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06章 江湖之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伍德?”秋桐又失声叫了出来,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伍德?为什么是伍德?伍德和老黎无冤无仇,为什么他要策划绑架夏雨呢?”</p>

    我说:“因为老黎和我的关系,因为夏雨和我的关系,因为李老板的企业和三水集团的合作关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秋桐脸色有些阴沉,不说话了。</p>

    我点燃一支烟,慢慢吸起来。</p>

    “不许抽烟——”秋桐瞪了我一眼。</p>

    我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赶紧把烟头掐死。</p>

    我一直子啊她面前吸烟,她从来不管,怎么这会儿突然禁止我吸烟了呢?我很怪,但也不想多问。</p>

    “你怎么那么肯定是伍德策划的这起绑架案呢?证据确凿吗?”秋桐说。</p>

    “这个……没有直接的证据,主要是我根据一些迹象分析出来的。”我说。</p>

    “分析出来的?”秋桐带着怪怪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你觉得自己分析的正确吗?”</p>

    我说:“应该是正确的,因为我和老黎的关系,因为李老板的企业和三水集团的合作关系,伍德不是第一次对三水集团下手了,之前的那场大火,是他指使人干的,这次的绑架,十有**还是和他脱不开干系。”</p>

    “想当然的分析。对不对?”秋桐说。</p>

    “对!”我点点头。</p>

    我此时对秋桐的问话和神态感到有些怪,似乎,秋桐不大相信我的判断,对我的结论有怀疑。</p>

    秋桐接着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带着痛苦的表情沉思了半天。</p>

    “老黎是无辜的,夏雨是无辜的,三水集团是无辜的,都是因为李顺,因为我和你。他们受的这些灾祸,都是李顺带来的,都是我和你带来的,如果我们和他们没有交往,从来不认识,他们怎么会有如此这些灾祸。”秋桐的语气十分沉重,带着极度的愧疚。</p>

    秋桐把自己也扯进去了,她似乎觉得三水集团遇到的灾难,也是和她有关系的,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她和李顺的关系,她和夏雨夏季老黎的关系。</p>

    秋桐主动把责任拉到了自己身。</p>

    我说:“这个和你没有关系,你不必自责。”</p>

    “怎么会没有?你认为会没有吗?凭我和李顺的关系,你以为会没有吗?”秋桐说。</p>

    我一时无语了。</p>

    “两个亿啊,如此巨大的损失。”秋桐喃喃道:“老黎这么损失了两个亿,因为我们,他损失了两个亿,我们心里如何能过意地去。”</p>

    看着秋桐难过惭愧内疚的表情,我不由脱口而出:“老黎没有损失两个亿。”</p>

    话一出口,我赶紧刹住,我答应老黎此事不告诉别人不说出去的,可是,在秋桐面前,我却脱口而出了。</p>

    这事甚至连夏季夏雨都不知道,我竟然在秋桐面前说了出来。</p>

    听我如此说,秋桐不由一怔,看着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看着秋桐紧盯住我的目光,我知道,自己无法再向秋桐隐瞒了,秋桐的目光总是让我感到无法抗拒,既然我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不给秋桐说清楚是不可能的了。</p>

    可是,如果我对秋桐说了,等于违反了对老黎的承诺,失言了。</p>

    可是,如果我不说,我无法面对秋桐此刻的目光,我也不能对秋桐撒谎,我实在不想对她撒谎了,能不撒尽量不撒。我可以不说,但不可以撒谎。</p>

    但此时,我只有说了。</p>

    老黎,对不住了,主啊,饶恕我吧。我心里默念着,然后看着秋桐:“因为李老板打给了老黎两个亿,作为对老黎损失的补偿。”</p>

    秋桐眼神一亮,看着我:“你是说,李顺前几天回来给了老黎两个亿?”</p>

    “是的!”我说。</p>

    “老黎要了吗?”秋桐说。</p>

    “要了,照单全收!”我说。</p>

    秋桐松了口气,点点头:“李顺和老黎见面了?”</p>

    “没有,李老板委托我给老黎传的话,说想给老黎补偿一个亿,作为对他受到牵连的一点心意,但老黎却不答应,开口要两个亿,说少一分都不行。李老板咬咬牙答应了,他离开星海之后没几天,钱打到了老黎的账。”我说。</p>

    听了我的话,秋桐有些想笑又笑不出的表情,接着说:“这么说,李顺也认为是伍德策划的此事,所以他知道老黎是受了他的牵连,所以要补偿的?”</p>

    “大致是这样!”我说。</p>

    “那老黎呢?他同意你说的伍德幕后指使的分析吗?”秋桐说。</p>

    “他没有明确的态度,含含糊糊的,他似乎认定那绑匪的话,认定那绑匪真的是湖南过来的流窜犯。”我说。</p>

    “既然他如此认为,那他为什么还要李顺的两个亿?”秋桐反问我。</p>

    此时的秋桐,头脑似乎突然慎密起来了,似乎在分析着什么。</p>

    “这个……”秋桐这么一问,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到了,墨迹了下,说:“或许,既然李老板认定老黎是受了牵连,既然老黎自己损失了这么多有人主动来补偿何乐而不为呢?还有。或许,老黎虽然那么说,但他心里或许也搞不定到底谁是这绑架案的真正主谋。”</p>

    秋桐不说话了,低头沉思着,半天,突然抬起头说:“这事很巧啊,夏雨刚被绑架没几天,李顺突然回到了星海。”</p>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结结巴巴地说。</p>

    “我什么意思?”秋桐转动着眼珠说:“我突然怀疑这事的真正主谋不是你认为的伍德。”</p>

    “那是谁?”我看着秋桐。</p>

    “李顺!”秋桐轻声说,说完,突然打了个寒战。</p>

    我一听,晕了,第一反应是秋桐的分析很荒谬荒唐不可思议,她怎么会想到是李顺主谋的呢?</p>

    “你真是太灵敏了,你真的可以和灵敏相媲美了,太有想象力了。”我哭笑不得地说。</p>

    秋桐皱紧眉头,认真地对我说:“我这样说是有道理的,我突然想到,李顺如此大方给老黎两个亿,恐怕那不是他自己的钱,而这两个亿,本来是老黎的,李顺只是找个借口还给了老黎。</p>

    这起绑架案,从头到尾都是一起闹剧,李顺导演的闹剧,他的目的是想加大和三水集团和老黎的关系紧密度,同时呢,将绑架之事嫁祸于伍德,将财大气粗势力不可测的老黎拉进自己的圈子,将老黎和伍德置于敌对状态,这样做,对李顺显然是有利的。</p>

    还有,夏雨被捂住嘴巴蒙住眼睛塞耳朵,这又说明,作案的极有可能有夏雨的熟人,怕被认出,所以才这样对夏雨。你说我分析地对不对?”</p>

    秋桐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似乎为自己的分析感到不到几分得意。</p>

    我此时被秋桐的一番言论给震惊了,她怎么会有如此的头脑竟然会分析这些江湖之事,而且,不管对错与否,但头头是道。</p>

    同时,我又被秋桐的一番分析给弄糊涂了,似乎,我觉得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p>

    一想到这有可能是李顺导演的一场闹剧,我不由浑身一震。</p>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又不停地否定自己,李顺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p>

    “其实,我很希望自己是想多了,我不希望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秋桐说:“可是,我似乎觉得自己的分析真的挺有道理的,李顺这个人,鬼点子一套一套的,还有老秦那个军师在。对了,还有,如果我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么,绑架夏雨的人,说不定是你或者四哥。或者是你们俩找的人。”</p>

    我又晕了,傻傻地看着秋桐:“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你觉得我真的是绑匪吗?”</p>

    秋桐忍不住笑了:“我在编剧情呢。不过,看你现在的模样,我觉得还真有点土匪的模样。”</p>

    我摸了摸脑袋,秋桐又笑起来:“刚才我说的那些,你觉得有道理不?”</p>

    我说:“有道理,但没有可能!”</p>

    “为什么呢?”秋桐说。</p>

    “因为你说的太匪夷所思了,”我说:“因为还有一些过程和内情,你不知道。”</p>

    我想到李顺和我一起去抓绑匪的事情,想到李顺在这期间的表现,我认定李顺绝对不会是干这事。</p>

    当然,秋桐有如此的分析,是基于我告诉她的那些事情,而我只是告诉了她一些表面的东西,期间我和四哥方爱国他们以及李顺他们操作的事情,秋桐都不知道。她有此分析,也是可以理解的。</p>

    “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秋桐好地看着我。</p>

    “不告诉你了,我不想给你撒谎,所以干脆不告诉你。”我说:“其实你只要知道结果行了,过程并不重要,又不是需要你来做福尔摩斯破案,你知道那些没什么意义了。当然,我不认为你刚才的分析没有道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的分析是不可能的。”</p>

    “额。好吧,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不说别的了,不告诉我总撒谎好,我最讨厌的是撒谎。”秋桐说。</p>

    “嗯。”我点点头:“以前我经常对你撒谎,我骗了你很多次,但现在,我尽量争取不对你撒谎的。我在努力去做到。”</p>

    “还要尽量……还要努力……看来,你还是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做到!”秋桐说。</p>

    “这个……”我为难地挠挠头皮。</p>

    “是不是觉得我该理解你呢?”秋桐说。</p>

    “对,对,理解万岁!”我忙点头。</p>

    “得了吧你,我希望你今后多说实话,最好不要说谎话!”秋桐说:“一个人说一句实话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只说真话不说谎话。”</p>

    我点头:“对,对,你说的对。一个人说一句实话并不难,难的是说两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