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34章 抵达韩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从侧面看着秋桐沉静的面孔,无声地笑着摇了摇头。 </p>

    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我们的飞机安全顺利降落在仁川机场。</p>

    我们到了韩国的土地。</p>

    我们的韩国之旅终于开始了。</p>

    下飞机后,办理完出关手续,对方导游接机,然后直接去了预定的五花酒店。</p>

    到酒店办理完入住手续,我开始按照秋桐的安排给金敬泽总裁打电话。</p>

    我是用酒店的电话打的。</p>

    “啊妮啊sei唷。”电话刚接通,接着传来金敬泽久违的熟悉的声音。</p>

    虽然不懂韩语,但这句话我还是从韩剧里常听到,貌似是你好的意思。</p>

    我于是用汉语说:“金总裁,你好——”</p>

    “你好!”金敬泽略微一迟疑,接着立刻改用汉语了:“请问,你是——”</p>

    金敬泽没有听出我的声音来,这让我心里有些不痛快,这家伙似乎把我忘记了,他用汉语回答,是因为我讲的是汉语,同时,他们和国也有很多业务往来,国客户不少。</p>

    又一想,作为今日传媒的总裁,金敬泽平时接触的客户当然是很多的,国客户也不少,我和他只有那短短几天的接触,说不定他早记不得了,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也是情理之。</p>

    这样想来,不由觉得秋桐如此热情高涨地让我和金敬泽联系,甚至还想拜访他的董事长姑姑,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了,别说那董事长姑姑,恐怕真的如我所言,我们连金敬泽都见不到,顶多他排个工作人员礼貌性接待一下我们,打发完了了事。</p>

    不由有些后悔不该给金敬泽打电话,自找难堪。</p>

    压住心里的不快,我不冷不热地说:“金总裁,我是易克,来自国星海的易克。”</p>

    “啊哈。”金敬泽发出一声夸张的怪叫,带着在我看来莫名的兴奋:“呼呼,易克啊,易主任啊,是你啊,真的是你啊。”</p>

    “是的,真的是我,我是易主任!”我说。这家伙虽然没有立刻听出我的声音,但我一自报家门,还是记起我了,还没忘记星海有个易主任。</p>

    “哈哈,你这家伙,你在韩国啊,你到韩国来了。”金敬泽高兴地说。</p>

    金敬泽显然是从来电号码看出来的,原来韩国的手机也有来电显示功能啊,技术好发达。</p>

    “是的,我们今天到的韩国。”我说。</p>

    “你们还有谁啊?等等,别说,我猜猜。”金敬泽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带着兴奋的口气说:“我猜秋总也一定来了,秋桐老总也一定来了是不是?是不是?”</p>

    这家伙提起秋桐似乎更加兴奋了,我不由苦笑了下,说:“是的,我们一起来的。除了我和秋总,还有秋总的孩子小雪,还有我的一位同事云朵。”</p>

    “小雪,云朵,都是多么好听的名字啊,这都是女孩子的名字吧?她们都是女孩子吧?”金敬泽说。</p>

    “是的。”我有些哭笑不得,我擦,金敬泽好像在说废话。</p>

    “现在是国的黄金周,你们是国庆节来韩国旅游的吧。”金敬泽又说。</p>

    “嗯,是的,来这里旅游的。”我回答。金敬泽还知道国的黄金周,还知道知道国庆节,不简单。</p>

    “呵呵,你们的黄金周是韩国的黄金周啊,你们的国庆节是韩国的国庆节啊。”金敬泽笑着说:“韩国的商家和景区都盼望着国的黄金周国庆节呢。”</p>

    这倒是实话,其实不单是韩国,世界很多国游客很热的目的地国家的商家都期待着国的黄金周,恨不得国每个月都有黄金周。每到黄金周,大量的国人蜂拥外出,在国外狂购狂玩,大把撒票子。</p>

    “你在哪里呢?”我说。</p>

    “我在陪姑姑来泰国参加一个商业活动。”金敬泽说。</p>

    我靠,金敬泽和他姑姑都不在韩国,看来秋桐的愿望落空了,谁也见不到。</p>

    “真不巧啊,呵呵。”我突然轻松起来,笑着说。</p>

    “你们是今天刚到的韩国?”金敬泽说。</p>

    虽然我刚才说过一次了,但还是耐心地回答他:“是的。”</p>

    “你们这次旅游行程几天呢?”金敬泽又问。</p>

    “6天。”我说。</p>

    “6天。很好,很好。”金敬泽说。</p>

    “怎么好了?”我说。</p>

    “我和姑姑过几天回去,估计在你们走之前能回到韩国,这样,到时候,我可以请你们吃饭了,请你们参观我们的今日集团了。”金敬泽说:“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怎么能不尽尽地主之谊呢。国有句话说的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这么久不见了,你们到了韩国,我是主人,自然要盛情款待你们的。”</p>

    金敬泽的口吻十分热情,听起来好像还很真诚,不像是在客套。</p>

    我心里感到有些受用了,说:“我们这几天要去韩国的几个地方游览,包括去济州岛,还要参观韩国的一些民俗风情,其还有一天在首尔自由活动,自由购物。”</p>

    “很好,很好,回国后,我会立刻和你联系的。”金敬泽说:“对了,易主任,易克哥们,刚才真抱歉,我必须要给你郑重道个歉。”</p>

    “什么意思?”我有些发愣。</p>

    “刚才你和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竟然第一句没有听出你的声音来。太不应该了,太抱歉了。作为朋友,我真的心里很难过很歉疚。”金敬泽诚恳地说。</p>

    金敬泽这么一说,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嗨——小事,不必在意,不要放在心,倒什么谦啊,没听出来没听出来呗,多大个事啊。”</p>

    “这可不行,我们是好朋友,我必须要道歉的。虽然刚才我周围有人在讲话,声音较嘈杂,但我还是要道歉。”金敬泽固执地说。</p>

    金敬泽这么一说,我心里的那点不快彻底消失了,说:“呵呵,既然大家是好朋友,那不要这么客气了嘛。再客气,见外了。”</p>

    “呵呵。谢谢易克哥们的理解,非常感谢。”金敬泽说。</p>

    我擦,金敬泽是客气,为这还要感谢我,这韩国人对礼节实在是太注重了。</p>

    “那好,你先忙你的吧。回头等你回来我们再联系。”我说。</p>

    “好的,回头见。我现在去告诉我姑姑我的国朋友来了,我姑姑看了我那次和你们在星海的合影,很喜欢你们呢,说有机会一定要见见你们这对帅哥美女。这次能在韩国见到你们,我姑姑一定会很开心的。”金敬泽说。</p>

    “呵呵。”我笑了起来,刚要挂电话,突然想起刚才金敬泽说起他和姑姑在泰国的话,随口问了一句:“你和你姑姑在泰国哪里的呢?”</p>

    “清迈!”金敬泽说:“我和姑姑在清迈参加一个商业活动的。顺便我姑姑来这里的寺庙拜拜。”</p>

    “清迈?”我不由一怔,李顺刚刚在清迈被暗杀未遂,他们竟然也在清迈。</p>

    “怎么了?哥们。”金敬泽似乎很喜欢对我使用哥们这个称呼。</p>

    “哦,没什么,清迈是个好地方,泰国第二大城市,旅游胜地。”我说。</p>

    “是啊,真的很不错的一个地方,你来过这里是吗?”金敬泽说。</p>

    我当然去过,那次截击了大宗毒消灭了果敢自卫队之后,李顺带我去过清迈,我是从哪里辗转新加坡回的大陆。</p>

    我说:“呵呵。听说过,没去过,有空一定去看看。”我说。</p>

    “这里虽然很不错,是个旅游胜地,但是,却似乎不大安全啊。”金敬泽说。</p>

    “怎么了?”我说。</p>

    “这里靠近金三角啊,各种势力鱼龙混杂,金三角武装派别的力量在清迈都可以大摇大摆公开出入呢。”金敬泽说:“在前两天,我和姑姑住的大酒店,发生了一起炸弹爆炸事件。”</p>

    我的心一动,说:“哦,怎么回事呢?”</p>

    “听说是金三角一只势力很强的武装力量,叫神马掸邦革命军的头目,自称总司令,这个总司令是你们国人,他还挺爱国,国庆前夜在这个大酒店举办了国庆招待会,邀请当地的一些华人社团商会的大小头目一起聚会,庆祝国庆。</p>

    可是,没有想到,这位总司令坐的餐桌下神不知鬼不觉被人安放了微型定时炸弹,虽然是微型定时炸弹,但爆炸力却很强,结果炸弹爆炸了,当场炸死炸伤数人。但那位总司令却大难不死,竟然只伤了点皮毛,安然无恙地逃回了金三角。</p>

    这事你搜搜能知道的,泰国当地的大小媒体都报道了此事。听说泰国警方正在全力侦破此案呢,那总司令和清迈的官方似乎关系还不错,听说有不少当地的官员和富豪都争先恐后通过各种方式向他表示慰问和看望。哎,这总司令做到这份,也算是很牛了,你们国人是厉害,在海外都这么牛叉,我们韩国人强多了。”</p>

    金敬泽只知道那总司令很牛叉,却不知道此刻正在和他通话的是副总司令。</p>

    我没有想到金敬泽和他姑姑正好住在了李顺被炸的那家酒店。幸好他们没事,只是受了一些惊吓。</p>

    “那你们还在那酒店住吗?”我说。</p>

    “不了,那酒店已经被封锁好几天了,我们换了一家酒店。当地官员和活动组织者说这只是个意外,保证随后不会再发生这类事件,还加强了对我们这次活动的安保。”</p>

    听到这话,我不由轻轻舒了口气。</p>

    “那个爆炸案,破了吗?”我说。</p>

    “没有。不过,听说这定时炸弹似乎是通过酒店内部人士安放进去的。”金敬泽说。</p>

    “什么意思?”我说。</p>

    “因为那总司令在这里举办活动前,他的手下对活动现场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排除了一切不安全因素,但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警方分析说极有可能是有人买通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利用工作之便把炸弹安放进去的,酒店的工作人员包括所有高管都被警方控制了,正在逐一接受审问呢。”金敬泽说。</p>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我说。</p>

    “呵呵,我和姑姑的泰国翻译是本地人,他有个亲戚在清迈警局工作,正好参与了侦破此案,我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啊。”金敬泽笑着说。</p>

    原来如此。</p>

    金敬泽不会想到我是是那革命军的副总司令,更不会想到秋桐是那位总司令的未婚妻。</p>

    这世界是如此之大,但却又如此之小,和我有关的这起爆炸案竟然被金敬泽和他姑姑遇了。</p>

    巧啊,真巧。</p>

    无巧不成。</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