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59章 往事的追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里我并不陌生,以前,他经常带我来这里。 唉。都是陈年旧事了。往事悠悠,往事不堪回首啊。”她坐在沙发,叹了口气,似乎带着对往事的追忆。</p>

    我的心不由动了下,说:“你吃饭了没有?”</p>

    “吃了点自己带的点心!”她说。</p>

    “要不要再吃点?”我说。</p>

    她摇了摇头:“溜完冰是不饿的,一天不吃也不饿。”</p>

    “那你休息吧。”我说。</p>

    “溜完冰也是不困的。一天一夜不睡也不困。”她又说。</p>

    听她如此说,我心里突然有些窝火,走到她跟前,一把拿过她手里的小包。</p>

    “你干嘛?”她看着我。</p>

    我没有说话,打开小包,包里竟然有五小袋冰毒,看来她带的私货还不少。</p>

    我直接把五袋冰毒拿出来,看着她:“你经济如此拮据,哪里来的这些玩意儿?”</p>

    “以前那死鬼买的,买了不少,剩下的,还有这几包了,都溜光了。”她说。</p>

    我没有在说话,径直走进卫生间。</p>

    “哎——你要干嘛啊。”她起身紧跟在我身后。</p>

    我用身体挡住她,几下子将小袋子撕开,将冰毒直接倒进坐便器,然后按了放水开关,哗——水流直接将冰毒冲走了。</p>

    “你疯了,这可是黄金还珍贵的东西,你疯了——”她大叫起来,使劲用手打我的后背。</p>

    我倏地转身,然后出了卫生间,坐在沙发。</p>

    她跟了出来,继续冲我嚷嚷着,那架势仿佛我要了她的命根子。</p>

    “住嘴——”我大喝一声。</p>

    她似乎被我吓住了,住了口,看着我。</p>

    “整天吸毒,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你觉得这样很好是不是?”我说。</p>

    “我现在一无所有,靠这东西来支撑,没有这个,我的整个人都会垮掉,这是我的生命支撑,你知道不知道?”她辩解道。</p>

    “支撑?你打算一辈子靠这东西来支撑自己的生命?你打算让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一辈子?整天吸毒,你知道不知道你的生命会很快完蛋?”我说。</p>

    “知道,那又怎么样?反正我已经离不开这个东西了。没有它,我一天都活不下去,有了它,我起码能延续自己的生命。自从我失去了李顺失去了孩子,我已经不是人了,我早是行尸走肉了,我已经是鬼了。”她的声音有些悲凉和凄楚。</p>

    我一时怔住了,看着她。</p>

    “这东西好啊,溜它,我可以忘记世间的一切烦恼,可以进入没有悲伤没有痛苦的极乐世界,可是在麻木和迷醉里打发过去难捱的时光。”她又喃喃地说。</p>

    “可是,你来到星海,不是想找他的吗?既然你想找他,那说明你还没有彻底熄灭自己心里的念想,你的生命之火没有彻底灭掉,你的心里还有希望和期待,你在黑暗还有向往光明的渴望。”我说:“你自己想一想,如果你真的想向往光明,希望能过阳光下的日子,让自己的**和灵魂复苏,那么,你继续吸食冰毒,这些能实现吗?还有,如果你想见到他,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他,他见到你竟然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瘾君子,他还会喜欢你吗?还会接受你吗?</p>

    还有,假如。假如那个生下来被遗弃的孩子有一天见到你,见到自己的妈妈,知道自己的妈妈竟然是这个样子,竟然整天吸毒溜冰,孩子会受到多大的伤害,你有颜面面对自己的孩子吗?”</p>

    “孩子?我的孩子?”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失声叫了出来,接着流出了眼泪,哽咽着说:“是的,你说的对,你说的都有道理,可是,我知道我的孩子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她在那个雪夜被扔到了垃圾箱里,她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了。</p>

    虽然你是假设,可是,我的心里仍感到了极度的震动,是的,如果我的孩子还活在这个世界,多好啊。为了我的孩子,我会做任何事,我会用我的生命来弥补亏欠她的,可是,这一切都是假如,过去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回来,失去的生命永远也不会复现。”</p>

    我紧紧咬住嘴唇,我知道此时我不能告诉她小雪的事情,绝对不能。</p>

    她继续说:“不错,是的,如果他见到我,知道我在吸毒,他一定不会接受我喜欢我的。他一定会痛恨我吸毒的。他虽然喜欢玩,但是他是杜绝吸毒的,他对吸毒者是深恶痛绝的。”</p>

    章梅显然说的是曾经的李顺,以前的李顺,她不会知道李顺现在已经和她一样堕落成了一个瘾君子。</p>

    “我知道他是=一定会厌恶我吸毒的,可是,我。我现在已经无法摆脱毒了,我的骨头我的血液里都已经被毒侵泡着,我从精神到**都无法摆脱对毒的依赖了,没有毒,我一天都无法活下去,我会疯掉。”她说。</p>

    “只要你对自己的未来还有期盼,只要你对生命的渴望还存在,只要你希望见到生命里的阳光,只要你想过阳光下的日子,只要你不肯舍弃生命里唯一的思念,那么,你可以有机会重新活过来,可以重新有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精神,可以摆脱毒。”我说。</p>

    她苦笑:“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我早不能自拔,我多次想过不去溜冰,可是,每次我都无法战胜自己。我的身体里脑子里有个魔鬼,毒造的魔鬼,这是我的心魔,一直潜伏在我身体里的心魔,我无法消除它,无法控制它,我也无法控制我自己。</p>

    其实,我知道,假如真的能见到他,他一定会厌恶我的,可是,我不后悔,只要能见他一面,即使我马死了也值得。我这样的人死了,是要下地狱的,我的孩子在天堂,我是没有颜面去天堂见她的。”</p>

    我想了想,说:“生命里有很多的假如,有的假如是不会实现的,但有的假如是可以实现的。”</p>

    她说:“我知道,我明白。我清楚有的假如只能是假如,我永远也不会看到了。而有的假如,或许我会见到,但见到的那一刻,或许是我生命的终点。但即使是生命的终点,我也愿意为了那一刻去努力。”</p>

    我明白她指的是什么,无非是她的孩子和李顺。</p>

    沉默了片刻,她点燃一支烟,坐在沙发看着我,情绪稍微平静下来:“看来,你似乎真的是个好人。可是,你知道不知道,你扔掉了我仅存的冰毒,等于扼杀了我人不人鬼不鬼的生命,没有这个东西,我的生命很快会终结,或许,我等不到见到他的那一天了。”</p>

    我说:“没有毒,你一样会活着,而且,你会活得更好。”</p>

    “你——”她看着我。</p>

    “如果你想见到他,如果我打听到了他的下落,如果他能见到你,如果你想让自己像个有正常的人一样见他,如果你想让自己今后活得有尊严,那么,你必须要戒掉毒,摆脱对毒的依赖。”我说。</p>

    “可是,我——”她颓丧地欲言又止。</p>

    “如果你听我的安排,我会努力帮你去打听他的下落,如果你执意要继续吸毒,那么,你永远也不会见到他。”我口气果断地说。</p>

    “你要打算怎么安排我?”她抬头看着我。</p>

    “今晚你先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会过来看你。”我说:“然后,我会安排你的下一步。”</p>

    “可是,我根本不困,我无法让自己入睡。”她说。</p>

    “不困自己坐在这里看电视,但绝对不可以走出这酒店。”我说。</p>

    “你要怎么安排我的下一步?”她说。</p>

    “到时候你会知道。”我说。</p>

    “你真的是在为我好?”她说。</p>

    “反正不是害你!”我说。</p>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难道仅仅是以为你是他的朋友?”她说。</p>

    “我说过是他的朋友了吗?”我说。</p>

    “可是,你也没说是他的敌人,他交往的人,不是朋友是敌人,我是了解的。”他喃喃地说。</p>

    “随便你怎么认为,不过,你必须要相信一点,那是我不会伤害你,我做的事情,都是为你好。”我说。</p>

    “好吧,看来,我还是必须要相信你,我似乎真的是没有其他选择了。看得出,你是个正人君子,虽然我知道你是道混的,但道混的人,同样有很多仗义的正人君子。”她说。</p>

    我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放在茶几:“我建议你到酒店的洗浴心去蒸个桑拿。”</p>

    我知道溜完冰出汗是排毒的好办法,蒸桑拿是可以大量出汗的。</p>

    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点点头:“好吧,那我去蒸桑拿排排毒。这钱,我收了,但目前我是没发还你的,包括你开酒店的钱。”</p>

    我看着她,缓缓地说:“记住,在我面前,不要提钱的事。我为你做的任何事,不管花了多少钱,都不要在我跟前提,这些钱都不需要你来还。听明白了吗?”</p>

    她似懂非懂地看着我:“你是活雷锋?”</p>

    我说:“不是!”</p>

    “那你是打算今后让他来还钱?”她又说。</p>

    “这些不需要你来操心。”我说。</p>

    她吸了一口烟,笑起来:“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管是不是雷锋,是不是让他来还钱,我心安理得接受你的好意好了。如果你想当雷锋,那我成全你,如果你打算日后让他来还钱,那当先欠你的。”</p>

    “你可以这样想。”我说。</p>

    “其实我还是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她说。</p>

    我没有说话,站起来。</p>

    “还有,我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对你有如此的信任!”她又说,也站起来。</p>

    我深深地看着她,看着这个曾经让李顺死去活来改变了李顺命运的女人,看着小雪的亲妈妈,心里无感慨,甚至还有几分惆怅。</p>

    脑子里冒出一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p>

    她被我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安起来。</p>

    心里深深叹息一声,然后我对她说:“我先走了。”</p>

    “可不可以把你的电话留给我?”她说了一句。</p>

    我回过头看着她。</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