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80章 出租体验生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腾出去后,我暗自偷乐了半天。 </p>

    曹腾办事效率挺高,当天下午我的电脑换了。</p>

    下午下班后,大家都下班了,我还在摆弄新电脑,准备安装360系列软件,这时有人敲门。</p>

    “谁呀——”我随口问了一句。</p>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门外响起夏雨的声音,随即门被推开,夏雨笑着蹦跳着进来了。</p>

    看到夏雨,我皱了皱眉眉头:“这个时候了,你不回家,来这里干嘛?”</p>

    “我来接二爷下班吃饭饭哦。”夏雨笑嘻嘻地说。</p>

    “不行,我晚还有个招待!一会儿我要走!”我随口撒了个谎。</p>

    “真的?”夏雨看着我。</p>

    “废话!”我说。</p>

    “哦。真讨厌,你好讨厌啊二爷!”夏雨不快地说。</p>

    “没事赶快回家吧,少在外浪荡。”我说。</p>

    “人家有事呢!”夏雨说。</p>

    “什么事?”我说。</p>

    “我想开出租玩,体验体验生活。”夏雨说。</p>

    “什么?你说什么?”我愣了,没想到夏雨那天说的话是真的。</p>

    “我想学你来出租体验生活啊,怎么了?你大惊小怪什么?”夏雨说:“我来找你,除了吃饭,是让你帮我联系一辆出租车的。”</p>

    “不行,不许胡闹,我联系不到出租车,你给我老老实实回家去!”我果断拒绝。</p>

    “你撒谎,你次开的出租是哪里弄来的?”夏雨说。</p>

    “这……”我一时语塞。</p>

    “嘿嘿,凭什么你能开出租玩我不能?告诉你,二爷,凡是你做过的事我都要做做,我要紧跟你的步伐,这才叫夫唱妇随呢。”夏雨得意地说:“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亏待那出租司机的,我开一天,赚的钱都给那司机,还有啊,我再额外给他一千元,然后呢,还车的时候,我再给加满气。”</p>

    “不行。”不管夏雨怎么说,我是不答应。</p>

    磨叽了半天,夏雨终于不高兴了,脸一拉:“哼,不找你了。我自己出去找去,我不信没有你我找不到愿意干的出租车司机。不理你了,走了!”</p>

    说着,夏雨转身要走。</p>

    一听夏雨这话,我急了,夏雨出去乱找的话,说不定会遇到坏人,于是忙叫住她:“好了,我答应你了。”</p>

    “嘎——”夏雨立刻又高兴起来,转过身:“嘻嘻,我知道你不会让我随便出去找的。”</p>

    我无可奈何地看着夏雨苦笑了下:“我答应你,帮你联系一辆出租,但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p>

    “行,你说吧,别说三个,三十个也行啊!”夏雨喜滋滋地说。</p>

    “第一,你只能白天跑,晚绝对不允许,明天早7点给你交接出租车,晚6点前,必须把车交回来。”我说。</p>

    “行,没问题!”夏雨忙点头。</p>

    “第二,只准在市区内跑,不准接长途,不准接出市区的活!”我又说。</p>

    夏雨吐了吐舌头:“好的。”</p>

    “第三,手机必须保证随时开机,随时都可以打通。每一个小时要给我发一次手机短信,汇报所在地点。”我说。</p>

    “嘎——二爷好关心二奶,二奶真的好感动好激动好心动哦。”夏雨嘎嘎地开心地笑着,使劲点头:“没问题,没问题。”</p>

    看夏雨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有些不放心:“我的话你都记住了没有?”</p>

    “二爷的话是圣旨,二奶哪里敢不从呢!”夏雨蹦跳了下,突然跑到我跟前,冷不防抱住我亲了一口我的脸颊:“么么,真是我的好二爷,二奶好开心呢。”</p>

    我伸手擦了擦被夏雨亲的地方,有红色的印迹。</p>

    夏雨突然伸手用力摸了一把我下面,我吓了一跳,忙往回缩身。</p>

    “嘿嘿,那天在飞机爽不爽?”夏雨带着暧昧的口气说。</p>

    “不爽,以后不许这样了!”我说。</p>

    这样说着,我不由想起那天在飞机万米高空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一幕。</p>

    这样一想,竟然,我的柱子哥有了反应,似乎要昂头。</p>

    我有些气愤,气愤柱子哥太不争气。</p>

    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柱子哥动不动要昂头,很不听话。</p>

    气愤的同时我又有些无奈,毕竟,自从海珠走了后,柱子哥长期处于吃不饱状态,或许是长期的饥渴让他对外界的刺激格外敏感。</p>

    这样想来,我似乎有些理解同情柱子哥了,虽然这种理解和同情让我觉得很邪恶。</p>

    “哦哦。真的不许了吗?真的吗?”夏雨腻腻地说着,身体又开始靠近我,嘴里念叨着:“既然那天飞机二爷不爽,那我现在弥补下那天的遗憾。”</p>

    闻听夏雨此言,我和我的柱子哥都惊呆了,我往后一直退到墙角,两手不由紧紧捂住了下面。</p>

    “不许动。把你的两只小爪爪给我拿开。听话才是乖二爷。今天二奶要好好弥补下二爷的遗憾。”夏雨脸色有些发红,声音有些嘶哑和紧张,但还是带着恶作剧的表情逼近我。</p>

    当夏雨的手触碰到我腰带扣的一瞬间,我的眼睛一闭,完了。</p>

    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不知道夏雨这次是要小撸呢还是大撸呢还是强撸呢?</p>

    其实,不管是大撸还是小撸还是强撸,这行为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撸,是自己撸还是别人撸,是男人撸还是女人撸。</p>

    我紧紧捂住裆部,紧紧捂住柱子哥,紧紧闭着眼睛,心想不论夏雨如何捣鼓,我都绝不能松手,不能让柱子哥落入夏雨手里。</p>

    “把手拿开。”夏雨带着命令的口气,声音有些兴奋,还有些颤抖。</p>

    “不——”我捂地更紧了。</p>

    夏雨的手又试探了几次,还是没进去。</p>

    接着,她似乎不再那么固执了,突然停了下来。</p>

    我稍微松了口气,随即感觉到她的手开始在我胸口摸索。</p>

    接着,她竟然开始解我衬衣的扣子。</p>

    我又紧张起来,却不敢用手去阻止她,我怕我的手一离开柱子哥,夏雨的手会偷袭。</p>

    夏雨的手接着在我胸部游滑着,不紧不慢地。</p>

    麻酥酥的感觉,还挺舒服。</p>

    接着,夏雨的手停留在我的小兔子脑袋,手指开始拨弄我的小兔子脑袋,痒痒的。</p>

    我有些忍不住想笑,我的那么小,有什么好拨弄的?</p>

    突然,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感觉胸部有湿热湿滑的东西在蠕动。</p>

    不由睁开眼,吓了一跳,夏雨含住了我的小兔子脑袋,像是婴儿在喝奶。</p>

    夏雨此刻的表现让我惊呆了,这回我自己惊呆的,没有柱子哥参与。</p>

    我低头愣愣地看着夏雨的动作,此时的场景,竟然全然没有了刚才情裕的成分。</p>

    夏雨的动作很投入,很认真。</p>

    麻麻的,酥酥的,我愕然看着夏雨的表情和动作,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异样的感觉,这感觉和**无关。</p>

    夏雨的行为总是那么让人匪夷所思,此时,我无法想象夏雨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会有如此的表情。</p>

    我试图让自己进入夏雨的世界,进入夏雨的内心,可是,我似乎难以做到,我突然感觉自己对夏雨真正的内心知之甚少。</p>

    我在惊愕惊骇不敢动,那么看着她的动作。</p>

    柱子哥早已畏缩,浑身的情裕早已无影无踪。</p>

    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别样的情感,那情感似乎和亲情有关,似乎还有几分母性的温柔和感动。</p>

    我突然想到,夏雨从小失去了妈妈,她应该从来没有吮吸过母亲的小兔子。</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不由有几分怜悯和悲伤。</p>

    我靠在墙角,一动不动任凭夏雨继续自己的行为。</p>

    突然,感觉有热乎乎的液体滴在皮肤,我看到夏雨的眼睛里正在流泪。</p>

    不由更加惊骇了。</p>

    我似乎感觉到了夏雨的些许内心活动,似乎感知到此时她内心的感受。</p>

    我不由懊丧自己的小兔子太小,要是像秋桐海珠冬儿孔昆的那么大好了,这样吸起来才想那么回事。</p>

    我觉得自己此时的想法有些荒唐。</p>

    热乎乎的泪水不停低落在我的皮肤,而夏雨的动作一直没有停止。</p>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动和柔情,仿佛过去从未感觉。</p>

    突然,夏雨停止了动作,脱离了我的胸口,接着用手一擦眼睛,看也不看我一眼,转身走。</p>

    夏雨像一阵风走了,剩下我裸露着胸部站在那里发呆。</p>

    呆了半天,我慢慢擦了擦湿漉漉的胸口,扣衬衣扣子。</p>

    不知为何,我的心情突然很低落很难受。</p>

    我离开办公室,走在夜晚的星海街头。</p>

    边走边摸出手机,打给了方爱国,告诉他明天把出租车借给夏雨开一天。</p>

    方爱国答应着,我告诉了他夏雨的联系方式,他随即记了下来。</p>

    安排完这事,我随口问了一句:“伍德那边有什么动静?”</p>

    “他离开星海了。”方爱国回答。</p>

    “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问。</p>

    “下午。带着皇者阿来保镖还有冬儿一起离开的,坐飞机走的。”方爱国说。</p>

    “去了哪里?”我说。</p>

    “日本。”</p>

    “哦。”我哦了一声,伍德又去日本了,带着手下一批大员,这狗日的老是去日本干嘛?难道单纯是为了散心旅游?</p>

    我觉得好像不是,但却又想不出他还能有什么事情。</p>

    “给大本营汇报了吗?”我说。</p>

    “汇报了。”方爱国说。</p>

    “嗯,好,戒毒所那边呢,有什么新动向没有?”我说。</p>

    “一切照旧,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方爱国回答。</p>

    “李老板父母家那边呢?”我又问。</p>

    “同样一切照常。”方爱国说。</p>

    “小雪那边呢?”我说。</p>

    “同样没什么事。”方爱国说。</p>

    “好。”</p>

    “明天把出租车给夏雨之后,要不要安排人跟着。”方爱国说。</p>

    我想了想:“如果她的保镖跟着,你们不用安排人了,开个出租车后面跟一溜保镖,让她发现了会恼怒的。如果没有保镖,你安排一个人开车跟着。”</p>

    “好的。”</p>

    我挂了电话,在大街继续随意溜达着,心里感觉十分空荡。</p>

    正在这时,一辆车缓缓从后面过来,停在我身边。</p>

    我扭头一看,是四哥开的车。</p>

    我去。</p>

    四哥继续缓缓往前开。</p>

    “夏雨刚才到你办公室了?”四哥说。</p>

    “嗯。”我接着把夏雨要开出租车的事告诉了四哥,四哥听完不由笑了:“这个夏雨,整天弄些让人想不到的洋动静。是喜欢捣鼓新鲜事。”</p>

    我一阵苦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