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11章 机场餐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们的飞机是下午3点40的航班,现在刚过12点,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p>

    换登机牌也还早,机场规定只能提前两个小时才给换登机牌。</p>

    “找家餐厅吃点饭,然后休息会吧。”我说。</p>

    秋桐点点头。</p>

    于是,我们找了一家餐厅,在一个角落坐下,点了两杯饮料,要了两碗面。</p>

    在机场餐厅吃饭,只有吃面了,别的东西都贵地要命,是这样,一碗普通的牛肉面还是68元,一杯普通的果汁要38元。机场餐厅真他妈杀人不眨眼,宰客够狠的。</p>

    贵也罢了,分量还很少,一碗面吃下去根本不解饿。</p>

    我吃完没觉得怎么饱,秋桐看着我说:“不够吧,要不,再要一碗?”</p>

    我摇摇头:“算了,吃多了浪费。还是省省吧。”</p>

    “记得到你家的时候你爸爸说过一句话,叫穷家富路。出门在外不在家里,怎么着也不能委屈了自己啊。”秋桐说着把服务员叫过来,又给我要了一碗面。</p>

    吃了两碗面,感觉才有些饱了。</p>

    我们吃完之后,坐在那里喝饮料。</p>

    我想着刚才秋桐说的话,她竟然还记得我爸爸说过的话,心里不由有些异样的感觉。</p>

    “好久没去看你父母了。”秋桐说了一句。</p>

    “嗯。”我点点头。</p>

    “次去宁州,没能去看你父母,很遗憾。”秋桐又说。</p>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我爸妈其实也很想你,我回家的时候,我爸妈还专门问起了你。”我说。</p>

    秋桐的眼神一动,接着又有些黯淡,随即笑了下:“能被长辈记着,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p>

    我说:“幸福对你来说似乎很容易。”</p>

    秋桐说:“知足常乐。其实,我觉得,知足是幸福。”</p>

    “记得午你和夏雨说过,说能被人关心关照,是幸福。”我说:“如此理解,只要有人关心你你知足了吗?你对幸福的理解和要求是如此简单吗?”</p>

    “还需要怎么复杂呢?”秋桐说。</p>

    “不需要怎么复杂!”我说:“但我觉得你的要求实在是太——”</p>

    “太怎么了?”秋桐说。</p>

    我想了下,说:“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太容易知足了而已。”</p>

    秋桐沉默片刻,说:“人的**是永远不会满足的,而**本身又是一切烦恼的发源地。现实是现实,出生有贫富,能力有大小,但生活快乐不快乐,知足不知足要看每个人自己了。”</p>

    我不由点了点头。</p>

    “当然,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和追求不同,也是正常的。”秋桐说:“如你看夏雨,她其实对幸福的要求也不高啊,很淳朴很单纯,她是想做妈妈最幸福,能有自己的小宝宝最幸福,她的幸福要求是多么温馨温暖啊。”</p>

    我的心不禁又咯噔一下,微微有些变了脸色。</p>

    “你怎么了?”秋桐看着我。</p>

    “没什么。”我心里有些慌乱。</p>

    我不由又想起夏雨刚刚临走前和我说的那句话。</p>

    “你似乎有心事。”秋桐看着我。</p>

    我看着秋桐,想摇头,却不由又点了下头。</p>

    “有什么心事,可以说说吗?”秋桐说。</p>

    “我……”我欲言又止。</p>

    秋桐平静地看着我:“不想说那不说吧。”</p>

    我有苦难言,不由叹了口气。</p>

    “昨晚休息地好吗?”秋桐说。</p>

    “还好吧。”我的口气连我自己听起来都很勉强。</p>

    “夏雨半夜没有去打扰你吧。”秋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p>

    我的心里一惊,看着秋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没什么意思,我喝水喝多了,半夜卫生间,正好遇到夏雨从楼下来,她说自己渴醒了,下去找水喝的。”秋桐说。</p>

    “哦。”我略微松了口气。</p>

    “不过我闻到她嘴里还有酒气,脸色也红扑扑的。”秋桐又说。</p>

    我心里有些紧张,大脑紧张地斗争了片刻,说:“不错,夏雨是下楼找水喝了,不过,喝完水,她跑我房间里去了,拿来了红酒,非要和我继续喝红酒。”</p>

    “哦。”秋桐轻轻哦了一声,眼皮跳了下,看着我。</p>

    “喝了一杯红酒,我很困了,睡了,夏雨,然后她……”说到这里,我住了口,我不知下面该怎么说了。</p>

    “她楼了,是吧?怪不得我遇到她的时候脸色还发红呢,看来是喝酒喝的。”秋桐说。</p>

    我没有说话,心里还是很紧张,我不知道我说的这些话秋桐会相信几分,也不知道秋桐自己说的话有几分是真的。</p>

    “我知道夏雨对你的感情,要走了,她想和你找机会单独说说话,可以理解。”秋桐说:“其实,这次来北京,夏雨似乎是不欢迎我来的,但黎叔既然提出来了,我也不好拒绝,我其实觉得自己是电灯泡呢,你说是不是?”</p>

    秋桐的口吻有些自嘲。</p>

    “当然不是。”我说:“我很希望你来呢,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疯丫头。”</p>

    “你希望我来,但夏雨未必希望。这是明摆的事情。”秋桐说。</p>

    “这个……”我的心里有些尴尬。</p>

    “我说这话并不是在责怪夏雨,我早知道夏雨对你有那意思,我也知道夏雨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她的世界很简单,她的思想不复杂,她看问题想问题都很直接,其实,想想夏雨也不容易,她的心里也是有很多苦衷的。</p>

    站在她的角度,她觉得自己喜欢的人要大胆去追求,不用顾虑太多的问题,但是,毕竟你的身边有海珠,海珠和你已经定亲,很快将走入婚姻,夏雨她其实也明白这一点,但她又不愿意此放弃自己的追求,于是屈尊把自己降低到二奶的位置,也不去争什么名分,作为她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作为她的家庭和物质基础,她能做到这个份,委实很难得。</p>

    只是,她想问题实在太简单了,几乎没有人会支持她的做法,甚至也包括我在内。我很清楚地知道,如果她一意孤行下去,在你和海珠还有她之间,终将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甚至会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这次她到美国去,或许对你对她对海珠,都是一个解脱。”秋桐轻声对我说。</p>

    听了秋桐的话,我的心情很沉重,我知道秋桐的话很有道理,但真的夏雨走了大家能都解脱了吗?而且,走了一个夏雨,还有冬儿,还有孔昆,还有秦璐,还有。</p>

    最重要的,还有秋桐。</p>

    即使这些女人都走了都解脱了,只要有秋桐在,我能解脱吗?我能放下吗?</p>

    在海珠眼里心里,秋桐对她的威胁丝毫不夏雨冬儿小。</p>

    我不由苦苦地笑了下。</p>

    我鼓起勇气想说破我和她还有海珠之间的微妙关系,但鼓了几次勇气,还是没有开了口。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知道该如何说才能对她不构成伤害。</p>

    其实,我不说,似乎秋桐自己心里也是有数的,她在我和海珠面前一直深藏着自己的内心,小心翼翼地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虽然有时候在我的主动下会越雷池半步,虽然我们酒后有过那雷池一步,但始终没有敢再重复之前的事情。</p>

    她在极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理智,在极度压抑着自己的内心真实情感,她一直努力想撮合我和海珠,想看着我和海珠的幸福,唯独没有想到自己。</p>

    而我,虽然屡次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但终归也不敢向她袒露自己的心迹,不敢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告诉她那三个字。</p>

    而她,除了在我没有暴露真实身份之前的空气里向亦客袒露过自己的真实情感,在现实里,再也没有向我表白过什么。她将自己在现实里深深掩藏了起来,将自己的内心深深埋藏了起来。</p>

    她那么小心地和我还有海珠保持着接触,努力维持着大家之间的和睦和谐,虽然有时候也会心不由己有些神情和语言的表露,但终归她还是在用理智极力控制着自己的真实情感。</p>

    这需要多大的克制力,这需要多宽广的胸怀,这需要付出多少难言的煎熬和苦痛。</p>

    我心里明白,她一定也明白。</p>

    “我知道即使夏雨走了,但还会有其他女人纠结在你和海珠之间,这其,有冬儿,或许也还有我。但只要你们结婚了,我想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不想让你和海珠为我而纠结,我努力去做好,但有时候。我……我是人不是神。我知道自己有时候做的并不好。”秋桐面有深深的愧色。</p>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你不要自责。”我说。</p>

    “我不是在自责,我是在检讨。”秋桐说:“其实,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是没有任何结果的。我对你和海珠,除了祝福,还是祝福。我想努力去让自己做得更好,我在努力和你们俩都成为好朋友。我们已经做过错事,不能再错加错了,我已经很对不住海珠了。”</p>

    我的心里一阵悲伤,默默地看着秋桐。</p>

    秋桐看着我,轻声说:“当然,对于夏雨和冬儿,我衷心希望她们幸福,我也想祝福她们,她们都是好女孩,我把她们都当做很好的妹妹,只是,因为有海珠在,我还是希望你和海珠能走到最后。</p>

    毕竟,你们都已经定亲了同居了,毕竟,你们双方的父母都是那么认可这桩婚事。你的父母很喜欢海珠,海珠的父母也很喜欢你。当然,感情的事情是扯不断理还乱,没人能说清谁对谁错,我也不能说夏雨和冬儿是错的。”</p>

    “难道,你认为自己一定是错的吗?到底是对还是错?”我说。</p>

    秋桐的眼神黯淡下来:“不要说我们了。我不想说这些了。我的事情你最明白,我没有其他任何选择。不要再说了,好吗?”</p>

    秋桐的话把我一直在心里涌动的想说某些话的勇气压了下去,我不言语了。</p>

    我们都沉默了。</p>

    一会儿,秋桐轻声说:“快到国庆节了,要放假了,你又可以回家看父母了。还可以去宁州看海珠了。”</p>

    “也快到你的生日了。”我说。</p>

    10月6日是秋桐的生日,也是她被人捡到丹东孤儿院的日子。</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