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57章 警惕的目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认识干嘛过来找我?不要告诉我你是睡不着沉闷这个理由。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她的眼里开始带着警惕的目光。</p>

    “找你自然有找你的理由。”我说。</p>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的神情愈发紧张。</p>

    我冲她摆摆手:“不要紧张,更不要害怕,不管我是什么人,但似乎不会是你的敌人,不会对你有什么伤害和危害。”</p>

    我的话说的很认真。</p>

    听我如此说,她似乎放心了一点,但还是带着困惑和几分戒备的目光看着我。</p>

    我又递给她一支烟,帮她点着,然后又坐下,看着她:“你觉得我像是坏人不?”</p>

    她吸了一口烟,看着我:“说实话,虽然你的来头有些诡异,虽然你的行为举止有些猜不透,但我看你面相,似乎很面善,不像是个坏人。当然,这年头,人不能以貌相。”</p>

    我呵呵笑起来:“那你的意思是说我虽然不像是坏人,但也未必是好人,对不对?”</p>

    “对!”她干脆地说。</p>

    我又笑了下:“其实呢,我是好人或者坏人都不重要,但有一点你放心,对你来说,我不会是坏人。这一点,你绝对可以放心。不然,凭你在房间里溜冰这一条,我可以不用过来找你,直接报警。”</p>

    听我如此一说,她似乎觉得有些道理,不由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你到我这里来到底是何事。你到底是什么来头?”</p>

    我说:“我没有什么来头,我过来,是想和你谈谈。”</p>

    “谈什么?”她说。</p>

    “你不是本地人吧?”我说。</p>

    “对,不是本地人,我今天刚从外地坐了很久的火车到星海。”她说。</p>

    “到星海来干嘛的?”我说。</p>

    “旅游!”她说。</p>

    “旅游?”我呵呵笑起来,一副不相信的样子。</p>

    “怎么?星海是个旅游城市,我不能来旅游了?这年头,单身女人出来旅游的多的是,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她用狡猾的目光看着我。</p>

    “旅游是个高消费项目,既然能有经济条件出来旅游,又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店里呢?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我说。</p>

    “节省费用,这有什么怪的,还有带着帐篷户外住出来旅游的呢。”她说。</p>

    “这个那是两码子事。不过,要说你没有经济条件,但你刚才吸的那玩意儿却黄金还贵。”我说。</p>

    她不说话了,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p>

    “看你也不是初次出来闯荡的人,似乎你也是有故事有经历有阅历的人。”我说。</p>

    她哼笑了一声,似乎默认了我的话。</p>

    “你来星海,不是旅游的,是来找人的,是不是?”我突然单刀直入。</p>

    她浑身一颤,看着我:“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你懂的。”我说。</p>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似乎又紧张起来。</p>

    “不是敌人。”我说。</p>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人的?”她似乎承认了我刚才的问话。</p>

    “直觉。”</p>

    “直觉?”她看着我,眼珠子转悠了一会儿,突然说:“你一直在跟踪我?是不是?”</p>

    我笑了下。</p>

    “你为何要跟踪我?你从哪里开始跟踪我的?”她说。</p>

    “从你下火车打出租车开始。不过,本无意跟踪你,但是……”</p>

    “但是什么?”</p>

    “但是你的票夹子让我很感兴趣。”</p>

    “票夹子?”她顿了顿,接着说:“哦,我明白了,你和那出租车司机是一伙的,是不是?我觉得那开出租的司机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原来你们是打我皮夹子的主意了。很遗憾,告诉你,我的皮夹子里没有几张钞票,虽然有银行卡,但卡里也都是空的,你要是想要,都可以拿去。”</p>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皮夹子,放在桌子。</p>

    “我说过我们不是敌人,既然不是敌人,怎么会窥视你的钱财呢,不管多少,都不会打这个主意的。”我说。</p>

    “那你为什么对我的票夹子感兴趣?”她略微放心了,又带着困惑的神色。</p>

    我看着她,伸手拿过票夹子,打开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里面李顺的照片,生活照,一看是多年前的李顺,意气风发甚至有些阳光的样子,和现在的李顺又很大的区别。</p>

    看了一会儿,我然后将票夹子又放回去,看着她,缓缓地说:“我是对你票夹子里的这张照片很感兴趣。”</p>

    她浑身一抖,眼睛不由睁大了,死死地看着我:“一定是我在出租车看这照片的时候,那出租司机看到了,然后告诉你的,是不是?”</p>

    我点了点头:“说得对!”</p>

    “你……你们都认识这个人?”她说。</p>

    “在星海,认识他的人不少,知道他名字的人更多,几乎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我说。</p>

    她全身突然剧烈抖动起来,显得有些激动:“你……你和他熟悉?”</p>

    “是的。”我说:“这个人在星海是个特殊的敏感人物,你一个外来人,带着他的照片,在星海到处走动,自然会引起人的注意。我很想知道你的来历,知道你为什么要找这个人,这是我今晚过来找你的原因。”</p>

    “你是混道的吧。”她说。</p>

    我没有回答。</p>

    “那开出租车的是你的小弟吧?”她又说。</p>

    “不管我是不是道的,不管那开出租的是什么身份和我是什么关系,我只想告诉你,我、我们对你起码到目前是没有恶意的。”我说。</p>

    “那你……你……你和他是敌人还是朋友?”她说。</p>

    我明白她说的他指的是谁。</p>

    “同样,不是敌人!”我说。</p>

    “真的?”她说。</p>

    “真的——”我又点头。</p>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她说。</p>

    “似乎,你没有其他选择!”我说。</p>

    她眼神怔怔地看着我,似乎想从我脸的表情判断我此话的真假。</p>

    接着,她又沉思了起来。</p>

    我安静地吸烟,看着她。</p>

    一会儿,她抬起头,突然轻笑了起来:“按照他的性格,非敌即友。这么说,你一定也是道的,你一定是他的朋友了?”</p>

    我微笑了下,没有回答。</p>

    她突然起身,紧紧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摇晃着,急促地说:“兄弟,你告诉我他在哪里?快告诉我。”</p>

    她的情绪突然有些冲动,似乎她终于从我之前的举动和言行里判断出我不是敌人而是朋友,似乎她终于相信了我。</p>

    她的指甲扎得我胳膊有些疼。</p>

    等她的情绪慢慢平息下来,我挣脱她的手:“淡定,镇静。”</p>

    她松开我的胳膊,坐回去,眼神愣愣地看着我。</p>

    我说:“他在哪里,对于一个陌生的来历不明的人,我怎么会轻易说呢。”</p>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是陌生的来历不明的人呢?他和我是很熟悉的。”她说。</p>

    “但我不熟悉,我对你毫不了解。对我来说,你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我说。</p>

    她不说话了,低头沉思起来。</p>

    似乎,她对我还是不能彻底信任。</p>

    我理解她,我对她同样是一个陌生人,她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相信我呢?</p>

    “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说着从口袋里摸出手枪,放在桌子:“如果你要是认为我对你有什么不安全的感觉和因素,那么——”</p>

    看到手枪,她不由又颤抖了一下身体,一把摸起手枪,对准我。</p>

    我坦然平静地看着她。</p>

    枪里是没子弹的。</p>

    看了我一会儿,她将枪递给我:“收起来吧。看来,看来,你果真是道混的,看来,我是该相信你的,相信你不是他的敌人。不是他的敌人,不是我的敌人。”</p>

    我把枪收起来,看着她。</p>

    她深深出了口气,然后叹息一声:“好吧,我告诉你。”</p>

    我凝神看着她,听她说下去。</p>

    “我叫章梅,章的章,梅花的梅。我不是星海本地人,但这不是我第一次来星海,多年前,我在星海,在一家夜总会当服务生。在那里,一次偶然机会,我认识了他,在外人是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整天吃喝玩乐,但在我眼里,他却又带着别样的气质,他特重义气,做事爽快,充满男人味。而且,出手大方。</p>

    我很快喜欢了他,而他,也对我是一见钟情,三天两头来找我。我们很快好了。看得出,他对我是真心的,对我迷恋地不可自拔,而我,和他交往,开始是带着功利的目的,但不久也真心喜欢了他,甚至,为了他,为了我们的这段感情,我还怀了他的孩子……”</p>

    我不停地吸烟,看着她,心跳逐渐加速。</p>

    似乎,我正在越来越接近事物的本质。</p>

    “他那时其实很单纯,有时候像是个大男孩,对我痴迷地一塌糊涂不能自拔,而我,其实一直没有告诉他我是结了婚有老公的人,老公是个窝囊废,在老家整天除了吃喝嫖赌什么事都不做,都靠我在夜总会做事养着。</p>

    一开始我和他是打着玩玩的心思,没有告诉他我有老公的实情,后来我们都陷进去了,我怀孕之后,我更不敢告诉他这事了。得知我怀孕了,他欣喜若狂,发誓要娶我。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是堂堂公安局长的公子,富贵人家,显赫人家,我一个夜总会的服务生算是什么呢?我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我还是结了婚的人。</p>

    我当时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和他结婚的想法,我知道根本没这可能性。但他是个完美的理想主义者,立刻回家告诉了父母,果然遭到了他父母的激烈反对,他和父母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固执地非要和我结婚不可,甚至不惜为此要和家庭决裂。</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