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01章 客气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这时心里突然有些尴尬,虽然我不乐意看到夏季跟着秋桐跑,也不想成全夏季,但此时的情况,我觉得还是要说些客气话。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对老黎说:“既然夏季老兄能抽出时间来,要不,一起去吧,我们三个一起去送夏雨。”</p>

    我这话显然是心不由衷的,但还是要说。</p>

    夏季听我这么一说,送了口气,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老黎。</p>

    老黎看了看我,不看夏季,直接说:“不行,没有必要,没有必要这么多人兴师动众去送小雨。”</p>

    夏季的目光转瞬黯淡,我也松了口气。</p>

    夏季此时回来我想一定是冲着秋桐来的,但老黎不许他去,又不许他去送夏雨,显然他很扫兴。</p>

    夏季怏怏地站起来:“爸,那……既然这样,我先回集团去了。我那边客户马到。”</p>

    “嗯。”老黎点点头,接着说:“小季,这次你妹妹的事情,算是福大命大,算是运气好,虽然损失了两个亿,但好歹你妹妹安全回来了。社会不太平,树大招风,你自己今后要注意自身的安全。”</p>

    夏季点点头,然后出去了。</p>

    我此时有些发怔,老黎的两个亿不是回来了吗?李顺不是补偿了老黎两个亿吗,怎么他还是说损失了两个亿呢,看他说话的口气,似乎夏季不知道李顺补偿老黎两个亿的事情,似乎李顺补偿的这两个亿没有进入夏季集团的账户。</p>

    当然,我很清楚,对于家大业大家底厚实的三水集团来说,两个亿的资金虽然数目不小,但却并不是不可或缺的,没有这两个亿,集团照样正常运转,丝毫不受影响。</p>

    夏季走后,老黎看着我说:“李顺果然很讲信用,果真给我打了两个亿过来。”</p>

    我点点头:”嗯。”</p>

    老黎的神情突然有些严肃:“小克,此事,在星海,只有你知我知。我希望,暂时,不要让任何第三个人知道。”</p>

    “额。”我看着老黎,猜不透他的心思。</p>

    “听到没有?”老黎看着我。</p>

    我点点头:“听到了。”</p>

    老黎微微一笑:“你一定很困惑,是不是?”</p>

    “是!”我说。</p>

    “那你继续困惑吧,自己去想吧,想不明白继续想。”老黎呵呵笑起来。</p>

    “你当自己私房钱了?”我说。</p>

    “你管不着。”老黎说。</p>

    “你私房钱不少吧?”我说。</p>

    “怎么?想算计我的私房钱?”老黎狡猾地转动着眼珠。</p>

    “差不多。”我说。</p>

    “你个臭小子。”老黎打了我一下,接着又笑起来,笑得有些神秘。</p>

    既然老黎不愿意告诉我,那我不问了,虽然我很好。</p>

    “到北京后,你们今晚不用住酒店,在首都机场附近不远的一个小区,我有一套别墅,你们今晚直接住那里好了。小雨会带你们直接过去的。”老黎边说边递给我一把钥匙:“小雨那里有一把,我再给你一把,万一她马大哈弄丢了,你这里还可以双保险。”</p>

    “嗯。”我点点头,接过钥匙,说:“没想到你在北京还有房产。”</p>

    “我在美国还有呢。”老黎说。</p>

    “怎么着,叫你房爷?”我说。</p>

    “这倒不用,你叫我一声爹行。快,叫爹——”老黎催促我。</p>

    “老黎。”我说。</p>

    “唉。”老黎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在我死之前,不知道能不能听到你叫我一声爹啊。”</p>

    我呵呵笑起来。</p>

    午在老黎家吃饭,夏季又赶了回来。</p>

    他当然有理由回来,回来给妹妹送行啊。</p>

    午饭算是给夏雨送行的家宴了,老黎夏季夏雨是正式,我和秋桐算是列席。</p>

    边吃饭,老黎又边叮嘱了夏雨一些到美国后的注意事项,夏雨不停地点头答应着。</p>

    夏季没大说话,不停地热情招呼秋桐吃菜,还不停给秋桐夹菜。</p>

    夏季可逮着机会了,逮住不放,也不管是什么场合。</p>

    秋桐被夏季的热情搞得神情有些不在自然,不由自主看我一眼。</p>

    我明白,她的不自然很大原因是因为我在。</p>

    我的心里虽然很不自在,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p>

    老黎似乎对夏季对秋桐的热情招待举动视而不见,自顾专心给夏雨唠叨着。</p>

    好不容易结束了难捱的家宴,稍事休息,然后大家直奔机场。</p>

    老黎和夏季亲自到机场送我们。</p>

    我换完登机牌,看到夏雨正悲戚戚依依不舍和老黎夏季话别,秋桐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p>

    我走过去,我们准备要进安检口了。</p>

    老黎神态安详地拍拍夏雨的脸蛋:“乖——丫头,到了美国,要经常给老爸打电话,要照顾好姑姑,不要老出去玩,要多陪姑姑说话散心。”</p>

    “嗯。”夏雨眼泪汪汪地点点头:“老爸,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p>

    老黎呵呵笑了:“你老爹我身体棒的很,你尽管放心。”</p>

    夏雨又看着夏季:“夏季老兄,对不起,我让集团遭受了巨大损失。我的股份不要了,都给你吧,算是加倍补偿。”</p>

    这个时候夏雨竟然说出这话来,大家都不由一愣。</p>

    秋桐不明里,满脸困惑的神情。</p>

    夏季苦笑一下,拍了拍夏雨的肩膀:“妹妹,咱们是亲兄妹,我们之间分什么你我,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不然老爸会生气的。再说了,那些损失虽然数目不小,但对我们集团来说,还是算不得什么的,伤不了我们的筋骨,对集团的影响微乎其微,我们还在正常运转的。你在集团的股份是那些损失的好些倍,我会好好给你看好的。”</p>

    秋桐睁大眼睛看着夏季夏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p>

    夏雨这时突然笑了:“那既然你这么说,那么,以后你不许再拿这事来批评我训斥我?”</p>

    夏季笑了:“好的,我答应你!”</p>

    “拉钩——”夏雨伸出手指头。</p>

    夏季苦笑着和夏雨拉钩。</p>

    夏雨开心地笑了。</p>

    然后,夏季看着我说:“老弟,辛苦你了。两位女士拜托给你了。送走我妹妹,你可要照顾好秋桐,安全及时回来啊。”</p>

    夏季的话让我听了又感到别扭,他说我辛苦似乎在表明他和秋桐有什么特殊关系似的,我擦,他知道我和秋桐是什么关系发生了什么关系吗?他要是知道,还会这么和我说话吗?</p>

    操——显然,我不能告诉他,也不能让他知道。既然谁都不知道,显然,我只能硬着头皮听他说。</p>

    我点点头,然后提起行李,看着老黎和夏季:“我们要进安检了。”</p>

    老黎点点头,夏季冲秋桐微微一笑。</p>

    秋桐冲老黎和夏季笑了下,摆摆手:“黎叔,夏董事长,我们走了。”</p>

    秋桐规规矩矩称呼夏季为董事长让我感到较满意。虽然我为自己对一个称呼都如此敏感感到可笑,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感觉。</p>

    然后,我们进了安检口。</p>

    安检完后,我们回过头,看到夏季正在忙着接电话,而老黎还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我们。</p>

    我们挥挥手,老黎也挥挥手,同时似乎还微笑了下。</p>

    我突然感觉,此时的老黎似乎有些苍老和孤寂。</p>

    这种感觉让我的心里有些苍凉。</p>

    然后,我们直奔登机口。</p>

    原定下午3点多的飞机一直拖延到4点半才飞,这年头,飞机不延误是不正常的。</p>

    妈逼的航空公司,一想到如此频繁的航班延误想草他妹!</p>

    晚6点的时候,夜幕刚刚降临,我们终于抵达北京首都机场。</p>

    然后,我们打车直奔老黎在首都机场附近的别墅。</p>

    此次北京之行,我带着两位美女,两位和我在不同情况下都发生过一次不同感觉不同知觉不同味觉**交集的美女。</p>

    下面的时间,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p>

    别墅区离机场很近,打车不到20分钟到了。</p>

    这是首都机场附近的一个高档别墅区,环境十分优雅,老黎的那座别墅位于小区的东北角,周围绿树掩映,前面还有一个不大的人工湖,夜色里显得十分静谧。</p>

    进入别墅,里面装饰地豪华气派,客厅宽敞明亮,家具家电一应俱全。</p>

    “这里定期有人过来整理打扫,我爸和我哥来北京经常住在这里。”夏雨说:“我们今晚住在这里,还可以在这里自己做饭做菜呢。”</p>

    “不需要出去买菜?”我站在客厅环顾着四周。</p>

    “我爸都安排好了,吃的喝的厨房里肯定都有的。”夏雨笑着说。</p>

    我走进厨房,果然如夏雨所说,橱柜摆放着洗好的好几种青菜,都是新鲜的,冰箱里也有各种吃的和肉。</p>

    显然,这别墅是有人专门料理的,知道我们要来,提前都准备好了。</p>

    放下行李,夏雨一屁股坐在沙发,打开电视,边看着我和秋桐:“嗨。小克克,二爷,秋姐,休息下吧。”</p>

    我和秋桐坐下,秋桐笑着说:“这里住的恐怕都是北京的富人吧?富人居住区!”</p>

    “算是吧,不过我们不是北京人,也来这里住了。”夏雨说。</p>

    “卧室在哪里?我去看看。”我说。</p>

    “不用看了,小克克,楼有一个超级大卧室,大卧室里有一张超级大床,今晚呢,我们三个在那张床睡好了。”</p>

    我一愣,夏雨呲牙咧嘴,秋桐忍不住抿嘴笑。</p>

    “你睡间,我们俩睡两边。我们来保护你。”夏雨继续说:“或者,要不,我睡间,你们俩睡两边,你们来保护我。”</p>

    “开什么国际玩笑。这怎么成体统。不行!”我说。</p>

    “怎么不行呢?我看行,秋姐,你说行不行?”夏雨说。</p>

    秋桐继续笑,不说话。</p>

    夏雨又说:“要不,我和秋姐在床睡,你睡地板,给我们当保镖。”</p>

    我说:“这也不合适,我是客人,怎么能睡地板呢。”</p>

    “那你说怎么办?”夏雨说。</p>

    “我们睡床,你睡地板好了,反正你是主人。”我说。</p>

    “你是说,你和秋姐一起睡在床,我睡地板?”夏雨瞪眼看着我。</p>

    秋桐脸一红。</p>

    我也不敢应承了。</p>

    夏雨继续说:“你们俩一起睡床,是想让我给你们当保镖呢还是当观众看活人小电影呢?”</p>

    “这……你……”我不好开口了。</p>

    秋桐脸更红了,忙说:“好了,你们俩不要闹了,我知道夏雨是开玩笑的,这么大的别墅当然不会一个卧室。”</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