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91章 前往深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于是,四哥的面包车留下,我和李顺带着两辆特警作战车拐了土路,直接往深山里插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因为下雨,山里很泥泞,幸亏车子是四轮驱动的,要是四哥的面包车跟进来,还说不定真要有麻烦。</p>

    “哎,这路况。待会儿拉钱的货车要开出来,还是很麻烦啊。万一陷进泥坑的话,不行弄个绳索,前面用我们的特警车拉。”李顺有些忧虑地说。</p>

    这一步还没走,李顺都在考虑下一步的事情了。他可真是个操心的人。</p>

    在山里绕来绕去,半天,前方出现了几点灯火,隐约还听到了大海的涛声。</p>

    “张营子到了。”方爱国说。</p>

    停车,熄灯,在一个高处的四岔路口,大家悄然下车。</p>

    我和李顺站在车旁。放眼望去,这是夹在山坳里的一个小渔村,此时,雨夜里的小渔村,很静,只有零星的几点渔火在闪动,劳累了一天的渔民都入睡了。</p>

    “距离信号还有多远?信号藏在哪所房子里?”李顺问道。</p>

    方爱国看了半天,说:“信号。不在村子里,在。在这个方向。”</p>

    方爱国往左前方一指:“在这里往前大约400米。”</p>

    大家看去,前方是黑黝黝的大山,而同时脚下也有一条平坦的土路通往那个方向。</p>

    “难道。这里有山洞,这帮龟孙子是藏在山洞里?”李顺沉吟着。</p>

    “前方400米处,是海边。”方爱国又说。</p>

    “侦查员——”李顺说。</p>

    “到——”一名特战队员站在李顺面前。</p>

    “去前方侦察一下。”李顺说。</p>

    “是——”</p>

    “注意,千万不要惊动对方。”李顺说。</p>

    “是——”</p>

    “去吧。”</p>

    侦察员出发后,李顺对大家说:“穿雨衣,枪消音器,带好匕首。”</p>

    大家纷纷按照李顺的命令穿军用雨衣,把各自的武器安消音器,整理好自己的装备。</p>

    然后,大家静静地站立在雨里,等候李顺的指令。</p>

    很快,侦查员回来了:“报告总司令,前方400米有一个山洞,山洞侧面是临海的悬崖峭壁,这条土路转过两个急弯,可以直达山洞口,山洞洞口有两扇大门紧紧关闭,大门还有个小门,门缝里有灯光。门口外面没有人看守,但门里面不知道了。我担心惊动里面的人,没有靠近去看,回来了。”</p>

    李顺点点头,看了看我,我也点点头,然后看着方爱国。</p>

    方爱国琢磨了半天,说:“信号此时在山洞洞口方向。”</p>

    “那是说,运钞车应该在山洞里,甚至停在洞口。”李顺说。</p>

    我点了点头:“应该是。”</p>

    大家都静静地看着李顺和我。</p>

    李顺看着大家说:“现在开始下达作战命令。同志们,在前方不远处的山洞里,有一股无恶不作的劫匪,他们绑架民女,勒索钱财,为害一方,我们今晚的任务是要消灭这股劫匪,为民除害,除暴安良,匡扶正义,把他们手里勒索的钱财抢回来。</p>

    “我命令,第一组负责爆破,用塑胶炸药炸开山洞门,然后,第二第三组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去,第二组负责控制人,第三组负责控制车。</p>

    对于人,第二组注意,给我活捉一个戴眼镜的白净脸的年男子,其他的,给我往死里扫,一律不留活口。关于车,第三组注意,在第二组行动的同时,立刻要发动车子往外开,开动的时候,要注意先打开检查下车厢,看里面有没有钱,有没有躲藏的匪徒,有人的话离开打死,格杀勿论。</p>

    同时,第一组完成爆破任务之后,要协同第三组行动,保护运钞车顺利开出,然后,继续协同第二组打扫战场,把死尸统统从悬崖扔进大海,把那个头目给我活捉后带走。为了确保任务的万无一失,我们要加强领导,我亲自带领第二组行动,副总司令带领第三组同时跟进。大家都听明白了吗?”</p>

    “听明白了!”大家发出整齐而低沉的声音。</p>

    “出发——”李顺一挥手。</p>

    此时,已经是午夜凌晨一点,大地在沉睡,渔村在沉睡,大海也似乎在沉睡,只有我们一群人像幽灵一般在黑暗里的雨夜里游动。</p>

    很快接近洞口,洞口有微弱的光线泻出,果然洞外没有人看守,十分安静,似乎里面的人也睡着了。</p>

    海浪拍打岩石的轰鸣声传来,这里离大海很紧,洞口不远是悬崖,悬崖下是大海。</p>

    大家趴在洞口外面的隐蔽处待命,李顺轻声对我说:“妈逼的,他们看来对这里很放心,以为没人能找到这里。门口都不安排个岗哨。”</p>

    我皱眉看着洞口,没有说话。</p>

    李顺一挥手:“第一小组,——”</p>

    几个黑影匍匐在地往洞口快速移动。</p>

    然后,我和李顺带着第二第三小组分开,分别埋伏在洞口两侧的岩石后,静等第一小组炸开洞口。</p>

    片刻,随着“轰——”一声巨响,洞口腾起一阵烟雾,洞门被炸开了。</p>

    “干娘逼的,给我——”响声过后,李顺立刻站起来,挥舞着手里的微冲叫喊道。</p>

    此时李顺的架势,既像电影里的英雄指挥员,又像占山为王的山大王。</p>

    我在洞口另一侧也同时带人端着微冲往里冲。</p>

    硝烟里,我和李顺带领两个作战小组分别从洞口左右两侧同时快速冲进了山洞——</p>

    冲进山洞,眼前的场景令我目瞪口呆:灯火通明的山洞里竟然空空如也,除了几张床铺和歪倒在地面的几把椅子,既没有本以为的运钞车,也没有毫无防备正在熟睡的武装劫匪。</p>

    烟尘散去,我看到目瞪口呆的除了我,还有李顺和大家。</p>

    我和李顺看看山洞里面,山洞不深,顶多只有20米,一眼能看到头。</p>

    “马拉戈壁的,车呢?钱呢?人呢?”李顺带着失望的口气气急败坏地骂道。</p>

    我走到山洞尽头,边查看边走回来,看着李顺,摇摇头:“都不在了。”</p>

    “难道是我们找错了地方?”李顺的口气有些怀疑。</p>

    “不可能,明明信号是在这个位置。”方爱国在一边说。</p>

    “搜——仔细搜——二组三组在洞内搜,一组在洞外周围搜——”李顺命令道。</p>

    山洞这么点,有什么好搜的,但大家还是按照李顺的命令仔细搜起来。</p>

    我在烟尘刚刚散去的靠近洞口的位置低头慢慢查看着。</p>

    突然,我停住了,低头看着地面。</p>

    地面有几滩血迹。</p>

    我蹲下,伸手摸了摸血迹,放在鼻孔嗅了嗅,一股新鲜的血液气味。</p>

    这时,李顺也过来了,蹲下来看了看,也伸手摸了下血迹,放在鼻孔嗅了嗅,然后看着我:“操——刚流出来不久的血。”</p>

    我点点头,正在这时,有人过来报告,说在洞内零星发现了几个弹壳。</p>

    李顺接过来弹壳,仔细看了半天,对我说:“似乎,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枪战。”</p>

    正在这时,我看到洞口附近地面有一个麻袋,那是装钱的麻袋。方爱国正蹲在跟前翻看。</p>

    我和李顺过去,方爱国拿起麻袋,从面抠出一个微型的黑色的东西,喃喃对我和李顺说:“这是我们安放的跟踪监视发射装置,只有这一个麻袋被扔在这里,其他的都不见了。钱也不见了。”</p>

    李顺看了看我:“我们没找错地方,他们是藏在这里的。可是,妈的,他们人呢,钱呢?车呢?难道。他们发觉被跟踪了,发现了这个监视跟踪装置,单独把这麻袋扔在这里,带着车钱跑了?我们被耍了?计了?”</p>

    我没有说话,大步走出山洞,李顺也跟了出来。</p>

    这时,在外搜索的第三小组人员过来报告,说在悬崖下的海边发现了货车。</p>

    我和李顺忙过去,走到悬崖边,用强光手电往下照射,果然,看到一辆厢式货车半个车身埋在海水里。</p>

    “我靠,原来在这里。快,下去几个人,去那车里看看。”李顺又兴奋起来。</p>

    立刻有人拿来绳索,面的人拉住,两个人拉住绳索攀住岩石往下出溜。</p>

    很快,下面的人来了,报告说车厢里什么都没有。</p>

    “奶奶戈壁,车在钱不在,人也不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顺又骂骂咧咧起来。</p>

    我皱眉思索着了片刻,对李顺说:“走,先回去,再留在这里已经毫无意义,反而刚才的爆炸声会惊动附近的渔民,说不定会有暴露的危险。”</p>

    “走?这走?这么走了?”李顺有些心有不甘。</p>

    “留在这里同样一无所获。人不在,钱不在,继续留在这里有什么用?”我说。</p>

    此时,我的心里感到一阵巨大的遗憾和困惑。</p>

    但此时,来不及多想,先撤离要紧。</p>

    李顺想了想,狠狠说了一声:“撤——”</p>

    大家按照先后顺序有条不紊地迅速撤离到出发点的车,然后发动车子,径自往回走,很快和在省道路口等待的四哥他们会合。</p>

    四哥看到我们空手而归,紧锁眉头,没有做任何表示。</p>

    大家开始往回返。</p>

    坐在车,李顺对我说:“我分析,有几种可能。”</p>

    “嗯,你说。”我看着李顺,想听听他的想法。</p>

    “第一,我们的跟踪行动被他们发觉了,他们故意把我们的视线转移到这里,然后,他们金蝉脱壳,带着钱到别处躲藏去了。我们被耍了。那个扔在地的带微型跟踪发射装置的麻袋,是他们用来戏弄嘲笑我们的。”李顺说。</p>

    “如你这么说,那么,山洞里的血迹和空弹壳又怎么解释?还有,运钱的货车怎么会坠崖了?”我反问李顺。</p>

    “这个。”李顺挠挠头皮:“我靠,是啊,如果是那样,那这些又怎么解释呢?难道,他们是发生了内讧,然后把这些钱瓜分了之后逃跑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