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64章 另外的用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冬儿没有直接回答我,说:“那天很巧,我开车在大街转悠,偶然看到你开着出租车拉着那女人去戒毒所,更偶然的是,当我跟踪你到戒毒所门口看你带那女人进去之后打算离开的时候,看到他正好站在戒毒所门口的小卖部前买烟。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好巧啊,你刚进去他来这里买烟了。”</p>

    我沉思起来。</p>

    “好了,没事了,既然我已经证实你不是和吸毒女勾搭,那我放心了。不用担心我会赖在你这里不走,我不是夏雨那般死皮赖脸的人。”冬儿说完,径自开门出去了,轻轻带门,接着,传来对过开门关门的声音。</p>

    然后,周围安静下来。</p>

    我回到沙发,点燃一支烟,慢慢吸着。</p>

    隐约感觉,似乎,冬儿今晚过来并不单纯是打翻了醋坛子来质问我的,似乎,她还有另外的用意,似乎,她还想附带告诉我皇者也知道此事。</p>

    我知道章梅本人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她的来历和身份以及由此带来的不可预知的后果。</p>

    冬儿似乎并不打算拿章梅做什么章,起码我目前感觉是这样,她似乎更关注我和章梅到底有没有什么扯不清的男女关系。</p>

    但冬儿似乎也意识到这个章梅的出现并不是那么简单,虽然她没有直说,但她似乎不经意向我透漏皇者的事情,足以说明这一点。</p>

    皇者是什么人?是伍德的心腹干将。</p>

    一旦皇者打探清楚了章梅的身份,一旦皇者知道了章梅的来历,一旦皇者将此事汇报给伍德,那么,此事严重了,复杂化了。老奸巨猾心狠手辣的伍德说不定会拿章梅来做什么章。</p>

    想到这里,我坐不住了,在室内来回急速走动,反复琢磨着李顺的一系列指示,琢磨着可能会带来的后果,不由心里忐忑不安起来。</p>

    我决定立刻见到皇者,我想试探一下他对此事的知晓程度和态度。</p>

    我摸出手机给皇者发了条短信:“天不下雨。”</p>

    皇者很快回复:“娘不嫁人。”</p>

    我接着又发了一条:“南边日出。”</p>

    皇者接着回复:“北边雨。”</p>

    我接好将手机收起,坐在沙发。</p>

    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p>

    我立刻接听,果然是皇者的声音,显然,他是用公用电话打过来的。</p>

    “嘿嘿。”电话里想起皇者熟悉的诡诈阴沉的声音。</p>

    “有兴趣一起出来吃夜宵吗?”我说。</p>

    “那是你们南方人的习惯,我们北方人没有吃夜宵的传统。”皇者说。</p>

    “那好吧。”我说。</p>

    “不过,既然老弟邀请了,我要是不来,似乎不大礼貌啊。”皇者又说。</p>

    “还想继续装逼吗?”我说。</p>

    “不想。”</p>

    “半小时后,西山街集集小镇!”说完,我挂了电话。</p>

    然后,我给方爱国打了电话,让他开着出租车在小区门口等我,同时让他通知在家的杨新华和周大军分别开着出租车先到集集小镇门口装作专做拉客的样子等着。</p>

    杜建国今晚值班在戒毒所门口守候,正好皇者认识杜建国,他不用参加今晚的行动了。</p>

    安排完毕,我穿外套,直接下楼。</p>

    我此时心里有个打算,万一皇者知道了章梅的什么事,万一他有向外泄露的打算,那么,今晚或许我会对他采取行动。</p>

    至于到底要对皇者采取什么行动,我此时心里并没有明确的打算,但隐隐有几分杀气涌出来。</p>

    出了小区门口,了方爱国的出租车,简单说了句:“去集集小镇!”</p>

    方爱国没有做声,接着开车。</p>

    我扭头看了眼方爱国的腰部,鼓囊囊的,显然,他虽然不知道我要去见谁,不知道今晚有什么事,还是带了家伙。</p>

    “他们也都带了……”方爱国边开车边说了一句。</p>

    我没有作声,突然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对付皇者,我其实觉得自己可以,没必要这么多人参与,但既然已经通知他们了,多个帮手总没有强。</p>

    我没有做声。方爱国也没有再说什么。</p>

    很快到了集集小镇,皇者正站在门口等我,他我先到。</p>

    方爱国将车停稳,我接着下车走过去。</p>

    此时已经是深夜,集集小镇门口和里面人都不多,旁边停着两辆出租车,车里坐着周大军和杨新华。</p>

    看到我过来,皇者笑了:“老弟,你迟到了。”</p>

    我微微一笑,看了下表:“不超过半小时,不算迟到。”</p>

    皇者看了下周围:“哎——今晚这里客人不多,等着拉客的出租倒是还有几辆哈。”说着,皇者又看了方爱国的出租车一眼,此时,方爱国已经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装作等客人的样子。</p>

    “似乎,你对出租车很感兴趣。”我说。</p>

    “似乎,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我。”皇者又是嘿嘿一笑。</p>

    “似乎,你话里有话。”我说。</p>

    “似乎,话里有话的不仅仅是我。”皇者又说。</p>

    我轻笑一声:“请吧。”</p>

    “请——”皇者同样轻笑一声。</p>

    我和皇者进去,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各自点了一些吃的。</p>

    “既然今晚是你约的我,那一定是你请客喽。”皇者说。</p>

    “是的。”我看着皇者。</p>

    “那我不客气喽。”皇者说完,低头吃起来。</p>

    我也开始吃东西。</p>

    “你们南方人吃东西是讲究,还动不动来个夜宵。”皇者说。</p>

    “习惯了而已。”我边吃边说。</p>

    皇者吃东西速度很快,几下吃完了,然后用餐巾擦擦嘴角,看着我:“今晚,你恐怕不仅仅只是为了请我吃宵夜吧?”</p>

    “当然。”我说。</p>

    “什么事大半夜召我来?”皇者说。</p>

    我放下筷子,看着皇者:“前两天,我心血来潮,想体验下生活,弄了辆出租车开了下。”</p>

    “嗯,不错,爱好挺广泛!”皇者说。</p>

    “我拉了一位客人,送到了自愿戒毒所。”我说。</p>

    “哦。”皇者不动声色地看着我。</p>

    “这位客人是个女人。”我说。</p>

    “嗯。女客人。”皇者说。</p>

    “你似乎对我的话不感兴趣。”我说。</p>

    “没,其实我很感兴趣的,继续说下去。”皇者说。</p>

    “似乎你不是这会儿感兴趣,似乎你那天很感兴趣。”我说。</p>

    “哦,你错了,如果我现在不感兴趣,那么,那天我也一定不会感兴趣。”皇者说。</p>

    “为什么?”我说。</p>

    “因为我知道有些事我是不能感兴趣的,因为我知道有些事即使我感兴趣,也只能自己感兴趣,而不能和任何人分享。”皇者说。</p>

    皇者这话似乎是在告诉我什么。</p>

    我说:“你那天看到我和那女客人进了戒毒所。”</p>

    “买烟的时候偶然看到了,我还怪你怎么会开出租车呢。”皇者说。</p>

    “现在还好吗?”我说。</p>

    “既然你说了是心血来潮体验生活的,那我此刻自然是不好的了。”皇者笑起来。</p>

    “当时你好,当时之后,你在好心的促使下,又做了些什么事吧?”我说。</p>

    “是的。”皇者干脆地说。</p>

    皇者直截了当的回答让我有些出乎意料,同时心里开始紧张起来。</p>

    “你似乎有些紧张不安。”皇者说。</p>

    “你都干了些什么?你都知道了些什么?”我紧盯住皇者的眼睛,压低嗓门。</p>

    “这个需要向你汇报吗?”皇者说。</p>

    “是的,必须的!”我说。</p>

    “那好吧。”皇者装作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然后说:“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我对一切事物都有很重的好心。你离开戒毒所之后,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我只不过侧面打听了下那为女客人的情况。”</p>

    “你都打听到了什么情况?”我说。</p>

    “似乎这是你关注的重点。”皇者说。</p>

    “少废话,说——”我说。</p>

    “我并没有接触那女客人,我只是打听到她是来戒毒的而已,只是知道她有多年的吸毒史而已,只是知道她不是星海本地人而已。”皇者轻描淡写地说,眼里带着戏弄的目光看着我。</p>

    “你在撒谎。”我说。</p>

    “你想让我交代什么呢?你需要我交代什么呢?”皇者反问我。</p>

    我一时语塞。</p>

    “关于这个女人,你担心我知道什么呢?你害怕我知道了会怎么样呢?”皇者继续反问我。</p>

    我看着皇者,不做声。</p>

    皇者突然笑起来:“老弟,不必如此紧张,其实你在想什么我并不知道,当然,我在想什么你更不会知道,还有,我说的这些,你除了相信,没有别的选择,嘴巴长在我脸,我怎么说,你只有怎么听,我想说真话说假话,你都地听着。不过,我想我应该告诉你,我说的是真话。当然,如果你不信,我也没办法。”</p>

    我点燃一支烟,默默地看着皇者。</p>

    “还有,关于这个女人,不管我知道了什么,不管我没有知道什么,我想你都不必紧张。”皇者又说。</p>

    “为什么?”我说。</p>

    “因为我刚才说了,我不准备把这事和任何人分享。我说的是任何人,任何人,你懂的。”皇者说。</p>

    “为什么?”我继续问。</p>

    “因为我虽然很好很想知道我想知道的任何事,但我也不是万能的,我也有局限性,并不是我想知道的任何事我都能了解地一清二楚,而且,即使我知道了一些大概的事情,即使我推测或者臆想了一些事情,但我并不会想或者并不愿意把我的想法告诉一些不该告诉的人。”皇者继续说。</p>

    皇者的话让我不由又有些不安,似乎,皇者是在暗示我,他知道的更多,并不仅限于他告诉我的内容。</p>

    但似乎,他又在安慰我他并没有将此事告诉伍德或者其他任何人。</p>

    “为什么?”我又问。</p>

    “因为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是不能相互拆台的!”皇者微微一笑。</p>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我说着,不由自主看了外面一眼。</p>

    “我知道你今晚是有备而来,我知道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对你或者对某些人来说很重要。但我一来并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到底是什么身份,二来我即使知道了某些模糊的东西,有了某些大概的揣度,但我却并不打算说出去,或许会烂在我肚子里。</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