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35章 韩国游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和金敬泽通过话,我告诉了秋桐,没有告诉我和金敬泽谈话的后半部分,只告诉她金敬泽和董事长姑姑在国外出差,不日将回到韩国,很有可能在我们旅行结束之前回来。 又说董事长姑姑看了我们次和金敬泽的合影照片,听了金敬泽星海之行的汇报,对我和她的到来表示很欢迎,说一定要争取赶回来见见我们这队帅哥美女。</p>

    秋桐听了,忍不住呵呵笑起来。</p>

    随后的几天,我和秋桐云朵小雪随团专心致志开始了我们的韩国游览活动。</p>

    第五天,导游安排大家在首尔自由购物。</p>

    这是此次韩国之旅的倒数第二天,明天没有游览行程,是去机场然后登机返回温馨的家。</p>

    这也算是一天。</p>

    5加1的1或许是这一天吧。</p>

    虽然是自由购物,但还是有导游带领的,这里毕竟是国外,不能随意乱跑的,不然,跑丢了不见了怎么办?</p>

    这些年打着出国旅游的名义悄悄玩失踪的游客不在少数,韩国尤其多,韩国棒子对这一点是很敏感注意的。</p>

    韩国棒子既狡猾又精明,一方面想赚你的钱,热烈欢迎你来旅游购物消费,另一方面还不欢迎你多呆,因为多呆等于是非法滞留在他们国家。</p>

    早饭后,大家集合在酒店一楼准备出发。</p>

    这时,我接到了金敬泽的电话。</p>

    金敬泽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和董事长姑姑昨晚刚从泰国赶回来,今天午想邀请我们到他们那里去做客,一会儿他亲自带车来酒店接我们。</p>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秋桐,她很高兴,甚至还有些兴奋。</p>

    我此事征求云朵的意见,云朵对见金敬泽和董事长姑姑没有多高的兴趣,说想和大家一起出去自由购物,小雪嗷嗷叫着要和云朵一起去玩,于是我和秋桐决定大家分开活动,云朵带小雪随团去自由购物,我和秋桐在酒店等金敬泽。</p>

    我找了我们的全陪导游,说要去看望一个朋友,经过他和对方导游协商,顺利答应下来,完善了相应的程序。</p>

    然后,大家出发了,云朵带着小雪随大家一起去了,我和秋桐坐在酒店大堂里等金敬泽。</p>

    半小时后,金敬泽来了,出现在酒店大堂。</p>

    “哈哈,易克哥们,秋桐老总,你们好啊。我们又见面了。”见到我们,金敬泽显得十分高兴,大步向我们走来,和我亲热拥抱,又和秋桐热情握手。</p>

    见到金敬泽,我和秋桐也很高兴,大家互致问候。</p>

    然后,金敬泽邀请我们出发,他带来的车停在酒店大堂门口,一辆黑色的商务面包车。</p>

    了车,出发了。</p>

    “敬泽,你们集团离这里多远?”我说。</p>

    “不是很远,大约半小时车程。”金敬泽坐在前排回头说。</p>

    “你们昨晚从回来的?”我说。</p>

    “是啊,昨晚从泰国飞回来的,这次泰国之行,虽然受了点惊吓,但也算是收获颇丰。”金敬泽说。</p>

    “惊吓?怎么了?”秋桐说。</p>

    “在靠近金三角地区的清迈遭遇了一次恐怖爆炸事件。”金敬泽说。</p>

    “恐怖爆炸?金三角?清迈?”秋桐面带惊疑之色,不由看了我一眼。</p>

    我没有做声,心里不由有些紧张起来。</p>

    “是啊,易克没有告诉你?”金敬泽说。</p>

    “没有啊。”秋桐又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金敬泽:“是怎么一回事啊?”</p>

    “是在我们住的酒店里发生了一起炸弹爆炸事件,是你们的国庆节前夜。盘踞金三角的一个山大王,叫神马掸邦革命军的一个总司令,在那酒店举办什么国庆招待会,请了不少华人参加,结果在期间发生了爆炸案,爆炸是冲那总司令来的,炸弹安放在他坐的那个饭桌下。”金敬泽说。</p>

    金敬泽话音未落,秋桐突然失声惊叫起来:“啊——”</p>

    秋桐的脸色顿时白了,煞白。</p>

    “不要害怕,呵呵。爆炸发生在宴会厅,炸弹是用来暗杀那位总司令的,我和姑姑没参加那招待会,我们住在楼客房里呢,除了惊吓之外,没有受到任何损伤。”毫不知情地金敬泽继续说。</p>

    “炸弹……爆炸……暗杀……国庆前夜……”秋桐的声音充满了恐慌和惊惧,怔怔地看着我,身体突然急剧抖动起来。</p>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和秋桐说了,我知道她为何这样看着我。</p>

    金敬泽带着怪的目光看着秋桐:“秋桐,你……你怎么了?”</p>

    显然,金敬泽对秋桐如此剧烈的变化感到很不可思议。</p>

    “那……结果……怎么样了?”秋桐又带着急切的目光看着金敬泽。</p>

    金敬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秋桐,又看看我,然后说:“这次爆炸很厉害啊,宴会厅里血肉横飞,当场炸死炸伤数十人,坐在那张桌子的人,非死即伤,现场很惨烈啊。”</p>

    秋桐的脸色十分苍白,身体继续抖动着,眼睛睁地大大的,带着无法用语言表述的惊惧。</p>

    金敬泽似乎被秋桐此时的神情吓到了,看着秋桐说:“秋桐,秋总……你……你怎么了?你……”</p>

    金敬泽一定是觉得秋桐对如此一起似乎毫不相干的一起爆炸案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感到不解,觉得秋桐的反应有些夸张了。</p>

    我这时对金敬泽说:“秋总胆子小,一听到恐怖袭击觉得很害怕,特别被炸的是我们华人。”</p>

    金敬泽点了点头,似乎觉得也只能如此来理解秋桐的表现,觉得到底女人还是胆子小的,继续说:“其实在靠近金三角的泰北地区,这样恐怖事件并不鲜见。这次爆炸,我觉得应该是金三角黑帮之间的一次暗算。</p>

    不过那总司令着实命大,竟然侥幸逃生了,也算是巧了,炸弹爆炸的时候,刚好一个服务生经过,身体正好挡住了那总司令,服务生当场被炸死了,那总司令只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p>

    “那个总司令怎……怎么样了。”秋桐的身体颤抖了下,结结巴巴地说,看着金敬泽。</p>

    “是啊,他没有被炸死,只是受了惊吓,受了点轻伤而已。”金敬泽说。</p>

    “你……你怎么知道那……那总司令没……没事呢?”秋桐又说。</p>

    “很快那总司令在医院里接见了记者,照片都发出来了啊。”金敬泽说。</p>

    秋桐轻轻呼了口气,身体平稳下来,神情没有那么紧张了。</p>

    然后,秋桐深深看了我一眼。</p>

    我不知道秋桐此时看我的眼神包含了怎样的心情,但我知道,此时,秋桐一定明白我其实早知道李顺被暗杀未遂之事,甚至,她能想到那晚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知道了,只是没有告诉她,刻意瞒着她。而她也似乎对自己那晚的噩梦突然有了某种验证。</p>

    或许,秋桐此时对我不知是该责备还是感谢。</p>

    我知道,让金敬泽这么一说,我那晚和之后第二天对秋桐的遮掩全部暴露了。当然,李顺是平安无事的,这一点我没有对秋桐撒谎。</p>

    “呵呵。”金敬泽笑起来:“秋桐啊,可爱的秋总,我看你胆子还没有我姑姑大呢,我姑姑在住在那酒店,那晚她还没有你这么害怕呢,你看你,只是听说,吓成这样。”</p>

    秋桐勉强笑了下,身体虽然不抖了,但脸色依旧有些苍白,虽然她现在知道李顺真的是没有在爆炸丧命,但她心里一定还是感到十分恐惧,毕竟,这起针对李顺的暗杀还是牵连一些无辜的人失去了生命。</p>

    我想,此时,她在感到恐惧的同时也一定很不安。</p>

    甚至,她会对自己那晚的噩梦感到有些离,对自己做这种遥感之梦感到怪。其实不光她怪,我一直很怪。</p>

    甚至,极其聪明的她会隐约猜到这起爆炸案是谁策划的。</p>

    金敬泽当然不会知道,此时,他眼前的这位可爱的秋总和正在装傻的易主任竟然会是那位金三角山大王总司令的未婚妻和得力副手。</p>

    金敬泽又笑起来:“秋总,如果不是我们熟悉,如果不是我知道你的身份,换了其他人,看你刚才的表现,说不定会怀疑你和金三角那位被暗杀未遂的总司令是亲人关系呢?看你刚才的样子,好像你对那位总司令的生死很关心似的。”</p>

    金敬泽这么一说,秋桐的身体不由又抖了一下,我这时忙悄悄用脚踢了下秋桐的脚,秋桐似乎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接着迅速恢复了常态,努力让自己笑得很正常,用接近平常的声音说:“呵呵,你可真会联想,怎么会呢。”</p>

    “当然不会啊,我当然知道你和那总司令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呢。”金敬泽说:“不过,秋总,我看你胆子着实挺小的。这世界,每天不知发生多少恐怖袭击爆炸事件呢。东地区,阿富汗,还不是几乎每天都有。这种事,听多了,没感觉了。”</p>

    秋桐紧紧抿住嘴唇,调整了一下坐姿,挺直身体,目视前方。</p>

    她的手无意碰到了我的手,我感到她的手冰冷冰冷的。</p>

    然后,金敬泽转过身去。</p>

    我暗暗松了口气,侧眼看了下秋桐,她正好也在侧眼看我。</p>

    秋桐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的味道。</p>

    我有些不自在,咧了咧嘴。</p>

    秋桐的手突然移动了一下,碰到了我的手。</p>

    接着,秋桐狠狠拧了一把我的手背。</p>

    这回秋桐是真的用力了,我疼得呲牙咧嘴,却不敢出声。</p>

    接着,秋桐的手缩了回去,我继续吸气咧嘴。</p>

    金敬泽正好回过头,看到我这副表情,说:“哈,易克,你在干吗呢?怎么了?”</p>

    我说:“我。很快要见到你的董事长姑姑了,我在调试下自己的表情,争取用最佳的表情见你姑姑。”</p>

    “哈哈。”金敬泽大笑起来:“易克,你这家伙可真幽默。我姑姑很平易近人的,你不要紧张哈。她虽然是第一次见你们,但一直对你们颇有好感的,不要搞得这么夸张啊。”</p>

    我呵呵笑起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