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63章 组团去看海珠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夏雨看着我和秋桐的表情,又嘎嘎笑起来,接着说:“哎——我突然有些想大奶了,海珠一走没有了消息,也不和我联系,真不够意思。 ”</p>

    夏雨此话一出,秋桐也微微叹了口气:“是的,我也很想海珠了。”</p>

    我心里微微叹息一声,海珠最近和我都不怎么联系了,每次都是我给她打电话,我不打,她不会主动打给我。</p>

    隐隐感觉,我和海珠之间的关系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p>

    而海峰,对我和海珠的事情却盯地很紧,经常和我打电话训诫开导诱导我。</p>

    “我有个提议。”夏雨说:“最近找个合适的时间,我们大家组团去看海珠好不好?”</p>

    秋桐眼神一亮,接着又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发话。</p>

    “喂——当家的,说话啊。”夏雨催促我。</p>

    我犹豫了下,看着秋桐期待的目光,不由点了点头:“好。”</p>

    秋桐微微松了口气。</p>

    夏雨高兴地说:“组团探亲啊,嘎嘎。我们去看看海珠的新酒店新旅行社,然后还可以去你家看看你父母。哎,自从春节一别,好久木有见到你的爸爸妈妈啦。”</p>

    秋桐不由微笑了下。</p>

    我此时想到的不仅仅是海珠的新酒店新旅行社,也不仅仅是我的爸妈,我还想到了宁州在冬儿操作下收回的以我的名义正在正常运转的公司,还有公司的那帮老员工。</p>

    当然,我也想到了冬儿。</p>

    星海,宁州,似乎都充满了我无法解开的纠结和愁绪。</p>

    夏雨这时又对我说:“哎,那天我在大街看到你开着出租车,拉着一个美女一路狂奔,干嘛去了?从哪里捣鼓的美女啊?”</p>

    夏雨如此一说,让我的心不由一跳,秋桐笑了起来,看着我。</p>

    我说:“我体验生活的,开出租玩,那美女是我的客人。”</p>

    “嘎。你可真会玩新鲜的,竟然去开出租体验生活。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还以为你是想开出租泡美女呢。当时我和朋友在一起开车出去办事,不方便开车追赶你,不然啊,我非追去看看你把美女拉到哪里去了。”夏雨说。</p>

    我有些后怕,幸亏夏雨没追来,不然,麻烦又来了。</p>

    “你这玩法不错,很有新意。改天我也去找个出租开开玩玩。拉一天客,看能赚多少钱。”夏雨说。</p>

    “一个女孩子家,不许捣鼓这事。你难道不知道有些人专门盯住女出租司机下手?”我吓唬夏雨。</p>

    “嘎——没事,我前面开着出租,后面让我的保镖开车跟在后面,不会有危险的。”夏雨大大咧咧地说。</p>

    我和秋桐都有些哭笑不得了。夏雨想到一出是一出,什么事情都敢捣鼓。</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来了短信,打开一看,方爱国来的。”易哥,大本营来电,今晚10点整有重要指示下达,让我们注意接收。”</p>

    什么重要指示,显然是和章梅的事情有关。</p>

    我看完短信,随手删除。刚删除完,夏雨突然一把把我的手机抢了过去:“嘿,看什么呢,我看看……”</p>

    我努了努嘴角。</p>

    夏雨看了下,接着把手机扔给我:“我擦——木有了,删除了。什么短信啊,你干嘛删除呢?是不是海珠发给你的情话?”</p>

    我半真半假地笑,不说话。</p>

    秋桐看了看我,眨巴眨巴眼睛,也没有说话。</p>

    当晚十点整,接到了大本营的密电,专门发给我的,电云:第一,戒毒之事安排甚好,甚慰;第二,24小时严密监视,保证此人全天候在视线之内,不得让其离开星海半步,如其执意不从,可采取非常措施;第三,确保此人的人身安全,不惜一切代价(此项和前一项并不矛盾)。</p>

    第四,绝对不允许此人和小雪以及秋桐有任何接触,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告知其关于小雪以及秋桐的任何情况;第五,绝对不允许让秋桐通过任何人通过任何渠道知道此人此事;第六,绝对不允许让父母知晓此事此人;第七,在没有得到批准的情况下,绝对不允许告诉其本人情况以及所在;第八,等待下一步指示。</p>

    显然,这一系列指示是李顺亲自发出的。</p>

    显然,这一系列指示包含着李顺复杂的个人情感和慎密的别有心思关于目前和今后的用意和打算。</p>

    显然,这一系列指示带有高度的保密性和严格的必须性,是要不折不扣落实的。</p>

    显然,看完这一系列指示,我要将电销毁。</p>

    我面无表情地打着打火机,将电点燃。</p>

    方爱国神色严肃地看着我,没有做声。</p>

    似乎,他意识到了什么,但似乎,他似乎又什么都不知道。</p>

    他明白,该自己知道的可以知道,不该知道的,即使知道也是不知道。</p>

    “你手机不是有拍的她的照片?”我对方爱国说。</p>

    “嗯。”方爱国点点头。</p>

    “立刻删除!”我说。</p>

    方爱国立刻摸出手机。</p>

    “等一等。”我又说。</p>

    方爱国停下,看着我。</p>

    “先传给那边看一下,然后再删除吧。”我略一沉思,又说了一句。</p>

    方爱国点点头,接着找出数据线。</p>

    然后,我离开了方爱国他们宿舍,回到自己宿舍,躺在沙发,看着天花板,思忖着。</p>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冬儿。</p>

    我微微一怔:“这么晚了,有事吗?”</p>

    “放心,我不是来和你纠缠的。”冬儿冷冷地说。</p>

    我有些尴尬,于是把冬儿让进来。</p>

    冬儿进来后,站在门口,似乎并不打算进来。</p>

    我看着冬儿。</p>

    “那个女人是谁?”冬儿说。</p>

    我的心一跳:“什么女人?”</p>

    “不要拐弯抹角,不要装神弄鬼,你心里知道!”冬儿的目光死死盯住我。</p>

    我心里暗叫糟糕,我明白冬儿指的是谁,冬儿怎么这么快会知道的呢?李顺刚叮嘱要严格保密,怎么冬儿立刻发现了?</p>

    既然冬儿的口气如此直接,我也不遮掩了,说:“哦,一个朋友的女朋友。”</p>

    “朋友的女朋友?”冬儿似乎有些怀疑:“朋友的女朋友怎么让你带着去戒毒所?你朋友怎么不亲自去?你的这位朋友是谁?”</p>

    我的心又是一跳,冬儿似乎知道的还不少,竟然知道我带章梅去戒毒所的事情。</p>

    “你怎么知道的?”我阴沉着脸看着冬儿。</p>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冬儿不依不饶地看着我:“说,这女人到底是你什么人?到底是不是你朋友的所谓什么女朋友?你那所谓的朋友又是谁?”</p>

    听冬儿的问话,似乎,冬儿很纠结章梅的身份,似乎是怀疑和我有什么说不定道不白的关系,似乎她没有想到更多。</p>

    “你先回答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说。</p>

    “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以为这很难吗?你开着出租车拉着个女人满大街跑,你以为我不能看到你?”冬儿带着讽刺的口吻说:“挺会嘚瑟啊,挺有能耐啊,还勾搭了吸毒的女人。挺有爱心啊,还送人家去戒毒所。”</p>

    听起来,冬儿似乎是在吃醋,并没有想到更多,并没有知道更多。</p>

    我略微松了口气,说:“我只能告诉你,那女人和我没有任何不三不四的事情,真的是我一个朋友的故交,至于我那朋友是谁,你不需要知道。”</p>

    “此话当真?”冬儿说。</p>

    “是的,千真万确。”我说。</p>

    冬儿直直地看着我,看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我不像是撒谎的样子,点了点头:“那好吧,那我信了你。我其实也不会相信你会和一个吸毒的女人勾搭在一起,我其实也觉得你的爱好没有那么广泛。”</p>

    我神色严肃地说:“提醒你一下,第一,你不要到处打探打听那女人的身份,更不要试图通过一些渠道和那女人接触;第二,关于这女人的任何事情,都不要和任何人说起。”</p>

    “为什么?”冬儿说。</p>

    “为了大家都好!”我说。</p>

    “如果不听你的呢?”冬儿说。</p>

    “那会给大家带来麻烦,特别是会给你带来大麻烦。”我说。</p>

    “你在威胁我?”冬儿说。</p>

    “我在提醒你。”我说:“不要那么好,好心会害了你自己。”</p>

    冬儿沉吟了一下,说:“只要我证实这女人和你没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勾搭,我才不会对她感兴趣呢。我懒得去搭理一个吸毒的女人。这种女人还不够资格让我去搭理让我有兴趣去继续关注。”</p>

    冬儿的话让我心里稍微安稳,却又把握不准冬儿这话的真假度。</p>

    “一定要记住我的提醒,千万不要去招惹事,不然,真的会给大家和你自己带来大麻烦。”我又说。</p>

    “知道了。既然你郑重申明她和你没有那种关系,那我对这女人没兴趣了。”冬儿漫不惊心地说了一句,眼珠子却转悠了几下。</p>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地看着冬儿。</p>

    冬儿突然笑了下:“似乎,这女人对你很重要,似乎,这女人不仅仅对你很重要。”</p>

    “你不是刚说完对她不会再感兴趣了吗?”我说。</p>

    “哦,对,对,我忘记了。”冬儿点点头,接着又说:“其实,即使我可以做到不对这女人感兴趣,但却会有人对她感兴趣。”</p>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心又紧了起来。</p>

    “我想告诉你,那天见到你开着出租车拉着那女人去戒毒所,好像不仅仅是我偶然看到,似乎,还有个人也偶然看到了。”冬儿不紧不慢地说。</p>

    “谁?”我紧紧盯住冬儿。我当然明白冬儿说的偶然是什么意思,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偶然。</p>

    “那个整天像老鼠一样在阴暗的角落里窥探别人秘密的人。”冬儿说。</p>

    “你是说皇者?”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