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13章 巧遇谢非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她竟然出现在这里。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谢非此时带着怪的目光看着我和秋桐。</p>

    我和秋桐同样带着怪的目光看着谢非。</p>

    大家谁都没有想到对方会出现在这里,都有些小小的意外。</p>

    我和秋桐忙请谢非坐下,我问她:“谢老师,师姐,真巧啊,在这里遇到你。”</p>

    “呵呵,我也没想到这里遇到你们啊。”谢非说。</p>

    谢非的口气似乎刻意强调了“你们”,边有意无意地看看我,又看了一眼秋桐。</p>

    “呵呵,我们是来北京送一个朋友的,有个朋友要出国,受朋友家人之托,我们一起来这里送送她。”我说。</p>

    “哦。是这样啊,来了有几天了?”谢非说。</p>

    “昨天来的!”我说:“朋友午坐飞机走了,我们打算下午回去呢。”</p>

    “呵呵。”谢非笑了笑。</p>

    “谢老师你是来北京出差的?”秋桐问谢非。</p>

    谢非说:“不是出差,我在北京学习的,单位公派,学习昨天刚结束,今天正打算坐飞机回星海呢。”</p>

    原来是如此,这么说,谢非昨天给我手机短信,她人是在北京了,不是我当初以为的在星海。而她问我在哪里,我只说在外地,并没有说再北京。</p>

    我说:“你哪个航班,几点的?”</p>

    “3点40的,你们呢?”谢非说。</p>

    “呵呵。”秋桐笑起来:“我们是同一个航班。”</p>

    “那更巧了,大家一起回星海。”谢非说:“你们换登机牌了吗?”</p>

    “还没。”秋桐说。</p>

    “我也还没呢。”谢非说。</p>

    我看看时间说:“不着急,时间还很宽裕。”</p>

    “是的。我过来早了,所以想找个地方喝杯饮料等下,正好遇到了你们。”谢非说。</p>

    我接着给谢非要了一杯饮料。</p>

    大家继续闲聊。</p>

    “你们最近很忙吧?”谢非看着我和秋桐。</p>

    “是的。”秋桐说:“要大征订了,很快要很忙了,每年都是找个时候最忙。不过我还是不是很忙,最忙的是易克,他身兼发行公司总经理和经管办主任两个职务,够他忙的。”</p>

    “哦。”谢非看着我:“哎——师弟,身兼两大要职,你们集团的领导对你可真的很重视啊。次遇到了一点挫折,没想到因祸得福,呵呵。祝贺你啊师弟。”</p>

    “呵呵。”我干笑了下。</p>

    “师弟,你次能死里逃生,可是真的很不容易,你可要好好感谢。”谢非刚说到这里,秋桐突然打断了谢非的话:“哎——谢老师说的对,易克能死里逃生,其实最该感谢的是关部长啊,当然,作为易克的师姐,作为关部长的夫人,也该是要同样感谢的。”</p>

    我明白秋桐为什么要打算谢非的话,她是担心谢非说出她找谢非让她帮忙把我从死亡陷阱里救出来的事。虽然她说要感谢关部长,但还是委婉地提到了谢非。</p>

    谢非似乎明白了秋桐的意思,微微笑了下:“老关在省城学习,我呢,也不大了解你们集团的事情,不过,老关还是知道了这事,我师弟的事,他当然不能不管不问,但要说到感谢我,那有些牵强了吧。我可是不参与老关的事情的。”</p>

    谢非似乎在和秋桐捉迷藏。</p>

    秋桐呵呵笑了下:“师姐虽然不参与关部长的事,但作为易克的师姐,一定是十分关心易克的,我想一定是这样的。”</p>

    谢非呵呵笑了:“秋总,你可真会说话。其实,我想,作为师弟的直接领导,你肯定我更关心他的。我可是常从易克那里听到她提起你,他对你很佩服呢。”</p>

    “谢老师过奖了,易克的本事其实我大!”秋桐说。</p>

    “其实,易克能有今天,我想实在是离不开你的关照关心和指导的。”谢非说。</p>

    谢非说的有些含蓄,但还是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p>

    秋桐说:“那只是易克自己努力的结果,我是没有能力权力提拔他的,其实,要说到领导照顾,我和易克都该感谢关部长,没有关部长的提携和关照,我们哪里会有今天呢。”</p>

    谢非呵呵笑了,似乎对秋桐的话很受用。</p>

    “老关干这个职位也不容易,压力也是很大的,当然责任更大,他对你们集团是尤其关心的,我在家常听到他念叨你和易克的名字,他对你们俩委实是很欣赏重视的。当然,他作为宣传系统的最高领导,也不能越权的,很多事其实还得经过你们集团的孙东凯记。”谢非说。</p>

    “呵呵。”我和秋桐都点点头。</p>

    “虽然他现在省城学习,但是对部里的事情还是很关注的,对你们集团的事也很注意,对你们俩呢,也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的。”谢非又说。</p>

    “很感谢关部长的关心。”秋桐说。</p>

    “秋总是市直系统的第一美女,还是美女领导,才女啊,我可真的很钦佩你的。”谢非说。</p>

    秋桐的神色有些不安,说:“谢老师太过奖了,我哪里会是第一美女,也称不才女。要说美女才女,我谢老师可是差远了。”</p>

    “不要谦虚啊,秋桐,我说的是真心话,其实不光我这么认为,大家都这么认为的,你是德才貌兼备的出色年轻干部,大家都知道的。”谢非笑着:“易克能跟着你做部属,做你的办公室主任,在你的分管下工作,也是他的福气,我想一定有很多人都很羡慕易克师弟的哦。”</p>

    谢非这话似乎带着一些说不出的味道,我一时难以听明白。</p>

    秋桐笑了:“我和易克是好同事,大家在工作配合地很好的。能有易克这样工作能力很强的下属,我其实也少操很多心,这也是我的荣幸。”</p>

    谢非说:“你们搭档,真是最合适不过!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老关说的呢。”</p>

    我和秋桐都笑了。</p>

    “关部长最近还好吧?”秋桐开始转移话题,她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p>

    “还好吧,一直在省里学习,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了,说是学习忙,周末也回不来。”谢非说。</p>

    谢非的神色略微有些黯淡。</p>

    我这时心里暗暗揣摩,老关说学习忙周末都不会来,是真忙呢还是周末和女人幽会去了?</p>

    我不由想起秦璐。</p>

    但又觉得,老关的女人也未必只有一个秦璐,秦璐或许只是其之一吧。</p>

    可怜的师姐谢非似乎对这些都一无所知,虽然有些怀疑,但却没有抓到任何证据。</p>

    我心里突然微微有些歉意,为那天帮助秦璐老关解围的事,我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师姐。</p>

    但,歉意归歉意,我毕竟还是做了,还是没有让谢非发现老关和秦璐。</p>

    不知下次再遇到这样的场合,我还会不会这么做。</p>

    或许会,或许,不会。</p>

    “领导是这样,自从成了党的人,把一切都献给了党和人民。”我言不由衷地说了一句。</p>

    “不知道整天是真忙还是假忙呢!”谢非说了一句。</p>

    我看了下秋桐,她没有说话。</p>

    我也没有说话。</p>

    谢非的神情有些索然。</p>

    一会儿,谢非笑了起来,看着我:“哎——昨天我和你发短信聊天,你说在外地,我真糊涂,忘记问你在哪里了,要是知道你和秋总一起在北京,怎么着昨晚我们也要一起聚聚啊。”</p>

    我干笑了下,昨晚我在两个女人之间够累的了,如果再加谢非,还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幸亏我没告诉她我在北京。</p>

    我不由心里暗暗庆幸。</p>

    秋桐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谢非笑:“是啊,昨晚没能和谢老师一起聚聚,真遗憾。”</p>

    我不知道秋桐这话是客套还是真心话。</p>

    谢非抿嘴笑着,看看我,又看看秋桐,没有说话。</p>

    大家突然都沉默了。</p>

    沉默间,谢非边喝饮料边不时看着我,眼神有些若离若离。</p>

    我被谢非看的有些浑身不自在。</p>

    谢非似乎觉察到了我的不自在,无声地笑了下,接着说:“你们说,什么样的男人最有味道呢?”</p>

    我说:“我是男人,身在庐山,当局者迷,我不知道。”</p>

    “不知道,不应该吧,即使你是男人,也应该是知道的。说说看。”谢非说。</p>

    我挠了挠头皮:“非要我说的话,那我说。”</p>

    “说吧。”谢非含笑看着我,秋桐也看着我。</p>

    我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不洗澡的男人最有味道,从粪坑里爬出来的最有味道。”</p>

    “哈哈。”谢非和秋桐都忍不住笑出声来。</p>

    谢非看着我,眼神又有些游离不定了。</p>

    不知为何,谢非你看我的目光总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大正常。</p>

    我的心里有些忐忑,又不由想起那晚在她家里到底有没有做了她的问题。</p>

    如此典雅美貌内外兼修的女人,还是我的最高领导夫人,如果真让我给做了,那对我来说到底是作孽呢还是。</p>

    我不敢往下想了。</p>

    我有些坐立不安了,看了看表,说:“我去换登机牌去,把你们的身份证给我吧。”</p>

    谢非和秋桐点点头,掏出身份证递给我。</p>

    我忙去换登机牌,很快办理妥当,回来的时候,看到谢非和秋桐正在笑着谈论什么。</p>

    我走过来,说:“我们去安检吧,进去等飞机。”</p>

    她们点点头,我去结了账,然后大家一起去安检。</p>

    安检完,到了登机口,开始等待登机。</p>

    快到登机的时候,却接到机场的通知,星海那边今天大雾,机场大雾更加严重,飞机无法降落起飞,已经积压了大批航班,根据气象预报,大雾一时不会散去,根据航班次序安排,我们的这个航班今天无法起飞了,要等到明天才可以。</p>

    乘客都纷纷发着牢骚离开了登机口,机场方面安排乘客今晚到机场酒店住宿吃饭。</p>

    我和谢非秋桐也出来,谢非问我们:“你们今晚住机场酒店?”</p>

    秋桐看看我,刚要回答,我抢过话头:“是的,当然要住机场酒店了。师姐你呢?”</p>

    谢非的眼神闪烁了下,一时没有回答。</p>

    我接着说:“要是住机场酒店的话,你和秋总住一个房间,你们晚还可以畅谈呢。”</p>

    谢非笑了下,秋桐也笑了,点点头:“是啊,谢老师。”</p>

    谢非犹豫了下,说:“我还是回学习的那个酒店去住吧,离这里也不远的。正好我还有点小事需要回去办理下。”</p>

    显然,谢非不愿意住机场酒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