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07章 幕后真凶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扑哧——”秋桐忍不住笑起来,接着板起脸:“不许耍嘴皮子。 认真点。”</p>

    “呃。”我看着秋桐,心里突然只想笑。</p>

    “唉。”秋桐叹了口气:“今天你告诉我的这事,说实话,让我很震惊。我实在没有想到夏雨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幸亏夏雨没有出事,不然,直接会从精神把老黎击垮的,那会要了老爷子的命!”</p>

    “是的,如果夏雨出了事,绝对会要了老黎的命。”我说:“所以,老黎不管夏雨如何不情愿,都要坚决把夏雨送到美国去,其实主要还是从夏雨的安全考虑。”</p>

    “嗯。”秋桐点点头:“似乎,从老黎的做法考虑,他对这起绑架案的幕后真凶是心里有数的,只是,他不愿意告诉你而已。”</p>

    “或许吧。”本来我对老黎的模糊态度很不解,此时加秋桐刚才的一番分析,我不由心里更加困惑和迷惘,接着对秋桐说:“其实,不管你刚才分析的对不对,但你竟然能想到这么多,能分析地好似头头是道,也还是不简单的。”</p>

    “我刚才是瞎想,我十分不愿意这事是李顺干的,但又一想,要真的是李顺搞的闹剧,那又未必是一件坏事,起码没有真正凶残想杀死夏雨的幕后真凶了。但同时我又很矛盾,因为这虽然是一场闹剧,但毕竟是将老黎拉进了泥潭。”秋桐皱紧眉头说。</p>

    我理解秋桐的心思,说:“你的猜想很富有想象力,出发点是好的,但我只能告诉你那只是想象。”</p>

    话虽如此,但我的心里却还是影影绰绰有些不能释怀的感觉。</p>

    秋桐说:“或许吧,我只能凭着你告诉我的这些如此想象,你了解事情的全部,你当然可以对我的想象做出肯定或者否定的判决,我没有意见。”</p>

    我说:“真的没有意见?”</p>

    “嗯。”秋桐说。</p>

    “很听话嘛。”我说。</p>

    “昂。”秋桐说。</p>

    “那好,睡觉吧。”我说。</p>

    “嗯。”秋桐站起来,接着往楼走,边说:“晚安。”</p>

    “喂——站住!”我坐在那里说。</p>

    “怎么?”秋桐停住,看着我。</p>

    “叫你睡觉没叫你楼啊?”我边说边指了指我的卧室:“去那屋里睡,先床脱了衣服等着我。”</p>

    说完,我带着坏笑看着她。</p>

    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我还是心跳加速。</p>

    秋桐脸闪过一缕羞红,瞪了我一眼:“坏蛋——大坏蛋——不理你了!”</p>

    秋桐说完,直接楼了。</p>

    我坐在沙发吸了一支烟,然后关了客厅的灯,洗澡,睡觉。</p>

    穿着睡衣躺在床,我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想着今晚和秋桐在夜色里那一幕激动人心的暧昧。</p>

    越想越激动,浑身不由燥热。</p>

    开始转移思考的注意点,开始想刚才和秋桐的那一番谈话,想到了秋桐那惊人的分析。</p>

    一会儿觉得秋桐的分析不可思议绝无可能,一会儿又觉得隐约似乎有些道理。</p>

    这样反复琢磨着,越琢磨越糊涂。</p>

    看来,要想得到明确的答案,只有找个机会从伍德那里证实。</p>

    只不过,不知道何时有这样的机会,这机会的主动权很大程度不在于我,而在于伍德。</p>

    胡思乱想着,慢慢迷糊了过去。</p>

    迷迷糊糊朦朦胧胧,似乎感觉房门被轻轻无声地推开。</p>

    我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黑影悄悄走进来。</p>

    不由有些警觉,夏雨和秋桐正在楼睡觉,我在一楼可是担负着保护她们的任务,这时候进来的是谁呢?</p>

    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那黑影走近我,走到床前。</p>

    黑影坐在了床沿,然后脑袋在对着我的方向,黑暗看不清对方的脸。</p>

    从大致的轮廓里,我突然感觉不大对头,摸索着打开床头灯,一看,是夏雨,正披散着头发穿着睡衣坐在我床头看着我。</p>

    夏雨不是喝醉了睡着了吗?怎么醒了?</p>

    看到我,夏雨嘻嘻一笑,轻声说:“二爷,没睡着呢还是被我惊醒了?”</p>

    我坐起来,靠在床头:“你不是睡着了?怎么这么快醒了?”</p>

    “渴醒了,起来找水喝。”夏雨说。</p>

    “找水喝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我说。</p>

    “过来看你睡得好不好啊?怕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睡害怕哦。”夏雨笑呵呵地温柔地说:“小克克,自己一个人睡在这里,是不是害怕啊。二奶过来陪陪你,好不好呢?”</p>

    “我不害怕,我能睡着,不用你来陪,你去睡觉去!”我说。</p>

    “既然能睡着怎么这么容易醒了?我看你是没睡好吧?”夏雨说。</p>

    我没有说话。</p>

    “哎。我喝完水突然不困了,突然很想二爷,过来看看你。”夏雨说。</p>

    “那你现在看完了,可以去休息了吗?”我说。</p>

    “我明天要走了,要远渡重洋到万里之外了,难道……难道你不想和我单独说会儿话?”夏雨幽幽的目光看着我。</p>

    “这个……”我心里突然有些发软。</p>

    夏雨又轻轻叹了口气:“你难道那么讨厌我吗?即使我要离开你了,你也不给我一个单独说话的机会。”</p>

    “好吧,说什么呢?”我说。</p>

    “随便说,说什么都行。”夏雨说。</p>

    我一时找不到话头。</p>

    “我要走了,你是不是觉得很轻松呢?今后再也没有我这个二奶来纠缠你烦扰你让你讨嫌了?”夏雨说。</p>

    我说:“我没那意思,我没说你让人讨嫌!”</p>

    “那你是喜欢我缠着你了?”夏雨笑起来。</p>

    “我也没这样说!”我说。</p>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夏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舒了口气,说:“夏雨,其实。我是希望你能有你自己的新的生活,属于你的新生活,在你的新生活里,你可以找到真正的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真正的幸福和快乐。”</p>

    “和你在一起,是我真正的幸福和快乐,离开你,我失去了我自己。我无法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找到所谓的新生活。”夏雨说。</p>

    “你现在是这样想,但正如你所言,时间和空间会改变一切,等你到了美国,的你接触到更广泛的空间,等你认识更多的朋友,你会改变自己的这个想法的。”我说。</p>

    “你确定吗?”夏雨说。</p>

    我点点头:“确定。”</p>

    “但我不确定。”夏雨说。</p>

    夏雨的回答让我又无语了。</p>

    我沉默片刻,伸手拿过床头自己的衣服。</p>

    “干嘛,你要穿衣服?先脱了睡衣再穿啊!”夏雨说。</p>

    我没有理会夏雨,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那个摔坏的诺基亚手机和蓝色发卡,递给夏雨,然后把衣服放回去。</p>

    “咦——这是我的手机和发卡,你在哪里找到的?”夏雨说。</p>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说:“你的东西,给你。”</p>

    夏雨接过去看了看:“手机摔坏了,可惜,可惜。”</p>

    我说:“把东西收好吧。”</p>

    夏雨将手机和发卡放在床头柜,看着我:“你是怎么找到这东西的?是在我被绑架时候的出租车里还是在我被关押的地方?”</p>

    我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东西回来了。”</p>

    夏雨说:“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是不是啊,所以你一直带在身边。过安检的时候我怎么没注意看到你掏出这手机啊?”</p>

    夏雨先过去的安检,她自然没有注意到。</p>

    我说:“这东西对我重要不重要不重要,但因为是你的东西,所以我想在你走之前交给你。”</p>

    夏雨说:“手机摔坏了,我要再去买一个。”</p>

    我说:“美国有卖这种黑白屏的诺基亚手机的吗?”</p>

    夏雨一咧嘴,转了转眼珠:“那你把你的给我,回去你再买一个。好不好?”</p>

    我说:“不好!”</p>

    夏雨说:“为什么不好?”</p>

    我说:“因为我对这个手机有感情了。”</p>

    夏雨说:“看不出,你还挺恋旧。这么说,你也还恋着前大奶了?”</p>

    我哭笑不得。</p>

    “我走了,你会不会也会恋旧呢?我好歹做你的二奶也有些日子了,算是老的了。我走了,你会不会再发展新的二奶来接我的班呢?”夏雨又说。</p>

    “你都在说些什么?这哪儿跟哪儿的事?”我说。</p>

    “我不管,以后你不管再找哪个女人,都不许再册封为二奶,二奶是我的专用,不许有人占用我的名号。”夏雨说。</p>

    我深深叹了口气,夏雨的脑瓜子真敢想真会想啊。</p>

    “我知道你周围很多女人喜欢你,不光是我,我知道云朵孔昆秦璐都喜欢你的,我早看出来了,虽然云朵叫你哥,但她对你的心,我是知道的,虽然我不说,但我心里明白。孔昆和秦璐,我也是知道的。”</p>

    夏雨继续说:“还有,甚至秋姐,我也怀疑她对你有那种情感,虽然她做的很含而不露,但我还是能偶尔从她看你的眼神里感觉出一些异样的东西。唉。还有海珠和冬儿。你说说你,招蜂引蝶的,怎么这么吃香呢?我要是个你这样的男人,周旋在这些女人间,估计得累死忙死。”</p>

    夏雨其实还漏了一个——谢非。</p>

    当然,她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p>

    我心里苦笑连连。</p>

    “你说你和这么多女人搞纠葛,我走了怎么能放心呢?这么多女人在窥视着老大的宝座,海珠的位置怎么能不岌岌可危呢?可怜的海珠,或许她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正面临这么激烈的竞争。想一想,还是我的位置好,相对安全,似乎没有人和我争二奶的位置,但愿如此吧。希望这个位置一直给我保留好了,我早晚还要回来的。”夏雨说。</p>

    “你觉得你多久能回来?”我问她。</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