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21章 好梦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嗯,好梦,浮生若梦。 ”</p>

    “好梦。”</p>

    我放下手机,脱了衣服,安心睡了。</p>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秋桐已经起床了,正在厨房做早餐。</p>

    我简单洗漱了下,走进厨房,走到秋桐身后,低声说:“夏季呢?”</p>

    “还在睡吧。”秋桐边忙乎边说。</p>

    “昨晚。没什么事情吧?”我迟疑了一下,说。</p>

    秋桐沉默了下,然后说:“没事。”</p>

    秋桐虽然说没事,但她短暂的沉默却让我心里不由一个咯噔。</p>

    我刚要继续问她什么,夏季下楼了,进了厨房。</p>

    “早——”我忙回身和夏季打招呼。</p>

    “早——”夏季回应了我一声,似乎有些无精打采。</p>

    “昨晚休息地不错吧?”我问夏季,看着他的眼神。</p>

    “还好啊,你呢?”夏季笑了下,我似乎觉得他笑得有些牵强。</p>

    “我睡得很好啊,一觉到天亮。”我说。</p>

    “哦,呵呵。”夏季又干笑了下,看了一眼秋桐的背影。</p>

    秋桐这时回过身,看着我们说:“早餐做好了,大家准备吃饭。”</p>

    我和夏季对视了一眼,然后坐到餐桌边。</p>

    吃过早饭,大家一起去机场,夏季跟着去机场送我们。</p>

    星海机场的大雾散了,飞机可以起飞降落了。</p>

    我和秋桐和夏季告别,去安检。</p>

    夏季看着秋桐,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又看看我,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笑着和我们挥手告别。</p>

    “夏董再见。”秋桐微笑着对夏季说。</p>

    “老兄,改天星海见,有空好好聊聊啊。”我说。</p>

    夏季咧咧嘴,说:“祝二位一路平安。”</p>

    我和秋桐进了安检口,安检完,我回头看了下,夏季还站在那里,眼神似乎有些惆怅,还有些失落。</p>

    我们到了登机口,看到谢非早来了。</p>

    看到我们,谢非笑着说:“二位在机场酒店食宿可好?”</p>

    秋桐看了我一眼,接着微微笑了下,没有说话。</p>

    我说:“嗨——机场酒店的食宿,免费的,你想想还能好到哪里去?和我一个房间的大胖子,打了一夜呼噜,搞得我一夜没睡好呢。”</p>

    谢非看看秋桐,又看看我,然后抿了抿嘴唇。</p>

    谢非看我的目光似乎带着一缕幽怨,还有些失落。</p>

    她的失落似乎和夏季有些相似。</p>

    很快登机,我和秋桐坐在一起,谢非的座位在我们前面隔了两排。</p>

    飞机准时起飞,很快进入万米高空,开始正常平稳飞行。</p>

    秋桐坐在窗边,往外看着。</p>

    我悄悄伸出右手,握住了秋桐的左手。</p>

    秋桐一愣,想抽回去,被我握住,没有得逞。</p>

    秋桐转过脸,看着我。</p>

    我看着秋桐。</p>

    “你非得这样吗?”秋桐说。</p>

    我握住秋桐的手,点点头:“是的,我非得这样。你不愿意吗?你不喜欢吗?你很讨厌吗?”</p>

    秋桐脸露出复杂的表情,说:“我们不能明知不可为而非要为之,不能故意放纵自己,不能给自己制造创造机会,不能错加错。你这样,我会心里很不安的,而且,我知道,你也会心里很不安。想想海珠吧,如果她看到知道我们这样。”</p>

    秋桐明亮的目光看着我,她的目光里带着矛盾和不安,还有纠结和羞愧。</p>

    不由,我松开了她的手,将脑袋往椅背一靠,闭眼睛。</p>

    我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不住海珠的,秋桐的提醒让我心里感到了极大的不安。</p>

    可是,我却总是无法控制住自己,每当有机会和秋桐亲近,总是将海珠往地一干二净,甚至连我的大佬李顺也忘记了,眼里只有秋桐,只想和她亲热。</p>

    而秋桐,虽然她有时也会陷入感性的境地,但她总是我要理性,总是能在即将崩溃的时候清醒过来,总是能悬崖勒马。</p>

    我不得不承认一点,那是秋桐在很多时候我理智,她的理性很多时候大于感性。</p>

    当然,我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因为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我明明感受到了浮生若梦很多的感性。</p>

    睁开眼,看到秋桐正看着我,眼里带着几分疼怜的目光。</p>

    “干嘛这样看我?”我说。</p>

    “没有原因!”她说,接着将目光移开。</p>

    “你心里苦不苦?累不累?”我说。</p>

    “不知道。”她说。</p>

    “你说我的心里累不累苦不苦?”我又说。</p>

    “这要问你自己。”她说着,叹息一声。</p>

    “爱情,是不是是一场无尽的折磨?”我说。</p>

    “如果能让自己解脱,不会是折磨。”她说。</p>

    “你能解脱吗?”我说。</p>

    “我尽力而为,我必须解脱。”她说。</p>

    “你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吗?”我说。</p>

    “我没有选择。”她说。</p>

    “做不到,怎么办?”我说。</p>

    “必须要做到!”她说。</p>

    “心不由己怎么办?”我说。</p>

    “理智……我们必须要有理智!”她说。</p>

    “昨晚……我们都失去了理智,是不是?”我说。</p>

    她的脸红了,说:“我承认,我有时候也会控制不住自己。”</p>

    “但你最后关头还是恢复了理智。”我不甘地说:“不然,我进去了。”</p>

    “你——”她的脸红地更厉害了,说:“你不许再说了。”</p>

    我没有理会她,继续说:“如果……昨晚我进去了,你还会有理智吗?回答我。”</p>

    她伸手捂住脸,脖子都红了,身体微微颤抖,半天不说话。</p>

    “回答我。”我固执地说。</p>

    “不……不知道。”她低声说。</p>

    “唉。”我叹了口气:“其实,昨晚我要是霸王硬弓,估计你没有理智了,你彻底晕菜了。”</p>

    “不要说了。”她继续低头捂住脸。</p>

    “为什么不要说了呢。”我的心跳加剧。</p>

    她不理我。</p>

    “昨晚你下面很多……”我凑近她说,身体不由有些反应。</p>

    她突然放下捂住脸的手,伸手狠狠拧了我的胳膊一把。</p>

    我咧咧嘴,没有出声。</p>

    她狠狠瞪了我一眼,满脸都是羞愧之色。</p>

    “你从来没有那种感觉吧?”我说,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快感。</p>

    “去你的,告诉你了,不许再说了——”她脸色红红地说着,又拧了我的胳膊一下。</p>

    她下手根本不重,我根本不觉得疼。</p>

    “呵呵。”我笑起来,身体往她那边靠,凑近她的耳朵,低声说:“叫哥。”</p>

    “不叫——”她说。</p>

    “叫——”</p>

    “不叫——”</p>

    “姐。”我低声耳语。</p>

    她的身体一颤,接着不动了。</p>

    “妹妹,叫哥。”我继续在她耳边低语,胳膊伸过去,揽住了她的腰。</p>

    “哥……”她终于无奈地低低地叫了一声。</p>

    我的心一跳,不由吻了下她的耳边。</p>

    她的身体又是一颤,接着坐正身体,将我的胳膊拿开,然后深呼吸一口气,脱离开和我的身体接触,看着我。</p>

    我看着她。</p>

    她继续调整着呼吸,接着转头看着机窗外。</p>

    我不由显得有些尴尬,还有些无趣。</p>

    尴尬间,我突然想起了海珠,心里不由一阵不安,不由安分下来,甚至感到了几分羞愧和歉疚。</p>

    我们暂时都沉默了。</p>

    不知秋桐在想什么。</p>

    一会儿,她开口了:“昨晚,夏季似乎真的喝了不少。”</p>

    我一愣,接着问她:“昨晚,他——”</p>

    秋桐转过头看着我:“昨晚他敲我房间的门了。”</p>

    “哦。”我的心里一阵火气涌来:“你给他开门了?”</p>

    “是的。”秋桐平静地点点头。</p>

    “啊——”我不由失声叫了起来:“你怎么?你怎么。”</p>

    “第一,这是在人家家里,第二,大家都是朋友,第三,他只是敲门想和我聊天,我没有理由让他太难堪。”秋桐说。</p>

    “那后来呢。”我说。</p>

    “我打开门,他并没有进来,但明显有些喝多的样子,身体一摇一晃,看人的眼神都直勾勾的。”秋桐继续说:“他说自己睡不着,想邀请我到阳台去聊天。”</p>

    “到阳台?”我呆呆地看着秋桐:“那你怎么回复他的?”</p>

    秋桐说:“我说阳台半夜有些冷啊,不如大家到楼下客厅去聊天吧,顺便叫易克。”</p>

    “那然后呢?”我说。</p>

    “然后……他显得很失望,说那算了吧,然后怏怏地走了。我然后关门继续睡了。”秋桐说。</p>

    “哦。”我松了口气。怪不得夏季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估计昨晚他没有睡好。</p>

    我不由呵呵笑起来,对秋桐说:“这个事情你处理地很好,提出表扬。”</p>

    秋桐叹了口气:“其实夏季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他只是……他还是很有教养和修养的,即使喝多了,也没有失态。”</p>

    我有些不开心,说:“那你干嘛不跟他去所谓的阳台啊?”</p>

    秋桐说:“还不是因为你。我怕你知道又不开心又要找茬!”</p>

    我说:“照你这话的意思,如果我不在,如果我不会知道,你跟他去阳台谈心了是不是?”</p>

    秋桐说:“那也不会。只要知道你会为此不开心,你在不在知道不知道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只是我会用别的借口谢绝他。”</p>

    我说:“我开心与否对你来说很重要,是吗?”</p>

    秋桐皱皱眉头,瞪了我一眼:“不知道。”</p>

    “为什么不知道?”我说。</p>

    “因为不想让你太得意!”秋桐说。</p>

    我不由笑起来,秋桐又瞪了我一眼:“看你得意的,小心眼的男人。”</p>

    我说:“在有些方面可以大度,在有些方面,必须不能大度,得小心眼。如果我真的大度了,说不定你会难过伤心呢。”</p>

    秋桐怔怔地看着我,不说话了,半天,又转头看着窗外,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p>

    我也陷入了沉思。</p>

    午9点多,飞机顺利降落在星海机场。</p>

    我们终于结束了这段北京之旅,回到了星海。</p>

    出了机场,我们先去了老黎家,给老黎复命。</p>

    老黎说夏雨已经顺利抵达美国,打来了报平安的电话,然后老黎向我和秋桐表示感谢。</p>

    关于我和秋桐在北京其他的事情,老黎没有问,甚至连夏季去没去北京都没有提起。</p>

    然后,我和秋桐去单位班。</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