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17章 灌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眉头紧锁,眼里带着怪的表情看着我:“你似乎很怪异,你怎么突然这么强词夺理讲话这么夸张,为了我不喝白酒,你把酒杯子打碎把红酒都倒掉,犯得着这样吗?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啊?我怎么觉得好怪呢?”</p>

    我装作无所谓的理直气壮地说:“我自己喝白酒,你不陪我,我心里有气,我有气这样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有神马怪的,我这性格。”</p>

    秋桐不说话了,目光困惑地看着我。</p>

    我心里有些发虚,为了掩饰,拿起杯子喝酒,喝得没滋没味。</p>

    自己喝完一杯酒,偷眼看了下秋桐,她还在皱紧眉头看着我。</p>

    我努努嘴巴,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酒,心里继续发虚。</p>

    倒完酒,秋桐突然哼了一声,把自己的酒杯往我面前一推:“给我倒——”</p>

    我一怔,看着秋桐:“怎么?你也要喝白酒?”</p>

    “少废话——”秋桐说着,瞪了我一眼。</p>

    “你不是不想喝白酒吗?”我说。</p>

    “不喝坐在这里看你拉着驴脸?”秋桐气鼓鼓地说了一句,抿了抿嘴唇。</p>

    我一咧嘴,给秋桐倒酒。</p>

    倒完酒,秋桐举起杯子:“给我道歉——喝杯道歉酒!”</p>

    我忙举起杯子:“我道歉,对不起,我刚才错了,我刚才冲动了,我向领导道歉。领导大人不记小人过,请领导原谅,为了体现我道歉的诚意,我自罚三杯。”</p>

    说着,我连喝了三杯酒。</p>

    秋桐看着我,突然想笑的样子,但又强行忍住,接着自己也喝了那杯酒。</p>

    我看秋桐不生气了,松了口气,笑了起来:“领导这会儿没事了吧?”</p>

    “哼。”秋桐又瞪了我一眼。</p>

    我忙说:“要不,我再自罚三杯。”</p>

    “得了吧,你是在我面前炫耀你的酒量大是不是?”秋桐说着,舒了口气。</p>

    我嘿嘿笑起来,看着她。</p>

    她终于忍不住笑起来。</p>

    她一笑,我也笑。</p>

    笑了一会儿,秋桐叹了口气:“你刚才的行为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实在太夸张。我有些想不通,这不是你做事的风格。”</p>

    “不错,这不是我一贯的做事风格,但也有二贯的时候啊,我刚才是冲动了,这会儿好了,冷静了,所以赶紧给你道歉。”我说。</p>

    “真的是仅仅因为冲动吗?”秋桐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p>

    “绝对的,肯定的,一定的。”我说。</p>

    “我不信。”秋桐说。</p>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我说。</p>

    秋桐又看了我一会儿,说:“反正我觉得你刚才的行为有些反常。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不相信你是因为冲动。因为我不喝白酒,你这么冲动,这不合乎常规。”</p>

    我咧嘴一笑:“做事还非要有什么常规吗?偶尔也有打破常规的时候呢。”</p>

    秋桐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p>

    我说:“好了,我再一次给你道歉,为我刚才不礼貌的举动。我实在不该那么冲动的,我要深刻反省自己,我明天回去给你写一份面检讨,贴到你办公室门口。”</p>

    “扑哧——”秋桐忍不住笑出声来:“得了吧,少瞎折腾。好了,我原谅你了,我是领导,你是下属,我不和你计较是。”</p>

    “哎——这对了。这才是好孩子。”我呵呵笑着,又举起酒杯:“来,我们干一杯。”</p>

    秋桐转了转眼珠,说:“这事不能这么简单算了。”</p>

    “你还要怎么样呢?”我说。</p>

    “你光道歉不行,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秋桐狡黠地笑着。</p>

    我不假思索地说:“行啊,别说一个条件,是一万个条件都没问题!”</p>

    “这是你说的哦。”秋桐笑着。</p>

    “昂。是我说的。”我傻傻地点点头。</p>

    “那我说了。”</p>

    “说吧。”</p>

    “你得叫我一声——姐!”秋桐说完,脸突然泛起一阵红晕。</p>

    我的心猛跳一下,心里突然有些异动,呆呆地看着秋桐,脱口而出:“姐——”</p>

    “你——”秋桐似乎有些意外,她没有想到我这么痛快叫了,而且叫的似乎还很甜。</p>

    “姐——”我又叫了一声,心跳继续加速。</p>

    “嗯。”秋桐低头答应了一声,脸色绯红,突然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似乎,她刚才是想用这个和我开个玩笑,没想到我顺势叫了,而且叫了两声。</p>

    然后,我喝了杯酒,秋桐也喝了,脸色继续红扑扑的。</p>

    放下酒杯,我边倒酒边对秋桐说:“喜欢我叫你姐不?”</p>

    秋桐的神情有些尴尬,还有些羞涩,还有些扭捏,吃吃地说:“不……知道……”</p>

    “如果不喜欢,那我叫你妹妹。你叫我哥哥好不好?”我眼神直直地看着秋桐,觉得有些口干。</p>

    “你……你说什么?”秋桐低低地说了一句。</p>

    “我叫你妹妹,你叫我哥哥,好不好?”我又说,声音有些嘶哑。</p>

    “不……不好,我你大,你该是个弟弟,我是姐姐。”</p>

    “可是,在我的心里,我想叫你妹妹,想让你叫我哥哥。”</p>

    “那……不可以。”</p>

    “生理的和心理的是不一样的。我从心里愿意把你当做妹妹,我愿意做你的哥哥。”我的心里一阵冲动,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结结巴巴地说:“姐……妹妹……你……叫哥哥……叫……哥哥……”</p>

    秋桐吓了一跳,想缩回手,却被我抓地很紧,缩不回去。</p>

    “你松开我的手。”她着急地说,脸色更红了。</p>

    “听话,叫哥哥。”我的心跳加快,继续结结巴巴地说:“你叫了,我放开手。”</p>

    “你——”</p>

    “叫啊——”我的声音里带着渴望和恳求。</p>

    “哥……哥哥……”她终于叫了出来,低下头去,脸红到脖子。</p>

    “哎。”我答应着,松开秋桐的手,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p>

    “你是个坏蛋,知道欺负我。”秋桐揉着自己的手,低低地说了一句。</p>

    “我要好好保护你。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我轻声说,脉脉地看着秋桐,心里突然一阵发疼。</p>

    “谢谢,谢谢你。”秋桐的眼圈突然有些发红,接着拿起酒杯,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一饮而尽。</p>

    放下酒杯,她叹息一声,眼圈似乎更红了。</p>

    她接着又低下头去。</p>

    我和她一时都沉默了。</p>

    沉默间,我的手机突然来了短信,打开一看,是谢非来的。</p>

    “师弟,在机场酒店吗?”</p>

    我立刻回复:“是的,在房间里。”</p>

    “我在机场附近的凯旋大酒店,过来好吗?”谢非回复。</p>

    “师姐有事吗?”我问她。</p>

    “我们……我自己一个人很孤独,寂寞,想和你聊聊天呢。”她回复。</p>

    “真对不起,师姐,我已经洗完澡脱衣睡了。今天很累了,改天吧。”我回复。</p>

    片刻,她回复:“你……你真的不能来陪陪我?”</p>

    我回复:“我真的很累了。真的很抱歉,师姐,改天我一定陪你聊天。”</p>

    “师弟,你——”</p>

    “师姐,我——”</p>

    “好吧,你睡吧,晚安。”</p>

    “晚安,师姐。”</p>

    我松了口气,收起手机。</p>

    我知道谢非不在机场酒店住有打算,果然是。</p>

    我知道此刻谢非心里一定很失望,但我没办法,我不能去,我知道去了极有可能会真的做了她,我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在这个迷人的少妇面前把持地住自己。</p>

    我不是柳下惠,我承认自己有时候真的会经不住美色的诱惑,虽然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做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但。但本能有时候是无法抗拒的,别说我,是那些大人物包括伟大领袖包括美国克林顿总统都做不到,他们的级别我高很多级啊,何况我这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呢?</p>

    然后,我看着秋桐:“谢非刚才给我来短信了。”</p>

    “哦。”秋桐抬起头,看着我。</p>

    此时,她的神色基本恢复了正常。</p>

    “她约我到她住的酒店去聊天。”我继续说。</p>

    “哦。”秋桐的眼皮一跳。</p>

    “我拒绝了。”我说。</p>

    “为什么不去呢?”秋桐说。</p>

    “你懂的。”我说。</p>

    “我懂什么?”秋桐说。</p>

    “我去了或许会发生些什么,你难道不懂?”我说。</p>

    秋桐脸色一红,接着说:“你那么把持不住自己?”</p>

    我说:“我当然会努力把持住自己,但我如果不去,岂不是将这种可能性消灭在萌芽里,不是更保险?”</p>

    秋桐说:“谢老师对你有那意思?”</p>

    我说:“你难道看不出来?”</p>

    秋桐沉默了片刻:“为什么?”</p>

    “不知道。”我说。</p>

    “似乎,周围的女人对你都有那意思。”她说。</p>

    “你感觉出来了?”我说。</p>

    “我不傻。”秋桐叹了口气:“我不说出来不代表我感觉不到。”</p>

    “我不喜欢这样。”我说。</p>

    秋桐看着我。</p>

    “你信吗?”我说。</p>

    秋桐缓缓点点头:“我信!”</p>

    “其实,我只希望一个人对我这样。”我说。</p>

    “额。”秋桐不可置否地应了一声。</p>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我说。</p>

    “我不知道。”秋桐的声音有些慌乱。</p>

    “你知道的。”我说。</p>

    “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不要逼我。”秋桐说。</p>

    我说:“你一直在逃避自己。”</p>

    “我愿意逃避,我愿意。”秋桐说。</p>

    我没有说话,点燃一支烟,慢慢地吸着,看着秋桐。</p>

    “谢老师是有家室的人,为什么会对你有那意思?”一会儿,秋桐说。</p>

    “这个你得问她。”我说。</p>

    “你是不是觉得她很漂亮很迷人?”秋桐又问。</p>

    “不错,她的确是一个很迷人的少妇,少妇的魅力和风情往往是少女无法拟的,往往对男人有着异乎寻常的吸引力。但是,在我眼里,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个女子能得过你,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像你对我有吸引力,没有任何一个女子有你美丽。”我说。</p>

    “你实在太高看我了。”秋桐的声音有些颤抖。</p>

    “我知道你因为你自以为不可更改的现实,你一直在努力把我往海珠身边推,努力撮合我和海珠,可是,这却不是你内心的真实感受,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或许,这世界,只有两个人知道,那是我和你。你明白自己的心,我同样也明白。”我的声音也有些颤抖。</p>

    秋桐的身体一抖,接着使劲摇头:“我不明白自己的心,你同样也不会明白。我们,都不会明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