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02章 楼上楼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夏雨嘿嘿笑起来:“嗯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逗二爷玩呢。这别墅卧室还真不少,楼下两个,楼3个,二爷,你想睡那个呢?想在楼呢还是楼下?”</p>

    我说:“你们俩睡楼,我睡楼下,我给你们当保镖。”</p>

    “额。”夏雨眼珠子转了转:“我其实觉得我们三个都睡楼挺好的,这别墅区保安挺好的,不需要你来当保镖。我们还是都在那个大卧室睡吧,挤挤睡得香。”</p>

    我说:“算了吧你,我还是睡楼下。”</p>

    秋桐这时笑着说:“夏雨,既然想挤挤睡的香,那我们俩一起睡那大卧室好了。”</p>

    夏雨冲秋桐做了个鬼脸:“嗨——秋姐,咱家又不是没房子住,干嘛挤挤啊,我是说了玩的呢,咱们还是一人一个房间好了。”</p>

    “好吧。”秋桐点点头。</p>

    “你是客人,你睡那大卧室!”夏雨说。</p>

    “使不得,还是你睡吧。明天你要走了,今晚让你好好睡一晚。”秋桐笑着说。</p>

    “嘿嘿。”夏雨笑了下,目光狡黠地看了看秋桐,又看看我,然后说:“二爷,今晚在这里,我们三个人,让你享受下当老爷的感觉,我和秋姐伺候伺候你怎么样?”</p>

    我一听这话,脑袋登时大了,瞪眼看着夏雨。</p>

    秋桐的脸色唰红了。</p>

    看着我们俩的神态,夏雨哈哈笑起来:“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伺候二爷指的是下厨弄顿丰盛的晚餐,让小克克二爷放开肚皮吃一顿啊。”</p>

    我松了口气,秋桐忍不住笑起来,脸色却还是红红的。</p>

    “秋姐,咱们俩做菜去吧,不然二爷一会儿会要发威了,二爷要是饿极了,没有吃的,说不定会把我俩给吃了。”夏雨又挤眉弄眼地说。</p>

    夏雨这会儿的话似乎一直都是有话外音,搞得气氛有些暧昧。</p>

    秋桐忙点头:“好,我们去弄菜,我先去厨房看看。”</p>

    秋桐说着去了厨房。</p>

    夏雨看着我,笑着,低声说:“哎——二爷,今晚想不想吃我们啊?”</p>

    “你给我一边去——”我一瞪眼。</p>

    夏雨没有一边去,反而凑得更近了,继续低声说:“哎——如果要吃的话,你想先吃哪个呢?先吃我呢还是先吃秋姐?”</p>

    “先吃饭!”我伸手捏住夏雨的小鼻子:“你少给我弄里格楞,做饭去。”</p>

    “哎——哎——”夏雨叫起来,我松开手,她揉了揉鼻子,哼了一声:“冲我摆谱了是不是?在这里做大爷了是不是?”</p>

    我无以应对。</p>

    夏雨又笑起来:“其实我喜欢你在我跟前做大爷,因为你做了大爷,我是大奶了。嘻嘻。”</p>

    我一咧嘴。</p>

    “对了,说实话,今晚想不想和我们一起睡那张大床呢?想不想三个人睡在一起呢?”夏雨又带着恶作剧的表情问我。</p>

    “不想!”我说。</p>

    “那你是想和我们其的一个单独睡在一起了?是想和我睡一起呢还是和秋姐?”夏雨又问。</p>

    “一边去!”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又赶她。</p>

    “嘿嘿,我猜,你一定是想今晚让二奶侍寝是不是啊?如果你需要,二奶早准备好了,二奶时刻准备着给二爷侍寝呢。”</p>

    夏雨带着腻腻的声音:“不过,今晚,我要让你做大爷,我呢,自然是大奶,好歹二奶临走之前扶正一次。哎。不容易啊,要走了才临时给个当大奶的机会,我容易嘛我。不过,我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的。哎。秋姐也在,估计这机会又没了,苦命啊,我命苦啊。”</p>

    夏雨喃喃地自得其乐怨妇一般地自我倾诉着,我坐在那里哭笑不得,这时秋桐在厨房里叫夏雨,夏雨忙答应着去了厨房。</p>

    我松了口气,靠在沙发看电视,边不由又摸了摸口袋里那个摔坏的诺基亚手机和蓝色发卡。</p>

    我一直在琢磨要不要在夏雨离开之前把手机和发卡还给她,但同时又有些顾虑。如果给她,她要是问我怎么会又有这个,在哪里发现的,我怎么回答呢?夏雨不知道我带人去救她的事,甚至老黎都不知道,我给她这手机和发卡,不等于自己暴露了吗?</p>

    正在琢磨着,收到四哥的手机短信:“伍德回到星海了。”</p>

    我身体不由一震,忙回复:“什么时候回来的?”</p>

    “刚下飞机不久。”四哥回复。</p>

    “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谁?”我问四哥。</p>

    “皇者、保镖、阿来。还有冬儿。”四哥回复。</p>

    这么说,跟随伍德去日本的人都回来了,绑架事件刚刚平息,伍德回来了。</p>

    伍德虽然此次没有达到全部目的,没有搞死夏雨,但还是弄到手了两个亿,也应该算是有所斩获,我想他此时心情应该是不错的。</p>

    之所以我毫不怀疑伍德到手了两个亿,主要还是从老黎的表现得出的结论,包括老黎和我还有夏季的谈话,特别是老黎毫不犹豫接受了李顺的两个亿,更让我对此笃信无疑。</p>

    一想到伍德勒索了老黎两个亿,我恨得牙跟直痒痒,马尔戈壁的,狗日的从李顺和我那里损失的一点六个亿终于找回来了。转悠了半天,等于李顺出了大头。</p>

    “伍德一定气色不错吧?”我问四哥。</p>

    四哥回复:“我站在一边装作接电话的样子,在他和我错身而过的时候,我有一个短暂的近距离观察的机会,据我的观察,我看不出他有什么好气色,相反,虽然他戴着墨镜,但好像还能看出他的神色有些沮丧,甚至。还有些焦虑。”</p>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由有些困惑。</p>

    “不知道,看他随后有什么动作吧,我和方爱国他们都在密切关注着他的动向的。”四哥回复。</p>

    “其他人神色怎么样?”我又问四哥。</p>

    “保镖还是惯常的面无表情,阿来则有些小心翼翼,皇者还是眼珠子到处转悠,甚至还多看了我几眼,冬儿则神情严肃。”四哥回复。</p>

    四个人四种不同的神态,四哥描述的可谓详细。</p>

    “看来伍德好像有些不开心啊。”我回复四哥。</p>

    “看去来好像是。”四哥说。</p>

    “这狗日的刚到手了两个亿,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我说。</p>

    “你肯定他将那两个亿弄到手了?”四哥说。</p>

    “是的,我肯定,我有绝对的把握!”我说。</p>

    “为什么?”四哥说。</p>

    “因为……”我刚要说出李顺给老黎两个亿的事,猛然想起老黎的叮嘱,于是接着回复:“具体原因不说了,但我能确定伍德确实将那两个亿弄到手了,那晚在山洞里,是伍德的人抢在我们前面干掉了绑匪劫走了巨款。我对此确信无疑。”</p>

    “如你所言,那伍德不开心是因为没有达到全部目的?是因为没有达到将夏雨杀死借以彻底摧毁老黎精神支柱的目的?”四哥说。</p>

    “只能是这么认为。只能认为伍德是胃口太大,得了钱还不满足,还想杀人,还想将老黎的精神搞垮。”我说。</p>

    “我认为你现在的结论下的有些过早,我觉得不要急于做这样的结论。”四哥说。</p>

    “四哥,我不能告诉你我为什么要下这样的结论,但相信我,没错的,真的是这样!”我说。</p>

    四哥没有再回复我。</p>

    似乎,四哥有些怀疑我的结论是否正确,他保留自己的看法。</p>

    我只有苦笑了,四哥要是知道李顺给老黎两个亿老黎接受的事,他也不会再对此有怀疑的,但是,我要信守对老黎的诺言,不能告诉四哥这事。</p>

    这时,我又接到了有些日子没有联系的谢非的手机短信:“师弟,在哪儿呢?在星海吗?”</p>

    我忙回复:“师姐好,我在……在外地的,不在星海。”</p>

    “最近还好吗?”</p>

    “谢谢师姐关心,我还好,师姐还好吗?”</p>

    “好,呵呵,这些日子一直在忙,没有和你联系,想师姐了不?”</p>

    我一愣,觉得谢非似乎是在用开玩笑的口吻和我说话,于是回复:“想了啊,一直很想师姐啊。”</p>

    “真的吗?”</p>

    “真的啊!”</p>

    “嗯,我其实。其实也经常在想你的。有时候,半夜醒来还在想你。”她回复。</p>

    我突然觉得不大妙,怎么她这口气好像挺认真的呢?</p>

    我有些头大,忙回复:“哎——你看咱们这师姐弟的感情,没得说啊。我对师姐师兄向来都是感情很深的,我想每一位师姐和师弟还有同学,原来师姐和我一样的重校友情谊之人啊,我想师姐一定也如同想我一样想其他各位校友的吧,一定是的。呵呵。”</p>

    半天,谢非回复:“你……你在和我耍滑头!”</p>

    “不敢,我怎么敢和师姐耍滑头呢!”我忙回复。</p>

    “你是个狡猾的小家伙。”她又回复。</p>

    “额。不会吧。”我模棱两可地回复。</p>

    “好了,不管怎么说,师姐把该说的话都说了,说出来,心里舒坦不少。至于你怎么理解,那是你的事。我要吃饭了,你也该吃饭了吧,回聊!”</p>

    我拿着手机发愣,谢非给我发短信,目的是想告诉我她半夜也在想我?她为什么要这样?</p>

    我不由又想起那晚在她家的那个暧昧迷糊之夜,想起那晚我头疼,我至今也搞不懂我那晚到底有没有把师姐给做了,但我知道,自从那晚之后,师姐对我的神情和态度似乎之前一下子亲近亲昵了许多,看我的眼神都不大一样了。</p>

    卧槽,到底有没有做了谢非呢?做了和没日对我对谢非而言,有多大的区别呢?我不由苦思。</p>

    其实这种鸟事没什么值得苦思的,我纯粹是闲的蛋疼装逼没事找事,想一想这事其实很简单,做了做了,没日没日,多大个事。反正谢非又不是黄花闺女,又不是单身女人,她有家有室的,还是富贵权势人家,高干夫人。</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