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10章 逃避自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接着说:“昨晚光顾了喝酒,大家都没大吃饭。 其实我也饿了。”</p>

    边说,秋桐边自然地拿起一个鸡蛋,剥完壳,放到我面前的盘子里。</p>

    夏雨呆了下,接着说:“秋姐你偏心。”</p>

    “呵呵。”秋桐笑了下:“我也给你剥一个。”</p>

    “我不,我要吃这个。”夏雨边说边毫不客气伸手把我面前的鸡蛋拿了过去。</p>

    我一怔,随即继续吃饭。</p>

    秋桐也一怔,随即又拿起一个鸡蛋,慢慢剥壳。</p>

    刚剥完,夏雨又说:“秋姐,我还要吃你这个鸡蛋。”</p>

    “呵呵,好!”秋桐笑着,把鸡蛋放在夏雨的盘子里。</p>

    夏雨拿起鸡蛋,得意地看了我一眼,大口吃起来。</p>

    秋桐剥了给我的鸡蛋都被夏雨给收拾了,我心里有些不快,抬头看了一眼夏雨:“慢慢吃,别噎着。”</p>

    “你是不是想说噎死我啊。”夏雨吃完鸡蛋,伸直脖子吞咽了下,说。</p>

    我不理她,继续吃饭。</p>

    夏雨笑了下,然后拿起一个鸡蛋:“哎——二爷有意见,那我剥一个给二爷吃。”</p>

    秋桐开始低头默默地吃饭。</p>

    “别——我自己来——”我边说边摸起一个鸡蛋,往桌面一磕,然后快速剥起来。</p>

    “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夏雨自嘲地说了一句,然后放下手里的鸡蛋,边狠狠瞪了我一眼。</p>

    大家继续吃饭,都没有再说话,似乎都在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p>

    我这时仍然不能肯定我昨晚到底有没有日夏雨,虽然有迹象表明我做了,但夏雨却没有直接承认没有当面说出这一点,这让我不禁带着侥幸的心理自我安慰了一番,或许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我心里安稳多了。</p>

    这样想着,我开始出了嘴里食物的味道,大口吃起来。</p>

    “怎么样?我和秋姐做的早饭味道不错吧?”夏雨说了一句。</p>

    我嘴里塞着东西,没有说话,使劲点了点头。</p>

    “嘻嘻。其实这早饭都是秋姐做的,我只是打了下手而已。”夏雨说:“哎——秋姐做饭做菜的手艺真好,昨晚的菜也几乎都是秋姐做的。谁以后娶了秋姐,真是好福气,得厅堂下得厨房啊。我可真不想让大烟枪占这个便宜。”</p>

    我看了夏雨一眼,又看看秋桐。</p>

    秋桐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继续吃饭。</p>

    正在这时,秋桐的手机响了,秋桐拿起手机看了下来电号码,夏雨凑过去看:“嘿——夏季老哥的。”</p>

    我一听,心里不由自主一顿。</p>

    “秋姐,你到客厅去接吧,说不定夏季老哥有什么话要和你说呢,嘿嘿。”夏雨笑着。</p>

    我听了夏雨这话,心里很不舒服。</p>

    秋桐笑了下,接着看了我一眼,然后身体没有动,依旧坐在那里,开始接电话。</p>

    夏雨一咧嘴,继续吃自己的饭。</p>

    “夏董你好。”秋桐的语气很平静。</p>

    我也低头吃饭,却竖起耳朵听秋桐接电话。</p>

    “呵呵,我们正在吃早饭,一切都很顺利。”秋桐笑着:“夏董是不是不放心夏雨啊,没问题,有易克在,还有我,你和黎叔都尽管放心好了。夏雨要走了,你还是和夏雨多说几句吧。你等下哈。”</p>

    说完,秋桐把手机递给夏雨:“和你哥说说话吧。”</p>

    似乎,秋桐是不管夏季愿意不愿意,直接把电话给夏雨的。</p>

    似乎,夏季是想和秋桐在电话黏糊黏糊,但秋桐没给他机会,直接把电话给夏雨了。</p>

    夏雨接过电话,直截了当地说:“老兄,你好,早好,早安,我正在吃早饭,你吃了木有?吃饱了木有?你该去班了吧,去吧,好好班,好好工作,乖乖地哈,我今天要走了,你在家好好照顾好老爸。</p>

    还有,虽然我不班,但我的工资你要按时给我发,不准拖欠,不准克扣,不然,我到劳动部门投诉你这个资本家剥削劳工。说完了,拜拜,我继续吃饭了!”</p>

    似乎,夏雨没有等夏季在电话里说什么,直接来了这么一通,说完也不等夏季回答直接把电话挂了,把手机还给秋桐。</p>

    我突然忍不住想笑,强行忍住。</p>

    吃过饭,收拾完毕,大家坐在客厅里喝茶。</p>

    夏雨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突然问秋桐:“秋姐,你说,女人什么时候最幸福?”</p>

    秋桐想了想,说:“幸福没有界限,当你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时本身是一种幸福。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和关心,你难道不幸福吗?”</p>

    夏雨歪着脑袋,突然无声地笑起来。</p>

    秋桐笑看夏雨:“找到答案了?”</p>

    夏雨说:“嗯哪。其实,我现在突然觉得啊,女人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应该是……”</p>

    说到这里,夏雨停顿下来。</p>

    “应该是什么呢?”秋桐说。</p>

    “应该是为自己所爱的人生下小宝宝的时候,那才是最幸福快乐的时刻!”夏雨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p>

    闻听夏雨这话,我的心里不由一怔,夏雨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p>

    秋桐一楞,接着呵呵笑起来:“或许你说的是对的。”</p>

    随即,秋桐的眼神里突然闪过一缕痛苦的凄楚。</p>

    似乎,她想到了自己的那次流产。</p>

    那次流掉的,是我和她的小宝宝。</p>

    看到秋桐凄楚的目光,我的心顿时疼痛起来,疼得针扎一般。</p>

    我不知道秋桐有没有享受过女人真正的幸福,有没有感受过女人最幸福的时刻。我也不知道秋桐今后会不会拥有女人真正的幸福,能不能真正感受到作为女人最幸福的时刻。</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愈发感到疼痛。</p>

    而同时,夏雨这句不找边际的话又让我的心里隐隐有一丝不安的预感。</p>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到不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夏雨的这句话有不安的预感。</p>

    或许,我一直在逃避自己,我不敢面对什么,即使有不安的预感我也不愿意去承认什么。</p>

    我不知道自己能在逃避得过且过多久。</p>

    午10点,我们出发去机场,去送夏雨。</p>

    在安检口,夏雨和秋桐拥抱告别,夏雨泪眼婆娑依依不舍,秋桐也眼圈发红,但还是努力笑着安慰着夏雨。</p>

    夏雨擦擦眼泪,接着又笑,说到了美国之后会和大家保持联系的,然后又让秋桐转告没有来得及告别的大家,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她。</p>

    秋桐答应着。</p>

    我站在旁边,手随意放在裤子口袋里,突然摸到了一个东西——</p>

    发卡,夏雨的蓝色发卡。</p>

    我凭直觉知道是这个。</p>

    夏雨把手机拿走了,但蓝色发卡却留给了我。</p>

    她是要给我留一个念想吗?</p>

    摸着口袋里的发卡,想到此一别,夏雨不知何时才能归来,想到一个近在咫尺的人从今日起要相隔万里,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和茫然的感觉。</p>

    和秋桐告别完,夏雨又和我告别。</p>

    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夏雨突然又哭了起来,抽抽噎噎的。</p>

    我一时无所适从。</p>

    秋桐默默地转过身,看着别处。</p>

    夏雨突然扑到我怀里。</p>

    我有些慌了,想推开她,但她死死搂住我的脖子不放,我也不能硬推。</p>

    “二爷,我要走了,你抱抱我,抱抱……”夏雨抽噎着说。</p>

    此时夏雨的口气和神态,很像一个需要有人疼有人爱的孩子。</p>

    我的心里有些发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p>

    “嘻嘻。”夏雨突然又笑起来。</p>

    夏雨忽而哭忽而笑的,神经兮兮。</p>

    “二爷,这一刻我很幸福,谢谢你曾经带给我的幸福,在你身,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幸福。”夏雨在我耳边轻声低声说。</p>

    我的心里一阵惊惧,我木有幸福感,只有紧张和恐慌。</p>

    我不知道夏雨说的我带给她的幸福都包括什么。</p>

    “当然,或许,不久的以后,我还会迎来最幸福快乐的时刻。”夏雨说完这句话,放开我,嘻嘻笑着,边冲我挤眉弄眼了一下。</p>

    一听夏雨这话,我的心猛地一震,倏地乱了。</p>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结结巴巴问夏雨。</p>

    我记得夏雨在出发前说的关于女人什么时候最幸福的内容和标准。</p>

    “木有什么意思啦,随便说说而已,只是个美好的希望和期待,难道你不希望我有最幸福的时刻吗?难道你不想祝福我吗?”夏雨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p>

    “想……我希望你能幸福开心。”我木木地说。</p>

    “这对了,你想我也想,大家都想才最好!”夏雨这句摸不着边际的话又让我有些迷糊。</p>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点,那是智商不低,但情商却实在不高。</p>

    当然,我的情商低或许是因为当局者迷的缘故。如果我能跳出来看自己,或许不会这么迷糊这么晕菜。</p>

    夏雨然后放开我,后退一步:“好了,同志们,我要走了,这回是真的要走了——”</p>

    秋桐转过身,看着夏雨。</p>

    夏雨冲我们微微一笑,伸手捋了捋头发,然后潇洒地转身,拉着行李箱,径自进了安检口国际通道。</p>

    我和秋桐站在安检口看着夏雨。</p>

    安检完,夏雨转过身看着我们,冲我们挥挥手,突然又笑了下。</p>

    但我看得分明,她边笑脸边挂着泪水。</p>

    秋桐冲夏雨挥挥手,笑了下,然后不由低头擦擦眼睛。</p>

    我也挥挥手,心里涌起一阵巨大的茫然。</p>

    然后,夏雨转身离去,直奔登机口。</p>

    我和秋桐站在原地默然了半晌。</p>

    夏雨走了,这样走了,带着我未知的困惑迷惘和惊惧走了。</p>

    她这一走,远隔万里,远隔重洋,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她。</p>

    海珠离开了星海,夏雨也离开了星海,我身边的女人正逐渐在减少。</p>

    不知道谁会是下一个。</p>

    不知道会不会还有下一个。</p>

    蓦然想起夏雨昨晚的时间空间论,不由想起我和海珠,似乎,时间和空间也正在考验着我们。</p>

    想到这一点,看着身边正默默站立的秋桐,我的心里一阵慌乱,又乱了起来。</p>

    “我们走吧。”一会儿,深呼吸一口气,我说。</p>

    “嗯。”秋桐答应了一声,目光怔怔地看着夏雨身影消失的方向,却没有挪动脚步。</p>

    我默默地看着她。</p>

    秋桐的神情有些悲戚。</p>

    半晌,秋桐轻轻叹息一声,又低头擦了擦眼睛:“我们走吧。”</p>

    我们于是离去。</p>

    我们却没有离开机场,而是去了国内候机厅。</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