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87章 夜长梦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什么意思,嘿嘿,我的意思也是说我未必一定过去,如果我不过去,随时会给你通知,那你直接把那丫头干掉算了,我们总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损失那么多钱啊。 哈哈,好了,先这样,我要带车继续走,要先离开星海的地域,你和老三注意看好那丫头,进入安全区域后,到底是直接杀还是先玩后杀那丫头,我随时会告诉你我的决定。”</p>

    然后,没有了声音,显然他是下车了。</p>

    显然,随着钱到手,随着他们距离星海越来越远,他们有些得意忘形了,讲话也开始肆无忌惮了。</p>

    “目标又开始移动了!”方爱国说。</p>

    目标移动,但没有了任何声音。他们换了车,监听不到谈话内容了。但跟踪仪是和钱一起的,还是能看到他们移动的线路。</p>

    “加速——”我说。</p>

    四哥一踩油门,车子加速往前赶去。</p>

    “是继续跟踪还是。”方爱国看着我。</p>

    “先救人。”我果断地说。</p>

    我此时心急如焚,根据那年人刚才的话,一旦他们离开星海的地域范围,夏雨随时都有被玷污和杀掉的危险。</p>

    “前方7.6公里处有个仓库。关押夏雨的地方距离那仓库大约1000米。”我说。</p>

    “关押地点周围是山林,周围没有其他建筑。”四哥边开车边又补充了一句。</p>

    很快,在国道右侧,一座大房子出现了。离刚才的出发点正好是7.6公里。</p>

    大房子周围还有一些平房,开着一些汽车维修之类的店铺。</p>

    这无疑是那仓库了。</p>

    仓库大门紧闭。</p>

    四哥没有停车,直接往前开。</p>

    我们往外观察着,这里开始进入山区,前方都是连绵的群山。</p>

    四哥突然把车子往左一拐,开进了一片小树林里。</p>

    “往左前方看——”四哥说。</p>

    我顺着四哥说的方向看去,在距离国道大约500米的半山坡,有一座白色的房子孤零零矗立在那里,周围是密密匝匝的树林,树林和国道之间,是一片茂密的玉米地。</p>

    回头看看那仓库,距离大约正好1000米左右。</p>

    仓库周围一千米的距离除了这座白房子,再没有其他建筑物。</p>

    “应该是这里了。”我咬咬牙,摸了摸腰间的手枪:“车不能再往前开了,在这里下车,下车后,我们分两组,前后包抄那房子。我带人从前面建国爱国跟着我,四哥带人从后面,新华大军跟着四哥。带好武器。”</p>

    “易哥,到时候是要活的还是死的?”方爱国问了我一句。</p>

    “格杀勿论!”我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p>

    “好的,明白了!”</p>

    四哥接着说:“一定要防止惊动房子里的人,要隐蔽接近,到时候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要绝对先保证人质的安全。”</p>

    “好。”大家都点头。</p>

    然后,大家拿好武器,悄悄下车,直接钻进玉米地,弯腰径直向白房子方向快速摸去。</p>

    钻出玉米地,距离白房子更近了。</p>

    我们接着匍匐在荒草丛里往前摸爬,迅速进入了小树林。</p>

    距离白房子还有30米的时候,我和四哥兵分两路,一前一后悄悄向白房子靠拢。</p>

    白房子前有个不大的院子,我掏出手枪,方爱国杜建国带着微冲,我们悄悄接近院门,透过门缝往里看,里面静悄悄的。</p>

    我轻轻用手推了一下,院门竟然没有关,无声地打开了。</p>

    我们缩身观察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p>

    房子是三间,只有间一个门,同样关着。</p>

    我捡起一块石子扔进院子,还是没有任何反应。</p>

    似乎,里面的人都睡着了。</p>

    这时,四哥出现在房顶,向我打了几个手势。</p>

    我明白他是告诉我这房子有后窗,他们是要从后窗攻入。</p>

    我接着给四哥还了几个手势,告诉他20秒之后一起破门破窗前后攻入。</p>

    四哥点点头,接着身影消失在房顶。</p>

    我边心里默默数着秒数,边带着方爱国杜建国无声地迅速进入院子,接近唯一的房门,隐蔽在两侧。</p>

    数到20的时候,我突然站到房门正面,猛地抬起脚,狠狠踹向房门。</p>

    房门直接被我踹开,我们接着迅速冲进了堂屋——</p>

    与此同时,四哥和周大军杨新华也分别从东西两个里间迅速破窗而入——</p>

    我们同时攻入了三个房间里。</p>

    可是,堂屋里没有人。</p>

    “空的——”我听到周大军在西里间说。</p>

    “没人!”四哥在东里间也说。</p>

    我愣了,快速冲到另外两个房间看了下,果然是空的,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p>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身体不由晃了几下。</p>

    大家聚到堂屋里,杨新华继续在两个里间里勘察。</p>

    “难道我们弄错地方了?”周大军喃喃地说。</p>

    “应该不会错!”四哥边说边扫视着室内。</p>

    “难道夏雨刚刚被转移走了?”方爱国说。</p>

    “没有这么快。”四哥又说。</p>

    “难道是那绑匪头目发觉我们的监视跟踪行动了,故意诱导我们让我们圈套的?”杜建国说。</p>

    四哥想了想,又摇摇头:“应该也不会,一来我们做的十分隐蔽,二来根据路他刚才的谈话内容,不像是发觉什么异常。”</p>

    “看,这里地有血迹,似乎还有打斗过的迹象。”杨新华在东里间叫道。</p>

    我们忙进去,果然,地面有血迹,炕的小桌子也仰面朝天,房间里的家具摆设也都东倒西歪。</p>

    四哥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地的血迹,然后放在鼻孔闻了闻,说:“这是刚刚流出的血。这里一定刚刚发生过一场打斗。”</p>

    “看,这里还有个破损的手机——”方爱国弯腰从墙角捡起一个手机。</p>

    我忙拿过来一看,诺基亚的,黑白屏的!手机似乎被摔了,机壳有裂纹,屏幕也坏了。</p>

    我的脑袋又嗡的一声,这年头用这手机的几乎绝迹了,这是夏雨的手机,她追随我而买的。</p>

    我想开机,开不开,显然是摔坏了。</p>

    我装起手机,用眼睛在室内快速扫描,突然又发现地还有个蓝色的发卡,忙捡起来。</p>

    这也是夏雨经常戴的发卡。</p>

    “这里是关押夏雨的地方,这些东西,都是她的!”我说。</p>

    “人呢?夏雨人呢?”方爱国说:“难道在我们赶到之前,夏雨已经被——”</p>

    “住口——”我大喝一声,心里涌起一阵巨大的恐惧。</p>

    方爱国不说话了,走到外间。</p>

    我继续在恐惧颤抖着身体,绑匪和夏雨都见了,地还有血,这里到底刚刚发生了什么?夏雨现在在哪里?她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不测?</p>

    我不敢往下想了,却又不得不想。</p>

    “很蹊跷,这里显然是关押夏雨的地方,而且刚才之前绑匪和夏雨都应该还在这里,但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都不见了?而且,还有地的血迹。”四哥皱眉说道:“按照刚才那绑匪头目的话,他们不应该这么快对夏雨下手,绑匪的车这会儿应该还没驶出星海地域,也是还没到安全地带。不到安全地带,他们不应该。”</p>

    我看着四哥。</p>

    四哥继续说:“所以,我认为,夏雨应该没有遭到毒手。”</p>

    “为什么这么说?”我看着四哥,心里升起一阵希望。</p>

    四哥没有回答我的话,缓缓地说:“或者,还有一种可能。”</p>

    “什么可能?”我说。</p>

    “还记得我告诉你我们在暗查绑匪的同时还有人也在暗探访的事情吗?”四哥说。</p>

    “记得!”我点点头,忽然似乎明白了什么,说:“你是说。有人采取了和我们同样的办法知道了夏雨被关押的地点,然后,有人抢在我们之前把夏雨救走了?”</p>

    “是的,我怀疑有这种可能。”四哥点点头。</p>

    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轻松,但随即又皱起眉头:“可是,如果是那样,我们刚才总那个方向来的,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p>

    “难道不会从另一个方向过来吗?”四哥反问我。</p>

    我觉得四哥说的有道理,却又不禁问道:“那么,绑匪呢?看守夏雨的绑匪呢?他们救走夏雨,总不会把绑匪也一起带走吧?他们没有必要留活口或者带走绑匪的,完全可以把绑匪直接干掉的。”</p>

    四哥又皱皱眉头:“所以我说是怀疑有这个可能,不好确定。”</p>

    和四哥分析了半天,我的心里还是沉甸甸的。</p>

    “此地不宜久留。”四哥又说。</p>

    我点点头,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p>

    我们回到出发点,了面包车。</p>

    方爱国又打开监视跟踪仪,说:“目标已经脱离了跟踪范围。”</p>

    我这时已经没有心思跟踪那两亿元了,我最担心的是夏雨的生死。</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老黎打来的。</p>

    我接听。</p>

    “小克,你过来一下!”老黎的声音依旧很平静。</p>

    “我不去,我在外有事!有什么事你在电话说!”我有些烦躁地回答老黎。</p>

    “小雨马到家了。”老黎说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p>

    我倏地愣了,握住手机直直地发呆。</p>

    “怎么了?”大家都看着我。</p>

    我突然傻傻地笑起来,”老黎说,夏雨快到家了。”</p>

    大家都松了口气。</p>

    “哈哈。”大家突然都笑起来。</p>

    我笑的有些傻有些痴,感觉自己像在做梦。</p>

    “看来,应该是我们刚才估计的,一定是有人以和我们同样的方式获知了夏雨被关押的地点,但他们却以我们快地多的速度赶到了那里,以极高的效率和手法救走了夏雨。甚至,把绑匪也一起带走了。只是不知带走的是活人还是死人。”四哥有些激动地说。</p>

    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夏雨获救了。</p>

    夏雨终于获救了。</p>

    我的心里终于彻底放松了,突然感到一阵虚脱。</p>

    “走,回去——”我对四哥说。</p>

    四哥开车往回走,走了一会儿,看到前方有一辆往星海方向去的出租车,四哥边开车边伸手示意出租停车,然后也停靠在路边。</p>

    “你打出租回去,我带着他们继续去搜寻那装钞车的下落。”四哥说。</p>

    我同意,于是下车,四哥接着掉头,我坐出租回到星海,直奔老黎家。</p>

    至此,我确信救走夏雨的人一定应该是老黎安排的,没想到老黎竟然还有这么一手,竟然真的做了两手准备,竟然能在不动声色间安全救出夏雨。</p>

    老黎家门口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见到我,都笑嘻嘻地点头。</p>

    看他们都面露喜色。</p>

    我不知道救出夏雨的人是否是他们。</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