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70章 欲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一会儿也出去了,我和张小天继续喝啤酒,边随意交谈着。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这时我的手机短信响了,打开一看,是海珠发来的。”我在你房间里。”</p>

    看完短信,我收起手机,张小天似乎猜到了我的短信内容,说:“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来负责。”</p>

    说完,他冲我一笑。</p>

    我心里有些尴尬,也笑了下,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p>

    离开的时候,夏雨和秦璐正在一起搞女生二重唱,唱的很投入。</p>

    边楼,边想到海珠正在房间等我,想到飞机被夏雨的撩拨,想到饭前那没有得到发泄的欲火,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的身体不由有了反应,突然有些激动。</p>

    这回一定要好好款待下柱子哥,大老远来一趟,容易吗?</p>

    食色性也,无法抗拒的诱惑。</p>

    三步并做两步回了房间。</p>

    进入到酒店的房间,海珠已经洗好了,正穿着睡衣在等我。</p>

    关房门,海珠冲我妩媚地一笑:“哥……”</p>

    海珠的声音有些颤抖。</p>

    我的心里激动起来,看着此刻迷人娇媚的海珠,慢慢走近她。</p>

    我慢慢释放自己的情怀,压抑已久的情裕和本能开始在我的血液里快速流淌。</p>

    我需要发泄,我需要释放。</p>

    这一刻,似乎更多的是本能,动物性本能。</p>

    我的灵魂似乎没有参加进来。</p>

    我们四目相对,眼睛里都含着渴望和期待,空气也好象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下来。</p>

    此时,海珠的柳腰细腿和挺峰,更有双颊微微泛着红晕,两眼含情脉脉。真的是娇羞万分,妩媚万分,说不出的喜欢。我忍不住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慢慢的拉到自己身边。她微微地闭了双眼,看去真是说不尽的诱惑。</p>

    我将她一把抱起,放到了宽大柔软的床,然后将身体压了去……</p>

    许久之后,终于地,我到达了快乐的顶峰,她也一样。然后,她瘫软在了我的怀里,我将她的身体紧紧拥抱。</p>

    又是许久之后,她的身体才开始在我怀里微微地动着,我感觉到她的手指在轻轻划着我胸前的肌肤。我睁开眼睛去看她,她仰头正在朝我笑,我的眼前是她洁白的牙。</p>

    “哥,你真厉害。”她亲吻了一下我的脸。</p>

    我笑了,笑的有些自豪。</p>

    不管是真的厉害还是假的厉害,男人都喜欢女人在床这么表扬他。</p>

    这是男人最基本的自尊啊。</p>

    “还不去洗洗?不怕怀孕了?”我笑着问她道,手在她的臀部轻轻拍打。</p>

    “安全期呢。”海珠笑着说,还是下床,去了卫生间。</p>

    我靠在床头,点燃一支烟,慢慢吸着。</p>

    突然想到秋桐住在隔壁,此时她带着小雪早回了房间,如果房间隔音性不好,说不定我和海珠刚才的大战她能听到什么。</p>

    一想到这一点,我浑身突然有些发冷,不由拉起被子盖住了身体。</p>

    一会儿,海珠回来了,此时的她**已经消退,神色恢复了正常。</p>

    海珠床,钻进被子,搂住我的身体,将脑袋放在我的胸口,沉默着。</p>

    我们都沉默着。</p>

    似乎,我们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p>

    热焰过后,我们似乎都回到了现实,回来的速度还很快。</p>

    “哥,你怎么打算的?”一会儿,海珠说话了。</p>

    我的心一紧,说:“什么怎么打算的?”</p>

    我其实知道海珠的问话是什么意思,却还是问了一句。</p>

    “你说呢?”海珠显得有些沉闷,声音有些不快。</p>

    显然,她对我的回答不满意。</p>

    我没有说话,心里也感到很沉闷。</p>

    “你没有回来的打算?”海珠又说。</p>

    我还是没做声,心里纠结着。</p>

    离婚期越来越近了,我将面对无法回避的现实。</p>

    我知道海珠需要我回来,可是,我真的能让自己离开星海吗?我能离开星海吗?</p>

    我心里涌起难言的苦涩和激烈的矛盾。</p>

    我无法回答海珠。</p>

    我感觉海珠的身体在逐渐降温,心也似乎在逐渐发冷。</p>

    我的心里乱成一团。</p>

    “我知道我无法左右你,也没有权力左右你,我知道我无法命令你,也没有资格命令你。”海珠低沉的声音恍恍惚惚飘进我的耳朵:“可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们的婚礼只能在宁州举行,结婚后,我们必须不能分居,也是说必须要住在一起,不是住在星海,也不是其他任何地方,只能是宁州,不是住一天两天,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而是天长地久。这是我的底线。在这一点,我不会有任何妥协。”</p>

    海珠的话将瞬时我苦逼的心打入了万丈冰窖。</p>

    我继续保持沉默。</p>

    我知道,此时,在我无法做出选择无法给海珠满意回答的时候,我只能沉默,我必须沉默,换句话说,我必须要装死。</p>

    装逼是一门技术活,装死也是一种策略,一种不得已的策略。</p>

    我带着得过且过的侥幸心理装死,希望时间会改变一些东西。</p>

    至于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一时不能确定,或者说,我不敢去确定。</p>

    但起码,我希望时间能让海珠此时的想法与底线发生些许的改变和松动。</p>

    看我不说话,海珠的目光有些黯淡和忧虑,还有些失落和发冷,一声不吭坐起来开始穿衣服。</p>

    “你。要干嘛?”我终于说话了。</p>

    海珠没有说话,快速穿好衣服,然后径自去了卫生间。</p>

    我坐在床继续发呆,心里有些空落。</p>

    一会儿,海珠梳理好出来了,站在床前看了我片刻,说:“我下去看看他们。你休息吧。不要再下去了。”</p>

    海珠的声音很淡。</p>

    说完,海珠接着出去了。</p>

    我点燃一支烟,心情突然变得很郁郁,我隐隐感觉,似乎,我和海珠之间出现了我不愿意承认不愿意看到的细微裂缝,似乎,海珠的心正在逐渐游离着,和我的距离正在不知不觉疏远着。</p>

    我心头涌起一阵恐惧,我想努力去抓住海珠,抓住海珠的身抓住海珠的心,可是,我却不知该如何去抓,不知该用何种方式去抓。或许,我是无力无能缺乏足够的勇气去抓。</p>

    而似乎,海珠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正在游离我,她自己并没有这种意识,她仍旧在做自己该做的事,她仍旧在对我保持着炽热的情感,但在这炽热的情感之,她正在逐渐变得坚强和坚硬,正在变得越来越有主见,正在给我和她之间设定一条底线。</p>

    这底线,从某种意义来说,可以认为是一种通牒。</p>

    时间和空间会改变一切,难道,我和海珠也逃不过这魔咒?</p>

    难道,我眼睁睁看着对我一片真情实意带着对未来美好憧憬的海珠在不知不觉的坚强和自主离我越来越远?</p>

    我陷入了极度的苦涩和纠结。</p>

    当晚,我独坐了很久。</p>

    当晚,海珠没有再回到我的房间。</p>

    这,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让我心里有些忐忑。</p>

    于是,当晚,我独守了一夜的空房。</p>

    第二天早8点多,大家一起吃早餐。</p>

    夏雨昨晚似乎玩得跟开心,边吃边不停地点评着昨晚大家的演唱,秦璐和小亲茹都笑着一起互相点评,秋桐微笑着照顾小雪吃饭,林亚茹张小天云朵边听边安静地吃早饭,海珠则不停地给我夹菜。</p>

    “今天我陪同大家去游览东钱湖,哪里的风光很美的。”海珠说。</p>

    “是啊,很美的,海珠姐带我去过好几次了。”小亲茹笑嘻嘻地说。</p>

    “好啊。我可是一直都很想去的。”夏雨暂停了点评,喜笑颜开地说。</p>

    “吃过饭我们走。”海珠又说。</p>

    “海珠姐,车已经安排好了。”林亚茹说。</p>

    “我不能陪你们去了,今天要接待一个客户。”张小天笑着说。</p>

    “张总,没事的,你忙是了。”秦璐说。</p>

    秋桐笑着看着大家,没有说话。</p>

    秋桐自然对东钱湖是不陌生的,我和她在那里有过难忘的经历。</p>

    我想了下,说:“我也不去了,我想回家看看。”</p>

    大家一听,都看着我。</p>

    “回家看父母。等大家一起陪你去啊。”秦璐说了一句。</p>

    “不了,这次,我想独自回去。”我的声音不大,但口气很坚决。</p>

    我知道,如果一起回去,秋桐云朵夏雨海珠都要一起去,说不定到时候又会出现什么让大家彼此都尴尬的事情。还是我自己回去安心。</p>

    “你不和我们一起去东钱湖,你要独自回家?”夏雨怔怔地看着我。</p>

    “是的,这次,你们大家谁都不用去,我自己回去!”我的口气毫无商量的余地。</p>

    大家互相都看了看,夏雨眼里带着失望的眼神。</p>

    秋桐似乎理解我的心思,微微点了点头。</p>

    云朵看看我,又看看海珠,又看看秋桐,然后低头继续吃饭,没有说话。</p>

    秦璐眨巴眨巴眼,说:“哎——我还没去你家认认门呢。”</p>

    “以后还有机会,这次免了!我不邀请你们大家了!”我说。</p>

    秦璐脸带着遗憾的神情,也不说话了。</p>

    海珠突然微笑了下,说:“行,哥,尊重你的意愿。不过,你自己回去显然也不合适,怎么着也得找个车送你回去啊,最起码得有个驾驶员陪你回去吧。”</p>

    海珠这话说的倒是在理,我没有拒绝。</p>

    海珠沉吟片刻,掏出车钥匙递给林亚茹:“亚茹,这样吧,我看你不用陪我们去东钱湖了,辛苦你一趟,你开我的车,送我哥回家一趟。”</p>

    林亚茹接过车钥匙,笑着说:“好的,请董事长放心,我一定把易哥安全送回家。”</p>

    海珠要用自己的车送我回去,而且还让林亚茹开车,我本来想提出自己开车的,转念一想,正好有个和林亚茹单独谈话交流的机会,机会难得,也不言语什么了。</p>

    夏雨咂摸咂摸嘴唇,咧了咧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p>

    正在这时,孔昆急匆匆推门进来了。</p>

    “咦——你怎么还没走呢?”海珠看着孔昆。</p>

    孔昆苦笑一下:“海珠姐,看来这次去杭州开会,非你不可了。我去代表不了你。”</p>

    “怎么了?”海珠皱皱眉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