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97章 李顺受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他因为恼羞和痛苦而扭曲变形的脸,还有他疯狂里带着深深悲凉凄楚的眼神。 </p>

    我的心突然悸动了,不由颤抖着。</p>

    我很少见到李顺有如此的表情,我很少看到李顺的眼里会带着如此的悲凉和凄楚。</p>

    我想,此时,他的内心应该是无复杂的,复杂的程度超出我的想象。</p>

    一会儿,李顺慢慢收起了枪,低下头去,转过身,呆呆地站立着,面向大海。</p>

    一阵夜风吹过,李顺的头发微微动了动。</p>

    夜雨打湿了他的头发。</p>

    他默默地站立在那里。</p>

    半天,他转过身,看着我,深深叹息了一声:“对不起,刚才我有些冲动了,我不该拿枪指着你,枪是用来指着敌人的。”</p>

    我没有说话。</p>

    “我想告诉你,不管我和章梅曾经发生了什么,不管她现在对我如何,不管我现在内心里的想法是什么,不管我带她到哪里,不管我和她今后会发生什么,但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那是——”</p>

    李顺顿了顿,两眼直直地看着我,缓缓地说:“秋桐在我们家地位是不可撼动的,秋桐作为我未婚妻的性质是绝不会改变的,秋桐作为我女儿妈妈的关系是铁定了的。小雪亦客只有一个妈妈,那是秋桐。”</p>

    我不由浑身打了个寒战,默默地看着李顺。</p>

    李顺然后仰面长叹一声:“去吧,你带人去把章梅带到这里来,我在这里等你们。我已经安排好了,如果戒毒所有人问,你们说是缉毒支队的,因为有案子要找章梅了解情况。”</p>

    我说:“我带章梅去的戒毒所,那里会有人认识我。”</p>

    “你不下车是。但你必须去,如果你不去,我怕章梅会不走,会好事多磨闹事。”李顺说。</p>

    “其实,这不是强制戒毒所,我可以打着章梅亲属的名义带她出来!”我说。</p>

    “深更半夜,你以为合情合理吗?你以为那里的人会轻易放她走吗?你以为戒毒所的人不会起疑心吗?”李顺反问我:“如果他们说需要请示领导需要办理手续,要你明天白天来带人,你怎么说?而我显然是不能白天带她走的,只能是今晚。”</p>

    我不说话了。</p>

    “去吧。”李顺挥挥手。</p>

    我于是了一辆特警车,直奔戒毒所而去。</p>

    到了戒毒所门口,门卫盘问,前排的人掏出证件在门卫眼前一晃,回答:“缉毒支队的,办案需要,要找你们值班的领导。”</p>

    门卫忙打开门,我们开车往里走,接着看到门卫摸起了电话。</p>

    车子直奔办公楼前,有个年男子正睡眼惺忪地站在那里,困惑地看着。</p>

    无疑,这是值班的领导了,我不认识他,他当然也没见过我。</p>

    我于是坐在车摇下窗户,接着前面的的人下来,对那值班领导说:“我们是缉毒支队的,车是我们头儿。”</p>

    说着,他掏出证件递给他。</p>

    夜色迷蒙,灯光昏暗,那人接过证件大致看了下,然后说:“哦。警察同志好,你们深夜来这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p>

    我这时说:“我们刚捣毁了一个贩毒团伙,根据犯罪嫌疑人交代,牵扯到一个人,这个人正在你们这里戒毒,我们要带她回去问话,请你配合我们把她叫出来。”</p>

    “谁啊?”</p>

    “章梅!”</p>

    “哦,好。我带你们去找她。”那人忙说。</p>

    “不用了,你告诉我们她住在哪里行了。”</p>

    “哦,她住在三号公寓的208房间。从这里往前走100米是。”</p>

    我挥了挥手,又下来两个人。</p>

    “进去带人,让她简单收拾下自己的行李!”我说。</p>

    他们点头,然后径自往里走去。</p>

    那人这时凑到我跟前:“看你们这架势,是刚执行完抓捕任务啊,都荷枪实弹的。”</p>

    “嗯。”我点点头。</p>

    “看来章梅是和你们抓的人牵扯不浅啊,还需要带行李,看来是要在你们那边多呆几天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p>

    “这个无可奉告。”我说。</p>

    “干你们这行真辛苦啊,半夜也要忙碌,我们这里经常有你们支队的以为案件来找人的,经常是半夜三更来呢。”他又说。</p>

    “没办法,职责所在!”我说着冲他点了点头:“谢谢你了,谢谢你的配合,人呢,我们今晚带走了,如果章梅的亲属来问的话,你们告诉他人让我们带走了。没人来找,也无须多说了。”</p>

    “好的,好的。”对方点头。</p>

    “你回去吧。”我看着他。</p>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慢慢走回了办公楼,但没有进去,远远站在楼里看着。</p>

    一会儿,我看到章梅被两名警察挟持着冲车子走来,另一个人提着她的行李包。</p>

    章梅似乎有些发懵,边走边嘴里嘟哝着什么,但似乎,她并不怎么害怕。</p>

    走到车前,我打开后面的车门,外面的人把章梅推进来,然后他们也了车,车子立刻启动,往外驶去。</p>

    “神经病啊,深更半夜不让人睡觉,警察也不能这样无法无天啊。”章梅进来后,继续不服气地嚷嚷着。车里光线很暗,她还没有看清楚我。</p>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唠叨了。”</p>

    章梅一愣,然后看着我,惊喜地叫起来:“哎——哎——怎么是你啊?”</p>

    “不错,是我!”我面无表情地说。</p>

    “你是警察?你是缉毒警察?”章梅带着意外的口气说。</p>

    我没有说话,目视前方。</p>

    “这几个人是你的手下?你是他们的头?”章梅又问。</p>

    我还是不说话。</p>

    “你到底要怎么样?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章梅的声音突然有些紧张。</p>

    “带你到你该到的地方去!”我说了一句。</p>

    “该到的地方?哪里是我该到的地方?你这个骗子,我本来以为你是他的朋友,原来,果然,你是警察,你假仁假义把我送到这里来戒毒,一定是别有用心,你是想利用我,你是想陷害我,是不是?”章梅大叫起来:“告诉你,你是警察我也不怕,老娘是吸毒,没有贩过毒,吸毒多大的罪,我心里清楚。凭这一点,你顶多送我去劳教,我进不了监狱。”</p>

    我不做声,任凭章梅在那里唠叨。</p>

    “既然你要把我送进去,为何当初又要带我来戒毒?”章梅不解地问我。</p>

    我深呼吸一口气:“章梅,好了,休息会吧,你说累了没有。我给你说,我不是警察。”</p>

    “不是警察?那这些人,这警车,是干嘛的?”章梅说。</p>

    “不要多问了,待会儿你什么都明白了。带你走不是坏事。”我往后一靠,闭了眼睛。</p>

    章梅总算暂时闭了嘴。</p>

    我突然觉得很累,心里很烦很乱,同时,还有一股巨大的惆怅和失落。</p>

    想到章梅今晚要被李顺带走,想到章梅走之前也没有见到小雪,想到章梅或许这么一走永远也不会回来,永远也见不到自己的女儿小雪,永远也不会知道那天她见到的漂亮可爱女孩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我不由觉得这是很残忍的事情,不由心里感到十分恍惚。</p>

    其实,本来,我还打算等几天带章梅出来转转,制造一个机会让她再“偶然”再遇到小雪,虽然不会告诉她小雪是她的女儿,但能让她亲眼看看,对我自己也算是心里有些安慰。可是,这个机会已经没有了。章梅今晚跟随李顺一走,按照李顺的说法,她极有可能是再也不会回到星海,再也看不到小雪。</p>

    母女不能相认本残酷,却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心里感到巨大的遗憾和伤感。</p>

    或许,这遗憾是永远的。</p>

    一想到是永远的,我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心里感到更加忧郁和惆怅了。</p>

    车子很快到了滨海大道,回到出发点,那辆特警车正停在路边。</p>

    车的人都下来了,穿着雨衣在周围警戒,只有李顺没有下车。</p>

    我们的车开过去,停在侧面,然后我探腰伸手打开车门,对章梅说:“下车,过去吧。”</p>

    章梅看了看我,满面惊疑之色。</p>

    “去吧,那车里有个人要见你。”我说。</p>

    章梅又看了看我,我冲她微微一笑,点点头。</p>

    章梅迟疑了一下,然后下车,缓缓往那辆车走去。</p>

    章梅走到车跟前的时候,车门突然打开。</p>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看到了车里坐着的李顺,此时,他的脸色异常苍白,面部肌肉不由自主在抽搐,目光冷酷而又犀利——</p>

    这时,我突然听到章梅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凄厉尖叫——</p>

    在听到章梅发出尖叫的同时,我转过身,走到海边的亭子里,看着黑暗的茫茫大海。</p>

    我无法知道此时李顺和章梅是怎样的心情,我努力去体会他们此时的感受,但我也无法真正完全能体会透彻。</p>

    因为我不是李顺,也不是章梅,我无法走进他们的世界。</p>

    我没有看到随后发生了什么,只听到车门关死的声音。</p>

    车门关死,李顺和章梅进入了他们的世界,没有人去打扰干扰他们。</p>

    特战队员在周围默默守护着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站在亭子里,点燃一支烟,默默地吸着。</p>

    此时,我的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我似乎努力想让自己没有意识没有思想,我想让自己变得麻木,在这种有意识的麻木里不去想更多。</p>

    此时,我的手机突然来了短信,打开一看,秋桐发来的。</p>

    “你在哪里?”她问我。</p>

    我回复:“在海边。”</p>

    “一个人在风雨交加的海边?”她问我。</p>

    我没有立刻回复,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她。</p>

    片刻,她又发来一条短信:“你和李顺在一起的?”</p>

    “嗯。”我回复。</p>

    “他是不是今晚要离开?”她问。</p>

    看来,李顺或许和秋桐说过自己何时要离开,不然她不会这么说。</p>

    “是的。”我回答。</p>

    “他此时在干吗?”她问。</p>

    我犹豫了一下,回复:“坐在车里。”</p>

    “你呢?”她问我。</p>

    “在车外。”我回答。</p>

    “你在车外,他自己在车里?”她问我。</p>

    我又没有回答,我无法回答。</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