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30章 伍德的能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伍德的能量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金三角和他关系密切的果敢自卫队已经被李顺消灭,他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又运作起别的武装力量来进攻李顺的部队,这说明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闲着,一直没有放弃在金三角消灭李顺的企图。 </p>

    他有着巨大的物质力量,雄厚的经济基础足以收买金三角的其他武装派别,甚至能收买政府军。一旦李顺在此次暗杀身亡,掸邦革命军内部势必大乱,周围的武装力量趁此大举进攻,极有可能会将李顺的人马消灭殆尽。</p>

    伍德真的是在下一盘大棋,他的计划很慎密,只是,他没有想到李顺竟然死里逃生,而且,以极快的速度返回了金三角。</p>

    如此,在高度警戒并没有乱了阵脚的革命军面前,那些蠢蠢欲动的武装力量是不敢轻举妄动的,甚至,在李顺还没有返回金三角之前,他们会急速撤离,防止被李顺的人反戈一击。</p>

    按照李顺的脾气,一旦他回到金三角,回到大本营,他是一定会指挥人马向附近那些妄图趁乱打劫的武装力量发起猛烈进攻的。</p>

    他此时一定很疯狂,一定充满了复仇的火焰。</p>

    我此时突然想和伍德通电话。</p>

    我摸出手机,打了伍德的电话。</p>

    很快接通,电话里传来伍德低沉的声音:“喂——”</p>

    “伍老板,是我,易克!”我说。</p>

    “易老弟啊,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伍德说。</p>

    “没睡,你睡了吗?”我说。</p>

    “我啊,刚入睡呢。”伍德说。</p>

    “是吗?真的刚入睡吗?”我带着讥讽的口吻说。</p>

    “是啊,是刚入睡啊,怎么,老弟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伍德说。</p>

    “没事,是想问候问候你,今晚承蒙你的宴请,我刚想起来忘记感谢你今晚的盛情了。”我说。</p>

    “呵呵,老弟真是有礼貌的人啊,不必客气,不必客气。其实,你今晚临走的时候已经感谢过我了。”伍德说。</p>

    “是吗,那是我忘记了。不过,再感谢一遍也不错的。”我说。</p>

    “客气啊,老弟,你如此客气,我可真的很不好意思了。”伍德说。</p>

    “今晚和你的谈话,我感到很愉快,不知伍老板心情此时如何呢?”我说。</p>

    “老弟很愉快,我当然也是很好的心情了。”伍德说。</p>

    “说真话,撒谎不是好孩子!”我说。</p>

    “说的是真话!”伍德说。</p>

    “那好,你睡吧,祝你有个好梦。”我说。</p>

    伍德在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接着说:“今晚你突然给我打电话,一定还有别的事。而且,我估计,这事好像还挺重要。”</p>

    我说:“想知道?”</p>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伍德说。</p>

    “嗯,我考虑下。”我停顿片刻,说:“好吧,那我告诉你。看在你对李老板如此关注如此关心的份告诉你。”</p>

    “说吧。”伍德说。</p>

    “今晚在我们的饭局结束不一会儿的时候,在泰国清迈的一家大酒店,发生了一起爆炸案。”我说。</p>

    “哦。”伍德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泰国啊,清迈那地方经常有爆炸事件发生,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吗?”</p>

    “爆炸发生的时候,李老板正在那家酒店举行盛大酒宴,定时炸弹安放在李老板坐的那个酒桌下面。”我说。</p>

    “啊——”伍德失声叫了出来:“定时炸弹!阿顺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p>

    伍德的声音显得很关心很关切。</p>

    我说:“你很关心李老板的生死是吗?”</p>

    “是的,我很关心,快告诉我,阿顺到底怎么样了?”伍德急火火的口气。</p>

    我冷笑一声:“结果你难道不知道吗?这个还需要问我吗?”</p>

    “你什么意思?”伍德反问我。</p>

    “什么意思你明白!”我冷冷地说。</p>

    “我不懂你的意思!”伍德的口气也有些发冷。</p>

    “你一定懂的,只是你装作不懂而已。”我说:“你现在是不是很遗憾很恼羞很失落呢?”</p>

    “你愈发让我不明白了,快告诉我阿顺到底有没有事!”伍德说。</p>

    “呵呵。伍老板,你使劲装逼吧,我告诉你,李老板不但没事,而且,这会儿已经安全返回金三角了。”</p>

    “哦,好,好,好!”伍德一连声地说着,似乎还大大松了口气。</p>

    “好个屁啊你!”我说:“你其实已经知道李老板没事了,你还装,装你个鬼!”</p>

    “呵呵,易老弟,说话不要这么难听。也不要用这副口气和我说话:“伍德笑起来:“对阿顺的安全表示关心,是我必须要尽的义务。我知道不知道,和你告不告诉我,这有不同的意味,不是吗?”</p>

    “嗯。或许是。”我说:“你够狠的,算你狠。你难道以为李老板不知道这是你策划的阴谋吗?”</p>

    “我?”伍德发出愕然的口气:“怎么会是我?怎么会呢?当然不是我了,我和阿顺是什么关系,我怎么会对阿顺做这样的事情呢?易总,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要是阿顺知道你如此以为我,他会很生气的。”</p>

    “呵呵,是吗?这么说,李老板知道你对他如此关心,一定会感谢你的了?”我说。</p>

    “感谢倒不必,但他一定不会认为是我干的!”伍德说。</p>

    “嘿嘿。”我笑了起来。</p>

    “呵呵。”伍德也笑了。</p>

    我挂了电话。</p>

    “伍德是条狡猾的老狐狸,深不可测。”四哥在旁边说。</p>

    “是的。”我点点头。</p>

    这时,方爱国又递给我一纸电:“易哥,刚收到的。”</p>

    我接过电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后脑勺一阵发冷。</p>

    电是宁州林亚茹安排发来的,内容是:他们接到秦参谋长安排发来的清迈爆炸案的消息后,即将于明日带团出发的林亚茹紧急安排布置宁州的人,加强对同样明日带团出发的海珠以及我父母家的戒备,随之,在海珠住处附近也出现了形迹可疑的人,同时,在我父母家附近,也有不三不四的人在黑暗里游动,这会儿,那些人刚刚撤离。</p>

    看完电,我一阵巨大的惊厥和后怕,伍德的目标不仅仅在金三角和星海,还有宁州。</p>

    伍德的魔爪伸地够远,此次他的手段很狠辣,凡是和我以及李顺有关的人他都不会放过。</p>

    四哥看完电,说:“伍德如此做,有可能是想全面出击,但也有一种可能。”</p>

    “什么可能?”我怔怔地说。</p>

    “主攻方向在金三角,星海和宁州是副攻,作为对主攻的掩护。同时,也顺带起到牵制和警告的作用。”四哥说。</p>

    我沉思着。</p>

    “不管是主攻还是副攻,都取决于对李顺的暗杀是否能够成功。李顺现在安然无恙,一切行动都取消了。伍德很明智!”四哥说。</p>

    “没想到,不声不响间,伍德竟然策划了如此的行动。”我说。</p>

    “我们对伍德的监视只能是表面的,内部的运作,我们是很难探听到的。”四哥说。</p>

    听了四哥的话,我不由又想起冬儿,难道冬儿不知道伍德要安排人对秋桐海珠和我父母采取行动的事情?如果她知道,怎么会不告诉我呢?</p>

    如此,冬儿一定是只知道伍德行动的一个侧面,以为伍德只是想干掉李顺,不晓得伍德计划的全部,不然,她绝不会不告诉我的。</p>

    如此说来,伍德的此次计划,是瞒着冬儿的。</p>

    或许,不单单是冬儿,甚至皇者和保镖还有阿来也不知道,伍德是通过其他渠道来操作此事的。</p>

    说不定,在绑架夏雨事件破产之后,伍德开始策划这起阴谋。</p>

    甚至,在绑架夏雨之前,伍德已经在策划这起阴谋,只是现在才开始实施。</p>

    绑架夏雨和暗杀李顺这两起阴谋破产后,不知道伍德又会策划怎么样的诡计,或许,他已经策划好了一系列的阴谋,一个不成,还有另外一个紧跟着。</p>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要实施什么样的计划。</p>

    我不由心里感到阵阵忐忑和不安。</p>

    同时,又感觉很被动,处处挨打,只能步步防守。</p>

    而感觉被动的似乎不仅仅是我,还有李顺。</p>

    不知道李顺是否会甘心如此被动,不知道他是否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和伍德撕破脸皮公开干。</p>

    想了半天,脑子有些乱。</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秋桐打来的。</p>

    不由心里发愣,半夜了,秋桐打电话过来干嘛?</p>

    我拿着电话去了阳台,然后开始接听。</p>

    “是我。”秋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神不定。</p>

    “哦。”我回应。</p>

    “你睡了吗?”秋桐说。</p>

    “没,在看。”我又开始撒谎了。</p>

    没办法,我不能告诉秋桐今晚发生的事,也不能告诉她我这会儿在那里。</p>

    我是被逼撒谎的。</p>

    “那好。”秋桐说。</p>

    “什么那好?”我说。</p>

    “没打扰你啊。”秋桐说。</p>

    “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呢?”我说。</p>

    “我睡了,可是,做了个噩梦,吓醒了。”秋桐说,声音有些惊魂未定。</p>

    “什么噩梦。”我说。</p>

    “我梦见……梦见了鲜血淋淋,梦见了血肉横飞。”秋桐说。</p>

    “梦见什么人了?”</p>

    “梦见……李顺了……梦见他被人……”秋桐的声音带着几分惊惧。</p>

    我不由吃了一惊,秋桐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难道她和李顺有心灵感应?不会吧,不可能啊,听说只有有血缘关系的人才有可能有这种心灵感应,而秋桐和李顺只是未婚夫妻,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p>

    我不由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呆住了。</p>

    “我现在心里十分不安。不知道……是不是李顺真的出什么事了。”秋桐的口气听起来很焦虑。</p>

    “不会的,不可能的,他很安全的。”我安慰秋桐,心里却感到了巨大的惊疑。</p>

    虽然秋桐并不爱李顺,但是,她却似乎很关心他的安危。</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