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85章 最大的愿望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今生最大的愿望,是看着你和小雨能健康安全成长,看到你和小克亲如兄弟共担风雨互相扶助共闯天下,如此,等到哪一天我去见你的妈妈,也对她能有个交代了。 我可以告诉你妈妈:老伴,我来陪你了,孩子们都生活地很好,我们可以快乐地在另一个世界看着他们的幸福和快乐。”</p>

    “爸……”夏季的声音颤抖着,眼圈红了。但接着他又带着戒备的目光看了我一眼。</p>

    老黎和夏季的对话让我心里感动不已,但夏季的目光让我又不由有些不安起来。</p>

    当晚,我没有走,老黎留下了我,让我陪他在客厅喝茶。</p>

    夏季楼去睡了,我和老黎坐在客厅里喝了一夜的茶。</p>

    这一夜,我毫无困意,老黎也没有,我们只是默默喝茶,交谈却不多。</p>

    第二天,我召集四哥还有方爱国他们四个,通报了昨晚的事情,把昨晚那年人的模样神态以及和老黎的对话内容都告诉了他们。</p>

    听我说完,四哥沉默了半天,说:“星海道的稍微有点规模的黑社会组织,我基本都清楚,但似乎却没有一个你描述的这样的头目。难道,真的是外地流窜过来的?还是。被本地的黑道雇佣来的?”</p>

    “目前不能确定!”我说。</p>

    “他们在星海肯定活动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只要他们在星海活动过,我想,一定能通过某些渠道调查到他们。”四哥说。</p>

    我知道四哥有自己的某些地下关系和渠道。</p>

    “我回去安排下,看能不能打探到他们的什么蛛丝马迹。”四哥说。</p>

    “千万千万不能暴露任何痕迹,不然,会让他们以为是夏雨家人那边的,那会危及夏雨的生命安全。”我说。</p>

    “我会注意的,这一点必须得到保证,这是大前提,一定不会暴露,我会委托稳妥的人暗地查访,特别是在夏雨安全回来之前,会格外隐蔽。”四哥说:“当然,即使如此,为了不让老黎担心,我们的活动还是最好不要让老黎知道。”</p>

    四哥做事一向稳重,此话也有道理,我点点头。</p>

    “四哥,需要我们做什么,你尽管吩咐。”方爱国说。</p>

    四哥看了看方爱国,沉思了下,点点头:“需要的时候,我会的。”</p>

    然后,四哥走了。</p>

    方爱国这时对我说:“易哥,昨晚把这事向大本营汇报了。”</p>

    “怎么回复的?”我说。</p>

    “一直到现在,大本营始终没有做任何答复!”方爱国说。</p>

    “哦。”我点点头。</p>

    我不知道李顺知道此事后会怎么认为,他不做任何答复又是什么意思。</p>

    我此时又隐隐对那绑匪是否真的讲信用感到担忧,万一他们拿到钱后翻脸不认人背信弃义杀了夏雨怎么办?那绑匪头目在老黎面前的信誓旦旦到底有几分的可信度?</p>

    我如此想,老黎是否也想到了这一点呢?他对那绑匪头目的话到底信了几分呢?如果没有全信,他是否又会有其他措施呢?</p>

    我在忧惧度过了忐忑不安的一天。</p>

    晚,老黎又叫我过去陪他喝茶。</p>

    老黎似乎很淡定很从容,和我喝了一会儿茶,竟然靠在沙发睡着了。</p>

    老黎睡得很深很沉。</p>

    我拿了一条毛毯悄悄给他盖,然后自己也靠在沙发闭眼睛,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p>

    不知睡了多久,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微明,而老黎也已经不在沙发了,毛毯正盖在我身,老黎正背着手站在夏雨妈妈的遗像前,一动不动地看着。</p>

    侧面看去,老黎看得是如此入神如此深情。</p>

    我没有动,那么看着老黎,唯恐出动静惊扰了他。</p>

    许久,老黎缓缓转过身,看着我,微微一笑:“小克,你醒了。”</p>

    我坐起来,伸了伸懒腰,点点头。</p>

    “洗把脸,陪我一起吃早餐。”老黎说。</p>

    我简单洗漱了一下,和老黎一起吃早餐。</p>

    老黎的早餐很简单,一碗豆汁,一个鸡蛋,一碟榨菜,一碟卤豆腐。</p>

    正吃饭,我的手机来了短信,我打开看了下,四哥来的:似乎,除了我们,还有人也在通过某些渠道极为隐秘地进行暗查。</p>

    看完短信,我不由看了老黎一眼。</p>

    我怀疑是他安排人干的,他似乎也在防备绑匪拿到钱会违反承诺杀人灭口,他也做了两手准备。</p>

    和反复无常的绑匪打交道,必须要做两手准备,这是必须的。特别是不能确定这股绑匪到底是何来头来历和其真正目的的情况下。</p>

    我能想到的,老黎当然也会想到。</p>

    我手下有人,老黎手下当然也有人,虽然我没有试过身手,但我确定他身边那些保镖可不是吃醋的。此时,我只想到了老黎手下的几个保镖,没有想到其他武装力量。</p>

    我对老黎此时的认知其实还是很单纯的。</p>

    当然,我明白,为了防止打草惊蛇造成人质的伤害,调查只能极其隐秘进行,绝对不可以暴露任何痕迹。</p>

    但,他的人还是被四哥发觉了。</p>

    不知四哥的人有没有被他安排的人发觉。</p>

    似乎,我不想让老黎知道我在秘密行动,而老黎也不想让我知道他还有另一手安排。</p>

    当然,我们对对方的保密似乎都是善意的。</p>

    在我看老黎的时候,他也似乎不经意地抬头看了我一眼。</p>

    “怎么了?小克!”老黎说。</p>

    “没什么!”我胡乱应付了一声,接着低头吃饭。</p>

    “呵呵。”老黎笑了下,似乎笑的有些玄机。</p>

    此时,我虽然怀疑老黎有另一手安排,但想不出他能走多远,想不出他能做到什么程度,我觉得他似乎他在这方面似乎应该是没有多大作为的,毕竟,他只是一个生意人,一个老爷子。虽然他足智多谋,但,似乎,他极有可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p>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紧锣密鼓加强我这边工作,我必须要做两手准备,必须要留后手,必须要确保夏雨的生命安全。当然,这一切还是要悄悄进行,甚至连老黎也不会告诉。</p>

    吃过早饭,我对老黎说:“今天要给绑匪那两个亿了,钱很多,装运也需要人手,要不要我安排几个人来帮忙呢?”</p>

    老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哦,好,行。”</p>

    我的心里一喜。</p>

    然后,我借口卫生间,电话通知了方爱国他们,到老黎家来,然后,我又通知了四哥,让他做好相应的准备。</p>

    9点的时候,一辆厢式货车开到了老黎家门口,停在那里,方爱国他们也到了,站在附近。</p>

    老黎和我走出门,老黎看到方爱国他们,冲我微微一笑。</p>

    一会儿,开过来三辆面包车,夏季从前面下来,工作人员打开面包车,夏季对老黎说:“爸,都拉来了。”</p>

    “装车吧。”老黎点点头。</p>

    我这时冲方爱国他们示意了一下,他们过来奔面包车而去。</p>

    夏季看看他们,看着我和老黎:“他们是——”</p>

    “小克找来帮助搬运的。”老黎说。</p>

    夏季点了点头,然后指挥大家把一麻袋一麻袋的钱从几辆面包车分别卸下,集搬运到厢式货车里。</p>

    2亿元,足足几十个麻袋。</p>

    方爱国他们四人和其他人一起来回忙碌着,在周围的人看来,并不知道他们在搬运钱,只是当做在转运货物而已。</p>

    期间,有其他车辆经过,厢式货车挡住了人家的去路,方爱国敏捷地跳进厢式货车驾驶室,把车往前开了几米。</p>

    很快搬完,几辆面包车都开走了,夏季向方爱国他们道谢,他们笑笑,然后方爱国冲我使了个眼色。</p>

    我明白,他得手了。</p>

    然后,方爱国他们告辞离去。</p>

    一会儿,老黎接到电话,绑匪来的,告诉老黎派一辆车去接他,到燕窝岭去接。</p>

    “我去吧。”我看着老黎。燕窝岭距离这里不远。</p>

    老黎看看我,又看看夏季,摇摇头,对夏季说:“安排你的司机去接。”</p>

    夏季点点头,然后让他的司机开着他的车去了。</p>

    然后,老黎和我还有夏季站在车旁,周围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在附近游荡,显然都是保镖。</p>

    大约30分钟后,夏季的车回来了,车下来了那个年人,还有一个小伙子。</p>

    年人看也不看周围的保镖还有我和夏季,直接走到老黎跟前,笑着:“老爷子早,今天天气不错啊,老爷子心情想必也不错吧。”</p>

    夏季看着年人,脸露出紧张的表情,我在旁轻轻用手碰了下夏季的胳膊,紧盯住这年人。</p>

    老黎淡淡一笑:“我想你心情一定我更好。你要的东西都齐了,去检查下吧。”</p>

    年人冲那小伙子一点头,小伙接着跳进车厢里。</p>

    “老爷子做事是痛快,我喜欢和老爷子这样的人打交道。”年人说着,有意无意地又解开衣,我又看到了他腰间捆绑的雷管,然后他接着扣衣扣子,不经意瞥了我和夏季一眼。</p>

    “别忘记我们达成的协议。”老黎说。</p>

    “那当然,一定的。等我们到达安全的区域,大小姐会安然回家的,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来保证。”年人拍着胸脯。</p>

    “需要多久?”老黎沉声问道。</p>

    “这个。如果顺利的话,大约需要2—3个小时吧。很快的,老爷子两天时间都能等,又何必在乎这几个小时呢,是不是?”年人的口气虽然很温和,但毫无商量的余地。</p>

    老黎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p>

    “这车在市区跑没问题吧?”年人说。</p>

    “有市区通行证。”老黎说。</p>

    “还是老爷子想的周到。”年人夸赞了一句。</p>

    老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p>

    半天之后,那小伙子跳出车厢,冲年人点点头,那意思是验货完毕。</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