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86章 线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年人点点头,小伙子接着关死车厢门,然后跳进驾驶室。 </p>

    年人对老黎说:“老爷子,多谢啦。那我走了。您老人家安心在家里等大小姐回来吧,你们父女很快能团圆了。”</p>

    老黎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p>

    年人接着看了看周围,然后敏捷地跳进驾驶室,小伙子接着发动车子,徐徐往外开去。</p>

    “爸,我们……”夏季似乎有些不甘心,看着老黎。</p>

    老黎淡淡地说:“小季,你去公司忙你的事情吧,我在家等你妹妹回来。小克,你也去忙吧。”</p>

    说完,老黎径自回身进了房子。</p>

    我巴不得老黎说这句话,于是慢悠悠离开了老黎家,往外走去。</p>

    走到马路边,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停在路边,车门正开了一半。我回头看了看,接着敏捷地跳进车里,反手拉车门。</p>

    开车的是四哥,车里坐着方爱国他们四个,后排座位放着微冲和无声手枪。</p>

    这车是我安排四哥搞来的,专门为了今天用的。</p>

    方爱国正在摆弄着一台带液晶显示屏的仪器,正在慢慢调试。</p>

    这台仪器也是四哥通过地下渠道搞来的,国外最高端的探测跟踪监听仪,具有远距离监听和跟踪功能,利用无线发射装置来实现,最远监听探测距离可以达到10公里。</p>

    在方爱国他们帮忙搬运钞票的时候,已经悄悄把微型跟踪器吸附在了其一个装钞票的麻袋里,同时,借助调车的时机,方爱国在货车驾驶室里吸附了一个微型监听器。</p>

    随着一阵沙沙的声音和屏幕的条纹跳动,一会儿,声音安静下来,图像也稳定了。</p>

    “易哥,他们正开车走在西安路,方向是奔滨海大道。”方爱国指着屏幕对我说:“现在距离我们是4.4公里,他们这会儿一直没有说话。”</p>

    “嗯。”我点点头:“先不要动,等会儿。”</p>

    为了防止被他们发觉,我必须要拉长和他们的距离。</p>

    四哥这时回头对我说:“根据调查,这伙人确实不是本地道的,他们到这里大约有10多天了。平时住在山路附近的一个酒店里。一直深居简出。”</p>

    我点点头:“查访没有被他们发觉吧?”</p>

    四哥笑了下:“怎么会。我找的人都是办事很稳妥的。”</p>

    我笑了下。</p>

    “据我的线人告诉我,还有另外的人也在暗查访他们。”四哥说。</p>

    “嗯。”</p>

    “会不会是。”四哥看着我。</p>

    我摇摇头:“不好确定,大概可能或许是,但也许也不是。”</p>

    “目前,他们关押人质的地点一直没有查访到。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信息。”四哥的表情有些担忧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拿到钱之后会不会放人。这伙人来历不明,行事风格习惯摸不透,我怕他们是一伙不讲信用的恶徒。”</p>

    四哥的话正是我最担心的。</p>

    “严密监听他们的谈话。不放过任何一丝信息。”我说。</p>

    我现在寄希望于能从他们的对话里得到夏雨被关押的地点消息,希望这绑匪拿到钱后会得意忘形不经意说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因为我知道,他们必定现在是分开的,看守夏雨的人必定是要和他们会合的。</p>

    “易哥,他们了滨海大道,正往北直开。距离我们现在的位置是9.2公里,他们此刻的时速是60迈。”方爱国又报告。</p>

    “出发。”我说。</p>

    四哥接着开车,直奔滨海大道方向。</p>

    “检查下武器。”我说。</p>

    大家从后座拿过武器,检查一番之后,将无声手枪都装起来,然后把微冲也放在座位。</p>

    等我们的车了滨海大道,方爱国又报告:“货车下了滨海大道,正在出市区,往国道走去。目前距离8公里,对方时速70迈。”</p>

    “保持同步速度跟进。”我说。</p>

    四哥稳稳地握住方向盘往前开着。</p>

    在这个距离之外,对方当然是不会发现我们的。</p>

    突然,监听器里传来谈话的声音。</p>

    “大哥,你说,他们会不会派人跟踪我们?”</p>

    “屁,他们敢吗?那糟老头子,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除非他是不要那丫头的命了。”年人不屑的声音:“回头看看,哪里有跟踪的车?我们在市区转悠了这么半天,又在滨海大道跑了这么久,我一直在看着后面呢,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车辆。兄弟不要把那老头子想得太高了,他除了有钱,别的不我们强,干这个,他更不行。”</p>

    “呵呵。大哥说的对,那老头子估计是真的吓坏了,乖乖地把钱凑齐了,乖乖地交给我们了。”</p>

    “我以前怎么和你说的来,这世道,这年头,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哈哈,两个亿啊,妈逼的,老子活了一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p>

    “唉。可惜,这钱不都是咱们的,咱们只能拿赏钱啊,想想真憋屈。”</p>

    “行了,兄弟,知足吧,没有人家的允许,我们哪里能在星海地盘做生意,没有人家提供的线索,我们哪里能搞到这笔钱,我们的赏钱也不少啊,能拿到4000万,这也不是少数,足够我们兄弟几个逍遥快活一阵子了。”</p>

    我凝神听着,4000万,2亿减去4000万,是一亿六。</p>

    伍德在李顺手里损失了一亿五,在我手里损失了一千万,正好也是一亿六。</p>

    妈的,这么巧。</p>

    “大哥,你说,我们悄悄卷走这笔钱,远走高飞,好不好?”</p>

    “可别这么说,我靠,你吓死我了,我可不敢,你是不知道那家伙的厉害,我们还是乖乖当一回雇佣军替人家干好这笔活吧,可不能有三心二意的想法,我给你说,如果我们真那么干了,不管跑到哪里,都逃不出他的手心,一旦被他抓住,我们会死的很惨很惨,你是不知道那家伙的能量的。”年人的口气似乎有些惧怕。</p>

    “他真的有那么厉害?”</p>

    “是的,确凿无疑!确实很厉害,手段很狠辣,我要狠辣多了。我们必须要老老实实把这钱看好,等他回来,然后给我们发赏钱。”</p>

    “可是,他现在并不在大陆,他在日本啊。”</p>

    “他是在月球,我也不敢在他面前耍大刀,还是乖乖办事,不要想多了。他既然敢放手让我们干,既然敢大摇大摆去日本,一定不担心我们会捣鼓洋动静,我们能想到的,他一定也会想到。好了,兄弟,不要谈这个了,一提起来我心惊。”</p>

    我顿时明白过来,果然,这次绑架事件是伍德幕后策划的,他本人以及手下人统统没有参与,而是雇佣了外地的黑社会干的。而这帮外地的黑社会,似乎和他之前是熟悉的,不但熟悉,而且对他的狠辣手段还颇为了解。</p>

    “大哥,那个丫头怎么处理?待会儿放了?”</p>

    “放?哈哈……”年人突然大笑起来,听得我心惊胆战。</p>

    我似乎从这年人的大笑里听出了几分不妙。</p>

    笑完,那年人说:“我们这四千万可不是白拿的,我得到的命令不仅仅是要这两个亿,还要把那丫头——”</p>

    他没有说下去,似乎做了个手势。</p>

    “做了?”</p>

    “是的!钱到手后把人做了,这是那家伙的吩咐,我们必须要执行。哈哈,可怜那老爷子,赔了钱财又损失了女儿,人财两空啊。其实,那丫头和我们倒是无冤无仇,可是,我们是拿人钱财给人办事,既然给我们四千万,那我们要干净利索替人家把事情办好。我们只认钱,别的,统统他娘的见鬼去吧。”</p>

    “可是,我们不也是拿了那老爷子的两个亿吗?”</p>

    “这钱现在不是那老爷子的了,是那家伙的,我们拿到手的钱,是那家伙给我们的。这个道理你懂不懂?”</p>

    “哦。懂了。哎——那丫头长得挺水灵的,这么简单做了,很可惜啊。”</p>

    “怎么?你想她?”年人的声音有些淫邪。</p>

    “我是想那也得先让大哥完啊,哈哈。”</p>

    “哎。兄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有好女人,大家一起玩才高兴啊。”</p>

    “要不,先不做那丫头,先带走玩几天再说?”</p>

    “这个……让你这么一说,我心还真发痒了。这可是亿万富翁家的千金小姐,玩起来一定很够味很刺激。”</p>

    我听到这里,肺都快气炸了。</p>

    “是啊,这么高贵人家的小姐,玩起来当然是很刺激的。”</p>

    “这个……我再想想……”年人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这事不能让那家伙知道,他当时下的指示是钱到手进入安全地带后,立刻做了那丫头。我们要是这么做,显然是违反了他的命令,如果他一旦知道。”</p>

    “山高皇帝远,他怎么会知道呢?这么做了那丫头,太可惜了。大哥,兄弟们跟着你自从到了星海,起码至少有半个月没玩女人了。”</p>

    “呵呵,好了,先不谈这个。看到前面路边的仓库了没,开进去。”</p>

    接着,方爱国告诉我:“易哥,货车停住不动了!”</p>

    我看了一眼屏幕,知道货车是进了仓库。</p>

    “他们肯定是要换车,把钱转移到另一辆车去。”四哥边开车边说了一句。</p>

    “我们现在距离仓库7.6公里!”方爱国说。</p>

    这时又听到那年男人的声音:“伙计们,快卸货,换车后继续走。”</p>

    年人似乎还没有下车,还在原先这辆车。</p>

    接着又听到年人开始说话:“老二,是我!”</p>

    他似乎在打电话。</p>

    “钱到手了,我们正在路边的一个仓库换车。这里距离你不足1000米,哈哈。”年人得意地笑着:“换车后,我带人直接到预定地点。那个丫头……先不要做,先留一下,等我通知。也不要转移那丫头,在那里关着,防止转移的时候出事。你那边周围都是山地树林,附近没有任何建筑物,视野开阔,十分安全,关在那里最稳妥。”</p>

    我留意着他的每一句话。</p>

    “留一下干嘛?哈哈。”年人淫邪地笑起来:“兄弟们都舍不得这么杀了那妞,都想先玩玩再杀掉。既然兄弟们有这个要求,我这个做老大的总不能不照顾一下吧。我可给你说啊老二,在我没去之前,不许偷偷先尝美味。不过,我还有些犹豫,我要再权衡下,我其实是怕夜长梦多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