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09章 酒后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又伸手摸摸自己的下面,小弟弟也还在,老老实实呆在内库里。 </p>

    我皱紧眉头,努力去想昨晚都发生了些什么,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记得喝完夏雨的那杯红酒在她小兔子乖乖的呢喃混混睡去了。</p>

    我依稀感觉自己好像睡去后进入一个梦幻而疯狂、痛苦而快乐的境地,但却怎么也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我的那些梦幻疯狂感觉只是感觉,只是一场梦。</p>

    我困惑而迷惘地使劲呼吸了一口空气,空气里没有任何异常的味道。</p>

    难道,昨晚真的是一场梦,酒后迷梦春梦幻梦?难道,昨晚我昏睡过去之后夏雨对我我对夏雨什么都没有做?</p>

    似乎,我又处在那天在谢非家里的境地,似乎,感觉和那晚有些相似。但细细想想,却又似乎不同。</p>

    我模模糊糊意识到昨晚夏雨在给我喝的酒里做了手脚,但她自己先喝了一口却什么事都没有,我怎么喝完晕乎了呢?难道,这酒后劲极大,她喝的少没事我喝多了才会这样?</p>

    想想不大对劲,但却又百思不得其解。</p>

    隐约听到外面传来夏雨和秋桐说话的声音,声音似乎来自厨房,她们在做早餐。</p>

    夏雨似乎情绪不错,不时听到她欢快的笑声。</p>

    要走了,她还能如此开心,难得。</p>

    群殴点燃一支烟,靠在床头,慢慢地吸着,慢慢地聚拢自己的思维,努力想将断了记忆的片子找寻回来。</p>

    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徒劳,我终归想不起昨晚昏睡后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p>

    这让我不禁有些焦躁不安。</p>

    我焦躁不安地重要原因其实是担心自己昨晚倒地是不是把夏雨给做了,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将深感不安深深自责倍加忧虑。</p>

    如果真的那样,那是我做了夏雨两次了。第一次稀里糊涂没射出来,但搞破了夏雨的处女膜,我没到达**,夏雨不知道到没到。</p>

    但这一次,如果真的是做了,那我有没有到到**有没有射了呢?夏雨有没有达到**爽歪歪呢?</p>

    如果真的做了射了,那会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啊,秋桐在我身边,我却背着她做了其他女人,这如何让我能原谅自己呢?当然,秋桐即使不在我身边,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也是不可原谅的。</p>

    我越想心里越发慌,甚至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p>

    当然,或许,可能,我和夏雨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迷幻的那些模糊感觉可能都只是感觉而已,梦里花开知多少,我自己的意淫而已。</p>

    如此想来,心里多少有些安慰。</p>

    但这短暂安慰似乎又是在自欺欺人,总怀疑自己昨晚在昏睡后和夏雨在她情我不愿的情况下做了不好的事情。</p>

    越想心里越感到不安,极大的不安。</p>

    我在焦虑和烦忧里点着第二支烟。</p>

    这时,有人敲门,接着传来夏雨的声音:“小克克,起床了。醒了没有?”</p>

    我刚要回答刚要下床,门接着被推开了,夏雨笑嘻嘻地出现在门口。</p>

    夏雨的气色似乎很好,两只大眼睛格外有神,满脸都挂着笑意。</p>

    我坐在床头没有动,拉了拉睡衣下摆,看着夏雨:“昨晚你什么时候走的?”</p>

    夏雨走近我,脸带着得意而诡异的笑:“昨晚。哦,我想想啊。对,昨晚我喝多了下来喝水,和你聊了半天,然后我们喝了点红酒。”</p>

    “然后呢?”我紧盯住夏雨的眼睛。</p>

    “然后……你说呢?”夏雨笑吟吟地看着我,脸泛起一阵红晕。</p>

    我心里一紧,说:“然后……我忘记了,我不知道了。你该知道的,你会知道的,是不是?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p>

    夏雨哈哈一笑:“不错,我当然知道哦。”</p>

    “那然后怎么样了?”我紧张地看着夏雨。</p>

    “然后……你睡了,睡得一塌糊涂,死睡,我怎么叫都叫不醒。”夏雨不动声色地说。</p>

    “我……真的直接睡了?真的睡得很沉?”我有些怀疑。</p>

    “是啊,你以为呢?你以为你干什么了?”夏雨反问我。</p>

    “我……我不知道。”我干巴巴地说。</p>

    “嘻嘻。”夏雨轻声笑起来。</p>

    “那红酒……怎么我喝了迷糊了,你喝了怎么没事?”我问夏雨。</p>

    “你怎么知道我喝了没事呢?你不是迷糊了吗,你怎么知道我没事呢?”夏雨又反问我。</p>

    “这个……”我顿了顿,说:“但我记得我昏睡之前,你好好的……”</p>

    “嘎嘎。”夏雨欢乐地叫起来:“看来你记性还是很好的嘛,还能记得我好好的,你还能记得什么呢?”</p>

    我说:“你说不是你能喝的我能喝,这话是什么意思?”</p>

    “你说呢?你说是什么意思?”夏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问你呢!说——”我严肃地说。</p>

    “我这话的意思无非是男人适合喝高度白酒,女人适合喝红酒了。我习惯了喝红酒,而你,显然不如我适应性强,喝白酒我不如你,但是喝红酒呢,你显然不如我了。”夏雨一般正经地说着,但随后又做了个鬼脸。</p>

    听夏雨这话,说的似乎还有些道理,我心里似乎有些安慰,接着又问她:“那你那句小兔子乖乖外婆回来了,又是什么意思?”</p>

    “我的口头语啊,怎么了?”夏雨说。</p>

    “说完这句话,然后又发生了什么?”我紧盯住夏雨的眼睛。</p>

    “然后……然后你不记得了是不是?然后你睡了是不是?”夏雨咧嘴笑起来。</p>

    “是的,所以我问你。”我说。</p>

    “嘎嘎——”夏雨又叫了一声,然后说:“然后……你睡了啊,我给你说了半天话,可是你都没反应,是不理我。”</p>

    “真的?”我说。</p>

    “真的哈,我和你说了老半天话呢,自言自语啊,你是没反应。”夏雨边说眼珠子边转动着,嘴角露出狡黠的一丝微笑。</p>

    “那你说完话呢?”夏雨的神情让我不由又不安起来。</p>

    “说完话……我又喝了几杯红酒,然后。我的记忆断了片子,我也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了哦。”夏雨带着腻腻的目光看着我,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酒后的感觉真好,自己都不知自己干了些什么。”</p>

    “啊——”我不由失声叫起来,我觉得夏雨在蒙我,她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只是不告诉我而已。</p>

    “别大惊小怪的,看你,一惊一乍的,干嘛呢这是。”夏雨的口气很温柔,凑近我:“小克克,二爷,我告诉你啊,我其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睡的,早还是秋姐把我叫醒的,哎。一觉醒来,天亮了,春梦了无痕啊。”</p>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夏雨,半天没说话,夏雨也不说话,坐在床沿,笑吟吟地看着我。</p>

    “昨晚那红酒,我喝的那杯红酒,你捣鬼了是不是?”我板着脸说。</p>

    “木有,木有,木有是木有,你打死我也不会说有!”夏雨当即否认。</p>

    “你在撒谎?撒谎不是好孩子!”我说。</p>

    “我木有撒谎,我是好孩子!”夏雨有些强词夺理地说。</p>

    “我直觉你一定是在那酒里做了手脚!”我说。</p>

    “嘎——那我喝了怎么会没事?你别冤枉二奶哦。二奶可是好人哦。”夏雨虽然口气还是很硬,但我听出有些发虚。</p>

    我不想和夏雨争辩了,说:“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没有?”</p>

    “二爷,你说的那个什么事,是什么事呢?”夏雨一副无辜困惑的神态。</p>

    “这——”我一时说不出口了,憋了半天,说:“是……是……”</p>

    “是什么呢?说呀,说——”夏雨催促我,一副忍不住要笑的样子。</p>

    夏雨这神态让我心里重新不安起来,但我却委实又说不出口,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此时我极其害怕那事被证实是真的了。我似乎宁愿欺瞒着自己。</p>

    “嘻嘻。一个大男人,讲话吞吞吐吐的,小伙子不利索。”夏雨说,她似乎很希望我说出那话来。</p>

    我感到很郁闷,直接下床,说:“我要起床换衣服了。”</p>

    夏雨也站起来:“哦,穿衣服吧。”</p>

    夏雨却没有出去的意思。</p>

    “你出去下。”我说。</p>

    “我来给你穿衣服好不好?”夏雨说。</p>

    “不——你出去!”我说。</p>

    “我要是不出去,你不换衣服了是不是?”夏雨似乎还很委屈,看着我:“那你穿着睡衣出去吃饭啊。”</p>

    “你——”我一时拿夏雨没办法了。</p>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秋桐的声音:“早饭做好了,都出来吃饭啦。”</p>

    话音刚落,秋桐接着推门进来了。</p>

    看到我正穿着睡衣,秋桐一时有些尴尬,站在门口。</p>

    夏雨在我房间里,她一定以为我早穿好衣服了,所以才直接进来的。</p>

    看到秋桐,我的心里一阵不安,突然感觉很虚。</p>

    夏雨眨眨眼,看看我,又看看秋桐,然后笑着说:“哎——小克克正打算要穿着睡衣出去吃饭呢,我正动员他换衣服呢。可是他害羞,死活不肯当我的面换衣服。”</p>

    我顿时哭笑不得。</p>

    秋桐脸色微微一红,接着说:“好了,都出来吃饭吧。”</p>

    然后,秋桐出去了,夏雨冲我做了个鬼脸,得意地笑了下,然后也出去了。</p>

    我忙换好衣服出去,去卫生间洗脸。</p>

    洗完脸,打算刷牙,看到杯子着牙刷,已经挤好了牙膏,不知道是谁弄的,是秋桐呢还是夏雨?</p>

    我觉得是秋桐,我主观一厢情愿认定是秋桐帮我挤好了牙膏。</p>

    这样想来,心里一阵温暖,同时继续感到不安。</p>

    洗漱完毕,我去了餐厅,秋桐和夏雨都坐在餐桌前,正等我一起吃早饭。</p>

    我坐下,直接闷头吃饭,不敢抬头看秋桐一眼,也不看夏雨。</p>

    “嘻嘻。小克克看来很饿哦。是昨晚光喝酒没吃好呢还是。”夏雨话说了一半,不说了。</p>

    我知道她后面的半句应该是:还是昨晚活动量过大消耗过多呢?</p>

    我知道她后面半句的意思但秋桐却未必知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