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33章 飞往韩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不知道我要飞往韩国,她以为我在节日加班值班。 </p>

    不由心里感到一阵歉意和不安,不由轻轻叹了口气。</p>

    叹气声被听觉灵敏的云朵听到了,她转过脸,看着我,轻声说:“哥,你在叹气。”</p>

    我不自然地一笑,没有说话。</p>

    “哥。”云朵低声说。</p>

    “嗯。”我看着云朵。</p>

    “你有心事。”云朵说。</p>

    “没有啊。”我掩饰地笑了下。</p>

    “不要骗我,我看得出你今天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似乎不是因为昨晚没有睡好。”云朵明亮清澈的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关切。</p>

    云朵眼里的神情让我感动,我知道她一直很关心我。</p>

    “没什么的,没事的。”我轻声说着,边拍了拍云朵的肩膀。</p>

    云朵凝神看着我,不说话。</p>

    “不要这么看着我好不好,你这样严肃地看我,我会心里不安的。”我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p>

    云朵笑了下,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哥,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心事,但我知道,你一定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心事,但说很想替你分忧,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做。”</p>

    我心里涌起一阵感动:“云朵,你能有这些话我很知足了,我很高兴有你这样一个体贴的妹妹。”</p>

    “作为你的妹妹,我其实做的不够好,远远不够好。”云朵的眼神有些黯淡。</p>

    “不,你做的够好了,真的,很好!”我说。</p>

    “你在安慰我。”云朵淡淡一笑。</p>

    我沉默了片刻,说:“云朵。”</p>

    “嗯。”云朵看着我。</p>

    “你和海峰……你们现在怎么样了?”我说。</p>

    云朵一时没有说话,眼皮低垂,一会儿轻声说:“还那样。”</p>

    “还那样是什么意思?”我说。</p>

    “是还是以前那样。”云朵说。</p>

    “一直没有新的进展?”我说。</p>

    “嗯。”云朵点点头,脸色微微有些发红。</p>

    我不由有些迷惘和困惑,怔怔地看着云朵。</p>

    “海峰是个好人。他很喜欢你的。”我说。</p>

    “嗯,我知道海峰是个好人,他很喜欢我,或者说,他是真心实意爱我的。可是。”</p>

    “可是什么?”我说。</p>

    “可是,因为我。我做的不够好。”云朵吞吞吐吐地说:“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从心里去接受海峰,但海峰一直有自己的态度,那是他爱我,他需要的是双向的发自肺腑的爱情,他不要我带着一丝委屈去接受他,他希望看到的是我有一天会从心里踏踏实实快快乐乐地爱他。到那时,他才会……”</p>

    我的心有些发沉,我知道云朵这话的意思,虽然海峰对她是全身心投入的爱,虽然她一直努力让自己去全身心接受海峰,但是,在云朵的心里,我却始终占据着一个位置,她无法将我彻底抹去,而海峰,显然是觉察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耐心等待着云朵。</p>

    不由心里感到巨大的歉疚,觉得自己对不住云朵,也对不住海峰。</p>

    海峰是一个完美的理想主义者,他希望自己得到的是一分完美的彻底的爱情。</p>

    但他觉察到了云朵目前却没有完全做到,他不愿意委屈云朵做任何事,他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等待云朵真正地爱他,等待自己的渴望变成现实。</p>

    想起一句话: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你,他会默默地付出一切,但很少让你知道他所做的牺牲。</p>

    海峰是这样的男人,我觉得自己不如他。海峰远我优秀,在海峰面前,和海峰相,我感到自己很渺小。</p>

    又想起一句话:爱和婚姻实际并不是一回事情,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结婚的,也不是所有婚姻都有爱情的。</p>

    想起的这句话让我心里感到了极大不安。</p>

    深呼吸一口气,我看着云朵:“云朵,学会忘记,过去的,让它永远过去,面对现实,面对未来,面对真实的自我,让自己真正快乐起来。”</p>

    云朵的神情黯淡下来,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我:“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会努力让自己去做好的,我会努力的。感谢你,感谢海峰,你们对我都是如此宽容。”</p>

    我心里感到惭愧,说:“不要感谢我,我其实对不住你,该感谢的,是海峰,其实,我也该感谢海峰。”</p>

    “哥,你不要这么说,你没有任何对不住我的地方,相反,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你,没有重新生活在人世间的我,相反,是我对不住你,我给你制造了麻烦,给你带来了劳累和心烦,没有我,你会活得更轻松。那次,那晚,我真的对不住你。”云朵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羞愧。</p>

    我知道云朵指的那次那晚是哪次哪晚,我不由想起自己要离开星海那晚和云朵的临别情景,想起自己酒后被云朵下了药,想起云朵哭泣着离去之后遭遇了车祸,想到在海边的沙滩秋桐遇到白老三手下五只虎的袭击,想到自己被五只虎刺伤后倒在了秋桐的怀里,想到在医院的急救室里是秋桐给我紧急输血救了我。</p>

    一切仿佛在昨天,在迷惘懵懂稚嫩而又刻骨的昨天,虽然过去了那么久,但依稀仿佛在眼前。</p>

    心一阵窒息般的疼痛,或许,发生过的一切都是命注定,都是人世间可遇而不可求的缘,但这注定和缘,却是如此让人心绞,如此让人迷惘和无奈。</p>

    生活是如此,生命同样也是如此。</p>

    那一晚,酒后的我被动改变了云朵,改变了她胆怯自卑而无力的心,改变了她生命里彷徨而苦涩的轨迹。虽然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去实现自己的渴望,虽然她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去面对现实去面对明天,但是,她还是不能完全让自己彻底忘却过去,不能让自己做的完美,不能让自己做的潇洒,她将自己的内心深深掩埋,让自己去面对无奈的忧伤。这对她,何尝不是一种残忍。</p>

    而海峰,面对这样的云朵,又是表现地多么大度和宽容,换了是我,我能做到吗?</p>

    不由深深地自责,深深地反省自己。</p>

    云朵努力笑了下,说:“哥,轻松些,我会很好的,我会战胜克服自己的,我会做你的好妹妹,你也会是我最好的哥哥。我们,都会很好的。”</p>

    我看着云朵纯真的笑容,努力也让自己笑了下。</p>

    虽然在笑着,但我却觉得自己的心很累,看着云朵,我不由想起了坐在我前排的秋桐,想起了正飞往台湾的海珠,想起了不知在干嘛的冬儿。</p>

    越想越觉得疲惫。</p>

    云朵用担忧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她知道我此时的心情很忧郁,但却不知为何。</p>

    我看着云朵,突然笑了下:“云朵,不要为我担心,我一切都很好。”</p>

    “但你却在叹息。”云朵说。</p>

    “叹息,只是一种习惯。好像打哈欠一样,习惯了!”我笑着说。</p>

    云朵也想笑,但却没有笑出来。</p>

    这时,小雪醒了,又开始折腾欢快地起来,我和云朵停止了交谈,云朵又开始逗小雪玩。</p>

    秋桐回过头,看了看我们:“你们俩倒是都很精神啊,呵呵。”</p>

    我无声笑了下。</p>

    “我和哥刚才在聊天呢。”云朵说。</p>

    “哎——发行公司两个经理跑了俩,剩下的假期要唐总多操劳了。”秋桐笑着说。</p>

    “是啊,唐大哥真的是好心肠,主动提出自己在剩下的假期里值班。回去还得好好感谢感谢他,还有,这次要在韩国给他买份礼物。”云朵说。</p>

    “没问题,我们的行程里有专门一天是在首尔自由购物!”秋桐说。</p>

    “好啊。”云朵点点头,然后又继续和小雪玩。</p>

    我说:“首尔。那个今日传媒集团是不是在首尔?”</p>

    “是的。”秋桐点点头。</p>

    “我们去韩国旅游的事,你和金敬泽联系了吗?”我说。</p>

    “这么大的事情,不请示你我怎么敢擅自行事呢?”秋桐调侃地说。</p>

    我忍不住笑起来:“少来了你。”</p>

    “我看我们到韩国之后再和他联系吧!”秋桐说。</p>

    “行!”</p>

    “你和他联系好不好呢?”秋桐说。</p>

    “哦,为什么是我呢?”我说。</p>

    “因为你是我们当唯一的党代表啊,这联系协调的大事,不找你找谁啊?”秋桐继续带着调侃的声音说。</p>

    “好吧,那我来吧!”我说。</p>

    “嘻嘻。易叔叔每次都是当党代表,那次去宁州看海珠阿姨,易叔叔也是党代表呢。”小雪嘻嘻笑着说。</p>

    秋桐和云朵都笑起来。</p>

    “妈妈,易叔叔是党代表,那我可不可以做儿童团长啊?”小雪说:“我当儿童团长,你和云朵阿姨当我的团员。”</p>

    “好,你是儿童团长,我和你云朵阿姨都是你的小团员!”秋桐说。</p>

    “哈哈。”小雪开心地笑起来。</p>

    云朵笑着伸手捏了捏小雪的鼻子。</p>

    秋桐接着若有所思地对我说:“哎——不知道金敬泽在不在韩国呢?也不知道他姑姑在不在。”</p>

    秋桐似乎不但关心金敬泽在不在,还关心他姑姑。</p>

    我说:“那看缘分了。有缘会见到。”</p>

    秋桐点了点头:”嗯。”</p>

    我接着说:“这二位,一位是董事长,一位是总裁,想必一定都很忙的,他们即使在韩国,也未必一定有时间接见我们。说不定安排个工作人员领着我们参观下完事。不要抱太高的期望。”</p>

    秋桐笑了下,没有说话。</p>

    云朵边和小雪玩边看了我们一眼,没有插话。</p>

    我接着又说:“似乎,你对那位董事长的兴趣大于对总裁的兴趣。”</p>

    秋桐呵呵笑起来:“同为女性,关注成功的同性,这怪吗?”</p>

    “不怪,但。还是有些怪。”我说。</p>

    “你这话似乎很矛盾。”秋桐说。</p>

    “似乎有些矛盾,但似乎,又不矛盾。”我说。</p>

    “你在说什么啊,绕口令?”秋桐又笑起来。</p>

    我也笑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p>

    秋桐抿嘴笑了笑,转过头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