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98章 现实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一会儿,她说:“你不方便回答吧?”</p>

    我还是没有回复。 </p>

    “好吧,我不问了。”</p>

    她没有再发短信过来。</p>

    我松了口气,却感到十分压抑和空落。</p>

    秋雨还在下,秋风还在刮,寂寥的夜,寂寥的我。</p>

    想到正在我身后不远处的李顺,想到经历悱恻的小雪妈妈章梅,我的脑子里突然涌出几句话:英雄何去何从?红颜无泪无悔。一生的浪荡漂泊,只为换来一次刻骨铭心的爱。一曲流光飞舞,试问还有谁为你,碾碎了红颜,碾碎了心。谁还记得红颜落泪的孤寂?谁会了解英雄流浪的落魄。</p>

    不由,深深叹息一声。</p>

    这叹息,竟似包含了深深的无奈和同情,似乎还有些许的忧郁和离愁。</p>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方爱国的声音:“易哥,总司令请你过去。”</p>

    我回过头,看到李顺座位旁的车窗摇了下来。</p>

    我走过去。</p>

    李顺正面无表情地坐在里面,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但表情不再抽搐,他的眼神依旧凄楚,但目光不再冰酷,他身边,是恍若来到另一个世界的章梅,脸带着恍恍惚惚有些喜悦有些伤感有些悲怆的表情,她似乎还无法一下子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现实。</p>

    我不知道他们刚才都谈了些什么,也不想知道。</p>

    我不知道他们刚才经历了怎样的悲欢离合和婉转悱恻以及恩怨倾诉,同样不想知道。</p>

    哦只看到,此时的他们,似乎都出人意料地冷静,那种大喜大悲似乎只是瞬间的事情,他们在这方面,似乎有着共同的默契。</p>

    看我过来,李顺说了一句:“易克,我们要走了。”</p>

    “多保重,一路平安。”我点点头,说了一句。</p>

    “章梅跟我走。”李顺又说。</p>

    他这话与其是说给我听,不如是说给章梅听的。</p>

    我又点点头。</p>

    “之前章梅在星海,多亏了你的照顾。”李顺突然和我客气起来。</p>

    “不必客气。”我配合着李顺的口气。</p>

    “我们走了,你要多保重。”李顺看着我。</p>

    我又点头:“我会的。”</p>

    李顺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手指放到嘴里打了个唿哨,周围警戒的特战队员立刻都开始车,各各位。</p>

    在李顺和我说话的时候,章梅一直盯着我,一直没有说话。</p>

    车子发动起来,我退后一步,身后站着方爱国他们。我们送别李顺一行。</p>

    我不知道李顺一行如何回金三角,他不说,我不能问。</p>

    但我知道,他的回程,必定有老秦周密细致的安排。</p>

    车子即将启动,章梅突然叫了一声:“等一等。”</p>

    车子没有启动,李顺看着章梅。</p>

    章梅看看我,然后看着李顺,咬了咬嘴唇:“我和易克想单独说几句话。”</p>

    李顺面无表情地看着章梅。</p>

    章梅说:“如果不放心,你可以跟着旁听!”</p>

    李顺一瞪眼,然后看着我,我点点头。</p>

    李顺咧了下嘴,然后说了一句:“去吧。”</p>

    章梅随即下车,径自走到海边的亭子里。</p>

    我跟随过去,不知道章梅临走之前要和我说什么。</p>

    走到章梅身后,章梅回头看着我,满脸满眼都是感激之情。</p>

    “大兄弟,易克兄弟,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才好。我今晚实在没有想到。想到能见到他……我知道这都是你的安排,你果真是个守信用的人,是个诚实的好心人……”章梅断断续续地说着。</p>

    “章梅,不用感激我,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我说。</p>

    说完这话,我心里突然有些莫名的感觉,我突然感觉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是对还是错,不知道到底是帮了章梅还是害了她。</p>

    章梅接着说:“刚才……他把这些年的情况大致都和我说了。我也知道了你和他的关系,虽然他是你的老大,虽然你说这都是你该做的,但是,我还是真的很感谢你。”</p>

    我不知道李顺刚才到底都告诉了章梅那些大致的情况,但我知道李顺一定会选择性告诉她的,他不会什么都告诉章梅的。</p>

    我轻轻呼了口气。</p>

    章梅继续说:“说真的,虽然我做梦都想见到他,虽然你说你会尽量帮助我见到他,但我还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样快,快地让我现在都感觉是在做梦。”</p>

    关于我和他的事,或许你心里会鄙夷会鄙视会唾弃,你会觉得我和他不过是一对狗男女,一对社会的人渣,我知道,虽然你和他一起做事,但你显然和他不是一类人。你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一定会这样看我们的。可是,我并不会责怪你,我理解你的看法,在你的世界,看我们这样的人,这是应该的。”</p>

    “你或许想得太多了。”我说着,侧眼看了下不远处车里的李顺,他正坐在那里闭目养神。</p>

    章梅苦笑一下:“我没有想多。在我戒毒之前,或许我不会想这些,但是,在戒毒所的这些日子里,我想了很多很多,我终于初步要见到生命的阳光,接触到人生的美好,见识到原来这世界真的还有真善美。我终于初步要站在大众的角度看我之前的自己。只是,戒毒刚刚有效果,正在顺利进行时,我却要走了,要跟他走了。”</p>

    我说:“你愿意跟他走吗?”</p>

    “愿意,当然愿意。这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他,我生死都要跟随他。无论是在哪里,无论是做什么事,我都要跟随着他,一步也不要再离开。我的今生,注定是要和他紧密相连无法割舍的,我离不开他,其实,他也离不开我。”她干脆而自信地说。</p>

    “但是,你的戒毒这么半途而废了。”我说。</p>

    “没办法。只能如此了,很抱歉,辜负了你的期望。”她说。</p>

    我的心一沉,她这话似乎另有含义。</p>

    “不过,你放心,我会自觉地继续去戒毒的,我现在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是心瘾,我会努力去战胜心魔的。”她似乎看到我的脸色不大好,忙说。</p>

    我在心里苦笑了下,到了金三角那个环境,整天和一直在溜冰的李顺在一起,她如何能戒克服战胜自己的心瘾呢?虽然她说的信誓旦旦,但我似乎感觉她只是为了让我宽心给我安慰,似乎不是她在戒毒,而是我在戒毒,似乎她戒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p>

    我不由想到她前段时间的戒毒成效极有可能会付诸东流,这些日子的努力半途而废。</p>

    不由心里感到一阵悲哀和伤感,如果这个女人和我素不相识,我不会有如此的感觉,但关键是,她是小雪的妈妈,小雪的妈妈啊!我无论如何难以让自己接受小雪的爸爸妈妈都是不能自拔的瘾君子,那让今后长大的小雪如何面对?他们又将如何面对小雪?</p>

    当然,章梅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她跟随李顺这一走,或许永远也不会回到星海,永远也不会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甚至,李顺根本不会让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活在人间。</p>

    章梅看着我,又说:“其实,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做一个平凡而平静的人,过安静而平淡的日子,但现在看来,似乎,这是不可能了。或许一切都是命注定的,我的命里注定要有他这个人,注定要跟随他去亡命江湖。</p>

    我信命,我不会抗拒命运的安排,既然他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么,我没有其他选择,只有跟随他而去,生死我都认了。我现在无牵无挂,唯一的念想是他了。唉。可惜,我没有为他留住那个可怜的孩子,我苦命的女儿。作孽,我自己作孽。”</p>

    章梅的声音带着酸楚的味道,过了这么多年,她还在纠结这事。</p>

    一听她说这话我心里受不了,忍不住脑子里涌起告诉她小雪还活在世而且还活的很幸福,可是,我没有冲动到那个地步,我还有理智,我知道,我是不能在她面前流露关于小雪的一点口风的,不然,李顺会发狂会发疯,真的会杀了我。</p>

    而且,我也想到一点,或许对章梅来说,她不知道自己女儿还活着的事对她未必是一件坏事,否则,李顺出于自己的全盘考虑,或许会对她采取什么不利的措施。</p>

    我明白,在李顺心眼,第一位的是小雪,其次是父母,再次才是秋桐,章梅或许是排不号的。而秋桐之所以能排号,很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小雪,因为秋桐是小雪妈妈的最佳人选。</p>

    这都是李顺钦定的,他在按照他的法则来对待身边的人。</p>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考虑,章梅或许也是能排号的,而且,排名还不一定靠后。</p>

    “日子还得过,生活还得继续。”我说。</p>

    章梅擦了擦眼睛,说:“我虽然现在和他又在一起了,但是,我却不能再为他生孩子了,他吸毒,我溜冰,要孩子是没指望了,越是没指望,我越想念那个孩子。唉。”</p>

    章梅又叹了口气。</p>

    我不由心里感到几分匪夷,章梅竟然以为李顺要带她走她会和李顺又在一起了,她想得太天真了。她哪里知道现在的李顺几乎对所有的女人都心怀厌恶,而他的这种观念是因为她而生出。</p>

    李顺现在对女人的厌恶和排斥甚至让我怀疑他的性取向都发生了变化,当然我没有足够的证据无法肯定这一点,只是猜测,但虽然只是猜测,却也让我对章梅的想法感到不切实际不现实。</p>

    当然,李顺也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排斥,他对自己的母亲和女儿都是十分亲近的,同时,他对秋桐也没有厌恶和排斥,甚至,还很关心关注。他一直信誓旦旦多次重复一点,那是秋桐是他的未婚妻,是他老李家的儿媳妇,秋桐只能是他的,除了他,谁都不可以染指秋桐,绝对不可以。</p>

    他对秋桐的霸占心理让我始终只能老老实实无可奈何做一个胆战心惊的地下工作者,但正是因为他对秋桐的这种态度让我不能肯定确定他的性取向有问题,只是觉得他是因为章梅当年的刺激而排斥大多数女人,但却不包括秋桐。</p>

    同样,我不认为章梅即使跟随李顺到了金三角,李顺会和她在一起睡觉,李顺带走章梅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小雪和家人,当然也隐含着几分对章梅无法割舍的东西,但那东西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和积怨,或许是很难改变李顺的心态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