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55章 最后的结局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一回合,伍德差点让方爱国他们送了命,我也让伍德背了一屁股屎,还吐了一大口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双方最后的结局大致都是有惊无险,大致打了个平手。</p>

    伍德想让我发狂,我想让他发狂,但大家都没有发狂,起码在表面都装作很平静从容的样子,至于伍德心里到底有没有发狂,不好说。</p>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忍多久,到底是不是在发狂。</p>

    虽然我似乎终于惩罚了伍德一次,但我没有丝毫喜悦的感觉,没有丝毫胜利的快感,反之,我的心里愈发沉甸。</p>

    当天晚,接到金三角大本营发来的密电,电云:此次斗争,有理有利有力有节,思路明晰,措施得当,方法灵活,效果显著,既打击了敌人,又保护了自己,甚好,甚好。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p>

    典型的李顺语言风格。</p>

    看完密电,我苦笑了许久。</p>

    老黎听我说了此次事情的前后经过,沉默了片刻,然后伸出手指弹了弹我的脑门。</p>

    “干嘛?”我说。</p>

    “我想知道这里面还能有什么东东。”老黎笑眯眯地说。</p>

    我一咧嘴,老黎哈哈笑起来。</p>

    这天,我接到方爱国的电话:“易哥,给你汇报一个重要情况。”</p>

    “说——”</p>

    “我今天从火车站拉客,拉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少妇。”</p>

    “操——这个算是什么重要情况!”我哭笑不得。</p>

    “听我说完,易哥。这个女人似乎不同寻常。”方爱国说。</p>

    “哪里不寻常了?”我说。</p>

    “车后,我问她去哪里,她眼神有些恍惚地看着窗外,神情似乎还有些激动,墨迹了半天,说要去人民医院。然后,路,我看到她打开了一个票夹子,目不转睛地看,眼圈还有些发红。我偷眼瞄了一下那票夹子,这一瞄不要紧,你猜我看到了什么?”</p>

    “什么?”</p>

    “票夹子里有一张男人的照片!”</p>

    “靠——男人的照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p>

    “可是,那照片的男人是——”</p>

    “是谁?”</p>

    “是李总司令!”</p>

    “啊——”</p>

    我一听,愣了下。</p>

    那女人看的是李顺的照片。</p>

    她看李顺的照片干嘛?她是什么人?她从哪里来?她来星海干嘛?</p>

    一连串的问号在我脑子里盘旋。</p>

    “然后呢。”我问方爱国。</p>

    “然后我拉她去了市人民医院。”</p>

    “然后呢。”</p>

    “然后她下了车。”</p>

    “然后呢。”</p>

    “然后——”方爱国顿了顿:“然后她站在医院门口发呆。左看右看,东张西望,既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也没有要离开的想法。在门口一直发呆。”</p>

    “在医院门口站了多久?”我说。</p>

    “大约半个小时吧。这期间我的车一直停在医院门口装作拉客的样子。我一直在观察着她,同时,我还用手机偷偷拍了几张她的照片。”方爱国说。</p>

    “嗯。后来呢?”我说。</p>

    “后来……后来来了几个乘客要打车,我正要回绝,结果那女的回头看着我,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我无法拒载乘客了,只好拉着客人离去。”方爱国说。</p>

    “是这样了?”我说。</p>

    “我离开后,随即通知杜建国开车过去了,杜建国在附近的。”方爱国说。</p>

    “哦。”</p>

    “一会儿,那女的了杜建国的出租车,离开了人民医院。”方爱国说。</p>

    “到了哪里?”</p>

    “去了李总司令父母家的方向。到了哪里之后,那女的下了车,让杜建国等下,然后她走了过去。”</p>

    这女的去了老李家,这让我心里不由一颤,急忙问方爱国:“她……她进去了?”</p>

    “没有,走到他们家附近,在门口徘徊了一阵子,似乎想进又不敢进的犹豫神态,接着又了杜建国的车走了。”方爱国说。</p>

    “接着又去了哪里?”我说。</p>

    “去了市人民医院附近的一家简易家庭旅馆。直接进去了。”方爱国说:“然后我让杜建国离开,让杨新华开车守在那附近。据新华汇报,那女的进去后,办理了住宿手续,住在二楼最头的一个房间。”</p>

    “哦,好了,我知道了,让新华继续蹲守在哪里,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我说。</p>

    “好的。”</p>

    挂了手机,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不敢肯定自己的预感是否正确,或者说,我是不愿意去肯定。</p>

    我心不在焉走进秋桐的办公室,秋桐正在看报纸,见我进来,放下报纸:“有什么事情要汇报呢?易主任。”</p>

    我干笑了下,坐在秋桐对过。</p>

    “怎么看你心神不定的,有什么心事吗?”秋桐说。</p>

    “没,我是没事来你这边坐坐。”我说。</p>

    秋桐哦了一声,看着我。</p>

    “对了,小雪最近还好吗?”我说。</p>

    秋桐笑起来:“好啊,很好啊,9月份要开学一年级了。这几天正在家兴奋着呢。”</p>

    “在哪里学啊?那个学校?”我说。</p>

    “在幼儿园附近的那家小学!”秋桐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我说:“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来了?”</p>

    “不可以吗?”我说。</p>

    秋桐笑了:“当然可以。”</p>

    我沉默了一会儿:“小雪和你的感情还好吧?”</p>

    秋桐脸露出怪的表情,点点头:“还好啊。怎么了?你今天好怪的说。”</p>

    我笑了下:“没怎么,感情好行!”</p>

    “我是她妈妈,她是我闺女,我们母女感情当然是没的说了。”秋桐说。</p>

    我轻轻呼了口气,点点头:“对,你是她妈妈,她是你女儿,你们感情当然是很好的了。”</p>

    秋桐皱皱眉头,面带困惑地看着我,没有说话。</p>

    沉默片刻,我说:“秋桐,问你个问题。”</p>

    “你说吧。”秋桐说。</p>

    “假如……我是说假如……有一天,要是小雪的亲妈妈突然出现了,来认小雪,来领小雪走,你会怎么想怎么办?”我说。</p>

    秋桐的身体微微一颤,两眼直直地看着我,声音有些颤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我微微一笑,努力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看你这样子,我只不过说是假如。假如,你懂的。”</p>

    秋桐低垂眼皮,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小雪是个可怜的孩子,从小没有妈妈,假如。假如她的亲妈妈来了,假如她的亲妈妈愿意认小雪这个女儿,我当然。我当然心里是十分欣慰的,我当然是为小雪感到高兴和宽慰的,母女团圆,这当然是天大的喜事。假如她的亲妈妈要领小雪走,我自然是不能阻拦的。除了祝福,我不会有任何其他的。只是……”</p>

    “只是什么?”我说。</p>

    “只是我和小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对小雪,小雪对我,却已经有了不可分割的母女亲情,我不知道小雪会不会愿意离开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从心里说服自己离开小雪。</p>

    不过,我想,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还是会成全小雪母女,虽然我会很痛苦很放不下舍不得,但我还是明白自己该怎么做。”说到这里,秋桐的声音有些嘶哑,眼睛有些发潮。</p>

    我的心里也有些发潮,感到了阵阵不安。</p>

    “其实,小雪是把你当亲妈妈看待的,甚至,亲妈妈还要亲!”我说了一句安慰秋桐的话。</p>

    “在我眼里在我心里,小雪是我的亲女儿,和亲生的女儿是一样的。”秋桐深情地说,接着顿了顿:“当然,如果小雪的亲妈妈能来认领小雪,我自然会为她们感到高兴。毕竟,血浓于水,血肉相连。”</p>

    “秋桐,你是一个伟大的女人,你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我由衷地说了一句。</p>

    秋桐笑了下,表情却又开始有些不安,看着我:“你。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谈这个话题。你。你是不是。”</p>

    我笑了下:“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随便谈起来了。”</p>

    秋桐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说:“其实,我很多次想到过这个事情,想到小雪的亲妈妈会不会哪一天突然出现。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其实很矛盾很纠结,我既希望小雪的亲妈妈早日出现,让她们真正的母女团圆,可是,我又很害怕这一天真的会到来,以为这一天来到了,也是我和小雪分离的时刻,我会失去小雪。</p>

    我当然知道小雪跟了亲妈妈一定会跟着我更开心更幸福,会得到亲妈妈更无微不至的疼爱。可是,我总是放不下,毕竟,我和小雪这么久了,感情很深了,我总担心自己会不舍得放小雪走。你看,你刚表扬我是个伟大的母亲,我说出了自己的私心。我其实并不伟大,我也是有自己的私心考虑的。”</p>

    我说:“你有这些想法并不妨碍你是个伟大的母亲,想法,你的这些真实想法更验证了你是个有爱心的女人和妈妈,你的这些想法,我是理解的,我充分理解。我深深了解你对小雪的感情,深深了解你的大爱之心。”</p>

    秋桐努力笑了下,看着我:“你说,小雪的妈妈会不会有一天真的出现呢?”</p>

    我说:“你是希望而又害怕是不是?”</p>

    秋桐点点头:“是的,希望那一天真的会到来,好想看到她们母女相聚的动人时刻,但确实也害怕,这种害怕让我觉得自己好卑鄙,好自私。”</p>

    我说:“但我却不希望看到这一天!”</p>

    秋桐一怔:“为什么?”</p>

    我说:“这个女人生下小雪将她抛弃,自己的亲骨肉都不要了,这是何等残忍的事情,这种行为禽兽不如,我痛恨万分,小雪要不是遇到拾荒的老爷爷,要不是遇到四哥这样的好人,哪里能活到今天。</p>

    “这样的女人,虽然她生下了小雪,但她没有尽一个妈妈应该尽的义务,她实在是不配做小雪的妈妈,这样的女人,心如蛇蝎,怎么能让小雪和她一起呢?”</p>

    秋桐叹息一声:“你不要这么说。都是女人,女人最理解女人。我想,当初她的行为举动,一定有难言之隐,一定不是自己的初衷,一定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