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56章 无法原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打断秋桐的话,毫不客气地说:“不管有多少个理由,即使有一万个原因,都不该抛弃自己的孩子,都不该将她置于死亡的边缘,如果不打算抚养孩子,那么,不该把她生下来,既然生下来,要对这个新生命负责,这是做女人做母亲最基本的责任,她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不配做小雪的妈妈。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一点,我是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无法原谅的。”</p>

    秋桐又叹息一声:“你还是不要那么苛刻了,你是男人,你不懂地做女人的难处,你不知道女人怀孕之后的那种感觉,你不知道自己的骨肉和自己分离的伤痛。”</p>

    我突然想到秋桐春节期间的那次流产,那次流掉的是我和她在丹东酒后迷醉之夜的结晶。</p>

    我怔怔地看着秋桐,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一层迷雾,眼神里带着几分忧郁和怅惘,还有几分酸楚和悲凉。</p>

    我半天没有说话,秋桐也没说话,低头不语。</p>

    似乎,她想起了自己的那次流产,似乎,她陷入了苦涩而悲楚的记忆。</p>

    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了巨大的伤感,还有说不出的哀愁。</p>

    我起身默默离开了秋桐办公室。</p>

    夜色降临,我直接去了人民医院附近的家庭旅馆附近,杨新华的出租车还停在那里。</p>

    我直接拉开车门车。</p>

    “什么情况?”我说。</p>

    “那个女的进了旅馆的房间之后,再也没有出来!”杨新华说。</p>

    “哦。”我点点头。</p>

    “下午她一直在睡觉!”杨新华又说。</p>

    “你怎么知道?”我说。</p>

    “我在这家旅馆也开了个房间,在那女的住的隔壁,这旅馆很破,两个房间是用挡板隔开的,不严实,有缝隙,我看到了。”杨新华说。</p>

    “哦。”我点点头:“把房间钥匙给我,你先回去吧。”</p>

    “二楼走廊倒数第二个房间。”杨新华把房门钥匙递给我,然后开车走了。</p>

    我直接拿着钥匙进了旅馆,沿着院子外面的铁梯子楼。</p>

    旅馆不大,很杂乱,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看起来好像都是乡下人。这里靠近医院,来这里住的大多都是病人家属。</p>

    我的进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p>

    我直接楼,沿着灯光昏暗的走廊往里走,走廊里一股潮湿的霉味。</p>

    走到房间门口,我打开房门进去,房间很小,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电视机,一把椅子,一个洗脸盆和一把暖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p>

    房间很脏,到处都是蜘蛛,不知多久没有打扫过了,床的床单被子黑乎乎,不知多久没换了。</p>

    我随即关了灯,然后墙壁出现了一丝亮光,从隔壁房间穿透隔板缝隙进来的灯光。</p>

    我悄悄将一只眼睛贴近缝隙,这缝隙是一个小洞,很小。</p>

    然后,我看到了隔壁房间的情景。</p>

    房间的灯亮着,一个头发有些蓬乱的女子正靠在床头,面容苍白,两眼有些发直,正看着门口方向。这女人确实有几分姿色,骨感美。</p>

    女人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脸的表情一会儿发狠,一会儿又发愁,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又有些哀伤,一会儿眼圈似乎又有些发红。</p>

    我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p>

    一会儿,女人摸出身边的票夹子,打开,看着,看了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妈的,老娘我终于来了,你个狗日的在哪里呢?7年多了,你个死鬼还活在这世吗?”</p>

    我的心猛地一跳,小雪这快7周岁了。</p>

    说着,女人擦了一把红红的眼睛,然后又用带着发狠的语气说:“既然老娘来了,一定要找到你,你要是死了,老娘给你殉葬。到死老娘也不放过你。”</p>

    一听这话我吓了一跳。</p>

    然后,女人起床,坐在床沿,显得有些无精打采,接着又不停地打哈欠。</p>

    然后,女人拿起床头桌的一瓶绿茶,一口气喝了一大半。</p>

    接好,她从床的包里摸出几根细长的软管,放在桌,然后又摸出一把小水果刀,拿过绿茶瓶子,低头用小刀在瓶口捣鼓起来……</p>

    我的心一紧,这不明摆着是在做冰壶吗。</p>

    然后,她从包里摸出一卷锡箔,撕下一个长条,接着伸手从包里拿出一个很小的透明塑料袋,打开,倒了一些东西在锡箔纸凹槽里,然后摸出打火机。</p>

    很快,腾起一股青烟。</p>

    接着,女人仰起头,慢慢从嘴里喷出一股白色的烟雾。</p>

    女人脸带着享受的表情,闭着眼睛。</p>

    房间里开始有烟雾缭绕,我的嗅觉很灵敏,我很快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臭味道。</p>

    这女人在溜冰。</p>

    她竟然和李顺有同样的爱好。</p>

    女人继续溜冰,一连吸了六大口,然后长长舒了口气,整个人显得有了精神,起色也好多了,面容显得更加妖娆。</p>

    然后,女人起身把冰壶收起来,放到床底下,接着又把其他的东西放进包里。</p>

    然后她摸出梳子梳理了下头发,接着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抱起双臂,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夜色。</p>

    “星海。老娘我终于回来了。终于又回来了。”女人自言自语地说着,声音里带着某种迷幻的伤感。</p>

    我静静地看着,她沉默地站在那里,不再喃喃自语了。</p>

    我思考了下,然后蹑手蹑脚出了房间,来到她房间门口,然后轻轻敲了敲门。</p>

    “谁——”房间里传出那女人警惕的声音。</p>

    “送开水的伙计。”我低声说。</p>

    “放在门口好了。”</p>

    我没有做声,又继续敲门。</p>

    “妈的,有病啊,不是让你放在门口吗?”女人的声音带着火气,接着蹬蹬的脚步声传来,接着门哗被拉开了。</p>

    门一开,不等女人反应过来,我侧身闪了进去,同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一脚踢门。</p>

    然后,我将她拖了进去。</p>

    女人眼里发出惊恐的神色,呜呜地叫着。</p>

    “别叫——我不会伤害你,不然——”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p>

    女人忙点头。</p>

    我缓缓松开手,女人长出了一口气,瞪眼看着我,然后一屁股坐在床,捋了捋头发:“喂——你是干嘛的?干嘛冒充送水的伙计?”</p>

    女人此时眼里已经没有了惊恐的神色,看起来很冷静,似乎她是经历过一些场合的人。</p>

    我拉过椅子坐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刚要放到嘴边,女人说:“给我一支。”</p>

    我一愣,把烟递给她,然后自己又掏出一支,看她没有掏打火机,我于是给她点着,然后自己也点着。</p>

    女人慢慢吸了一口烟,然后看着我,下打量着。</p>

    我吸了一口烟,看着她,也下打量着。</p>

    这女人身材不错,长得也不错,眉宇间颇有几分风情,抽烟的动作很熟练。</p>

    互相打量了一番,女人突然笑起来。</p>

    她的笑看起来有些怪怪的。</p>

    “大兄弟,小帅哥,是不是想打野食啊?”她说。</p>

    这话让我心里一怔,心里有些尴尬。</p>

    “大兄弟,不要误会了,姐姐我是住店的,不是鸡,想玩女人你找错地方了。”她接着又说。</p>

    我干笑了两声。</p>

    “虽然你看起来长得不错,一看是那种讨女人喜欢的型号,不过,在我眼里,你却不过是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却不是姐姐我喜欢的那一类。我看你是找错人了。”她继续说。</p>

    我说:“那么,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呢?”</p>

    “什么类型你管不着,反正你这号的男人我是没兴趣的。”她淡淡地说,不屑地看了我一眼。</p>

    我说:“其实你想错了,我不是来寻花问柳的,我是住在你隔壁的房客。”</p>

    “隔壁的房客?”她眨了眨眼睛:“那你冒充送水的冲进来是什么意思?”</p>

    我说:“都是住店的,又是邻居,一个人没事,很闷,过来找你聊聊。”</p>

    “聊聊?大家互不相识,不好好在自己房间睡觉,有什么好聊的?”她说。</p>

    我说:“一来呢,这房间太破太脏了,到处都是霉味,实在是无法躺下睡觉。”</p>

    她接着打断我的话:“睡不着别住这样的旅馆啊,去住豪华星级酒店啊。那里舒服,跑这里来干嘛?没钱别挑三拣四了,我看你将吧。”</p>

    我没有理睬她,继续说:“第二,房间里除了霉味,还有个味道让我无法入睡啊。”</p>

    “什么味道?”她说。</p>

    我说:“这旅馆的房间密封性不强,好像是有一股乖乖的香臭味道从你这房间里飘到我那里去了。这味道让我胃里实在是难受,老是想呕吐。”</p>

    “哦。”她的眼皮一跳,盯住我:“你的鼻子倒是很灵敏,我怎么没闻到?你怎么肯定是我房间里飘过去的呢?”</p>

    我看了她一会儿,缓缓地说:“其实,我知道这味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而且,我还知道你包里放着什么东西床底下放着什么工具。”</p>

    她的脸色倏地变了:“你不是住店的客人,我看你这样子不像是住店的,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不是便衣警察?”</p>

    她的神情开始紧张了。</p>

    我呵呵笑起来:“不要紧张,你看我像警察吗?”</p>

    她又打量着我,半天说:“像,又不像。”</p>

    “哪里像哪里不像呢?”我说。</p>

    “哪里都像,又哪里都不像。”她说。</p>

    我说:“其实,我真的不是警察。”</p>

    “但你也不是在这里住店的。”她冷冷地说。</p>

    “那你觉得我是干嘛的呢?”我说。</p>

    她两眼死死盯住我,不说话。</p>

    我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然后站住看着她:“其实,你心里一定很好很困惑,一来我不是警察,二来我不是嫖客,三来呢,我似乎还不像是住店的。”</p>

    “是的。你到底是干嘛的?”她说。</p>

    “你认识我吗?”我说。</p>

    “在这之前,从不认识!”她说。</p>

    “不认识对了,因为我以前也不认识你。”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