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96章 还是送送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看,还是送送吧,要不,送两步也行啊。”我说。</p>

    秋桐抿着嘴,无奈地站起来:“好,那我送送你。”</p>

    我忙又说:“哎——领导,你看你,你看看你,怎么这么客气,</p>

    我走走呗,你还起身送什么啊,大家都是熟人,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这么一客气,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弄得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再来领导办公室了。别送了哈,坐下,听话。我走了啊。”</p>

    秋桐使劲咬住嘴唇,一副想笑又使劲憋住的样子,又重新坐下,看着我。</p>

    我然后呲牙一笑,打开门退了出去。</p>

    刚出去,还没关死门,听到秋桐在里面发出一阵压抑不住的笑声。</p>

    整个白天,我的老大李顺都没有和我联系。</p>

    我不知道此时他在哪里干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找我。</p>

    傍晚时分,天气阴暗下来,刮起了秋风,随之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p>

    秋风伴秋雨,凉意阵阵。</p>

    这个季节里,秋天秋风秋雨带给我异样的感觉,这感觉让我心悸让我心痛。</p>

    晚9点,我接到通知:到海边老地方等候。</p>

    我去了。</p>

    站在海边的凉亭里,面向黑黝黝的大海味了半天秋风秋雨的味道。</p>

    10点钟的时候,两辆没有开警灯的特警车悄然开过来,停住,后面那辆打开了车门,李顺下了车,径自向我走来。</p>

    两辆特警车都熄了车灯,静静地停在路边。</p>

    李顺走到我跟前,站住。</p>

    我看着李顺。</p>

    “我们说会儿话。”李顺开口了。</p>

    “嗯。”我点点头。</p>

    “今晚,我要走了。”李顺说。</p>

    我一愣,没有说话。</p>

    “走之前,我还要办一件事。”李顺说。</p>

    “你要去见章梅?”我直接说。</p>

    “是的。”李顺说。</p>

    “这是你此行的最后一个目的吧?”我又说。</p>

    “是的!”李顺说。</p>

    “见到章梅,你打算怎么办?”我说。</p>

    李顺没有说话,转头看着黑暗的大海,黑夜里,我看不清楚他的目光他的表情。</p>

    “对她,你认为怎么办好呢?”黑暗里传来李顺有些嘶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p>

    我没有说话。</p>

    “换句话说,你认为我要打算如何对她?”李顺转头看着我。</p>

    我沉吟了下,说:“不知道。”</p>

    “不知道?”</p>

    “是的,毕竟,这是你的私事。”我顿了顿,接着说:“你打算告诉她小雪的事情吗?或者说,你打算让她见到小雪吗?”</p>

    李顺突然打了个寒战,说:“不——绝不可以!”</p>

    我看着李顺。</p>

    “她绝对不可以知道小雪的任何事情,她绝对不可以知道和小雪有关的任何人和事。她绝对不可以见到小雪,不可以见到我父母,不可以见到秋桐。”李顺又说。</p>

    我知道李顺指的任何人应该是包括秋桐。</p>

    “女人都是祸水,尤其是她这样的女人。”李顺的声音带着冰冷的气息,却似乎又带着几分隐含的痛楚。</p>

    我突然浑身感到发冷,李顺的话似乎让我有些不祥之兆,我结结巴巴地说:“那你是要打算……”</p>

    李顺看着我,突然一笑,笑得有些凄冷:“你以为我要干嘛?你以为我想干嘛?你想到哪里去了?你是不是以为我要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吗?”</p>

    我怔怔地看着李顺。</p>

    “毕竟她是小雪的妈妈。毕竟,她和我曾经有过……毕竟……我是下不了这样的手的。”李顺艰涩地说:“虽然因为她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一生,某种程度,因为她,我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可是……我是不会那么做的。”</p>

    我心里稍微放宽了些。</p>

    “但是,她不能再留在星海,绝对不可以再留在星海,留在这里,迟早,她会兴风作浪做事,她会害死所有的人,她会搅得所有人都不得安宁。”李顺说:“所以我决定,今晚把她带走。”</p>

    我的身体一震:“把她带到金三角去?”</p>

    “你说呢?”李顺看着我。</p>

    “可是她正在戒毒,还没有彻底戒掉毒瘾。”我说。金三角是个毒窝,李顺把章梅带到金三角,不等于把她带进死亡之谷吗?</p>

    “戒毒停止,如果她想戒掉,在哪里都可以,如果没有这个想法,戒毒所也没用。”李顺说:“我既不能把她留在星海,也不能放任她任其流窜,除了把她带走,别的没有更好的办法。”</p>

    “可是你要如何把她从戒毒所带出来?”我说。</p>

    “我自然有办法。”李顺说。</p>

    “你打算永远也不让她知道小雪的存在?永远也不打算让她知道你和她曾经的孩子还活在这个世界?把她带走,打算永远也不让她回来了?”我说。</p>

    “是的,她永远都不可以再回到星海,永远都不可以知道小雪还活在这个世界。永远,都不可以见到小雪。”李顺冷酷地说:“这样的女人,如何能做小雪的妈妈?虽然她给了小雪一个生命,但随即扼杀了她,真正给小雪第二次生命的,应该是秋桐。真正可以做小雪妈妈的,只有秋桐。</p>

    “她终归只能是和我一样,成为这个世界的人渣,在浑浑噩噩了结残生,她归是不会生活在阳光下的女人。这是我的命运,既然她找来了,那也是她的命运。命运,从来都是注定的。7年前注定了会有今天的结局。”</p>

    听着李顺的话,我心里感到阵阵失落和压抑。</p>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李顺说。</p>

    我不由自主点了点头:“是的。”</p>

    “没办法,这世界从来都是残酷的,残酷的现实造了残酷的我,我不残酷会死的更快,会酿成更大的恶果。当断不断,后祸不断。对于她,我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只能如此,7年前,因为她,我毁了自己,现在,我不能因为她,再毁了小雪毁了我父母毁了秋桐。她是个灾星,走到哪里会把灾祸带到哪里,为了小雪的一生,我没有其他选择,我必须要走出这一步。”</p>

    “既然你说她是个灾星,那你把她带走,不怕到了金三角危害你?”我说。</p>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顺说。</p>

    “你为何不杀了她?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岂不是更省事?”我口气冷酷地说。</p>

    李顺的身体一颤,面部表情一阵抽搐,看着我:“你——”</p>

    “我说的是心里话!”我说。</p>

    李顺紧紧咬住牙根,突然悲怆地笑起来:“一物降一物,她跟着我到那边,兴风作浪不起来的,现在的是我不是昔日的我,我有办法控制住她。我带她走,却不是让她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也不是要让她堕入苦难的深渊,我是在拯救她。我带她走,既是为了小雪为了星海的大家,也是为了她今后的人生。”</p>

    我紧盯住李顺的眼睛:“其实你心里还有她,你没有忘记她,这么多年,你心里一直没有将她抹去,她一直在你心里的最深处。此次她的突然出现,让你内心最脆弱最敏感最容易崩溃的神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你带她走,既是为了小雪为了星海的大家,也是为了她,更是为了你自己。”</p>

    李顺浑身一抖,似乎我的话让他大受刺激,他猛地叫起来:“住口——你胡说,你扯蛋。你一派胡言,我从来没有考虑我自己,我他妈现在最讨厌的最头疼的是女人,我干嘛要为了我自己?”</p>

    我冷冷地说:“不管你口头如何说,不管你内心如何遮掩,不管你内心愿意不愿意承认,但章梅的出现,必定搅动了你的内心,此刻,你的内心一定是有微澜的死水在荡漾,即使你再讨厌女人头疼女人,但这个女人的出现,和任何对女人对你的感觉和意义都不同。”</p>

    李顺的脸色顿时有些苍白,声音有些颤抖和无力:“住口,你给我住口。”</p>

    “你想逃避,你想遮掩,你想伪装,但你内心的真实感受却无法回避,你自己最清楚你的内心,即使你不情愿接受这一点,但的的确确是存在的。”</p>

    我没有理会李顺,继续说:“带她走,你有理直气壮而充足的理由,但是,或许你自己没有发觉,其实这里面也有你自己不由自主的一丝主动意愿,正是在这自觉不自觉意愿的驱使下,你才会回到星海。”</p>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心里带着莫名的伤感,章梅的出现一定是唤起了李顺多年来没有灭绝的情愫,无论他打着什么旗号把章梅带走,他都无法回避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当然,这感受他自己或许不愿意面对和承认,但有时候,是心不由己的。</p>

    正如李顺自己所言,章梅在李顺的生命里是永远无法抹去的,她带给了李顺巨大的改变,她改变了李顺的后半生,她带给李顺的不仅仅是彻骨的痛苦和回忆,还有也不仅仅是无的痛恨和仇怨。</p>

    其实,我感觉,还有无法从记忆里抹去的深深植入骨髓的情。最深的恨是因为最深的情,无法忘怀是因为曾经不能自拔,或许是如此。特别,章梅还给李顺留下了一个孩子——小雪。</p>

    无论李顺打算不打算让她们母子相认,但小雪是章梅的亲生女儿这个事实却无法改变,李顺既然无疼爱小雪,那么,他又能把小雪的母亲怎么样呢?</p>

    而李顺如果把章梅带走,那么他们的今后会怎么样呢?会走到哪一步呢?李顺和秋桐的今后又会如何呢?章梅的出现,会对李顺和秋桐今后的关系发生影响吗?如果会,又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p>

    这些,似乎都是未知数,但我心里却隐隐有些莫名的预感,这预感很模糊,我看不清想不透。</p>

    此时,面对我毫不留情的直言和揭穿,李顺似乎忍无可忍了,他的脸色愈发苍白,突然拔出手枪,冰冷的枪口直接顶住了我的脑门,咬牙切齿歇斯底里地低声吼道:“兔崽子,你给我住口,给我闭你这可恶的两片子。”</p>

    面对有些发狂发疯的李顺,我知趣地闭了两片子,我不想愚蠢地去继续招惹一个发疯快要没理智的人。</p>

    但我知道,我刚才的一番话,给李顺带来了巨大的刺激,无论是大脑还是内心里。</p>

    李顺的呼吸有些急促,枪口死死盯住我的脑门。</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