>

    不由心里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我没事。”</p>

    杜建国周大军杨新华接着进了另一间屋子,似乎,他们看出了我的尴尬,回避了。</p>

    方爱国还站在那里,我指指旁边的沙发:“坐吧。”</p>

    方爱国坐下,对我说:“刚才,和大本营还有宁州那边都联系了。”</p>

    “说,一个一个说。”我看着方爱国,递给他一支烟,然后自己也点着一支,慢慢吸了两口。</p>

    “宁州那边,林亚茹今天下午回来的,保镖一到宁州,被宁州小组的人盯住了,一直有人在盯着他。”方爱国说:“保镖到宁州之后,一直住在海珠开的那家酒店里,开了个豪华套间,自己一个人住的。”</p>

    “住在海珠的酒店里?然后呢?”我说。</p>

    “除了在房间里,然后他是自己一个人出去散步,到附近溜达,外出期间,没有发现他和任何人有接触。”方爱国继续说:“然后,今天午,他退房走了,直接飞回了星海。”</p>

    我皱皱眉头:“也是说,他在宁州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有和任何人接触?”</p>

    “宁州那边的汇报是这样的。”方爱国说。</p>

    “那么,宁州那边有没有说他在宁州这几天吃饭是怎么吃的?”我怕问方爱国。</p>

    “说了,大多数是他在房间里打电话到餐厅要的,由服务员给他送进去。”方爱国说。</p>

    “服务员送进去。”我沉吟了一下,心里突然一动,对方爱国说:“待会通知林亚茹,让她查一下这几天给他送饭的服务员有几个,都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背景如何,怎么进来的。”</p>

    “是——”方爱国答应着,似乎,他猜到了我的用意。</p>

    “还有吗?”我说。</p>

    “还有,是林亚茹此次带团到新马泰,本来的计划是想到泰国后找个时间去一趟金三角,当面向大本营做工作汇报的,但是因为出了总司令被暗杀未遂之事,清迈和金三角的形势都很紧张,清迈警方加大了对可疑人员的检查,和金三角接壤的地带交通要道都被当地军警严密封锁了,林亚茹尝试了几次,都没有过去。</p>

    同时金三角大本营那边正处于高度战备警戒状态,和周围武装派别的关系也很紧张,为了安全起见,秦参谋长指示林亚茹不要亲自来总部汇报了,让她直接向清迈工作站的人做了当面汇报,然后带团继续活动去了。”</p>

    “嗯。”我点点头:“还有吗?”</p>

    “宁州这边的消息是这么多!”方爱国说。</p>

    “说说大本营来电的消息。”我说。</p>

    “大本营来电通报了一下阿来的情况。”方爱国说:“阿来到达昆明之后,被我们昆明工作站的同志跟了,一直跟到腾冲,然后腾冲站的同志接替了跟踪任务,一直严密监视着他的动向。阿来到达腾冲之后,显得很悠闲,像是来度假一般,在腾冲大酒店里住着,整天泡温泉,偶尔也去附近的一家百家乐赌场玩几把。”</p>

    “哦。”我看着方爱国:“继续说。”</p>

    “大本营得到阿来在腾冲的消息,一度估计他很可能会从原始森林里的秘密小道越境进入金三角,秦参谋长已经在边境那一侧安排了10多名特战队员潜伏在那里,准备一旦阿来过境,将他抓获,然后带到大本营。大本营已经架好了油锅。”</p>

    无疑,这应该是李顺的旨意,他这次是真的发狠了,要油锅煮了阿来,给伍德还以颜色,也算是一个报复和警告。</p>

    “那然后呢?”我说。</p>

    “然后,阿来却一直没有任何偷越边境的迹象,一直在腾冲大酒店里逍遥地住着。直到今天下午,他突然退了酒店的房间,然后大摇大摆直奔公开的边境关卡,用合法的手续经过了关卡,直接进入了缅甸境内。”</p>

    “哦。”我皱皱眉头:“然后呢?”</p>

    “然后,老秦命令特战队的人急速往关卡那边转移,仍然没有放弃抓捕阿来的计划,可是,在关卡那边,有几辆警车早已停在那里,还有十几个荷枪实弹的缅甸警察,正列队等着阿来。阿来一过去,立刻被那帮警察围住,然后带了警车。我们的人赶到后,没有和警方发生冲突,老秦命令撤退。”</p>

    “啊——”我不由惊疑地叫了一声:“阿来被警察带走了?”</p>

    “是的,他没有做任何反抗,老老实实束手擒!”方爱国说。</p>

    “他怎么会那么老实被逮住呢?”我不由觉得有些怪。老秦没有让特战队员强行从警方手里抢走阿来是正确的,在金三角不能和政府公开作对,不然是自讨苦吃。但阿来的表现却让我觉得很困惑。</p>

    阿来在泰国有多起命案,没听说他在缅甸犯过事,怎么缅甸警方把他抓了呢?难道是缅甸警方接到了泰国的协查通知,协助泰国抓捕阿来的?</p>

    如果是这样,那么阿来很快将会被移交给泰国警方,等待他的不会有好果子吃。</p>

    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事有些蹊跷,阿来一向是有很强的警觉性的,功夫又很强,他怎么会如此愚蠢如此老实地自动送门不做任何反抗被抓获呢?</p>

    直觉告诉我,凡是看起来不正常的事情背后或许有某些道道。</p>

    这样想着,心里突然猛然打了一个寒战。</p>

    “阿来被缅甸警方带到哪里去了?”我说。</p>

    “先是被带到了当地警察局,然后,今天傍晚前,被用直升机押送到仰光去了。”方爱国说。</p>

    “仰光……”我重复了一遍,似乎,将阿来押送到仰光送到总部倒是很符合国际刑警合作的惯例,难道,阿来真的要被移交给泰国警方?</p>

    我不由对自己刚才的直觉判断产生了动摇。</p>

    似乎,也不能排除阿来疏忽大意的可能,他一向自大自狂,嚣张惯了,觉得自己是在泰国犯的事,在缅甸不会有事的,加觉得自己功夫高强,更会不在乎。可是,即使再强的功夫,面对警察的十几支枪口,也是无计可施的,只能老老实实被抓。</p>

    如果是这样,似乎可以解释地通,可是,阿来为什么要从关卡公开过境呢?为什么不走秘密边境走私小道?难道他觉察了老秦在那边有设的埋伏?如果他知道老秦有埋伏想抓他,他为何又要过境?那不是自投罗?</p>

    这一点,有些想不通了。</p>

    方爱国带来的这个新消息让我的思维一时陷入了混沌和矛盾状态。</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