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95章 特级保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那辆特警车呢?”我问了一句。 </p>

    “停在小区后门。”方爱国回答。</p>

    “哦。”</p>

    “今天的保卫措施是总司令亲自安排的。总司令父母家周围都安排了暗哨,小区前后门有战车,同时,在周围三公里内的所有路口,也都安排了我们的人值守,一有情况马汇报,确保总司令的安全万无一失。”方爱国继续给我汇报。</p>

    我靠,特级保卫。我放心了。</p>

    然后,我回到老李家附近,了杜建国的出租车,杜建国递给我一副耳机,面附带着微型话筒,是可以对讲的。</p>

    在耳机里,方爱国不断给我汇报着各个值守点的情况,一切都正常。</p>

    我看着窗帘紧闭的老李家的窗口,不知道此时老李以及老李夫人见到李顺会是怎样的心情,激动?伤心?高兴。</p>

    当然,我也不知道李顺见到父母和小雪又会有如何的表现。</p>

    想到他们一家三口金碧辉煌风光荣耀的昔日,想到他们现在的破败萧条和落魄狼狈,我不由感慨万千。</p>

    想到此时他们一家三口的团聚,想到稀里糊涂不明里被他们疼爱的小雪,想到辛辛苦苦把小雪当做自己女儿抚养被他们一家三口当做下人对待的秋桐,我不由心里感到了极大的不平。</p>

    不知不觉晚8点半了,我不由自主有些打瞌睡。</p>

    突然,耳机里传来方爱国的声音:“易哥,有一辆黑色轿车开进去了,正冲总司令父母家的方向开去。”</p>

    我猛然醒来,果然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正缓缓停在老李家门口。</p>

    “注意,有一辆黑色轿车。相关位置的人立刻往那辆轿车靠拢。”方爱国迫不及待地下命令了。</p>

    我一看那轿车的车牌号码,是秋桐的车。</p>

    我于是忙对方爱国说:“告诉大家不要乱动。都呆在原地不要动。自己人的车,车的也是自己人。”</p>

    “副总司令命令,都不许动,自己人。”方爱国又传达命令。</p>

    片刻,穿着浅色风衣的秋桐从车下来,然后四哥接着开车走了。</p>

    秋桐站在门口停了片刻,然后拍了拍门。</p>

    随即,门开了,秋桐的身影闪了进去。</p>

    秋桐果真来了,不知道她是因为挂念小雪来的还是因为我白天那句不明不白的话来的。</p>

    秋桐进了老李家,那么,她当然会见到李顺,那么,她应该会明白我白天那句话的意思,明白我要带小雪来老李家的真实用意。</p>

    这正是我要达到的目的。</p>

    不知为何,有李顺在,我竟然对秋桐今晚在老李家过夜没有任何的担心和忧虑。</p>

    我为自己的这种感觉感到惊讶和不可思议。李顺和秋桐是订了亲的人,我为什么会没有任何那方面的担心呢?我有些想不明白。</p>

    但我的确是这样感觉的。</p>

    我不知道此时秋桐见到李顺会是怎样的心情和感受,也不知道李顺见到突然出现的秋桐会是怎么样的意外和纠结,更不知道老李夫妇见到秋桐的到来是否会感到尴尬和难堪,毕竟,他们也是参与了欺瞒秋桐的行为的,算是李顺的同伙。</p>

    当然,我也不会知道今晚他们会谈些什么,会不会一夜无眠。</p>

    这一夜,老李家客厅的灯始终亮着。</p>

    这一夜,我和周围的特战队员高度警戒在老李家周围。</p>

    一夜无事。</p>

    第二日早8点,老李家的门打开了,秋桐领着小雪走出来,小雪边走边回头摆手:“爷爷奶奶,再见。”</p>

    “小雪再见。”门内传来老李两口子的声音。</p>

    秋桐也微笑着回头摆了摆手。</p>

    似乎,虽然秋桐在微笑,但我看到她的神情有些倦怠。</p>

    然后,秋桐领着小雪直接出了小区,打了一辆车,离去。</p>

    李顺没有露面。</p>

    李顺整整一天都没有露面。</p>

    老李夫妇也整整一天没有出家门半步。</p>

    周围的暗哨也都24小时坚守着岗位,只是我担心特警车大白天停在这里太显眼太引人注目,让他们撤离了。</p>

    又一个夜晚来临,这是一个没有星星和没有月亮的夜晚。</p>

    午夜时分,老李家的门悄无声息打开,身穿黑风衣的李顺独自出了家门,在门口站立片刻,突然回身跪下,重重磕了两个头。</p>

    然后,李顺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p>

    立刻,黑暗,一些影影绰绰的黑影跟随着李顺无声地移动。</p>

    很快,这些黑影簇拥着李顺消失在黑暗里。</p>

    我松了口气,保卫工作顺利结束,李顺此次回来的第二个任务圆满完成了。</p>

    那么,他此次的第三个目的是什么呢?又什么时候开始实施呢?</p>

    我不由自主又想起了章梅,我心里有一种预感,李顺此次回来不</p>

    会和章梅无关。</p>

    那么,如果我的预感是正确的,李顺又会如何对待或者处置章梅呢?</p>

    周一,班。</p>

    刚到办公室,秋桐打内线电话过来,让我过去。</p>

    我去了秋桐办公室。</p>

    秋桐正坐在那里沉思着什么,见我进来,指指门:“关门——”</p>

    我回身把门关,然后走到她对面的椅子坐下。</p>

    秋桐直视着我:“前天下午,你说遇见小雪的爷爷,说你要替我把小雪送过去。是在撒谎吧?”</p>

    我不敢直视秋桐的眼睛,低头不语。</p>

    “这一切都是他让你做的吧,他让你打了小雪爷爷的旗号这么做的吧。”秋桐又说。</p>

    我抬起头:“是的。对不起,我骗了你。”</p>

    “你既然已经骗了我,为什么却又要给我暗示让我晚过去?”秋桐说。</p>

    “因为我不想骗你,但是。我又不能告诉你实情。”我说。</p>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是说,你想让我晚过去。”</p>

    “是的。”我轻声说。</p>

    “你想让我见到他?”</p>

    “是的。”</p>

    “为什么?”</p>

    “因为觉得你不应该被所有人欺瞒。这对你是不公平的。”我说。</p>

    “还有吗?”秋桐说。</p>

    “没有了。”我说。</p>

    秋桐的眼神有些黯淡,轻轻抿了抿嘴唇:“我和他……是订了亲的。我过去,在那里过夜,你……你不担心发生什么。”</p>

    我的心一跳,说:“不担心。”</p>

    “为什么?”秋桐看着我。</p>

    “不知道。”我说。</p>

    秋桐轻轻咬了咬嘴唇:“其实,我也没有那种担心。”</p>

    “为什么?”我的心又在跳,声音有些嘶哑。</p>

    “不知道。”秋桐的声音很低。</p>

    我们突然都沉默了。</p>

    此时,我很想问问秋桐那一晚他们都做了些什么,都谈了些什么,</p>

    我突然对那一晚在老李家发生了什么很感兴趣。我尤其特别想知道秋桐和李顺都谈了些什么,我知道他们不可能什么话都不说的。</p>

    可是,我却始终没有勇气去问,而秋桐也似乎根本没有和我谈这个的任何意思,沉默了半天之后,她说:“好了,这事算是过去了。不要再提了。”</p>

    看来,那晚在老李家的事情,对我来说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p>

    既然秋桐不想再谈这事,那我也只能从了她。</p>

    “对了,这几天怎么一直没见夏雨呢?”秋桐突然说。</p>

    “哦。”我支吾了一声。</p>

    “我给她打电话,打不通呢。”秋桐又说。</p>

    我不由伸手摸了摸我口袋里夏雨的那个摔坏的手机,还有她的蓝色发卡,说:“听老黎说,夏雨这几天身体可能是不大舒服,在家休息的。”</p>

    “哦。”秋桐点点头:“老黎最近身体还好吗?”</p>

    “还好。”我点了点头,突然说:“夏季这几天没给你打电话发短信?”</p>

    夏季有事没事给秋桐打电话发短信,这一点我是知道的。</p>

    听我这么一说,秋桐的神色微微有些不自在,说:“昨天他给我发手机短信了,约我出去吃饭,我婉言谢绝了。”</p>

    夏季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情约秋桐出来吃饭,看来损失了两个亿还没伤到他筋骨。</p>

    当然,他不会伤到筋骨了,李顺很快要补偿他两个亿。</p>

    我这时心里突然有些不快,淡淡地说:“既然他和你有联系,那你又何必问我夏雨的事情呢,你直接问他不得了。”</p>

    秋桐脸色微红,看着我:“你怎么了。我为什么非要问他,我为什么不能问你?难道夏雨和你联系有和夏季联系少吗?”</p>

    秋桐的口气似乎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微微的醋意,这醋意似乎是不由自主不经意表现出来的。</p>

    她这么一反问,我顿时觉得理亏心虚了,不由浑身不自在起来。</p>

    但同时,我心里突然隐约有几分异样的快感,只因为秋桐的这一句反问。</p>

    秋桐在我面前从来没有这样表现过,此次酸溜溜虽然是无意的不易觉察的流露,但还是被我捕捉住了,我竟然因为这微弱的一点醋意而激动起来。</p>

    当然,到底秋桐是不是真的有醋意,我无法考证,但我自以为是。其实只要自以为是足够了,足够我意淫的了。</p>

    我不由在激动的意淫里带着异样的目光看着秋桐。</p>

    而秋桐似乎此时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更红了,神情也变得不自在起来。</p>

    我们又沉默了。</p>

    沉默了半天,我回过神,从意淫里出来,深呼吸一口气,说:“我回去了。”</p>

    “嗯。”秋桐低声应了一句,没有抬头。</p>

    我站起来,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柔顺而光滑。</p>

    然后,我将手放在鼻孔边嗅了嗅。</p>

    她抬头睁大眼睛看着我。</p>

    “很好闻。”我说了一句。</p>

    她的脸又红了起来,又低下头去。</p>

    “走了。”</p>

    “嗯。”</p>

    我静静地站立了一会儿,然后又说:“领导再见。”</p>

    “扑哧——”秋桐笑起来,抬起头,捋了捋头发:“行了吧你,</p>

    别闹了。”</p>

    秋桐一笑,很美。</p>

    我最喜欢看她的笑,那是人世间最美丽最动人的笑容。</p>

    我说:“你笑了,那好。我这回是真走了。”</p>

    “走吧。”秋桐坐在那里,不笑了。</p>

    “领导不起身送送?”我说。</p>

    “不送了,易总您老人家走好。”秋桐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