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79章 努力的结果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其实,老兄大可不必如此说,你今天所拥有的,今后你可能会拥有的,其实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都是你真刀实枪干出来的。   (w w w . v o dtw . c o m)人在做,天在看,老兄你来公司之后的突出业绩和表现,不是我凭空说出来的,而是你脚踏实地做出来的,公司下都是看在眼里的,集团各阶层同事和领导自然也会看在眼里。”</p>

    唐亮笑了下:“虽然易总老弟你如此说,但我心里还是很有数的。”</p>

    云朵这时笑着说:“好了,我看你们俩不要在这里互相客套了,大家既然是好同事,还是好朋友,我看不要这么客气。刚才唐哥说的好,一切尽在不言。我看,让一切在不言吧。”</p>

    我和唐亮都会心地笑了。</p>

    云朵又说:“对了,还有个问题,我们今年增加了央和省级党报党刊的发行任务,那么,这些报纸的分印点也自然会从邮政印刷厂转移到我们集团的印刷厂,如此,我们集团印刷厂的报纸印刷任务大大增加,要想保证明年报纸的及时投递,要印刷厂确保报纸的印刷时间,不能拖延,不能滞后,不然,在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那后面分拣、运输、投递的所有环节都会延迟,那机会大大影响我们的投递工作。”</p>

    我和唐亮都点点头,我对唐亮说:“唐哥,你先和印刷厂分管的副厂长接洽一下,提前打个招呼,提醒提醒他们。下一步,我会和赵大健厂长专门谈这个事情,印刷厂必须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必须要确保报纸按时出厂。”</p>

    唐亮点点头,答应下来。</p>

    正在这时,曹腾推门进来了,一看我们在开会,忙笑着往后退:“哎——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开会了。”</p>

    我叫住曹腾:“曹主任,进来吧,我们开完了。”</p>

    唐亮和云朵站起来出去,我招呼曹腾坐在我对过,曹腾把一份件递给我:“这是印刷厂递交的一份报告。”</p>

    我接过来一看,说:“我好像记得他们的这个活动已经办完了,怎么这才打报告来呢?都搞完了,再打报告来审批走手续,这是什么意思?”</p>

    曹腾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我今天刚接到的报告。接着送给你了。”</p>

    我看着曹腾,曹腾看着我。</p>

    我说:“也是说,印刷厂是先斩后奏了。”</p>

    曹腾点点头:“是的,确定无疑,所以我一看到这报告,立刻送给你了。”</p>

    “嗯。先斩后奏……”我点点头,做沉思状,眼睛看着报告,余光看着曹腾。</p>

    “易主任,我看此风不可长,印刷厂这么做,明摆着是不把经管办放在眼里,不把你这个经管办主任放在眼里,甚至,是不把分管的秋总放在眼里。”曹腾气愤地说:“我看,你有必要把此事向秋总汇报,甚至向集团党委汇报,必须要严格经营管理规定,必须要严格工作程序和纪律,必须要给印刷厂一个警告和惩罚。”</p>

    我的脑子转悠了一下,看着曹腾说:“你说,如果向汇报了,党委会给印刷厂什么惩罚呢?”</p>

    曹腾愣了下,接着说:“党委怎么惩罚我不知道,但我们起码可以给印刷厂一个警告,只要你不在这报告签字,只要你不把这报告提交给秋总,那么,印刷厂这次活动的费用财务无法给予报销,他们要挂这笔账。”</p>

    “哦,你是这个意思。”我点点头,看着曹腾滴溜溜转悠的眼神,琢磨着曹腾真实的用意。</p>

    似乎,曹腾猜到我会如此反应,猜到我会采取这个制裁措施。</p>

    又似乎,赵大健是故意用这个报告来激怒我,前段时间我刚警告过他,他接着来了这么一手,似乎他一定会猜到我会因为这个报告发怒。</p>

    而在这其,曹腾和赵大健会不会有什么事先的沟通和默契呢?</p>

    如果卡住这个报告,虽然我似乎处理地合情合理合乎规定,但似乎并不会让印刷厂有多大的为难,这个活动的费用并不多,即使财务不给报销,印刷厂也完全可以用小金库的钱填,对包括赵大健在内的个人没有任何损失。</p>

    但这个报告压在我这里,终究不是个办法,我总不能把这报告一直压下去,而且这报告的时间是往前推了的,是在举办活动之前的。如果时间久了,年底清理的时候印刷厂再提及此事,那我显然要被动,到时候印刷厂如果一口咬死那报告是被经管办主任我这个环节耽误压下来的,那我自然逃脱不了责任。到时候恐怕曹腾未必会站出来为我作证。</p>

    我点燃一支烟,快速思考着处理办法。</p>

    曹腾坐在我对面,直直地看着我。</p>

    我突然笑了,将烟头熄灭,然后拿起笔,签了一行字:此活动已举办完毕,报告属于后补,虽然程序不合乎规范,但从印刷厂的实际工作情况考虑,从活动举办的效果考虑,建议批准。同时,已经通知印刷厂此种情况下不为例。请秋总审阅。</p>

    写完后,我将报告递给曹腾:“送秋总审批!”</p>

    曹腾接过来看了下,微微一愣,接着看着我:“易主任,这事这么算了?这也太便宜他们了。这不是助长他们为所欲为的歪风吗?今后他们会更不把我们经管办放在眼里的,特别是不把你易主任放在眼里。”</p>

    我微笑了下:“同时,你亲自给印刷厂老赵打个电话,说是我说的,告诉他今后下不为例,绝不可以再犯同样愚蠢的错误,不然……否则……我决不会客气!如果他不信,可以再来一次试试。我的话可以认为是提醒,也可以认为是警告,你这样告诉他我的原话。”</p>

    曹腾眨眨眼睛,接着点头:“哦,好……我这样告诉他。”</p>

    “还有,你告诉老赵,如果他对这番话不服有情绪,可以给我打电话,也可以来找我。”我继续微笑着说。</p>

    “哦,好。”曹腾又点头,眼神有些黯淡,但接着恢复了正常。</p>

    然后,曹腾转身要走,我叫住他。</p>

    “易主任还有事?”曹腾说。</p>

    我指了指我办公桌的电脑,对曹腾说:“曹主任,你说我这台电脑怎么样?”</p>

    曹腾说:“你的电脑……这不是挺好的吗?”</p>

    “可是,你不是曾经说过我的电脑有些旧了有些落后了吗?”我说。</p>

    “可是你不是说你用这台电脑很好吗?”曹腾说。</p>

    “那是以前的话,此一时彼一时啊,我现在想换台电脑,你觉得怎么样?”我说。</p>

    “哦,你想换电脑啊。”曹腾微微一怔,接着说:“好啊,当然好,新的总旧的好嘛。对了,易主任,你怎么突然想起换电脑了呢?”</p>

    我当然不会告诉曹腾是因为电脑主机里的窃听器被取走了,于是说:“当然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啊。”</p>

    这话放在哪里都使用,等于是屁话。</p>

    “嗯。对,对,易主任说得对,新电脑自然会提高工作效率。”曹腾点点头,眼珠子又转悠了几下。</p>

    “那么,这事你替我安排下好不好?”我说。</p>

    “好啊,我回头到集团物业心去联系这事,他们还有新买的一批电脑。”曹腾说:“对了,这费用列支是算在发行公司里还是。”</p>

    “自然是要算在集团行政支出里,怎么能让发行公司出钱呢?”我说着拍拍桌子:“曹主任,这可是我们经管办用的,你去申请电脑,身份可是经管办副主任,打的是经管办的旗号。”</p>

    “哦,呵呵。”曹腾笑起来:“怪不得之前你不换电脑,原来是替发行公司省钱啊,怪不得你不让云朵去申请电脑让我去,原来是如此考虑。”</p>

    我说:“你很聪明!”</p>

    曹腾说:“聪明是被你开发出来的!”</p>

    我说:“错,是你天生的,我只不过开发出了百分之一不到,其他的,都是你自己本来有的。”</p>

    曹腾说:“我再聪明也不过易主任。在易主任面前,我永远是甘拜下风的。”</p>

    我说:“曹主任,看,你又装逼了。你嘴巴这么说,其实你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p>

    曹腾面不改色地笑着:“易主任真会开玩笑,我哪里敢在你面前装逼,还有,我这人,在易主任面前是从来不敢耍心眼的,我嘴巴怎么说,心里是怎么想的。”</p>

    我笑着:“呵呵,我觉得你越发聪明了,你实在是很聪明的人呶。”</p>

    曹腾说:“我还是那句话,我再聪明,也不易主任!”</p>

    我说:“口是心非哦,我的曹主任。”</p>

    曹腾说:“绝对是心里话,我可以发誓。”</p>

    我说:“可别发誓。不然我怕你会天打五雷轰的。你是我的得力助手,你要真的被雷劈了,那我岂不是很大的损失。我的工作可是离不开你这位副主任。”</p>

    曹腾说:“我很荣幸,没想到我在易主任眼里如此重要。我不由要受宠若惊了。”</p>

    我又笑了,曹腾也笑了。</p>

    我们都笑了一会儿,我接着说:“对了,曹主任,什么时候喝你和小凤的喜酒啊?我可是早准备好红包了。”</p>

    曹腾的面部肌肉猛地抽搐了一下,似乎被我的话终于戳到了痛处,但随即他恢复了常态,叹了口气:“哎。很可惜,这喜酒是喝不成了。”</p>

    “为什么?”我故作吃惊状。</p>

    “因为小凤把我甩了。”曹腾说。</p>

    “哦,她把你甩了,为什么啊?”我做愈发吃惊状。</p>

    “这种事说不清道不白啊。”曹腾又叹了口气。</p>

    “我觉得我该同情你一下,你觉得可以吗?”我说。</p>

    曹腾眼神直直地看着我,点点头:“可以,那我该感谢易主任一下了。”</p>

    我忙说:“不必客气,感谢不要了。那你现在心情一定是很低落了?”</p>

    曹腾说:“我已经从低落走出来了。”</p>

    我说:“那好,走出来了那好。”</p>

    曹腾咬咬嘴唇:“易主任还有话要说吗?”</p>

    我说:“我想想啊……”</p>

    说着,我低头装模作样想起来。</p>

    曹腾站在那里一动不动。</p>

    半晌,我抬起头:“木有了,我想了半天,好像木有话要说了。”</p>

    “那我走了。”曹腾又紧紧咬了下嘴唇,然后转身走了出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