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93章 失眠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电话刚振铃你接了。   (w w w . v o dtw . c o m)你是还没睡还是早起了?”海珠问我。</p>

    “我没睡。失眠了,在阳台抽烟的。”我说。</p>

    “失眠,是不是……因为想我失眠的呢?”海珠说。</p>

    既然海珠这么问,我还能怎么回答,总不能说不想吧,我于是回答:”嗯。”</p>

    “我知道你想我的,我也想你呢。每个孤独寂寞的夜晚我都很想你,很想很想。我多么想躺在你的怀里入睡。”海珠喃喃地说:“哥,你想我吗?”</p>

    “嗯。”我回答。</p>

    “哥。快点回来吧。快点和我相聚在一起吧。我好期待着你回来的那一天。好想……”海珠的声音渐渐有些迷糊低沉,似乎,她又睡着了。</p>

    我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p>

    一会儿,电话那边没有了声音,隐约听到均匀的呼吸声。</p>

    我挂了电话,看着窗外的夜雨,心里笼罩起一片失落和寂寥的愁雾。</p>

    这样的雨夜里,这样的时刻,我突然想起了秋桐,想起了浮生若梦,此时,秋桐一定在睡梦里,那么,浮生若梦呢,她会在空气里和我一样无眠吗?她会在虚无缥缈的空气里注视着此刻的我吗?</p>

    我的心里一阵悸动,睁大眼睛看着无尽的苍穹,似乎,我看到浮生若梦正在虚幻的朦胧的黎明前的黑暗冲我微笑。</p>

    看淡了看够了春秋,却永远看不淡看不够若梦的浮生。</p>

    天快亮时,我才入睡,一觉睡到午11点。</p>

    起床后,我约老黎出来喝茶。</p>

    我们坐在茶馆的单间里。</p>

    “夏雨呢?”我说。</p>

    “在家狂睡。”老黎回答。</p>

    “哦。”</p>

    “这几天,不许她出门。哪里都不许去,只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老黎说。</p>

    “嗯。正好修养下精神和身体。”我点点头,看着老黎:“昨晚你休息地好不好?”</p>

    老黎说:“好啊,怎么了?”</p>

    我说:“没事,随便问问!”</p>

    老黎说:“昨晚你休息地如何呢?”</p>

    我说:“你看看不知道了,我精神地很呢!”</p>

    老黎呵呵笑了。</p>

    我说:“这次出的事,李顺知道了。”</p>

    “哦。”老黎静静地看着我。</p>

    我继续说:“李顺认为,此次事件,是有人在幕后操纵指使,是有计划有目的的行为。”</p>

    “哦。”老黎继续不动声色地看着我。</p>

    我继续说:“李顺认为,那个幕后指使人,是他的对手。”</p>

    “嗯。”老黎带着饶有兴趣地目光看着我。</p>

    我继续说:“李顺还认为,此次夏雨之所以被绑架,是因为受到了我和他的牵连,那幕后指使人名义是拿夏雨和你来开刀,但实质吃冲他来的。</p>

    换句话说,他的意思是因为我和你的关系,他和三水集团的合作关系,导致了此次夏雨的被绑架事件发生。夏雨的被绑架,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p>

    老黎说:“李顺认定此事是有人在幕后指使?认定那指使人是他的对手?”</p>

    “是的!”我点点头。</p>

    “确定?”老黎又问。</p>

    “根据他的调查分析,他是这么认为的。”我说。</p>

    “那么,你怎么认为?”老黎看着我。</p>

    我说:“我觉得,也应该是这样。我认为,此事的主谋应该是伍德,虽然他人在日本,虽然我们没有确凿的到手的证据,但是,我十分怀疑是他,我几乎认定是他,而李顺也是这么认定的。”</p>

    “那么,你说,我该不该信呢?”老黎说。</p>

    “该信!”我说。</p>

    “那好吧,那既然你如此说,我暂且信了你,信了李顺!”老黎笑眯眯地说:“那然后呢?”</p>

    “然后——”我一愣,似乎老黎早料到我找他要说什么事似的,主动问我然后了。</p>

    “然后——”我顿了顿,”李顺说既然是受了他的牵连导致你损失了两个亿,那作为朋友,他不能不有所表示。”</p>

    老黎眼神一亮:“他要怎么表示呢?”</p>

    我紧盯住老黎的眼睛:“他说,你损失的两个亿,二一添作五,一家负担一半,他愿意拿出一个亿来作为对你的补偿。他特地让我来转告你他的意思,想知道你的态度。”</p>

    “哦。给我一个亿……一个亿……”老黎念叨着。</p>

    “是的,他希望你能接受,这样,他心里也会感到安慰和安稳。”我说。</p>

    老黎突然笑了,接着看着我,缓缓摇摇头。</p>

    “怎么?你不要?”我说。</p>

    我此时心里突然有些紧张,两眼死死盯住老黎,按照我之前的分析,老黎不要这钱,很大的可能是他已经搞回了自己的两个亿,不需要李顺来补偿了。</p>

    如果是这样,那么,昨晚的事情,一定是看起来貌似老实巴交的老黎暗地安排人去干的,那这两个亿没有落入伍德手里,已经完璧归赵了。</p>

    我这样想着,心里感到安慰的同时又不由十分震惊,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老黎,老黎竟然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吗?这是我一直眼里的老黎吗?难道我要颠覆之前老黎在我心目柔弱老爷子的形象吗?</p>

    老黎突然不笑了,表情严肃起来,看着我,又摇摇头,然后缓缓地说:“要——”</p>

    “要?”我失声叫出来。</p>

    “是的。”</p>

    “那你刚才为什么摇头?”我结结巴巴地说。</p>

    老黎又缓缓地伸出两个手指,在我眼前一晃:“儿子,因为你爹我要的是这个数——”</p>

    “啊——你……你要两个亿?”我差点从座位蹦起来。</p>

    这一刻,我大出意外,老黎太强大了,李顺给他一个亿竟然不能满足,竟然张口是两个亿。</p>

    到底是见过大钱的人啊,一个亿都打不到眼里去。</p>

    我被惊呆了。</p>

    而同时,我心里突然感到了巨大的失落,老黎要两个亿,这充分说明他没有搞回来自己的钱,他的确是损失了两个亿。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毫不客气地狮子大开口。</p>

    既然他没有搞回来,那么,这钱落到伍德手里了。</p>

    也同时说明,昨晚蒸发的劫匪和巨款和老黎是无关的。</p>

    我自以为是地分析着。</p>

    我觉得自己分析地挺有道理,挺合乎逻辑的。</p>

    老黎看着我,一咧嘴:“怎么了?难道我要两个亿不合适吗?”</p>

    我半张嘴巴看着老黎,说不出话来。</p>

    老黎喝了一口茶,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既然刚才你说这是李顺的意思,既然你刚才说李顺认定了所谓的幕后指使人,而且,李顺认定此人是因为我和你以及你们的关系才绑架小雨的,李顺自己也确认小雨被绑架是受了你们的牵连,或者说受了他的牵连。</p>

    既然李顺想对我赔偿表示自己的心意,那么,还搞什么二一添作五呢,既然想表示心意,那大大方方来哥痛快的好了,直接把我的损失全部不给我不得了,这样才显出做老大的气魄,这样才显出他的诚意,这样才显出他敢于承担责任的勇气,给我一个亿算是什么意思?二一添作五是什么意思?</p>

    “一个亿,拿我当要饭的老头子打发啊?我还不稀罕呢。所以,既然李顺想承担责任想表示诚意想显出老大的气魄,那么,我决定成全他,一个亿没门,要给给两个亿。”</p>

    “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眼看着老黎。</p>

    “开什么玩笑?我没心思拿两个亿开玩笑。”老黎一副一般正经地样子说:“当然,要是李顺心疼不舍得,那算了,我还一分钱都不要了,但如果他要是硬想充好汉做大方人表示诚意显示自己对我的歉意和友谊,必须得拿出两个亿,否则,这事别谈了。”</p>

    我说:“你说的是真的?”</p>

    老黎说:“废话。”</p>

    我又说:“你真的损失了两个亿?”</p>

    老黎伸手一拍我脑袋:“这是什么话?你不是自己都亲眼看到了,还问这个。”</p>

    我挠了挠头皮,说:“哦,你的意思是我不该问这个。”</p>

    “是的。”老黎点点头。</p>

    我观察着老黎的神色,希望能从看出什么破绽,但老黎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条斯理地喝茶,我什么也看不出。</p>

    我放弃了自己的努力。</p>

    想到老黎果真损失了两个亿,我不由叹了口气。</p>

    “叹气干嘛?”老黎说。</p>

    “两个亿没了,能不让人心疼吗?”我说。</p>

    “嘿嘿。这不是有人要给我补偿了吗?”老黎说。</p>

    “额。”我一时无语了,愣愣地看着老黎:“你真的打算要两个亿啊。”</p>

    “当然!”老黎点点头。</p>

    “可是,李顺开口说的是给你一个亿,然后,他还说,如果你嫌少,可以放宽到一亿五,但是,如果你咬死要两个亿,怕……怕他会反悔,一反悔,一毛钱都得不到了。”我说。</p>

    “他愿意反悔反悔,反正我要两个亿,差一分钱我都不要,你把我的原话这样告诉他,他愿意给给,不愿意也无所谓,反正没有这两个亿,我同样也能活得很好。”老黎说。</p>

    “你竟然如此倔强。”我说。</p>

    老黎说:“我犯倔不犯倔,要看什么时候,要看对什么事什么人,具体情况具体对待!”</p>

    我说:“我明白了。”</p>

    老黎说:“你明白什么了?”</p>

    我说:“我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要两个亿少一分都不行了。”</p>

    老黎咧嘴一笑:“你真的明白了吗?”</p>

    我说:“真的明白了。”</p>

    老黎呵呵一笑:“我儿聪明。”</p>

    我怔怔地看着老黎,其实,我此时脑子里反而越发糊涂了,我绝不愿意相信老黎是一个贪财的人,但此时的他让我无法看懂。</p>

    蓦然感觉,我自以为自己很了解老黎,其实,我似乎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看不懂看不透的地方。或许,我之前只是了解了老黎的皮毛,离真正了解他还有很远的距离。</p>

    和老黎分手后,我独自在大街溜达,这时接到了方爱国的电话:“易哥,你在什么位置?”</p>

    “我在青泥洼桥附近!”我说。</p>

    “好的,你在那等着,我去接你。”方爱国挂了电话。</p>

    不到20分钟,方爱国开车过来了,我直接车:“去哪里?”</p>

    “海边,总司令在金银岛等你。”方爱国回答。</p>

    金银岛?李顺这会儿在金银岛?我心里不由微微一怔,没有说话。</p>

    方爱国开车直接去了海边,我下了车,一艘摩托艇正停在岸边,杨新华在面。</p>

    我直接去,杨新华开着摩托艇直奔金银岛。</p>

    我好久没金银岛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