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08章 自有天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夏雨眼神里一阵迷惘:“不知道。 我说了不算。”</p>

    “安心好好呆在美国吧,不要多想,不要整天胡思乱想。”我说。</p>

    夏雨怔怔地看着我,沉默半晌,说:“悲欢离合是红尘,坎坎坷坷是人生。”</p>

    说完,夏雨的眼圈突然红了。</p>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只知道吃喝享受玩乐的富家女?”夏雨低声说。</p>

    我没有说话,脑子里还在琢磨着夏雨刚才这句话。</p>

    这句话似乎说的很有味道,值得味。</p>

    不由觉得繁华人生,凄美瞬间。岁月流逝,如梦如幻。</p>

    似乎一切都是自有天意。许多事情都无法去改变,也许帝会给我预备机会,但是往往我都会错过机会。也许我没有好好把握,总是在得与失之间惆怅,失望,倍感忧伤,悲观失望。</p>

    夏雨继续说:“诚然,我活着需要丰富的物质生活。谁都不愿在贫乏渡过,金钱可能不是首要,但有钱不是我的过错。我知道,离开金钱是万万不可的。我吃喝穿都离不开它。多少人为金钱愁绪,多少人为金钱奔波。而我,最不缺的是钱。”</p>

    我看着夏雨。</p>

    “其实我明白,这世间的人,包括你我,都活得很累,不要因为我不缺钱活得不累。”夏雨叹息一声:“对我而言,别看我整天嘻嘻哈哈,但我的心有多苦多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终于领悟,人活着是一种折磨,一种煎熬,而因为有你,陪伴我的或许终将是荆棘和磨难。”</p>

    夏雨的话让我的心里一个劲儿发沉。</p>

    夏雨接着说:“当然,或许我该正确对待这些,因为帝从来是公平的。”</p>

    我点点头:“是的,帝从来都是公平的。”</p>

    夏雨苦苦一笑:“二爷,其实我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悲欢离合皆常事。生活本没有理想之完美,人人都要去尝尽人生之艰辛,生活之坎坷。”</p>

    我说:“缘分之事自有天注定,可遇而不可求。我们,可以是永远的好朋友。”</p>

    夏雨抿了抿嘴唇:“在我没有尝到或许时间和空间带给我的实践之前,我决意不会放开你,即使我到了美国,我也会日夜念着你。你是我唯一的二爷,我是你唯一的二奶,我们之间的缘分,是天注定的,你这一生,注定要和我有这么一遭。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所以我说悲欢离合是红尘,坎坎坷坷是人生。这是我们的生活之根本。”</p>

    我说:“夏雨,你何必非要这么执着。”</p>

    夏雨说:“执着来自于心动,自从你成了我的心动男生,自从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你,我决意一定要和你不分离,一生一世不分离,只要能够不分离,我不在乎什么大奶二奶的名分,即使你妻妾成群,只要有我的一个位置,我同样不会去介意去争风吃醋。虽然我现在和你的人要分离,但我的心,却一直会形影不离跟着你。”</p>

    我说:“你这样会很累,会委屈了你自己,会耗费了你自己,而且,我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去爱浪费如此多的感情和精力,我实在是一个浑浑噩噩玩世不恭的混账男人,你根本不该对我倾注如此多的情感。”</p>

    话没说完,夏雨伸出手堵住了我的嘴巴,看着我嘻嘻一笑:“亲爱的小克克,不要这么糟践自己,干嘛要把自己说的这么肮脏龌龊呢,你是什么样的男人,你无权做出评价,我心里有数,既然我心里有数,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我喜欢你的玩世不恭和浑浑噩噩,我喜欢你吊儿郎当和装憨卖傻,反正你的优点和缺点,我都喜欢。”</p>

    夏雨这话让我突然想起章梅在我面前提到李顺时候的话,她的话和夏雨此刻的话十分相似。</p>

    说完,夏雨松开手,突然凑过来吻了一下我的嘴唇。</p>

    我一怔,不由身体往后仰了一下,但后面是床背,我无法再往后仰了。</p>

    夏雨身体往前倾,接着又凑过来。</p>

    “不要这样。”我说。</p>

    “不许动,听话,乖乖的。”夏雨嘴里念叨着,两手抱住我的脑袋,狠狠又亲了我的嘴唇一下,然后才意犹未尽地松开我,得意地笑起来。</p>

    我叹了口气,说:“你今晚喝多了,怎么这么快不醉了?”</p>

    “睡了一觉啊,酒醒了啊。”夏雨说:“我其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喝醉的,迷迷糊糊觉得自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卧室的床。起来喝水,然后看了看周围,秋姐正睡得香,我下来了,结果发现你其实还没睡着。”</p>

    我看了下时间,半夜1点了。</p>

    “你去继续睡觉吧。明天你还要赶飞机呢。”我说。</p>

    “不急,不要这么急着赶我走好不好?”夏雨说:“反正我明天要走的人了,你是再讨厌我也不急于这一时吧?我走了,以后你想找人惹你都找不到。”</p>

    夏雨如此说,我不好意思再赶她走了。</p>

    我们一时沉默了。</p>

    夏雨看着我,眼珠子骨碌骨碌转。</p>

    一会儿,夏雨站起来直接出去了。</p>

    我不知道她要干嘛,但我知道她不会离开的,还会回来。</p>

    果然,片刻,夏雨回来了,手里断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有一瓶打开的红酒,还有两个杯子,都倒满了红酒。</p>

    “干嘛?”我说。</p>

    “反正我也不困,咱们坐在这里空聊也闷,不如喝一杯,边喝边聊。”夏雨看着我,眼珠子滴溜溜转悠着,边将托盘放在床头柜。</p>

    “你还能喝?”我说。</p>

    “喝白酒我不行,但红酒,嘿嘿,还凑合。”夏雨说着递给我一杯酒,然后自己也端起一杯:“二爷,来,二奶和你喝一杯。二奶要远行了,今晚,在这午夜里,在这寂静的时刻,在只有我和你的二人世界里,我们……我们干了这杯酒。”</p>

    夏雨的声音似乎有些激动,还有些紧张,眼神狡黠地看着我。</p>

    我端起酒杯刚要喝,突然又放下了。</p>

    刚才夏雨狡黠的目光让我不由怀疑这杯酒里是否被她捣鼓了什么洋动静,她是否想用这杯酒来实现她出国之前最后疯狂一次的目的。</p>

    虽然今晚我和秋桐的那一番暧昧让我的身体里带着没有熄灭的情裕之火,但我不想和夏雨发生那种事,我绝不可以一错再错下去,秋桐在楼,我必须要自觉点。</p>

    这是对夏雨负责,也是对我自己负责,甚至,还是对秋桐负责。</p>

    我不明白为什么是对秋桐负责,但我却真的是这么想的。</p>

    “怎么了?干嘛不喝?”夏雨紧盯住我。</p>

    “这酒我怕喝了之后会犯错误。”我说。</p>

    “什么意思呢?我不明白哦,二爷。”夏雨虽然带着撒娇的语气,但我还是能听出她口气里的紧张。</p>

    我愈发怀疑这酒有问题了,看着夏雨,这丫头在给我玩猫腻呢。和我玩,她还嫩了,我是经历过这事的人,被下过春药的人,吃一堑长一智,我怎么会再重复之前的愚蠢错误呢?</p>

    我看着夏雨淡淡一笑,没有说话。</p>

    夏雨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放下自己的酒杯,说:“哦,二爷,我明白了,你是担心我在酒里给你下了什么东东的什么药,怕喝了之后二奶伺候不了你,是不是?”</p>

    我又是一笑,还是没说话,但带有默认的意思。</p>

    夏雨没有再说话,伸手拿起我的酒杯,直接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来,抹了抹嘴唇,带着嘲笑的表情看着我。</p>

    我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了,觉得很对不住夏雨,因为自己刚才对她的误解和猜测。</p>

    夏雨接着又举起自己的酒杯,微笑着看着我。</p>

    为了弥补自己刚才的过失,我拿起酒杯,把剩下的红酒一口都干了。</p>

    夏雨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然后开心地笑了。</p>

    然后,夏雨站起来,走到门口,将门关好,反锁。</p>

    “干嘛?”我说,心里突然有些紧张。</p>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声音发出来没有气力,似乎很虚弱。</p>

    夏雨冲我做了个鬼脸,走到床头,坐下来,看着我:“嘻嘻。二爷,感觉好吗?”</p>

    “什么感觉?”我说。</p>

    话音刚落,我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有了剧烈的反应,身体内部涌起巨大的热流,浑身的血液都在加速奔流,一种难言的狂烈的**在我大脑和身体里涌动,而我的视线和意识却在渐渐模糊。</p>

    “你——”我想抬起手臂,却陡然发觉自己已经无法做到了,我的身体似乎不听我使唤了。</p>

    “你……”我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我的视线继续模糊,我的意识继续朦胧,我的**继续狂乱迷乱继续疯狂涌动。</p>

    眼前模模糊糊晃动着夏雨得意的笑脸,耳边响起她喃喃的声音:“不是我能喝的东西你能喝哦,小傻瓜。”</p>

    我顿时明白,我自以为很聪明,还是了夏雨的当了。</p>

    接着,我听到夏雨温柔而激动的声音在我耳边颤抖着:“亲亲宝贝,亲亲二爷,亲亲克克,小兔儿乖乖,把门儿开开,外婆回来了……”</p>

    这是我当晚听到的夏雨的最后一句话,之后,我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了,我的意识似乎彻底模糊了,我的记忆似乎终于断了片子。</p>

    虽然记忆仿佛断了片子,但我却似乎进入了一个疯狂而梦幻的境地,我在痛苦的疯狂无法把握自己的方向,无法支配自己的意识,无力而无奈地疯狂着,在痛苦进入一种极致的发泄和宣泄,在宣泄发泄感受着难言的苦痛的快乐,在快乐得到些许暂时的安抚。</p>

    这样反反复复着,最后,我终于平静下来,疲倦而无力地平静下来,累了,真的累了。</p>

    然后,我静静地沉沉地睡去,睡去。</p>

    当我醒来,睁开眼,天亮了。</p>

    我正平静而安静地躺在床,身的睡衣完好。</p>

    夏雨不见了,房间里只有我自己。</p>

    床头柜夏雨被摔坏的手机和蓝色发卡也不见了。</p>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射进来,房间里的光线很温馨。</p>

    感觉脑袋有些发胀,晃了晃,却不疼,也不晕,头脑似乎还很清醒。</p>

    我坐起来,靠在床头,摸摸自己的胸口,心在跳,我还活着,还能呼吸。</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