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24章 不知天高地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知天高地厚的阿来打仗行,但玩起黑道政治来显然不是皇者的对手,单凭他自以为建立的一点功勋单凭他自以为得到的伍德的一点恩宠尾巴翘天不把皇者放在眼里,注定他是要吃亏的,注定他迟早要被皇者狠狠操一次,爆裂他的菊花。   (w w w . v o dtw . c o m)</p>

    皇者然后不再和阿来计较,对我说:“易总,请吧。我带你楼。”</p>

    我点点头。</p>

    我知道皇者执意要亲自送我去一定有他的理由。</p>

    阿来这时又说话了:“把这个瘟神送去抓紧下来啊,这局牌还没玩完呢。”</p>

    阿来带着命令式的口吻在和皇者说话了,他越发骄横了。</p>

    皇者呵呵笑着点头:“好的,很快下来。”</p>

    对于阿来对自己的无力和蛮横,皇者一点都不动气。</p>

    我想要是换了我是阿来,我会为皇者的笑容可掬感到可怕,但阿来这头蠢驴却是感觉不出来,甚至为自己一时占了风感到得意,自得地看了保镖和冬儿一眼,但他们俩没有看阿来的。</p>

    然后我跟着皇者直奔楼梯。</p>

    皇者没有带着我走电梯,走的是楼梯。</p>

    “不好意思,刚才让你见笑了。”边走皇者边说。</p>

    “呵呵。”我笑了下,没有说话。</p>

    “最近你很忙很操心吧?”皇者有意无意又说了一句。</p>

    “还行。”我说:“你们最近在日本玩的很开心吧?”</p>

    皇者放慢了楼梯的脚步,说:“是的,将军带着我们一直是游山玩水,很开心。在日本这些日子,我们只是跟着将军玩,和国内没有任何联系,星海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p>

    皇者这话似乎有意无意在向我暗示什么,我心里一动,没有说话。</p>

    皇者说的“我们”,显然不包括伍德。</p>

    也是说,伍德做了什么事,他们同样也不会知道。</p>

    “你们玩的很开心,伍德玩的开心不?”我说。</p>

    “从表面来看,将军似乎是开心的。”皇者说。</p>

    这话里似乎又有玄机,我不由又琢磨了下。</p>

    “回来这几天,看到星海一派太平盛世,真好啊,到处都是节日的欢乐气氛,要国庆了啊。”皇者呵呵笑着:“明天你也要放假了吧。”</p>

    “嗯,不过,我明天值班。”我心不在焉地说。</p>

    “节假日是不是要打算出去玩玩呢?是国内玩呢还是出去玩呢?”皇者又说。</p>

    我的心又是一动,皇者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了我和秋桐云朵带着小雪要去韩国旅游的事情?只是他知道呢还是伍德也知道了?</p>

    我想了想,说:“你对我倒是好关心的。怎么,想让我带你出去玩?”</p>

    “嘿嘿。没那意思,只是想提醒你,这世道不是很太平,节日期间出去游玩,要注意安全才是哦。当然,我说的安全不仅仅包括你。”</p>

    我的心一紧,显然,皇者这话又是有所暗指,似乎暗指秋桐小雪的安全。</p>

    如此,我跟着秋桐和小雪去韩国还真跟对了。</p>

    “要放假了,不知你们这些黑社会放不放假。”我说:“你不打算去宁州看看小亲茹吗?”</p>

    “我们怎么是黑社会呢,我们是正儿八经的集团和企业,我们放不放假,不重要。不过,我知道小亲茹是不放假的,海珠那边过节生意好的不得了,大家都很忙的,海珠带团去台湾,海珠的那个什么美女助理带团去新马泰,小亲茹在家里看守值班,我看我不用去看了,她也没空的。”</p>

    “你知道的不少。小亲茹告诉你的?”我说。</p>

    “我从不通过小亲茹打听这些事。小亲茹能到海珠那边工作我很满意了,我怎么会利用她呢,再说,我也从来没有利用女人做事的习惯。”</p>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说。</p>

    “对我来说,这些不难吧。”皇者停住脚步,看着我,脸似笑非笑。</p>

    “你为什么会对这些宁州的事感兴趣?”我说。</p>

    “不是我要感兴趣。”皇者说。</p>

    我顿时有些明白,脸色一板:“那是说,是你透过某些渠道打听到了,然后告诉伍德的,是不是?是伍德让你去打听的,是不是?”</p>

    “是——”皇者坦然地看着我。</p>

    “妈的——你个混蛋!”我气恼地说:“狗腿子,走狗——”</p>

    “随你怎么骂吧。”皇者一副无所谓的神态:“别激动,老弟。将军安排我的事,我自然是要全心全力完成的,不能打半点折扣,不然我怎么对得起将军对我的厚爱和信任呢。</p>

    “还有,打听这样的事,对我来说事小菜一碟,对别人来说也不难,即使我不去操作,一样有别人会打听到。甚至,别人会打听地我更详细。”</p>

    “更详细?什么意思?”我警惕地看着皇者。</p>

    “如。你父母和海珠父母要跟随海珠去台湾旅游的事情,我没有打听到啊。”皇者嘿嘿笑了下。</p>

    显然,皇者这话是在告诉我他是有保留地向伍德汇报的。</p>

    我说:“你认为我应该感谢你吗?”</p>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也知道你不会感谢我,我当然也不需要你感谢我。”皇者说:“只是,我想,海珠国庆期间带团去台湾,很好的,她一定会很平安顺利安稳安全的。当然,海珠的旅行社和酒店也会生意红火平安的。”</p>

    皇者这话似乎在暗示我伍德并没有安排人在国庆期间对海珠和宁州那边搞什么小动作。</p>

    我不由想起林亚茹告诉我的话,她怀疑海珠的公司里有内鬼,有来自伍德的内鬼,她一直在暗查访那内鬼,不过至今还没有消息。而那不知为谁不知有几个的内鬼,说不定到时是埋在宁州那边的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p>

    而刚才皇者说即使他不去打听别人也一样能打听到的那话,似乎也在隐约暗示这事。</p>

    我不由感到几分担忧。</p>

    我对皇者说:“你亲自带我去房间,恐怕是想借机和我说这些话吧?”</p>

    皇者嘿嘿一笑,没有应声。</p>

    “和我说这些话,你是何意呢?”我说。</p>

    “没什么意思,我只不过是和你随便闲聊,老弟不必想多了。”皇者边说边又开始抬脚楼梯。</p>

    我又想起皇者刚才说的话,跟在他后面说:“看来,无所不知的皇者也有消息闭塞的时候。你难道不想问问我星海在你们去日本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p>

    “目前我似乎还没有兴趣。虽然我暂时不知道,但我想——”皇者话说了一半,停住了。</p>

    皇者的话让我有些半信半疑,我不知他的话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似乎,我永远都看不透皇者,当我自以为看透的时候,他的表现却总会让我对自己的判断发生怀疑。</p>

    “今晚伍德约我吃饭,是何事,你知道不?”我干脆直截了当问他。</p>

    “我不知道。”皇者回答地也很干脆,接着说:“很快,你会知道了。”</p>

    “你真的不知道?”我有些怀疑。</p>

    “是的,真的不知道。”皇者又停下来,微微一笑,看着我。</p>

    “伍德最近心情如何?”我问他。</p>

    “你很关心这个,是不是?”皇者的眼神有些游离不定,直直地盯着我,似乎要看出我内心的所想。</p>

    “你觉得我会很关心这个吗?”我看着皇者笑了起来。</p>

    “呵呵,老弟,你很聪明,也很狡猾。”皇者说。</p>

    “聪明不如你,狡猾更不如你。”我说。</p>

    “呵呵。客气了,谦虚了。”皇者说:“不过,我觉得有一点你似乎做的不大高明。”</p>

    “请讲——”我说。</p>

    “你的那位小兄弟,开着出租车盯梢,虽然他做的很隐秘,但还是被我看出来了。”皇者说。</p>

    我心里一愣,说:“是你发现的?”</p>

    “是的!”皇者点点头。</p>

    “是你告诉的伍德?”我又问。</p>

    “是的!当然——”皇者说。</p>

    我看着皇者,半天说:“看来,你对伍德真的很忠心啊。”</p>

    “废话。”皇者笑起来:“将军待我不薄,我自然要对他忠心耿耿了,这是自然的。”</p>

    “你还发现了什么?”我说。</p>

    “我只发现了你那个跟踪的兄弟。”皇者的眼珠子转悠着,狡猾地看着我。</p>

    “难道你不认为我还有人也在跟踪监视你们吗?”我说。</p>

    “认为。认为是主观的,和客观事实总是有差距的,反正。我没有发现,我告诉自己没有发现。我决定让自己只发现这一个。”皇者的话有些模棱两可。</p>

    我似乎有些明白皇者这话的意思,却又有些糊涂。</p>

    “似乎,也只有我能发现你的人在跟踪我们。”皇者又说了一句,话里有话。</p>

    我停顿了下,说:“皇者,似乎,我该把你当做敌人。”</p>

    皇者笑起来:“你愿意把我当什么,那是你的事情。但是你刚才的话,似乎你有把我当朋友的意思。对这一点,我感到很欣慰。”</p>

    “当朋友。你显然不够资格,你显然不会是。”我这样说着,心里却有些混沌。</p>

    我的确对皇者的判断有了几分犹豫,但还是觉得他不可能成为我的朋友,似乎,皇者做这些,他的根本出发点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并不是为了我。决定我和他是朋友还是敌人,取决于他自身的利益。而我和他,显然是没有共同的利益。</p>

    利益决定一切。</p>

    皇者诡异地一笑,然后继续往前走,很快到了餐厅楼层。</p>

    刚步出楼梯口,皇者突然站住了,神情微微一怔。</p>

    我也站住了,心里微微有些意外。</p>

    因为我和皇者都看到一个人正向我们走来。</p>

    而这个人,并不是伍德。</p>

    来人是好久不见的雷正。</p>

    在我和皇者看到雷正的同时,他也看到了我们。</p>

    显然,雷正的出现,不单让我感到一丝意外,皇者也似乎有些出乎意料。</p>

    而看到我们,看到我和皇者走在一起,雷正也微微一怔。</p>

    似乎,我们的出现,今晚我和伍德的约会,雷正并不知道。</p>

    这位此时在星海政坛正如日天春风得意叱咤风云的政法委记兼公安局长不由放缓了脚步,看着我和皇者。</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