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88章 不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请进——大小姐已经回来了。”一个年轻人边给我开门边说。</p>

    我心里感到十分激动,几步走进客厅,看到老黎正坐在沙发,依旧那样慢条斯理地喝茶。</p>

    客厅里只有老黎自己。</p>

    “夏雨呢?”我急急地问老黎。</p>

    “在楼洗澡呢。”老黎说。</p>

    我坐在老黎旁边,看着老黎神态自若的神色,突然咧嘴笑起来。</p>

    “笑什么?”老黎说。</p>

    “夏雨是怎么被救出来的?”我问老黎。</p>

    “废话,不是用两亿换回来的吗?”老黎说。</p>

    “这——”我一怔。</p>

    “怎么了?”老黎看着我。</p>

    “你是说,他们收到钱后,把夏雨放回来了?”我说。</p>

    “你说呢?不给钱能放人吗?”老黎反问我。</p>

    我突然意识到老黎似乎是不愿意让我知道真实的内情,他似乎不想告诉我他是怎么操作把夏雨救出来的。</p>

    我不明白为什么老黎要瞒着我,心里微微有些不快,但既然他不愿意说,那我也没必要捅开来了,干脆也装作不知道算了。</p>

    “看来,那劫匪还是挺讲信用的。”我说。</p>

    “嗯。”老黎嗯了一声,继续喝茶。</p>

    “夏雨没什么事吧?”我又问。</p>

    “除了受到一些惊吓,别的倒没什么事。”老黎说。</p>

    “那好。”我说。</p>

    既然夏雨安全回来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老黎告不告诉我实情都无所谓了,虽然我对他向我隐瞒感到不大开心和困惑。</p>

    其实我最困惑的还是那看守夏雨的绑匪到哪里去了。</p>

    或许,这是个一直无法解开的谜团。</p>

    还有,老黎白白损失了两个亿,着实让人痛心。</p>

    两个亿啊!</p>

    “你这大半天到哪里去了?”老黎问我。</p>

    “去单位忙了一会儿。”我说。</p>

    “哦。”老黎翻起眼皮看了看我,然后又继续喝茶。</p>

    “你说这股绑匪,会不会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指使呢?”我试探着又想老黎提起这个话题。</p>

    “你怎么想那么多。”老黎说:“现在闺女回来了,钱没了没了,我现在倒是宁愿相信他们是从湖南流窜过来的通缉犯,做完这票生意他们离开这里再也不要来烦扰我。”</p>

    老黎的话让我微微一怔,同时也堵住了我的嘴,我无法再往下继续和他探讨了。</p>

    似乎,老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此打住了。</p>

    我愣愣地看着老黎,琢磨着老黎的性格,隐隐觉得按照我所了解的老黎的脾气,他应该不会此罢休,不会甘心吃这个大亏,他既然能把夏雨救出来,那么,他能将这股劫匪剿灭掉,那么,他能查出此事的幕后主使,但他此时的话却又让我无法去想更多,似乎,他真的想息事宁人了。</p>

    “小克,你在想什么?”老黎看着我,微微一笑。</p>

    “在想你。”我说。</p>

    “想叫爹了?”老黎说。</p>

    “没——”我说。</p>

    “唉。那你想我什么呢?”老黎叹了口气。</p>

    “想你此时的心理活动!”我说。</p>

    “我此时还能有什么心理活动呢?我是多么简单多么淳朴的一个老头子啊!”老黎说。</p>

    “这是你自己标榜的,我可没这么说!”我说。</p>

    “那你要怎么说?”老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没话说!”我干脆地说。</p>

    “不开心?”老黎说。</p>

    “没有!”我说。</p>

    “这对了,小雨平安回来,开心才对!你不知道啊,刚才小雨一进门,小季抱着小雨哭,哭地我这个当爹的心里既感动又欣慰,看到如此兄妹亲情,我心里着实感到安慰。”老黎说。</p>

    我无声地笑了下,心里也有些感动。</p>

    “我希望你和小季也能是如此,如此的兄弟亲情。”老黎看着我。</p>

    我心里有些默然,但还是微笑了下:“我一直把夏季当做很好的老兄的。”</p>

    “夏季去单位班了,晚回来,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希望我的话他能听进去。”老黎又说了一句。</p>

    我没有做声。老黎只说希望我和夏季有兄弟亲情,为什么不说希望我和夏雨兄妹有亲情呢?难道,他疏忽了?</p>

    正在这时,夏雨洗完澡下楼了,头发还没干。</p>

    夏雨此时的面容基本正常,只是眼里还有几分惊魂未定的神色,神情略微有些憔悴。</p>

    夏雨穿了一件宽大的便服。</p>

    看到我,夏雨眼神一亮,接着眼圈一红,站在楼梯呆住了。</p>

    “小雨,小克来看你了。”老黎说了一句。</p>

    我站起来,看着夏雨。</p>

    夏雨嘴巴突然一撇,眼泪突然迸发出来,接着下了楼梯,几步扑到我的怀里,紧紧抱住我,哇哇大哭起来。</p>

    我一时很尴尬,在老黎面前和夏雨这样子,我浑身不自在。</p>

    我尴尬地任凭夏雨抱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p>

    老黎默不作声地坐在一边继续喝茶,不看我和夏雨。</p>

    好半天,夏雨才停止了哭泣,和我的身体分开。</p>

    我松了口气。</p>

    大家坐在沙发,夏雨还不停地看着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p>

    这时,夏季也回来了,看到我在这里,点了点头,然后也坐在夏雨旁边,看着夏雨:“小雨,这会儿感觉好些了不?”</p>

    “嗯。”夏雨点点头:“好多了呢。”</p>

    “以后还胡闹不?谁让你去开那个破出租的?”夏季虎着脸,又瞪了我一眼。</p>

    “哥,你不要瞪易克,开出租是我自己的想法,和他无关!”夏雨护着我。</p>

    “和谁无关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知道不知道你出了事我和爸心里有多担忧,你知道不知道你一出事爸一直没睡个安稳觉?”夏季继续发火。</p>

    “知道,我错了。”夏雨乖乖地低下脑袋。</p>

    “还有,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的胡闹,我们家里整整损失了两个亿,两个亿啊,你以为我们家的钱都是天掉下来的,你知道我整天辛辛苦苦工作赚钱有多不容易?你知道不知道两个亿要多久才能赚回来?”夏雨继续质问夏雨。</p>

    “小季,你在说什么?”老黎不快地喝道。</p>

    夏季不说话了,但还是不肯服气地瞪眼看着夏雨。</p>

    夏雨一看有老黎撑腰,来劲了:“哥,你少冲我吹胡子瞪眼,不是损失了两个亿吗,不是你赚钱不容易吗?我赔你,我赔你还不行吗?我从我的股份里赔偿你好不好?大不了我不要我的股份了,都给你行不行?”</p>

    “你——”夏季一下子被夏雨的话噎住了。</p>

    “小雨,休得胡说,你哥哥没那意思。”老黎又训夏雨。</p>

    “那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吗?他不是疼钱吗?”夏雨不服气地说。</p>

    夏季无奈地咧了咧嘴,气哼哼地瞪了我和夏雨一眼,然后楼去了。</p>

    老黎看着夏雨:“小雨,不许和哥哥那样说话,那样的话,以后再也不许说了。知道不知道,你这话会让哥哥伤心的。”</p>

    夏雨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头了,低头答应着:“知道了,以后我不说了。”</p>

    “唉。”老黎苦笑一下,叹了口气,摇摇头站起来,也楼去了。</p>

    客厅里只剩下我和夏雨。</p>

    夏雨看着我,突然咧嘴又要哭。</p>

    我忙说:“哎——你别哭了,你再哭,我真受不了了。”</p>

    夏雨真的不哭了,竟然接着又笑起来,笑里却又带着哭腔:“二爷。我以为我再也回不来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p>

    夏雨的样子让我哭笑不得。</p>

    我说:“好了,先别闹,我问你,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头到尾和我说说。”</p>

    夏雨说:“那天,我开车拉了两个客人去金石滩,结果,路,其一个掏出匕首,威逼我把出租车开到岔道树林里,然后,我被他们用破布塞住嘴巴蒙眼睛耳朵也被塞住,手脚都被捆住,好像装进了一个麻袋里,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也不能说话,然后,他们好像给我打了一针,我昏迷过去了。</p>

    迷糊,他们似乎还用冷水泼醒了我,然后松开我的嘴巴,拿出我的耳塞,把手机贴在我耳边,我听到电话里爸爸的声音,我刚说了一句老爸救我,接着电话被拿走了,我嚷嚷叫渴,他们给我喝了几口水,然后我又被堵住嘴巴塞住耳朵,然后一团湿巾捂在我的鼻孔,我又迷糊了过去。</p>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这么迷迷糊糊睡着。然后,不知什么时候,我醒了,结果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家里的沙发,我爸和我哥正看着我。”</p>

    “是这样?这么简单?”我说。</p>

    “是啊。”夏雨盘腿坐在沙发,点点头:“我能记得的只有这些!我只知道自己被人绑架了,可是,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回到家才知道被人勒索了两个亿。”</p>

    “哦。”我不禁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能从夏雨这里打听到一些令我好困惑的事情的,但她却什么都不知道。</p>

    我在感到后怕的同时又感到庆幸,幸亏夏雨被及时救出,不然,她很可能要先遭到绑匪的玷污之后被杀掉。</p>

    “靠,你说我这次被绑架的事窝囊不窝囊,我自己稀里糊涂被绑架走了,又稀里糊涂回来了,间发生了什么我竟然都不知道,你说这多不刺激啊,这以后我要是写回忆录,这一段该怎么写啊?这么重要的情节总不能一笔带过吧?”夏雨带着遗憾的口气。</p>

    我哭笑不得了。</p>

    “哎。我好累了,二爷,我困了。我睡会儿啊,你在这里看着我。”夏雨无精打采地说着,打了个哈欠,身体往沙发一歪,竟然接着睡着了。</p>

    夏雨实在是太累了,终于撑不住了。</p>

    我拿起毛毯盖在夏雨身,坐在一边沉思着。</p>

    一会儿,夏季下楼了,看了我一眼,冲我微微点了点头,径自走了。</p>

    然后,老黎也下楼,坐在我身边,看看正在熟睡的夏雨,没有做声。</p>

    老黎似乎在沉思着什么。</p>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安排夏雨?”我问老黎。</p>

    我想起老黎把夏雨的保镖撤除不再另外安排新保镖的事。</p>

    “先让她休养几天的身体再说。”老黎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p>

    我于是不再问,我知道老黎对夏雨如何安排应该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只是,目前,他似乎还不想太早告诉我。</p>

    他不说,我不会再问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