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45章 伍德的动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自从方爱国那天跟踪伍德被发现后,他不大出动了,主要的监视工作由杜建国杨新华周大军他们三人承担,方爱国更多是坚守在宿舍,一方面随时和他们三人保持联系,一方面随时和大本营联络。 </p>

    据方爱国说,国庆这几天,伍德本人一直留在星海,每天除了在咖啡厅茶馆夜总会出没,是在郊区的别墅周围散步,显得很悠闲。</p>

    “他的手下人都有哪些动向?”我问方爱国。</p>

    “似乎,伍德给他们放假了。这些天除了皇者一直形影不离跟着伍德,保镖阿来冬儿都没有露面。”方爱国说。</p>

    “哦,他们都到哪里去了?”我说。</p>

    虽然我知道了冬儿的动向,但我没有说。</p>

    “根据我们初步的调查,阿来和保镖都南下了,阿来去了云南,保镖去了宁州,至于冬儿的去向,没有调查到。”</p>

    “阿来去了云南?”我说。</p>

    “是的。”方爱国说:“他直接飞到了昆明。”</p>

    “到云南昆明之后呢?”我说。</p>

    “我们得知他要飞昆明之后,随即报告了大本营,然后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得到大本营关于阿来去向的通报,不知道昆明站的同志有没有发现阿来的踪迹,也不知道阿来到了昆明之后去了哪里。”方爱国说。</p>

    “大本营没有通报,你也没问?”我说。</p>

    “是的。一般来说,大本营不主动通报的事情,是不可以去问的,这是规矩!”方爱国说。</p>

    我沉思了一下:“那个保镖去了宁州。然后呢?”</p>

    “我们先给大本营汇报了,然后大本营通知了宁州小组,让我们横向和宁州小组保持联系。”方爱国说。</p>

    “宁州那边什么消息?”我说。</p>

    “一直没有传过来任何消息。”方爱国说。</p>

    我想了下,林亚茹带团今天也该回到宁州了,不但她该回到宁州,海珠也应该是回来了。</p>

    国庆期间,阿来和保镖突然南下,当然不是游山玩水的,一定是伍德特意派出去的,带着各自的任务。</p>

    阿来到了云南,下一步的目的地极有可能是金三角,他会越境进入缅甸进入金三角的,那么,在李顺被暗杀未遂事件刚发生不久的时候,伍德派阿来到金三角是何意图?打探虚实?刺探情报?继续实施暗杀李顺的任务?还是联络同党策划更大的阴谋?</p>

    保镖到宁州目的又是什么?海珠和林亚茹都不在宁州,这个时候保镖过去是想干什么?趁机搞破坏?和海珠那边的内鬼联系?还是。</p>

    我一时猜不透伍德派出阿来和保镖的真正意图。</p>

    还有冬儿,冬儿此次到韩国,是独自的私人旅行呢还是带着伍德的安排出去的呢?</p>

    我和秋桐去韩国旅行的事情,伍德极有可能会知道,那么,冬儿的此次韩国之旅,说不定是伍德特意派遣的,目的是监视我和秋桐。本来我还以为冬儿是私自到韩国的,现在看来,很可能不是了。</p>

    当然,如果真的是伍德派冬儿到韩国打着旅行的名义跟踪我和秋桐的,那么,伍德的目的是什么呢?他是真的想让冬儿监视我和秋桐呢还是虚晃一招故意迷惑我的呢?或者他是故意用此招来迷惑冬儿的。</p>

    还有阿来和保镖,伍德这样安排,是不是会知道我们的人会发觉而故意为之的呢?在阿来和保镖南下的背后,是否还有伍德的什么阴谋?或许是他明知保镖和阿来的南下会被我们的人发觉,但还是这样做,是不是他想借此来掩盖自己的真实用意呢?如果是,那么他的真实用意又是什么?</p>

    我苦苦思索着,一时没有头绪。</p>

    “阿来和保镖的去向我们基本掌握了,但是没有发觉那个冬儿去了哪里。”方爱国又说。</p>

    我看着方爱国,一时没有说话,脑子里却又有些困惑,如果同样是伍德的安排,阿来和保镖的行踪方爱国他们都能探听到,但冬儿的却不知道,为什么?难道冬儿的韩国之旅是瞒着伍德的?她不是伍德派出去的?难道她是国庆请假打着回家探亲的名义私下跟踪我去了韩国?</p>

    “冬儿的行踪不用管了,我知道,她去韩国旅行了。”我说。</p>

    方爱国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p>

    “马和大本营和宁州小组联系,以我的名义发报,主动问询阿来和保镖的最新下落和动向,说是我安排的。”我说。</p>

    “好的!”方爱国答应着。</p>

    我起身去了客厅,点燃一支烟,坐在沙发继续沉思着。</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海珠打来的。</p>

    我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放松起来,开始接听。</p>

    “阿珠,你们回来了?”我用轻松的口气说。</p>

    “嗯。”电话那边海珠的声音似乎有些冷冰冰的。</p>

    我的心里有些发虚,继续说:“你们在台湾玩的还好吗?都去了哪里呢?”</p>

    “有我带队,玩的当然好,去了哪里,你不用管!”海珠口气硬邦邦地说。</p>

    “这——呵呵……”我笑了起来:“是的,你带队,我当然放心了,他们一定玩的很开心的。”</p>

    “我问你——”海珠说:“国庆期间你都干什么了?”</p>

    “我国庆第一天值班啊。”我说。</p>

    “那其他几天呢?”海珠说。</p>

    “其他几天……”我心里愈发心虚,支支吾吾起来。</p>

    海珠一声冷笑:“我建议你国庆期间主动申请加班值班,好多攒几天婚假,你根本没听,是不是?你把我的话根本当成了耳旁风,是不是?”</p>

    “这个——”我一时顿住了。</p>

    “你和秋桐云朵一起到韩国去逍遥了,是不是?你瞒着我带着女人去韩国放纵了,是不是?”海珠的口气开始冒火。</p>

    “你怎么知道的?”我的额头开始冒汗。</p>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我只问你这是不是真的?”海珠说。</p>

    “这,我——”我硬着头皮说:“本来我是想按照你的建议国庆值班加班的,可是,国庆节大家都放假,单位不需要加班啊,值班也都有人轮流安排,即使主动申请了值班也不会以后给补的,这样我国庆节期间没事干了,本想回家的,可是,你爸妈我爸妈都和你一起去了台湾,我回去也没有意义,正好。正好秋桐和云朵带着小雪要一起去韩国旅行,我正好又无处可去无处可玩,一起跟着去了。”</p>

    海珠冷笑一声:“理由很充分啊,正好,正好,这么多正好,为什么去韩国的事要瞒着我?”</p>

    “我怕你想多了,怕你不同意,所以,事先没和你说,我想。等回来找个机会再告诉你的,今天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说。</p>

    “如果我不主动问你,恐怕你一辈子都不会告诉我的吧。”海珠说。</p>

    “哪能啊,不会的。”我说。</p>

    “你蒙我吧,使劲蒙吧。打着各种心安理得的理由继续蒙吧。我看你能蒙到几时。”海珠的声音里带着愤怒。</p>

    我此时心里有些窝火,我想一定是冬儿告诉海珠的,于是说:“是不是冬儿告诉你这事的?”</p>

    “为什么说是她?”海珠说。</p>

    “一定是她告诉你的,因为她也去了韩国。”我说。</p>

    “什么?你——你竟然和秋桐云朵冬儿一起去了韩国?”海珠的声音又惊又怒:“我根本没和冬儿联系过,倒是你不打自招了。”</p>

    我登时懵了,原来海珠不知道冬儿去韩国的事,似乎这消息不是冬儿直接告诉的海珠,我如此一说,反而加深了海珠的误会,她竟然认定冬儿也加入了我们的旅游团队。</p>

    “你们竟然搞到了一起,你们竟然……竟然,你竟然和她们凑到了一起。”海珠的声音带着巨大的愤怒:“趁我不在,你竟然带着几个女人同时出国旅游,你的胃口真好啊,身边的女人都笼络全了,一起出去逍遥了,你很得意吧,你很快活吧,你很满足吧。”</p>

    “我……阿珠,你听我说,冬儿她……她不是和我们一起的,她是自己出去的。我们只是碰巧遇到。”我说。</p>

    “碰巧?鬼才相信你的碰巧。你编吧,你使劲拿谎话来蒙我吧。我实在没有想到,你……你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海珠显然对我的解释根本没有相信,声音里带着几分哭腔。</p>

    看来,我是解释不清了。</p>

    我的大脑一阵混沌:“阿珠,真的,你要相信我。”</p>

    我其实自己似乎都难以相信自己的话了,又如何让海珠相信。</p>

    我此时又感到怪,不是冬儿告诉海珠的,海珠如此之快知道了此事,那会是谁呢?</p>

    我突然想到了孔昆,孔昆和冬儿一直保持着秘密往来,会不会是冬儿故意把消息泄露给了孔昆,然后授意孔昆把这事有意无意透露给海珠的呢?她们这样做,显然对自己是没有任何坏处,甚至从某种意义说还有好处,但对我来说,对海珠来说,却是极坏的事情。</p>

    如果是这样,那这事最终还是冬儿捣鼓的,她联合孔昆一起捣鼓的。</p>

    她这样做,不但制造我和海珠之间的矛盾,而且,同时,把海珠迁怒的方向指向了秋桐和云朵,主要还是秋桐。</p>

    当然,海珠也会迁怒与她,但她根本不怕不在乎海珠,她甚至巴不得海珠和她闹,在她和海珠之间,她一直是扮演着挑衅者的角色,海珠对她一直是步步防守退让避让的。</p>

    如此,她制造海珠和秋桐之间的矛盾,制造我和海珠之间的矛盾,自己可以隔岸观火,趁机坐收渔翁之利。</p>

    这样想来,我的头大了,脑子里一片混乱。</p>

    “你让我相信你,我倒是很想相信你,可是,你的作为,让我如何能相信你,你让我到底怎么才能相信你,你说,你说!我辛辛苦苦在外带团赚钱,辛辛苦苦陪着四位老人外出散心,你却背着我搞女人,带着一堆女人出去乱搞。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我?你——你太过分了。”海珠向我发出一连串的质问,接着声音哽住了。</p>

    “我……”听到海珠的哽咽,我的心里有些慌了,忙说:“阿珠,我出去只是旅游,什么都没有干,真的什么都没干,怎么能说是搞女人乱搞呢,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干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