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99章 自以为是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自以为是的想着,分析着。 </p>

    其实,我并不了解李顺此时的内心深处在想什么,也不知道章梅是怎么想的。</p>

    我只能站在我的角度做理所当然的揣度。</p>

    “见到他,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又有了希望,我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复活。”章梅说:“当然,我知道,时间是世最无情的东西,再深的感情,恩义,情愫,都会因天涯远隔岁月流失而渐渐淡去。我要用有常的心面对无常的世事。”</p>

    章梅似乎对自己和李顺的未来很看好,但,李顺都不打算让她知道有小雪的存在,她能看好到什么程度呢?</p>

    我心里不觉一阵苦笑。</p>

    章梅接着说:“对了,易克,你还记得那个女孩子吗?”</p>

    “哪个?”我说。</p>

    “是那天你开车带我去戒毒所在广场绿地边停车抽烟我看到的那个漂亮女孩啊。”章梅说。</p>

    我装作想了想的样子,说:“哦,好像记起来了。”</p>

    “那个女孩真漂亮啊,她妈妈也是那么漂亮,多么幸福的一对母女,真让人羡慕,那天见了她之后,我一直无法忘记呢。我老是想,我的女儿要是活着的话,也该有她这么大了,也该会这么可爱漂亮:“章梅带着梦幻般的表情说:“这些日子,在戒毒所的日子里,我经常晚会做一个梦,一个内容相同的梦。”</p>

    “什么梦?”我说。</p>

    “我梦见我的女儿还活在人间,而且活得很幸福快乐健康:“章梅继续带着梦幻的口气说:“我还梦见我们母女团圆了,我开心地不得了,带着我的女儿像那对母女那样在广场的草坪做游戏,女儿欢快地奔跑着,扑到我的怀里,叫我妈妈。妈妈。感觉好幸福啊。可是,梦醒来,却只是一场空。”</p>

    我心里感到一阵难受,不由又想起了小雪。</p>

    “你说怪不怪?我每次梦见我的女儿,长得都和那天我见到的那个女孩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章梅突然又说。</p>

    “啊——”我不由失声叫了出来,心里猛地被震撼了一下。</p>

    “当然,我知道这只是个梦,但即使是梦,我也觉得有些离,为什么每次都梦见自己的女儿长得和那个女孩一样呢。换句话说,为什么每次梦见我的女儿都是那个女孩呢?”章梅说。</p>

    “不知道。”我沮丧地说。</p>

    “当然,或许是我想孩子想疯了,日有所思梦有所想吧,像我这样的女人,哪里有资格做那个漂亮女孩的妈妈呢,人家的妈妈是那么温柔和善漂亮,我哪里有资格她呢。我这样的女人,是不配做任何人的妈妈的,我不配做一个母亲的。”章梅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沮丧。</p>

    我心里几乎要发狂了,我无法忍受这种面对事实却无法直言的痛苦,我无法让自己的心如此残忍残酷,不管章梅是如何的女人,毕竟,她是小雪的亲妈妈啊!毕竟,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啊!母爱,在她被病毒浸润的血液里还是流淌着的。</p>

    但我分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告诉章梅,我必须要做到这一点,不然,我可能会害了章梅,也会害了小雪甚至大家。</p>

    我强行镇压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和激动,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你该走了,时间不短了,时候不早了。”</p>

    章梅点点头,突然说:“大兄弟,我想抱抱你。”</p>

    我吓了一跳,往后一退,摇了摇头。</p>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出于对你的感激,只是单纯感激的拥抱。”章梅说。</p>

    这年头国人表达友谊的方式喜欢拥抱,某个卫视的相亲节目,男女嘉宾不管成不成有事没事都要找个借口抱抱,抱多了,让我觉得很假很恶心。</p>

    我看了一眼李顺那边,然后又看着章梅,摇摇头:“心意我领了,但不需要。”</p>

    章梅抿了抿嘴唇,点点头:“好吧。那我走了,走之前,再一次对你说:兄弟,真心感谢你,你是个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p>

    “谢谢。”我说:“希望你能戒毒成功,希望你真的能彻底戒掉毒瘾。”</p>

    说这话的时候,我对自己信心不足。</p>

    章梅冲我笑了下,然后走回去。</p>

    我跟随她走到车边,李顺直起身子,长呼了一口气,看看了车的章梅,又看看我:“谈完了?”</p>

    我点点头,章梅嗯了一声。</p>

    “出发——”李顺目视前方说了一声。</p>

    “总司令再见——”方爱国他们站在雨向李顺打敬礼。</p>

    李顺转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摇了车窗。</p>

    两辆车子疾驶而去,很快消失在深夜的雨幕里。</p>

    李顺刮风一般来到,又刮风一般离去,走的时候还带走了章梅。</p>

    章梅这样离开了星海,离开之前,她没有再见到小雪。</p>

    章梅这样离开了我的视线,我不知道她此去后果如何,不知她的生命最终将归于何处,不知亦客她是否会知道自己的女儿还在人世间,不知她此生还会不会见到自己的女儿小雪。</p>

    世事难料,人生无常。</p>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p>

    或许,真的是如此。</p>

    李顺这样走了,这样带着章梅走了。</p>

    看着他们的离去,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巨大的惆怅,还有阵阵悲冷和凄凉,如同这海边秋夜的凄风冷雨。</p>

    李顺走后没几天兑现了对老黎的诺言,安排人将两个亿打到了老黎的账户。而老黎也毫不客气地笑纳了,这事从头到尾,连句感谢客气的话我都没听到他说过。</p>

    似乎,老黎和李顺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做了大家都觉得挺有快感的事情。</p>

    李顺和老黎在此事的表现让我一直觉得很怪,但却一直想不明白。</p>

    不是我不明白,只是这世界变化快。</p>

    又是一个周末的午,老黎打电话叫我到他家去一趟。</p>

    虽然我一直没叫他爹,但老黎现在使唤我像使唤自己儿子一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很潇洒。我配合地也很不错。</p>

    我不知道老黎今天突然叫我去有何事。但我知道,他叫我去,一定有事。</p>

    那么,到底是何事?好事还是坏事?还是不好不坏的事?</p>

    去了才知道。</p>

    到了老黎家,进了客厅,看到夏雨正撅着嘴巴无精打采地盘腿坐在沙发,老黎正坐在旁边看报纸。</p>

    看到我进来,夏雨眼神一亮。</p>

    “老爸,小克克来啦。”夏雨对老黎说。</p>

    老黎放下报纸,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小克,坐——”</p>

    我坐在老黎旁边,夏雨下了沙发,给我倒了一杯水。</p>

    我看着夏雨:“这几天休息地咋样?”</p>

    “本来我没什么事,这些天呆在家里哪里都去不成,闷死了。”夏雨说。</p>

    看夏雨的气色,确实应该是没什么事了。</p>

    “小雨,你马不用闷了。”老黎说。</p>

    夏雨嘟起小嘴,看了老黎一眼,怏怏地回到沙发坐下。</p>

    “怎么?”我看着老黎。</p>

    老黎说:“我准备让夏雨到美国去。到她姑姑那边去。”</p>

    “哦。”我微微一愣,看了一眼夏雨,然后看着老黎:“让夏雨到美国去。”</p>

    “是的。这几天把手续都办好了,她呆在国内老是给我惹事,还是到让她远离这是非之地,到美国去吧,到她姑姑那边,让她姑姑看着她我较放心一点。”老黎说:“正好她姑姑前几天给我打电话,也很想她了,让夏雨去美国陪陪姑姑也不错。”</p>

    “什么时候走?”我说。</p>

    “明天的飞机,从北京飞。今天下去从星海飞北京。”老黎说。</p>

    “哦。这么快。”我有些意外,老黎怎么突然决定让夏雨到美国去呢,虽然他说的理由似乎都很合理,但我还是觉得很突然。</p>

    “既然已经决定了,没什么好拖拉的。”老黎说。</p>

    “那夏雨到美国要呆多久呢?”我说。</p>

    “呆多久?”老黎沉吟了一下:“先去了再说吧。反正近期她是回不来的。她姑姑最近身体不大好,又好久不见她了,让她多陪陪姑姑。”</p>

    似乎,夏雨到美国到底要呆多久,老黎并没有决定,但显然从他的口气里听得出,短时间内夏雨是回不来的。</p>

    “爸,我不想去美国,我想留在国内陪你。”夏雨一副不情愿的口气,看看老黎,又看看我。</p>

    “小雨,要听话,有些事,爸爸会由着你,但这事,你必须要听爸爸的。”老黎的口气很慈祥,但又似乎不容置疑。</p>

    夏雨满脸不乐意地哼了一声,不说话了,眼巴巴地看着我。</p>

    我明白夏雨这目光的意思,但我不能说什么了,一来这是老黎的家事,二来老黎决定的事情,我当然无法阻止,老黎这老爷子一旦犯了倔,也是轻易拉不回来的,三呢,我突然心里有些轻松感,夏雨要去美国,那我岂不是从某种意义得到解脱解放了呢?</p>

    我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否真的轻松,不知这轻松是否心甘情愿。</p>

    我说:“夏雨,你要理解你爸爸的心思,一来呢,你最近出了这事,受了些惊吓,到美国去散散心也不错,二来呢,你姑姑那么想你,又那么久不见你了,你去美国陪陪姑姑,也算是尽晚辈的孝心,三呢,你在国内整天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的惹事,安全问题着实也让你爸担心,去了美国,也不用有这些担心了,这对你的安全也有好处。既然你爸已经决定了,我看你还是听从的好。”</p>

    老黎不由轻轻笑了下,夏雨狠狠瞪了我一眼。</p>

    我装作看不到夏雨瞪我的眼神,看着老黎:“你叫我来,是。”</p>

    老黎正要说话,夏雨突然看着门外叫起来:“哈。秋姐来了。”</p>

    我往外一看,果然看到秋桐正走进来,手里提着水果。</p>

    夏雨蹭下了沙发,跑到门口:“哎——秋姐,你来了啊。”</p>

    边说秋桐边走进客厅,看到我在,笑了下,然后看着老黎:“黎叔也在家啊。我有些日子没见到夏雨了,听易克说夏雨最近身体不大舒服在家休息的,抽周六的时间来看看她。”</p>

    老黎笑了下,然后看了我一眼。</p>

    然后,秋桐又看看夏雨:“哎——看你现在你蛮好的嘛。”</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