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90章 敲山震虎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敲山震虎。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不是对着夏雨来的,也不是对着老黎来的,这是对着我和你来的。特别,这是对着我来的。”李顺低低地说着,声音听起来很冷:“在连续折腾你几次未遂之后,接着把目标转移到了老黎哪里,他显然知道老黎对你的重要性,显然知道老黎和我们是生意的合作伙伴,显然知道侧击老黎对打击你我的重要意义,显然知道老黎的死穴在哪里。</p>

    既要老黎的钱,又要老黎闺女的命,他这不是仅仅要动摇老黎的物质基础,把从我们那里失去的从老黎这里找回来,而是要从精神摧垮摧毁老黎啊。行,够狠的。”</p>

    李顺的口气愈发阴冷,握紧了拳头,狠狠打在自己腿。</p>

    “这事,我们不能不管。从现在开始,今后,老黎的事,是我们的事。”李顺继续说:“我此次提前到星海,是为了这事来的。我本来计划是半个月后动身的,因为出了夏雨这事。”</p>

    原来如此。</p>

    “夏雨人回来了还不行,还要把那两个亿追回来,要分不少地还给老黎。”李顺果断地说。</p>

    我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p>

    “嘿嘿。等我把那两个亿都追回来的时候,等这笔巨款亲自送到老黎家门口的时候,老黎这老爷子一定会对我格外刮目相看的,哈哈。”李顺得意地笑起来,带着美好的憧憬。</p>

    “现在首要的是要找到这笔钱到了哪里。”我皱皱眉头:“四哥和方爱国他们正在北部山区沿海到处搜寻信号呢。到现在还没有消息。”</p>

    “嗯,这倒是。得先找到钱的位置。”李顺点点头:“给方爱国打电话,我要亲自和他通话,这几个人,怎么搞的嘛。”</p>

    我摸出手机,还没有拨号,突然电话响了,一看,方爱国来电了。</p>

    我大喜,李顺也眼睛一亮,说:“快接,用免提。”</p>

    我于是用免提接电话。</p>

    “易哥——”方爱国刚说话,立刻被李顺打断了。</p>

    “住口——怎么称呼的,工作要称呼职务,不得称兄道弟。”李顺装模作样地训斥道。</p>

    “啊——”方爱国在电话里的声音吃了一惊,接着惊喜地叫起来:“总司令……总司令……你来了,你和易……哦,不,你也副总司令在一起啊。”</p>

    “嘿嘿,你小子听力还不错,还能听出我的声音来。”李顺哈哈笑起来:“方爱国同志,我现在命令你向副总司令汇报工作,开始——”</p>

    “是,总司令!”方爱国顿了顿,然后说:“副总司令,我们。终于搜寻到信号了,刚刚搜到。”</p>

    “你们现在在哪里,信号的具体方位在哪里?”我沉声说。</p>

    李顺接着从前排要了一张本省地图,在我和他之间摊开,打开手电。</p>

    “我们现在位于庄河市李家洼镇驻地,信号在李家洼镇驻地东边8.2公里处不动了,那里靠近海边,是一个叫做张营子的渔村。”方爱国说。</p>

    “好,很好。”李顺边看地图边接过话:“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打草惊蛇,只要紧紧跟踪住信号行,信号不动,你们先在李家洼那里等着,如果信号移动,你们紧紧跟住,保持一定的距离,千万不要太近。我和副总司令这带人马过去驰援你们。”</p>

    “好的,我们会随时和首长保持联络。我们的车在镇政府东边1000米的省道路边。”方爱国说。</p>

    我靠,还首长,方爱国真幽默。</p>

    然后,李顺对前排说:“告诉前面的车,不搞节前巡视了,打开卫星导航,立刻奔赴庄河李家洼镇驻地。”</p>

    两辆特警巡逻车立刻掉头,在风雨往北疾驶而去。</p>

    一会儿方爱国又来电话,汇报说信号一直没有移动。</p>

    路,李顺对我说:“对方一定会有武装力量看守这批钱,所以,今晚要做好开火的准备。我的计划是我们抵达李家洼和方爱国他们会合之后,一起悄悄奔赴海边的那个张营子渔村,观察好周围的地形,找准他们落脚的具体地点,然后,采取包围的态势,趁刮风下雨的时机,一举消灭绑匪,夺回这两个亿,然后一鼓作气把车开回来,直接开到老黎家门口去。”</p>

    我赞同:“具体行动细节等和方爱国他们会合之后再说。”</p>

    “行,反正是今晚的事了,夜还长着呢,我们赶到李家洼也有12点了,等赶到张营子海边,大约也得一点,也是说,动手最快也要1点,那正是夜深人静的最佳时机,海边风大浪大,又有这夜雨做掩护,我看神不知鬼不觉解决掉他们是很稳妥的。”李顺说。</p>

    我没有做声,琢磨着。</p>

    李顺又看着地图,一会儿喃喃地说:“他还真会找地方,这里三处环山,一处临海,下了省道,只有一条乡间小道能够进入,的确是很僻静的地方,把钱藏在这里,是很稳妥。看来,在他从日本回来之前,是打算一直把这笔钱藏在这里的。”</p>

    我看着地图,继续沉思着。</p>

    看了半天地图,李顺往椅背一靠,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问我:“老黎知道这事的背后主谋不?”</p>

    我想了想,说:“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绑匪是从湖南流窜到星海的,属于路过发财的主儿。”</p>

    李顺点点头:“嗯,老黎做生意行,但对道的事儿不懂了,他是想不到道的事有多复杂的。哎,可以理解,他不知道不知道吧,不要告诉他,免得他担惊受怕。”</p>

    我点点头。</p>

    李顺突然又皱起眉头:“哎——你说,这夏雨是怎么回来的呢?是什么人救回来的呢?”</p>

    我说:“我问过夏雨,夏雨一直被捂住嘴巴眼睛塞住耳朵,什么都不知道,我也问过老黎,他说是给了钱人家放了人。说起来很简单的样子。”</p>

    “可是,你不是说那绑匪准备做了夏雨,而且还要先奸后杀的吗?”李顺说。</p>

    “是的。”我说。</p>

    “那这岂不是前后矛盾?”李顺说:“到底是那绑匪临时改变了主意呢还是老黎在糊弄你呢?”</p>

    “不知道。”我说。</p>

    李顺想了想,说:“我觉得老黎是在糊弄你,绑匪轻易是不会改变决定的,绝不会轻易放了夏雨,一定是老黎在糊弄你了。可是,老黎为什么要糊弄你呢?难道他有能耐派人救出夏雨来?而且还行动迅速,抢在你们前面。”</p>

    我没有说话。</p>

    “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没有这能耐。”李顺语气肯定地说。</p>

    “我也觉得是。”我说着,只是心里没有底。</p>

    李顺看着我,眨眨眼,突然说:“操,我突然忽视了一个人。”</p>

    “谁?”我看着李顺。</p>

    “夏季啊,夏季那小子!”李顺说:“我猜。说不定老黎真的不是糊弄你,因为他根本不知情,这事是夏季一手操作的,他怕老爷子担惊受怕,于是瞒住老爷子出钱雇佣了什么私人高级侦探和特种保镖,采用高科技手段,打探到夏雨关押的地点,而且知道对方拿钱后也不会放人。</p>

    于是一边给对方钱借以迷惑他们释放烟幕弹,一边暗行动,抢在你们到达之前,神不知鬼不觉把夏雨救走,然后把关押夏雨的人弄死连尸体也带走了,这叫毁尸灭迹。这一招高明啊,老黎这老爷子不会想到这些的,但夏季这家伙能想出来这点子,毕竟,他是见过世面的人,计谋还是有的。”</p>

    我看着李顺滔滔不绝地谈着自己的见解,不由被他的一番高见搞晕了。</p>

    本来我迷糊着这事,现在李顺这么一搅合,我更迷糊了。</p>

    我现在知道李顺来星海的一个目的是要处理好夏雨被绑架的事,但其余的两个任务是什么,他没有告诉我,我几次想问,又压下了这个念头。</p>

    夏雨被绑架是突然发生的,也是说这本来是不在李顺回来的任务之内,也是说即使不发生夏雨的事情,李顺也是要回来的,只是因为这事提前了而已。换句话说,带目前为止,李顺还没有来得及处理他原计划回来的正事。</p>

    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听着风雨交加的拍打声,我沉思着。</p>

    两辆车沿着海边公路一直往北疾驶,雨夜里,车辆不多。</p>

    车里暂时沉默了,李顺看着窗外不语。</p>

    12点差10分,我们抵达李家洼镇驻地,在镇政府东边1000米处的省道边和四哥方爱国他们会合。</p>

    方爱国他们看到李顺格外激动,齐刷刷站在路边向李顺致敬行礼。</p>

    李顺大手一挥:“日——好了,别捣鼓这些洋动静,抓紧办正事要紧!”</p>

    然后,李顺正儿八经地和四哥打招呼。</p>

    李顺在四哥面前一直显得颇为板正和尊重。</p>

    此次跟随李顺来的特战队员和方爱国他们都是战友,此次见面,大家都很高兴,在黑夜里小声激动地打着招呼。</p>

    然后,李顺和我到了四哥的面包车,方爱国对着监视跟踪仪指点了半天。</p>

    看了半天,李顺和我下车,集合人员。</p>

    李顺安排方爱国带着监视仪到他和我坐的那辆特警作战车,然后,李顺的车子带路,大家都开车跟在后面,三辆车在深夜里悄无声息向海边的张营子渔村靠近。</p>

    在省道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道路越来越弯曲,都是盘山公路,周围都是黑黝黝的大山。</p>

    虽然方爱国探测到的直线距离不远,但走起来可真费劲,绕来绕去的。</p>

    又走了半天,在一个下坡道,一直紧盯住监视跟踪仪屏幕的方爱国汇报说:“前方的一个土路,往右拐——”</p>

    车子停住,果然看到前方有一条往右拐的土路,虽然是土路,但不是很窄,而且较平坦。</p>

    方爱国说:“了这条土路,往山里一直走,直线距离4公里左右是海边,是张营子。但是只是直线距离,真正走起来,未必那么远。”</p>

    李顺点点头,看看我:“我看,在这个位置留几个人,作为策应。同时也起个警戒和围堵的作用,万一待会儿有漏之鱼,这里还有一道堵截线。万一如果有外人进入,这里还可以提前给我们通报。”</p>

    我同意:“让四哥带着周大军杨新华和杜建国在这里吧!”</p>

    “行,你和四哥说下吧!”李顺说。</p>

    我于是给四哥说了下,四哥表示同意。</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