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40章 命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如果她早早向命运屈服,不会有今天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秋桐说。</p>

    “是的!”金敬泽又点点头。</p>

    “有些命运是可以抗争的,而有些命运呢,却是无可奈何的。”秋桐自言自语地说。</p>

    金敬泽睁大眼睛看着秋桐:“你也说这样的话。我……我姑姑也曾经这么说。”</p>

    我不由也睁大眼睛看着秋桐。</p>

    秋桐轻轻哦了一声,看着金敬泽:“真的?”</p>

    “当然是真的。”金敬泽说:“说你和我姑姑有缘,看来的确是真的。”</p>

    秋桐笑了下。</p>

    云朵静静地坐在那里带着沉思的表情听我们的讨论,一直没有说话。似乎,她也在思考自己的命运。</p>

    懵懂,似乎觉得命运是一柄冰冷的剑,追逐热烈的血腥。它不会伤害冷漠,冷漠也伤害不了它。它的双刃刺穿的一定是热血人的热心肠。</p>

    沦陷是命,拯救也是命,这是命运。</p>

    我看着眼前的金敬泽秋桐云朵和小雪,想着他们的生命和生活都有着各自认定的选择,而我,也有着自己或许已经注定的命运。</p>

    又想到董事长姑姑,她的命运最终又将是如何呢?</p>

    生日宴会结束后,略带酒意的金敬泽告辞离去,明天他要很忙,不能来亲自送我们了。</p>

    我们表示理解,同时对他的盛情接待招待表示真诚的感谢。</p>

    临走前,金敬泽抱起小雪亲了亲,然后放下小雪,对云朵说:“小云朵,小小的云朵,酒量好厉害,承认,喝不过你。”</p>

    云朵吃吃地笑着。</p>

    “下次我去国,一定要和你好好喝一次,我不信我喝不过你。”金敬泽身体摇晃着,不服气地说。</p>

    大家都笑起来,我说:“敬泽,你喝不过云朵是正常的,别说你,是换了我,也未必能喝过她呢。”</p>

    “真的?”金敬泽正大眼睛看着我和云朵。</p>

    云朵冲我笑着说:“哥——你别把我说成酒桶啊。”</p>

    我嘿嘿一笑。</p>

    “哥?”金敬泽看着我:“嘿——云朵叫你哥,你们不是同事吗,她怎么叫你哥呢?”</p>

    我正儿八经地说:“这是我们之间的昵称!”</p>

    “昵称?”金敬泽呵呵一笑,看着云朵,狡猾地转了转眼珠:“哎——小云朵,我和易克是好哥们,你也给我来个昵称行不行?你也叫我哥好不好?”</p>

    “金大哥!”云朵叫了一声,接着又笑。</p>

    “不成,要叫哥才好呢?”金敬泽嘿嘿笑着。</p>

    “金大哥!”云朵又叫了一声。</p>

    “哎——有区别哦。”金敬泽不满意地摇摇头。</p>

    “哥——”小雪突然蹦跶着叫了一声。</p>

    金敬泽一下子咧开了嘴巴。</p>

    大家都笑得不行,秋桐抱起小雪,轻轻拍了下小雪的屁股:“丫头,不许这么叫,要叫金叔叔。”</p>

    “嘻嘻,叔叔。”小雪改了口。</p>

    “嘿嘿。”金敬泽笑着捏捏小雪的脸蛋,又不经意地看了云朵和我一眼,然后和我们告别。</p>

    送走金敬泽,大家各自回房安歇。</p>

    明天,我们要乘机离开韩国回星海了。</p>

    回到房间,我洗了个澡,坐在沙发抽了一支烟,看了会电视,毫无倦意和困意,心里有些乱糟糟的。</p>

    此时我想起了海珠,她现在正带着旅游团在台湾,我爸妈和她父母都在一起。明天,他们也该结束旅游行程回大陆了。不知道她们此行玩的好不好,开心不开心。四位长辈在一起,肯定免不了要谈论我和海珠结婚的事情,这是一定的。</p>

    想到还有2个月我和海珠要走入婚姻的殿堂,我一时不知心里是怎么样的感觉,仿佛自己的命运归宿会终结在我和海珠的婚姻里。</p>

    我知道,我和海珠的婚姻已成定局,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而秋桐和李顺的婚姻,同样也不可逆转,我和秋桐都是定了亲的人,我们都会在不久的明天步入各自的婚姻。</p>

    在我和海珠之间,我是海珠最爱的人,这一点我很明晰,虽然没有扪心自问过海珠是不是我最爱的女人,但是,我对她却带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而这种情感究竟是亲情还是爱情,究竟是亲情的成分多还是爱情的成分多,我没有多想,其实不是没有多想,而是不敢让自己去想。</p>

    同时,我也知道自己对海珠带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种责任,似乎来自于道德和良心的驱使,似乎也来自于秋桐的催化和促动。</p>

    而在秋桐和李顺之间,我明确地知道秋桐是不爱李顺的,虽然她出于我理解不了的原因对李顺的生死很关心,甚至做梦都在感应李顺的劫难,但我还是能肯定秋桐是发自内心对李顺没有那种感情。但即使没有感情,她却也要毫无怨言地接受命运的安排,出于报恩的目的把自己嫁给李顺。</p>

    至于李顺,我知道他同样也没有真正爱过秋桐,在章梅出现之前,我似乎感觉他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产生过爱情,他对秋桐的呵护和关心更多似乎是因为小雪,另一方面是为了维护家族的荣誉,维护他自己的颜面。</p>

    章梅的出现,更加验证了我的分析判断,似乎李顺的心里一直没有真正放下过章梅,即使他曾经对她恨之入骨,但那种恨似乎是出于某种爱,不然他不会亲自来星海把她带走,虽然带走章梅的理由李顺和我说的很冠冕堂皇,但我还是怀疑他有某种无法说出的原因。</p>

    而李顺把章梅的带走,似乎也有些颠覆我一直认为李顺对女人从来不会产生感情的判断。</p>

    而且,同时,因为章梅的出现,我也感觉到,李顺的心距离秋桐已经越来越远了,他和秋桐走入婚姻,秋桐只能是一个摆设,一个维护家族颜面维护李顺自己颜面的工具。而秋桐似乎甘心情愿做这样的工具。</p>

    我无力去拯救秋桐,这世界没有人能拯救秋桐,能拯救她的,只有她自己,而她却不愿意去这么做。</p>

    性格决定命运,秋桐的命运真的要葬送在她这样的性格里了吗?</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感到极大的郁闷,这种郁闷几乎要让我窒息。</p>

    我换衣服,想到外面去透透气。</p>

    出了房间,走到酒店的开放平台,放眼看去,是首尔的璀璨的城市灯火。</p>

    同时看到,在平台的一边,站着一个孤单的背影,正默默地站在那里。</p>

    这是秋桐的背影,我熟悉这背影。</p>

    我缓缓走过去,走到她的身边。</p>

    秋桐觉察到了,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休息?”</p>

    “嗯。”我应了一声。</p>

    “你怎么没休息呢?”秋桐说。</p>

    “你怎么也没休息?”我反问了一句。</p>

    秋桐笑了下:“喝了点酒,大脑有些兴奋,睡不着,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p>

    我说:“我同样也是!”</p>

    秋桐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了。</p>

    我也沉默了。</p>

    我们一起沉默地看着首尔的夜色。</p>

    “那天你为什么要骗我?”一会儿,秋桐说话了。</p>

    我知道她指的是国庆前夜李顺被暗杀那事。</p>

    “因为不想让你担心!”我说。</p>

    “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其实你知道那边出事了,是不是?”秋桐说。</p>

    “是的!”</p>

    “如果金敬泽不偶然间提起这事,你永远也不会告诉我的,是不是?”秋桐又说。</p>

    “是——”我毫不犹豫地说。</p>

    “但我还是知道了!”秋桐说。</p>

    “那是没有办法的!”我说。</p>

    “而且我还知道你又对我撒谎了!”秋桐又说。</p>

    “同样这也是没办法的!”我说。</p>

    “你很理直气壮?”秋桐转身看着我。</p>

    “不是很理直气壮,但也不是很心虚!”我的口气有些变软。</p>

    秋桐默默地看着我,半晌,轻轻叹了口气。</p>

    “这几天,我一直很怪。”秋桐说。</p>

    “怪什么?”我说。</p>

    “怪我为什么恰好会在那个时候做那样的噩梦!”秋桐说。</p>

    “我也很怪。我那晚接到你电话的时候很怪。”我说。</p>

    秋桐怔怔地转头看着大韩民国秋日的夜空,一会儿说:“或许,这都是命运的安排,冥冥之的一切,其实都是命运的安排,一切都是命注定的。”</p>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了,脑子里一片混沌,难道,这真的是命注定的,注定秋桐和李顺要走到一起?</p>

    我感觉,或许因为这个梦,秋桐似乎更加相信自己之前的坚持是无法更改的了,她更加相信命运主宰会自己的一切了。</p>

    这样想着,心情愈发惆怅和沉重。</p>

    “你相信生命有轮回吗?”秋桐突然问我。</p>

    “不知道。”我说。</p>

    “佛家说人的生命是有轮回的。”</p>

    我有些发愣,怔怔地看着秋桐。</p>

    “我不懂佛学,也不知道生命是否有轮回,但如果生命有轮回,我是否有机会遇到我不知在何处的爸爸妈妈?如果这样可以再见到我的爸爸妈妈,那怕只有一天,甚至只是看一眼,那我也希望时光真的可以倒流!”秋桐的口气有些怅惘和伤感。</p>

    我的心里一阵发酸,说:“如果真的能够这样,我也希望时光可以倒流。”</p>

    如果真的可以那样,如果秋桐真的可以遇到自己的爸爸妈妈,那样她的爸爸妈妈看到自己的女儿已长大成人,一定会感到欣慰。可是,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梦幻。</p>

    我不由深深叹息了一声。</p>

    秋桐喃喃自语:“如果真的可以这样,那我祈祷我能够遇到我的爸爸妈妈,像朋友的表姐遇到奶奶一样,让我可以有机会陪在爸爸妈妈身边,陪他们说说话,或者散散步,那怕是让我远远的看一眼也好啊。”</p>

    在常人看来是如此简单的事情,在秋桐心里却是无的奢求,我的泪水突然涌了出来,转过身,仰面看着夜空,不让秋桐看到我的眼泪。</p>

    生命如此简单,却又如此艰难。</p>

    不知为何,迷蒙的泪眼,我的眼前恍惚闪过董事长姑姑的影子。</p>

    第二天,我们启程回国。</p>

    在仁川机场候机大厅排队等待安检的时候,小雪要去卫生间,云朵带着她去了。我和秋桐站在那里闲聊。</p>

    正在聊着,秋桐的目光突然怔怔地看着我身后,脸带着意外的表情。</p>

    我有些困惑,不由转过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