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19章 心灵的默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你没有错,如果一定要有人错,那也是我。”我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悲酸。</p>

    她抬起头,默默地看着我,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p>

    “不要说了,忘掉这一切吧。”她说。</p>

    我狠狠吸了一口烟。</p>

    “我们下去吧。”她站了起来。</p>

    我将烟头熄灭,站了起来,看着她。</p>

    她清澈明亮的目光看着我,眼神一动,接着说:“对不起。我让你痛苦难受了,你的身体,此刻一定很难受。”</p>

    我深深呼了口气,此刻我的身体其实已经不难受了,**一扫而光,但我的灵魂却极其痛苦,这痛苦远身体**没有得到发泄带来的痛苦巨大。</p>

    “谢谢你。”她突然说了一句让我摸不到边际的话。</p>

    我不懂她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不知她是谢我什么。难道是谢我刚才对她的一番亲热带给她的从来没有过的来自生理和心理的感受?</p>

    是的,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那一次丹东之夜,我和她都没有感受到。</p>

    她没有感受过这种东西,而我,却不止一次感受过了。虽然不是和她,但我却知道快感的滋味。</p>

    我的心里又是一阵痛楚,看着她,张开胳膊,轻声说:“过来。我抱抱你。”</p>

    她犹豫了一下,看着我。</p>

    “过来。”我说,声音里带着几分伤感,目光里带着几分恳求。</p>

    她没有说话,慢慢走了过来。</p>

    我缓缓将她抱进了怀里。</p>

    我轻轻抱着她的身体,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p>

    “搂住我的腰。”我在她耳边轻声说。</p>

    她停顿了下,接着双手搂住了我的腰。</p>

    我们这样拥抱在一起,默默地站在那里。</p>

    此时,没有了**的冲动,有的,只是心灵的默契和交换。</p>

    我们谁都没有再说话,这么拥抱在一起,这么站在那里。</p>

    此时,我突然觉得我和她之间,是那么纯洁那么清净那么安静,似乎,这世间只有我和她,没有了任何烦忧和苦恼。</p>

    此时,我什么都不想去想不想去做,只想和她这样拥抱着站在这里。</p>

    似乎,此时,我们之间正在用心灵默默交流,灵魂在默默交融着,这交融是如此的洁净,不掺杂任何性裕的成分。</p>

    我此刻如此感觉,不知她是如何想的。</p>

    良久,听到她轻微的一声叹息。</p>

    我也不由叹息了一声,将她搂地更紧。</p>

    蓦地,我似乎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她是谁。</p>

    蓦地,我似乎看到了浮生若梦,而我,也成了那个空气里的亦客。</p>

    似乎,这是在天堂,在梦幻的空气里,在缥缈的空间里。</p>

    在这无忧的空间里,浮生若梦和亦客在一起。</p>

    “你在想什么?”我终于开口了。</p>

    “我在想……”她的声音有些呢喃,还有些恍惚:“我在想。我看到了天堂。我将自己幻化为空气里的浮生若梦,我和空气里的亦客在虚无的空间里……”</p>

    我的心猛地一颤,原来,她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原来,她也进入了梦幻的空间。</p>

    “如果一个人,能永远活在梦里,那该有多好。”她的声音充满了憧憬,还带着几分空落。</p>

    我没有再说话,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心里充满了潮湿。</p>

    迷惘间,似乎听到了浮生若梦的声音:“有些事,你真别看太清,看太清,心痛;有些人,你真别看太懂,看太懂,伤情。人生,是一种糊涂,一份模糊,说懂不懂,说清不清,糊里糊涂,含含糊糊。”</p>

    这是浮生若梦曾经和亦客说过的话,那是在那个虚拟空间里说过的话。</p>

    如今,虚拟依旧在,只是浮生若梦和亦客却已经很少出现在那个空气里。他们在那空气里的风花雪月终究只能成为一场回忆,成为彼此灵魂里虽然无法抹去但却终归要消逝的一场记忆。</p>

    似乎,鸭绿江游船的那一场邂逅,注定会成为一个无言的结局。</p>

    似乎,扣扣空间里的那一段情缘,注定会被现实化为无影无踪的齑粉。</p>

    这很悲哀,又很残酷。</p>

    这很无奈,又似乎是注定。</p>

    这世间的一切关于我和她的美好,似乎只有在幻觉里才能找到。</p>

    此刻,我们在这短暂的幻觉里。</p>

    我和她都明白,美好的幻觉终究会是一场梦,终究现实会打破这缥缈的虚无,终究我们会面对现实面对生活面对纷繁杂芜的世界。</p>

    突然,我听到楼下门口有什么动静,似乎是有人在开门。</p>

    我的身体一抖,秋桐也听到了,身体也一颤。</p>

    我们迅速回到了现实,忙分开身体。</p>

    “你不要下去,呆在这里别动。”我急促地说了一句,然后快速出了秋桐卧室,直接下楼。</p>

    这个时间了,什么人来这里呢?</p>

    我警觉地迅速下楼,边警惕地看着门口方向。</p>

    穿过客厅,走到门口,门正好被打开,夏季风尘仆仆走了进来。</p>

    原来来人是夏季。</p>

    他不是在天津吗?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一愣神。</p>

    夏季看着我,呵呵一笑:“易老弟。”</p>

    我迅速恢复常态,笑了笑:“夏老兄来了。”</p>

    夏季边往里走边说:“你们吃饭了吗?”</p>

    “正在吃。”我跟在他后面。</p>

    夏季穿过客厅走到餐厅,说:“咦——秋总呢?”</p>

    “我在这里呢。”我还没来及回答夏季的话,秋桐从楼下来了,神色正常地笑着:“夏董怎么没打招呼突然来了。你不是在天津的吗?”</p>

    “呵呵。”夏季看着秋桐,笑着说:“天津的事情忙完了,客户要到北京,我陪着来了,这不,刚坐城际列车到了北京,客户去了酒店,我直接来这里了。知道你们也在这里,过来和你们会合了。”</p>

    我想夏季说陪客户一起来北京是假,知道我和秋桐独处这别墅不放心是真,他来这里显然是有目的的。</p>

    “哦。”秋桐笑了下:“夏董还没吃饭吧?”</p>

    “没呢。”夏季说。</p>

    “那好,我和易克正在吃饭,大家一起吃吧。”秋桐说。</p>

    “呵呵,好啊,看来我还真赶了。”夏季说。</p>

    秋桐接着又添加了一副餐具,夏季去洗手间洗手。</p>

    我站在饭桌边发呆。</p>

    秋桐这时看了我一眼,伸手指指我下面。</p>

    我一低头,靠,我的裤子拉链还没拉呢。</p>

    我忙拉拉链,秋桐脸色红了下,接着坐下,我也坐下,这时夏季洗完手出来了。</p>

    “呵呵,你们在喝酒啊。”夏季说。</p>

    “是啊,我和易克喝了点酒,还没吃饭呢。夏董也来一杯。”秋桐说着为夏季倒了一杯酒。</p>

    夏季坐下,看了看我,又看看秋桐:“怎么,刚才你们不是在喝酒吗?怎么秋总从楼下来呢?”</p>

    夏季的眼神带着几分狐疑。</p>

    秋桐不动神色地笑了下:“我们正在喝酒呢,你来的时候,我刚巧楼去接个电话,手机放在楼卧室了。”</p>

    秋桐解释地很合理,虽然她不动声色,但我还是看出她的眼神有些紧张,毕竟,撒谎不是她的强项。</p>

    “哦。”夏季点点头,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看秋桐:“是这样啊。呵呵。”</p>

    夏季笑得似乎有些干巴,我看着夏季,冒出一句:“夏老兄以为是怎么样呢?”</p>

    夏季微微一怔,神色有些尴尬,接着又笑:“我没以为怎么样啊,秋总说了,我自然是信的,呵呵,易老弟想到哪里去了呢。”</p>

    我呵呵笑了下:“我没想到哪里去,我是怕夏老兄想多了。”</p>

    夏季说:“易老弟多心了,别人的话我可能不会相信,但秋总的话,我向来是十分相信的。”</p>

    秋桐抿了抿嘴唇,举起酒杯:“好了,大家先喝一杯酒吧,夏董刚到,风尘仆仆,给夏董喝杯接风酒吧。”</p>

    “好啊,老兄,来,喝杯接风酒。”我举起酒杯,看了秋桐一眼。</p>

    夏季举起酒杯:“谢谢二位。”</p>

    我说:“说谢见外了,老兄,别忘记,这可是在你家的别墅,你是主人呢。我和秋总虽然你先到,但我们却是客人。”</p>

    夏季笑了起来:“那。要不,这杯酒我算是主人的欢迎酒了。欢迎二位来我家做客。”</p>

    秋桐说:“谢谢夏董了。”</p>

    我说:“那喝两杯吧,一杯是老兄的欢迎酒,一杯是我和秋总给你的接风酒。”</p>

    “好啊,来,先干第一杯,欢迎酒!”夏季一饮而尽。</p>

    我和秋桐也都干了。</p>

    然后,大家又喝了第二杯接风酒。</p>

    夏季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说:“哎——这菜真不错,真好吃,一定是秋总的手艺吧?”</p>

    “见笑了。”秋桐说。</p>

    “想不到秋总还有一手好厨艺,难得啊。”夏季笑看秋桐,接着举起酒杯:“秋总,来,为你的一手好菜,干一杯。”</p>

    夏季和秋桐喝酒,我被晾在一边了。</p>

    秋桐说:“夏董,不能单独只和我喝哦。这一桌菜,不是我自己做的,是我和易克一起做的。”</p>

    “哦。”夏季一愣,接着看着我:“想不到易老弟也会做菜啊,呵呵。来,易老弟,干一杯,我敬你们二位大厨。”</p>

    我看了一眼秋桐,秋桐抿嘴一笑。</p>

    我举起酒杯。</p>

    三杯过后,秋桐的脸色又微微有些泛红。</p>

    夏季看着秋桐:“呵呵,秋总,看来我来之前你没大喝啊,这会儿才见到酒意。”</p>

    秋桐笑了下,没有说话。</p>

    我说:“是啊,秋总刚才没大喝酒,光我自己喝的,她是意思意思抿了抿嘴唇而已。”</p>

    秋桐还是笑,没有说话。</p>

    夏季一听,很高兴:“那看来我面子不小啊,我一来,秋总连喝三杯。”</p>

    一听夏季这话,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夏季自我感觉真是太好了。</p>

    “主人来了,怎么敢不喝呢?”秋桐打趣地说了一句,似乎,她在配合我刚才的话。</p>

    “客气,客气。大家都是朋友,不要硬分出什么主人客人嘛。这次劳烦你们专门来北京送夏雨去美国,我确实很感激的,还没给你们喝杯感谢酒呢。”夏季说着又举起酒杯:“来,二位,感谢二位辛苦一趟。”</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