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75章 不需要安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是的,吃过午饭回来了。 ”我说:“你在酒店没遇到林亚茹?”</p>

    “没有,这么快回来了,怎么不在家多陪陪父母?”秋桐说。</p>

    “陪父母聊了会,又一起吃了饭,刚才在市区见了几个过去的老熟人。”我说。</p>

    “你父母还好吗?”秋桐说。</p>

    “都很好。爸爸妈妈还问起你了。”我说……我说的是实话,爸妈都问起过秋桐最近的情况,我含含糊糊搪塞过去了。</p>

    当然,爸妈也问起了夏雨和云朵,还有小雪,我没有告诉他们秋桐夏雨云朵小雪来宁州的消息。</p>

    秋桐微笑了下:“其实我也挺想你爸妈的,不过既然这次你非要自己回去,那也没办法了。其实,我也是理解你的心情的。”</p>

    我无声地笑了下。</p>

    秋桐看了看周围,说:“前面是天一广场吧。”</p>

    “是的!”我点点头。</p>

    秋桐的声音突然微微有点异样:“那么你……你之前破产的公司也在这附近了。”</p>

    秋桐只知道我以前的公司在这附近,却不知道此时那公司已经复活,在冬儿的一手操作下又活了过来。</p>

    我点点头:”嗯。”</p>

    “那么……你独自在这里,是……是在回忆过去寻找什么吗?”秋桐的口气突然有些伤感。</p>

    我叹了口气,看着秋桐:“有些东西,可以找的回来,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却再也不会回来了。”</p>

    秋桐似乎没有听明白我的话,怔怔地看着我。</p>

    “回来的是**,失去的是灵魂。”我又说了一句。</p>

    秋桐这回听懂了,叹息一声,低下头去。</p>

    “或许我该安慰你什么,可是,我不知道此时该和你说些什么。”她轻声说。</p>

    “不要安慰我,我不需要安慰。”我说:“其实我知道你此时的心境,或许你也明白我此时的感觉。”</p>

    “我在努力尝试去换位思考,但我无法全面体会你的深层次的感觉。”秋桐抬起头看着我。</p>

    “想去看看我曾经的公司吗?”不知为何,我突然冒出这句话。</p>

    说完,我有些后悔。我他妈真是没事找事。</p>

    秋桐却缓缓摇摇头。</p>

    “为什么?”我有些意外。</p>

    “因为。你说过,有些东西失去了永不会再回来,还有,我不想再触碰你内心深处的伤痕。”她说。</p>

    我笑了下:“我是个适应性很强的人,早已过去的事情,我不会永久放在心里的。”</p>

    “你在撒谎!”秋桐直直地看着我,抿了抿嘴唇。</p>

    我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p>

    “宁州是个好地方,这里有你生活和奋斗的足迹,我独自出来走走,是想在这里感受一下你曾经的气息,能有这些,足够了。”秋桐说。</p>

    我沉默片刻:“我们走走吧。”</p>

    “嗯。”我们沿着马路随意走着,一时都没有说话。</p>

    此时,我想冬儿已经该离开公司去机场了。</p>

    秋桐入神地看着夕阳下的天空,轻声说:“再有3个月,你和海珠要结婚了,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我会带着真诚的心来祝福你们,我会希望看到你们的幸福和欢乐。”</p>

    我的心隐隐作痛,没有说话。</p>

    秋桐看着我笑了下:“很快,你是要步入婚姻的男人了,只有在婚姻里,才能让一个男人真正成熟成长起来。只有在婚姻里,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相濡以沫的生活,什么是生死相依的夫妻。”</p>

    “为什么?”我说。</p>

    “因为人的一生,最大的成功,莫过于婚姻的成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家庭的幸福;最伟大的亲情,莫过于夫妻之情。”秋桐回答。</p>

    “可是,你并没有步入过婚姻,你说的这些,未必是真理!”我说。</p>

    “这不是我的原创,这是一位过来人告诉我的。”秋桐说。</p>

    我点了点头:“或许,这是有道理的。”</p>

    我其实知道,在这个世界,在我周围的人里,唯有秋桐,可以洞穿我的心,也唯有我,可以洞穿秋桐的心。只是,我们都不敢告诉对方,都不敢让对方知道。</p>

    我正打算叫出租车,却看到海珠的宝马正停在旁边,林亚茹正坐在车。</p>

    “易哥,秋姐——”林亚茹叫我们,下车为我们打开车门。</p>

    我不由感到很意外,林亚茹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呢?</p>

    看看秋桐,她也带着困惑的神情。</p>

    车后,我于是问了林亚茹,林亚茹边开车边说:“呵呵,我接到海珠姐在杭州打来的电话,是她让我来这里接你们的。”</p>

    闻听此话,我的心猛地一沉。</p>

    秋桐的脸色也不由微微一变。</p>

    显然,我和秋桐的行踪没有逃过海珠的眼睛,至于她是安排什么人跟踪我和秋桐的,不得而知了。</p>

    但听林亚茹的话,似乎不是她跟踪的。而且,根据我对林亚茹的初步判断,她也不会讲我个人行踪告诉海珠,毕竟,她很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她没有替海珠监视任何人的义务。</p>

    海珠知道我和秋桐在这附近,那么,她知道不知道我和冬儿在我老公司的事情呢?我脑子里涌起一个大大的问号。</p>

    我心里突然感到了一阵惊惧。</p>

    秋桐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显然,她意识到了什么,显然,她也被吓住了。</p>

    “你们来这里游玩,是不是给海珠接打了电话啊?”林亚茹继续说:“嗨,也怪我粗心,我忘记把我的电话告诉你们了,害得你们还得给海珠姐打电话通知我来接你们,我算是失职了。”</p>

    我和秋桐都没有说话,神情都有些发怔。</p>

    我感觉林亚茹似乎带着怪的目光从后视镜看了我们一眼,接着不说话了,自顾开车。</p>

    我继续琢磨着,显然,海珠让林亚茹来接我们,用意很明白,那是告诉我和秋桐,虽然她不在宁州不在我们跟前,但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控之。她这么做,显然是带有警告我警告秋桐的意思。</p>

    我突然对海珠产生了一种畏惧心理,这种畏惧心理让我的心变得有些惶恐。</p>

    秋桐一直紧紧咬住嘴唇看着窗外,脸色继续有些发白,还有隐隐的不安。</p>

    一回到酒店,秋桐和林亚茹打了声招呼,直接回了房间。</p>

    我问林亚茹:“今天去我家回来的路发生的事情,你没有告诉任何人吧?”</p>

    林亚茹说:“副总司令难道不相信我说过的话?我们在宁州的任务和职责,我们所做的一切,首要的前提是对副总司令负责,一切活动都是在这个大前提下展开的,大陆之内,我们只会听命于一个人,那是副总司令。</p>

    除此之外的事情,不该听到的不该看到的不该乱说的,我们都心里有数。我对海珠姐的安全负责,我会做好我的助理工作,但不会参与海珠姐的任何私事,那和我的任务无关。”</p>

    林亚茹话里的意思显然是告诉我她不会将我的私事告诉任何人,同时言外之意,大陆之内的人,他们只听命于我,但大陆之外,他们还会有听命于的人。</p>

    显然,和方爱国他们一样,林亚茹他们也是双重领导,既接受我的领导,又接受来自金三角的命令,而后者似乎分量更重。我明白,当两者相互冲突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后者。</p>

    我点了点头。</p>

    林亚茹接着说:“副总司令,我一直在调查一个事情。”</p>

    “什么事情?”我说。</p>

    “我在暗调查海珠姐的公司内部有没有我们的对手打入的内鬼。”林亚茹说。</p>

    “为什么这么说?”我的心一紧。</p>

    “总部来电提醒的,秦参谋长亲自提醒的。”林亚茹说:“前段时间海珠姐这边大规模招聘各个岗位的员工,秦参谋长说敌人很有可能借机鱼目混珠派人打入进来,伺机搞破坏。他特意提醒我们要密切注意公司的每一个员工,注意观察他们的动向。”</p>

    我觉得这话有道理,李顺能安排人神不知鬼不觉进入海珠公司,甚至林亚茹能担任公司高管,那么,伍德同样也能,依照伍德做事的风格,他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p>

    林亚茹的话提醒了我。</p>

    “现在有眉目了吗?”我说。</p>

    “没有,正在进行时,一旦确定,会及时给副总司令汇报。我们和星海的方爱国他们有联络密码的。”林亚茹说。</p>

    “嗯。记住,先不要打草惊蛇。”我点点头。</p>

    “是——”林亚茹干脆地回答。</p>

    然后,我下车,进了酒店。</p>

    夏雨秦璐孔昆小亲茹云朵正在大堂和小雪玩,没有见到秋桐。</p>

    “秋姐说身体不大舒服,去休息会了!”云朵告诉我。</p>

    我心里长叹一声,没有说话,点点头。</p>

    一直到吃晚饭,秋桐才下来。</p>

    吃过晚饭,张小天陪夏雨秦璐云朵带着小雪到天一广场和城隍庙去玩,秋桐则借口身体不适没有去,直接回了房间。</p>

    似乎,海珠白天的举动让秋桐还没回过神来。</p>

    我此时也没有了出去游玩的心情,夏雨一个劲儿拉着我同去,我婉拒。</p>

    夏雨扫兴地和大家一起出去了。</p>

    秦璐则看着我转悠了一会儿眼珠。</p>

    我独自回了房间,坐在沙发默默抽烟。</p>

    秋桐在我隔壁,可是,此时我却不敢去找她,似乎觉得周围暗处有一双眼睛在密切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p>

    我不想再惹事了,可是,心里却有一种不安和躁动在烦忧撩拨着。</p>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p>

    其实知道为什么会这样。</p>

    浑身感觉燥热。</p>

    洗了一个冷水澡,换下的内库也懒得洗,随手扔在卫生间洗手台,穿着睡衣继续坐在沙发抽烟,琢磨着难言的纠结的心事。</p>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p>

    我的心倏地快速跳动起来,几步走到门口,想都没想直接拉开门。</p>

    站在门口的人是孔昆。</p>

    不知怎么,我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失望的感觉。</p>

    我知道自己有失望和失落的感觉很无耻很卑鄙很邪恶,可是,我真的是有这样的感觉。</p>

    我无法欺骗自己的感觉。</p>

    孔昆来我这里干嘛?</p>

    她没有陪夏雨她们出去玩,难道是早有打算来我这里?</p>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吃吃地笑,脸带着几分羞赧的神色。</p>

    我猛然发觉自己穿着睡衣的,不由有些发窘,忙说:“不好意思,太不礼貌了,你等下,我穿衣服。”</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