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43章 冬儿的冷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冬儿接着低头看着小雪,笑呵呵地说:“宝贝儿,你妈妈的漂亮丝巾是谁送的呢?”</p>

    “这个——”小雪虽然知道丝巾不是秋桐买的,但却一时说不出送丝巾的人是谁,毕竟她没有跟着我和秋桐见董事长姑姑,脑子里没有具体的概念,看看秋桐,又看看我,似乎想从我们这里得到答案。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接着,小雪摇了摇头。</p>

    小雪这一停顿一摇头,加不住看我和秋桐,冬儿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脸色微微有些发冷,看了我和秋桐一眼。</p>

    云朵站在一边没有说话,似乎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冬儿金敬泽以及他姑姑的事情。</p>

    我一时也有些犹豫,琢磨着该如何告诉冬儿金敬泽和董事长姑姑的事情。</p>

    似乎,秋桐也在犹豫这事,也一时没有说话。</p>

    我想了想,刚要说话,工作人员开始招呼大家登机了。</p>

    于是大家有序地开始登机,我也没有说什么。</p>

    穿过走道登机的时候,冬儿走在我身边,脸色继续发冷,似乎,我还听到她冷笑了一声。</p>

    我于是忙短促地说:“秋桐的丝巾不是我送的!”</p>

    “不打自招,此地无银!”冬儿冷冷地说了一句。</p>

    “真的不是我送的,是——”我又有些支支吾吾。</p>

    “那是谁送的呢?”冬儿说。</p>

    “是韩国一个朋友的姑姑送的。”我说。</p>

    “韩国一个朋友,还姑姑,你可真会想象,你哪里来的韩国朋友?她哪里来的韩国朋友?为了掩盖事实,还把人家的姑姑搬出来了,你编故事的能耐不小啊。”冬儿带着讽刺的口吻说。</p>

    “是真的,真的。”我说。</p>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看你不必如此遮掩了,我看你心虚地很。”冬儿说:“不要以为我在吃醋,不过,我心里是酸溜溜的,这么多年,你怎么从来没给我买过这么漂亮的丝巾。但我不会是海珠那样的醋坛子,我不会吃醋到那个份。看来,小克,你对秋桐……”</p>

    “什么意思?”我说。</p>

    “什么意思你知道。我早看出你和她有猫腻,你死活不承认,哼,你挺悠哉啊,脚踩多只船,不怕船多了把你晃到水里去。还有,你竟然和她搞猫腻,招惹她,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招惹自己老大的女人,你这是不仁不义,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你呢,连自己老大的女人都不放过,这好像有损你的人格和形象吧。易老大。”冬儿的口气既带着警告又带着讥讽。</p>

    “你不要乱说。”我的心里此时真的有些发虚了,声音听起来很无力。</p>

    “我乱说?哼。”冬儿又是一声冷笑:“我乱说不乱说,你心里最明白,不要以为我是瞎子,不要以为周围的人都看不见,我告诉你,你和她腻腻歪歪,早晚会被李顺知道,一旦李顺知道了你和她的勾当,按照李顺的性格脾气,你以为李顺能放过你?即使你再给他出力,即使他再把你当做心腹,他也不会容许你给他戴绿帽子,他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死,你作死吧。”</p>

    冬儿的话不由让我胆寒,虽然这丝巾的确不是我给秋桐买的,但冬儿说的这番话却让我感到十分不安,因为我自己明白我和秋桐到底是什么关系。</p>

    或许冬儿是根据这丝巾或者平时的猜疑做出的揣测,她并没有我和秋桐发生关系的实证,但她到底还是怀疑了,她的怀疑,和海珠的还不同,本质相同,但形式似乎有些差别。</p>

    “看不出,她胆子还不小。看不出,她胃口还挺好,挺识货。”冬儿又嘟哝了一句,然后不说话了。</p>

    进了机舱,大家各各位,我还是和云朵坐在一起,秋桐和小雪还是坐在我们前排,云朵靠窗坐,我坐在云朵旁边,靠走道的那个座位空了。冬儿的座位在前面几排。</p>

    本次航班乘客不满员,我旁边的座位没人坐。</p>

    一会儿,冬儿从前面站起来,往后看了看,接着径自往后走,直接走到我旁边的座位边,然后坐下。</p>

    “这里既然没有人,那我坐这里。大家没有意见吧。”冬儿看着我和云朵说,接着又看了看前排的秋桐。</p>

    秋桐回过头笑笑:“好啊,大家坐在一起聊天热闹。”</p>

    “嘻嘻。冬儿阿姨,欢迎你坐这里。”小雪从前面冒出脑袋。</p>

    云朵也笑了下:“冬儿姐,你坐这里吧。”</p>

    我没有说话。</p>

    “怎么,小克,大家都欢迎,你有意见?”冬儿看着我边说边扣安全带。</p>

    “你想坐哪里是你自己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说。</p>

    “那你耷拉个脸干嘛?摔脸色给谁看呢?”冬儿不悦地说。</p>

    我看着冬儿:“既然你已经坐这里了,何必非要再嘟哝那些没用的呢?你再唠叨,我找乘务员举报,举报你不按登机牌位置坐,把你赶走!你信不信我这找乘务员?”</p>

    冬儿一瞪眼,接着说:“好吧,我不说话了。算你行,可以了吧?哼,知道威胁人吓唬人。”</p>

    看冬儿的样子,我有些想笑,强行忍住。</p>

    一会儿,飞机开始滑行,很快升入高空,开始平飞。</p>

    机舱里静悄悄的,我坐在冬儿和云朵之间,感到有些不自在。</p>

    一会儿,冬儿伸手拍拍前排的秋桐:“嗨——秋姐!”</p>

    秋桐回过头看着冬儿,笑笑:“呵呵,我在。”</p>

    “秋姐啊,你这丝巾我越看越漂亮,越看越喜欢。”冬儿又开始纠结那丝巾了。</p>

    “哦。是吗?呵呵。”秋桐笑了下,伸手摸了下丝巾,低头看了看。</p>

    “这丝巾是在哪里买的啊,我也想买一条呢。”冬儿说。</p>

    “我也不知道,这是人家送我的。”秋桐说。</p>

    “送你丝巾的人是谁啊,能不能问问在哪里买的呢?或者,让他也送我一条好不好?”冬儿说着,边用脚狠狠踩了下我的脚。</p>

    我一咧嘴,没出声。</p>

    秋桐面有难色,说:“这丝巾我一个韩国朋友的姑姑送我的,算是长辈送给晚辈的生日礼物,至于在哪里买的,我还真没问,至于你也想让她给你送一条,这个似乎有些难度,因为她现在不在韩国,到国外出差去了。”</p>

    “是这样啊,真的是这样啊。听起来似乎很合理哦。”冬儿笑着,又踩了下我的脚面。</p>

    “这不是合理不合理的事,事情本来是这样的。”秋桐似乎听出了冬儿的话外音,及时纠正,接着抿了抿嘴唇:“冬儿,如果你实在真的很喜欢这丝巾,那我送给你好了。”</p>

    说完,秋桐的脸色有些发白。</p>

    似乎,做出这个决定,秋桐下了很大的决心,虽然这丝巾不值多少钱,但她很不舍得,似乎这丝巾在她眼里十分珍贵,但冬儿如此纠缠这事,穷追不舍,她实在被逼没有办法了,为了不让冬儿因为这条丝巾闹事,也只有如此了。</p>

    “真的啊!”冬儿似乎有些意外。</p>

    “不行!”我果断地说话了,边说边用脚踢了下冬儿的脚:“这</p>

    条丝巾是秋总的生日礼物,是一位长辈送的,冬儿你凭什么要人家的生日礼物,这不是夺人所爱吗?你怎么好意思呢?还有,秋总,你轻易把那姑姑送你的生日礼物送人,这不是对姑姑的不尊敬不尊重吗?所以,不管怎么说,这都绝对不可以!”</p>

    听我这么一说,冬儿有些不高兴了,瞪了我一眼:“小克,这关你什么事,我和秋姐的事情,与你何干?”</p>

    “你做的对我不管,你胡搅蛮缠是不行!”我说。</p>

    “我哪里胡搅蛮缠了?”冬儿气恼地说。</p>

    “哪里胡搅蛮缠你知道。你再继续胡闹,我这叫乘务员把你赶回去!”我又拿出了杀手锏。</p>

    “你——”冬儿瞪眼看着我,看了片刻,突然笑了,接着对秋桐说:“是啊,秋姐,小克说的对,朋友之间怎么能夺人所爱呢,特别这丝巾还是你的生日礼物,我虽然很喜欢,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要的,感谢秋姐的真诚和大方,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丝巾还是你留着吧。”</p>

    秋桐松了口气,笑了笑:“冬儿妹妹,改天我一定买一条漂亮的丝巾送给你。”</p>

    “别了,秋姐,你这样一说,小克听了说不定又要生气,好像我在勒索他领导似的,你看他刚才吹胡子瞪眼的那副模样。”冬儿半真半假地说。</p>

    大家听了,都笑起来,我也跟着笑。</p>

    我实在不想把关系搞僵,所以跟着笑,虽然我心里笑不起来。</p>

    冬儿边说却又边伸手在我大腿拧了一把,较用力。</p>

    我呲牙咧嘴,却愣是没敢叫出声。</p>

    女人啊,是这本事,是喜欢拧人家的胳膊腿,好像知道这里肉多不怕疼似的。</p>

    曾经以前,在宁州的时候,在我没有破产的时候,我和冬儿嬉闹,冬儿也经常会拧我胳膊腿,只不过那时候都是虚张声势,雷声大雨点小,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根本不疼,可是,这回,我真觉得疼了,她真的用力了。</p>

    我知道,此时,她心里一定是真的很气恼,她一定不会相信我和秋桐所言那条丝巾是什么姑姑送的生日礼物,一定认定是我给秋桐买的。</p>

    我知道她心里一定会这么想,凭我对她性格的了解,可是,我却无法对她解释了,这种事,越解释越糟糕,越解释她越会认为你是因为心虚才这样,越会坚持自己的判断。如此,不说也罢,由她去吧。</p>

    才安静了一会儿,冬儿又开始说话了,拍拍秋桐的肩膀,看着秋桐和云朵说:“秋姐,云朵,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哈。”</p>

    “嗯。”秋桐微笑着点点头。</p>

    云朵也看着冬儿。</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