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18章 撒谎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在撒谎,不但我明白你的心,其实,你也明白我的心,你明明是很清楚的。 ”我固执地说着,心里涌起一阵伤感。</p>

    “不管你我是否明白是否清楚,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有各自的现实,无法更改的现实,人都要讲良心,知恩图报,这是我的性格,相信换了你,你也会如此做。我……对于我们……早已不抱任何幻想,我只希望在这个现实的现实世界里,看到你和海珠能好好的,能有人疼你爱你照顾你,你能有一个幸福的婚姻和家庭,海珠和你能快乐开心地生活在一起,这样,对于我,也是一个解脱,我也会感到欣慰。”</p>

    “你的眼里只有我,只有海珠,你的眼里只有你的恩人父母,只有你的恩人一家人,只有知恩图报,却唯独没有你自己,”我说:“即使看到我和海珠走进了婚姻有了家庭,即使看到海珠是幸福的,那么,你以为我会有真正的开心和幸福吗?你以为你自己真的能感到快乐和宽慰吗?”</p>

    “我没有别的办法,我没有其他任何选择,我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这条路,是不能回头的,即使是不归路,我也要走下去。在现实里,我不企望什么幸福和快乐,我只要能不时在空气里找寻到逝去的记忆知足了,只要能在空气里回忆起那昔日曾经在灵魂里拥有的东西可以了。</p>

    我们都是有理智的人,都是社会的人,都是生活在现实的人,现实是不可逃避的,现实是必须要尊重的,良心是必须要敬畏的,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所谓幸福去伤害更多无辜善良的人,我不能。</p>

    夏雨那天说的其实很对,时间和空间会改变一切,这时间,没有任何东西能经得起时间和空间的考验,岁月,终究会告诉你我,我们所经历的,只能是空气的一场虚拟和虚无。现实里,我们都会有各自的生活轨迹,我们终究都会沿着命运安排的轨迹走下去。在这条轨迹,你终究会收获你的幸福。”</p>

    秋桐的声音充满了无奈无力的悲楚和凄凉。</p>

    看着秋桐悲戚的神情,我的心痛地厉害,眼睛有些发潮。</p>

    我又抓过秋桐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p>

    秋桐的手有些冰冷,还有些无力。</p>

    她没有试图挣脱,用楚楚的目光看着我。</p>

    “你在折磨自己,你在虐待自己,你在煎熬自己。”我说。</p>

    “我愿意。”她说。</p>

    “我知道你的心里很苦很痛。”我又说。</p>

    “我——”</p>

    “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苦有多痛吗?你知道我有多少个不眠之夜是因为你吗?你知道我和海珠在一起的时候,会有多少次想起你吗?”我的声音颤抖着。</p>

    “对不起……”她的眼圈又开始发红,眼里带着心疼的目光。</p>

    “甚至,我和海珠在一起。做那事的时候,我都会突然想到你,一想到你,我一下子——”我说不下去了,喉咙突然哽住了。</p>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秋桐满脸愧疚之情,喃喃地说。</p>

    “不,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是这个狗娘养的现实。是这个混账操蛋的世界。”</p>

    “不,你没有错,现实没有错,世界也没有错,错的,只是我。我根本不该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根本不该出现在你的空气。”她说:“对你,我除了说抱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只能深深对你抱歉,对海珠抱歉。我们的认识,从一开始是个错误,是个悲剧性的错误。我们根本不该认识的,即使在空气里的认识,也是个错误。”</p>

    我的心里充满了疼怜和酸楚,看着秋桐说:“我……我想告诉你,我想在空气之外告诉你。我……我爱你。”</p>

    这一刻,我终于说出了压抑许久的三个字。</p>

    她的身体一颤,双手一抖,愣愣地看着我。</p>

    “我爱你!你是这世间我唯一最爱的女人,是我灵魂里无法挥去的最爱!”我说。</p>

    她的眼圈顿时又红了,看着我。</p>

    “告诉我,你也是爱我的,你心里只爱一个男人,那是空气里的亦客,现实里的易克!”我握紧她的手。</p>

    她的手在微微颤抖,依旧冰冷。</p>

    她默默看了我一会儿,轻轻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我不能。空气里的亦客已经消失了,消失在我梦幻过得天堂里,现实里的易克,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会深深祝福着他,祝福他平安快乐幸福。但我和现实里的易克,只能是两条永远也不会交织的平行线。即使再无限接近,也永远不可能到达。”</p>

    说完,秋桐轻轻抽出手,自顾喝光了一杯酒,眼神有些凄惨。</p>

    我也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心里充满了巨大的酸楚和悲凉,还有憋闷的抑郁和失落。</p>

    我们默默地互相对视着,相对无言。</p>

    我们又喝了一杯酒,继续沉默着。</p>

    她似乎喝得有些多了,脸带着几分红晕。</p>

    而我,也有了几分酒意,虽然我喝得不多,但,酒不醉人人自醉。</p>

    “我爱你。”我又说。</p>

    她紧紧抿住嘴唇。</p>

    “说你爱我。”我固执地说。</p>

    她低下头,不说话,身体微微颤抖。</p>

    “说你爱我。”我又说了一遍,声音有些酸涩苦涩干涩。</p>

    她抬起头看着我,带着乞求的目光:“求你,别逼我,不要。”</p>

    虽然我们都有了酒意,但她似乎还是头脑有几分清醒,依然不肯放松最后的底线。</p>

    我没有说话,站起来走到她身后,两手放在她的肩膀。</p>

    她坐在那里没有动,身体继续轻微颤抖着。</p>

    我的手抚向她的脸庞,手指在她脸部皮肤五官轻轻滑动,轻轻抚摸着她娇嫩的脸颊。</p>

    她突然用手抓住了我的手,浑身颤抖加剧。</p>

    我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很好闻的一股香味。</p>

    然后,我将嘴巴贴近她的耳朵,低语:“我爱你。”</p>

    “不……不要这么说。”她慌乱的声音。</p>

    “我知道,你也爱我,很爱很爱我。无论是空气里的还是现实里的。”我继续低语,酒精的刺激让我浑身血流加快。</p>

    “不……”她喃喃地说着,身体抖地厉害。</p>

    我感觉到她的脸很烫很烫。</p>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开始发热。</p>

    似乎,这鼓励了我。</p>

    我的大脑突然迸发出一阵不可遏制不可压抑的冲动,不假思索突然一把将她抱了起来——</p>

    “啊——”她一声惊呼,还没有来得及说出话,嘴巴被我的嘴巴堵住了。</p>

    毫不迟疑,我紧紧抱着秋桐,大步往楼她的卧室走去——</p>

    秋桐挣扎着,发出慌乱的声音:“不要,你不要,放下我,放下……”</p>

    我紧紧抱住她的身体继续往楼走,一声不吭,浑身发热。</p>

    走进卧室,将她平放在床,不待她起身,我压了去。</p>

    她的喉咙发出急促的含混的声音,两手在我胸前胡乱挥动着,想推开我。</p>

    我压住她的身体,看着她。</p>

    她两眼无助而无力地看着我,发出乞求的目光:“求求你,不要这样,放开我。”</p>

    我轻轻摇了摇头:“不——我不。”</p>

    “你这样,我……我们……”她断断续续地说着,有些语无伦次。</p>

    “说你爱我。”我低下头,在她耳边低语。</p>

    “别逼我,别……她发出微弱的声音,带着极度的酸楚和惊惶。</p>

    “说——你爱我。”我又说。</p>

    “求你,不要逼我,我……”</p>

    我不再说话,倏地又吻住了她。</p>

    我开始进行下一步。</p>

    她突然开始极力挣扎起来,挣扎地很果断,我无法将她的身体恢复原来的位置和状态。</p>

    “不,绝不可以,不行,不能这样,我们……不能这样。”她惊惶地叫着,身体缩到了床头。</p>

    我一怔,看着她。</p>

    她蜷缩在床头,一眼看到了我兴奋的柱子哥,脸色变得更加惊慌,倏地红了起来。</p>

    我愣愣地跪在那里,看着她。</p>

    她用双手捂住脸,哀哀地说:“对不起,我们不能这样,我们不能再重复以前的错误。”</p>

    “你在折磨自己,你在欺骗你自己。”我的声音有些嘶哑,心里突然感到很难过,我的泪水突然流了出来。</p>

    “对不起……对不起……不要逼我,我真的不能,真的不可以。”她又哭了出来,哭得很伤心,肩膀一耸一耸的。</p>

    听到她如此的哭泣,我的心软了,在倍感悲伤的同时,又涌起无限的疼怜。</p>

    我知道,自己这一次又完了,功败垂成。</p>

    她的眼里发出痛楚的目光,突然猛地抱住我的身体,将脸埋进我的怀里,身体剧烈抽搐起来。</p>

    她开始哭泣,哭得无声但很猛烈。</p>

    她越是哭地无声,我的心越是疼痛。</p>

    我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低语:“想哭放声哭出来吧。我知道你的心里很痛苦很压抑。哭吧,痛痛快快哭吧。”</p>

    她却停住了哭泣,在我怀里沉默了起来。</p>

    我深深叹息了一声,擦干自己的眼泪,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p>

    她慢慢离开我的怀抱,我递过去纸巾。</p>

    她用纸巾擦干眼泪,然后下了床,进了卫生间。</p>

    我坐在床沿,点燃一支烟,默默地吸起来。</p>

    一会儿,她出来了,刚才被我弄地凌乱的头发梳理好了,衣服也整理好了,神色有些恢复了正常。</p>

    她默默地坐在床头的沙发,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极度的不安和忧郁。</p>

    “刚才,我……我太过分了。”我说。</p>

    她低下头。</p>

    “我知道自己不该这样。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清楚自己这样很不对。”我继续说,声音有些失落和低沉。</p>

    她抬起头看着我。</p>

    我默默地注视着她。</p>

    “我。我没有责怪你。”她轻声说。</p>

    我的心一颤。</p>

    “我……我理解你刚才的冲动,我理解你刚才的作为。可是,我却不该那样,不该放纵自己。我刚才是放纵了自己了。我实在是不该,我的放纵怂恿鼓励了你,所以,不怪你,都怪我。</p>

    我错了。我不停告诫自己不要犯错误,可是,我总是管束不住自己,我总是要在崩溃的边缘一再犯下错误。我真的……真的不能原谅自己。”她语无伦次地说着,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愧疚和不安,又深深低下头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