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20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和秋桐对视了一眼,举起酒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这个当哥哥的,说起来很惭愧,自己的妹妹到美国去,都没能亲自来送她。”夏季面有愧色地说。</p>

    “不要这么想,我和易克来送也是一样的。你的工作脱不开身,可以理解的。夏雨也没有见怪啊。”秋桐说。</p>

    “秋总真的很善解人意。”夏季说。</p>

    “易克也是这么认为的呢。这话是他先说出来的。”秋桐说。</p>

    秋桐突然很会说话了,我心里暗笑了下。</p>

    “哦。”夏季看看我,点点头:“呵呵,那是易老弟和秋总都是善解人意的人了。”</p>

    “夏雨走得很顺利,一切都很顺利。”我说。</p>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有些不安,我想起了昨夜,想起了昨夜被夏雨放倒之后不知发生的何事。</p>

    夏雨走得是很顺利,只是走之前的那一夜不知是否淡定安静。</p>

    “有你们二位来送,我自然是一万个放心的。”夏季说。</p>

    “你何时回去?”我问夏季。</p>

    “明天你们要回去是不是?”夏季说。</p>

    “是的。”我点点头:“星海机场大雾,航班延误,改为明天了。”</p>

    “我可能要后天回去了。这里还要处理点事。明天我送你们去机场好了。”夏季说。</p>

    “不必客气,我们打车去行,你还是忙你的事情吧!”秋桐说。</p>

    “那怎么可以?你们可以千里迢迢来送我妹妹,我怎么能不送你们呢?”夏季说:“这么定了,我明天送你们到机场。”</p>

    夏季既然这么说,我和秋桐也不坚持了。</p>

    大家继续喝酒。</p>

    又喝了几杯酒,夏季微微有些醉意了,看着我和秋桐,目光有些迷离。</p>

    我说:“老兄,你喝多了?”</p>

    夏季说:“没有啊,难得和你们二位有单独喝酒的机会,难得大家有如此的空间一起聊天,怎么会喝多呢,酒逢知己千杯少啊。”</p>

    秋桐笑了笑,我也笑了。</p>

    “海珠最近还好吧?”夏季突然问我。</p>

    “还好。”我说。</p>

    “听夏雨说,海珠在宁州做地不错,开了酒店和旅行社。海珠真不简单,这么快又东山再起了,可惜啊,我们集团和海珠的旅行社正合作的愉快呢,海珠这么一走,我们还得另外找合作伙伴,到现在都没找到合适的。”夏季有些惋惜地说。</p>

    我没有说话,点燃一支烟,慢慢吸着。</p>

    “老弟和海珠快要结婚了吧?”夏季又说。</p>

    “嗯。年底结婚。”我说。</p>

    “好啊,祝贺啊,到时候我一定要争取亲自去参加你和海珠的婚礼,好好喝你们的喜酒。”夏季说:“哎——老弟和海珠,可真的是郎才女貌,最匹配不过,天生的一对啊。秋总,你说是不是?”</p>

    “是的。”秋桐点点头。</p>

    我的心里突然有些索然。</p>

    “易老弟和海珠妹子的婚姻,可以说是我们周围年轻人爱情的典范啊,珠联璧合,门当户对。”夏季又说。</p>

    “呵呵。”我笑了下,看着夏季:“老兄,你的个人问题什么时候解决呢?”</p>

    “我——”夏季笑了下,看了一眼秋桐,接着说:“呵呵,我不急,不急。”</p>

    “你不急,老爷子可是会着急的。”我说。</p>

    “爱情这个东西是要看缘分的,缘分到了,自然有了……”夏季说着,又看了秋桐一眼。</p>

    秋桐低头吃菜,没有答话。</p>

    此时,我当然能听懂夏季的这番话,甚至,我还能感觉出他没有说出的意思。</p>

    我相信秋桐也一定能听明白夏季的这番话,或许,她也能感觉得出某些味道。</p>

    我和秋桐都在揣着明白当糊涂。</p>

    听我和秋桐如此说,夏季有些失望的表情,接着又呵呵笑起来,看着我:“易老弟,你觉得像秋总这样优秀这样内外兼修才貌俱佳的女性,什么样的男性最适合她呢?”</p>

    我说:“不知道。你说呢?”</p>

    夏季说:“这个,或许,我也不知道。不过,据我的观察,似乎,在周围我认识的男性里,还没有人能匹配地秋总。”</p>

    夏季这话显然是说包括我在内的男性都匹配不秋桐,但只是周围他认识的男性,不包括他自己。</p>

    他可以自己不认识自己的。</p>

    秋桐的神色有些不自在,说:“好了,不要谈论我,谈点别的吧。对了,夏董,你们集团最近的发展怎么样呢?”</p>

    秋桐显然是要转移话题。</p>

    夏季一听秋桐问这个,来了精神:“虽然现在是经济危机时期,但集团今年的发展形势很好啊,截至目前,集团的经济总量去年增加了很多,增长速度一直保持在两位数,集团经营正在向多元化发展,正在涉足更广泛的行业。”</p>

    秋桐赞许地点点头:“夏董真是经营管理有方啊。实在佩服夏董的经营管理能力。”</p>

    秋桐夸赞夏季得到话突然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还有些不服气,我觉得我要是在夏季的位置,说不定能干的他还好,我觉得自己的经营管理能力并不他差,只是我没有机会而已。</p>

    而这样的机会,我断然是没有可能的,我没有老黎这样一个老爸。</p>

    虽然老黎一直想让我叫他爹,但我知道我这儿子的含金量和夏季显然是不同的,有天壤之别。而且,我也不愿意沾老黎的什么光,那也太降低我的人格了。</p>

    我没有了继续聊天的兴趣,说:“喝得差不多了,吃饭吧。”</p>

    秋桐看看我,也说:“我也喝了不少,吃饭吧。”</p>

    夏季看看我和秋桐,有些兴致未尽地说:“好吧,吃饭。”</p>

    大家一起吃饭。</p>

    吃过饭,大家在客厅里喝了一会茶,看了一会电视,然后打算休息。</p>

    “你们住的房间是怎么安排的?”夏季说。</p>

    “我住楼下的卧室。昨晚秋总和夏雨住楼的。”我说。</p>

    “哦。”夏季点点头,又看着秋桐。</p>

    秋桐说:“夏董,你一般来这里是住那个房间呢?”</p>

    “我住楼的卧室的。”夏季脱口而出。</p>

    一听这话,我的心一紧,我住楼下,秋桐和夏季住楼,这如何使得。</p>

    夏季喝了不少,这家伙和秋桐一起住在楼,万一他要是半夜起来找水喝进了秋桐的房间怎么办?</p>

    夏雨能半夜起来喝水,夏季也不排除这可能性。</p>

    可是,这是在夏季的家里,他想住哪里住哪里,我没有决定权。</p>

    我不由神色不安起来。</p>

    秋桐微微一怔,看看我,似乎,她也明白我的心里所想,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似乎,她也明白自己没有权力决定夏季住楼还是楼下的。</p>

    夏季接着用半开玩笑的口气说:“看,秋总,你住在这里,易老弟在楼下保护你,我在楼保护你,安全系数多高啊。”</p>

    秋桐接着也笑起来:“好啊,好吧,那大家休息吧,晚安,我先楼了。”</p>

    说着,秋桐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径自楼去了。</p>

    夏季的神情看起来似乎很满意,看着我说:“老弟,我们也休息吧。”</p>

    我此时恨不得和夏季彻夜长谈,说:“急什么啊,老兄,我们再聊会吧,好久没有和你聊天了。”</p>

    刚才酒桌我不想继续聊天,这会儿却突然来了聊天的兴致。</p>

    我很想和夏季聊一个晚,一直聊到天亮,聊到秋桐睡醒起床。</p>

    夏季笑笑,站起来:“今天不了,我今天很累了,改天我们兄弟俩再好好聊吧。你也去休息吧。晚安,老弟。”</p>

    说着,夏季不再理我,也楼了。</p>

    我眼睁睁看着秋桐和夏季先后楼,心里有些心急火燎不安躁动,却又无可奈何。</p>

    我怏怏地关了客厅的灯,去了卧室,衣服也没脱,躺在床发呆。</p>

    这一夜注定是要很难熬啊,我恨不得立刻天亮。</p>

    可是,夜还很漫长。</p>

    正在煎熬间,手机来了短信。</p>

    我打来一看,秋桐来的。</p>

    “好好睡觉。”</p>

    我立刻回复:“他在那个房间?”</p>

    “隔壁!”秋桐回复。</p>

    “隔壁?”</p>

    “嗯。”</p>

    “你躺下了?”</p>

    “嗯。”</p>

    “脱衣服了吗?”</p>

    “你在说什么?”</p>

    “脱没脱?”我坚持问。</p>

    “睡觉当然要脱衣服。”</p>

    “我躺在床,却没脱衣服。”我说。</p>

    “不脱衣服睡不好啊,好好脱衣睡吧。”她回复。</p>

    “睡不安稳,怎么办?”我回复。</p>

    “为何睡不安稳?”她问我。</p>

    “你说呢?”我说。</p>

    “你想得太多了。好好安心睡吧。”她说。</p>

    “说的容易,怎么安心地下来呢?我不想想太多,但我无法不想太多。”我说。</p>

    “你呀,净胡思乱想。好吧,我把房门反锁,可以了吧?”她说。</p>

    我放心了,说:“很好。到底还是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p>

    “你真的想的太多了,夏季不是那样的人。”她说。</p>

    “好吧,他不是那样的人,我是小人,小人之心,行了吧?”我心里有些不快。</p>

    “你不要这么说呀。”</p>

    “我不这么说我怎么说?你既然这样说那你让我怎么说?”我反问她。</p>

    “好,好,算我说错了话,我给你道歉,行了吧。”她说。</p>

    “道歉什么?你没有错你道歉什么?”我说。</p>

    “我错了,我有错,行不行啊,小少爷。”她说。</p>

    她叫我小少爷,我忍不住想笑,说:“其实,你不了解男人的。特别是酒后的男人。”</p>

    “嗯,我不了解,你了解,好了吧?”她说。</p>

    “我说的是真的。”我说。</p>

    “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你酒后不验证了吗。”她说。</p>

    “我是例外,不算。”我说。</p>

    “你为什么是例外呢?”她说。</p>

    “因为我和你是自己人,我们自己人不算数。”我说。</p>

    “得了吧你,滑头。”她说。</p>

    “嘿嘿。”</p>

    “笑个鬼啊你。”</p>

    “你笑一个我看看。”</p>

    “不——”</p>

    “笑一个,给大爷我笑一个!”</p>

    “去你的,还大爷呢。我看你是霸道的少爷。”</p>

    “我要是少爷,那你是少奶奶。”我说。</p>

    “不要这么说。不许再这么说。”</p>

    “那你笑一个给我!”</p>

    她发过来一个笑脸。</p>

    “这还差不多。”</p>

    “晚安。”</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