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52章 皇者的圈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的回答告诉我的!”皇者得意一笑。 </p>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了皇者的圈套,他刚才是在诈我。我刚才那一问,等于是承认了此事和我有关。</p>

    不由心里有些懊丧。</p>

    “将军一定是打着安抚你和海珠,弥补你和海珠物质精神损失的名义给你这钱的。你自以为心安理得拿了这钱,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将军给你的是足以以假乱真的假币。你拿了这么多钱,显然是存到银行里更放心,于是你安排人去银行存钱,然后出现了今天的那一幕。”皇者继续说:“由此看来,那几位受过特种训练的高手,是你的人,是你在星海的手下,他们一直潜伏在星海,随时听候你的差遣。”</p>

    我呵呵笑了:“皇者,你可真富有想象力。”</p>

    皇者继续说:“不用和我玩花样,我知道我的分析是对的,只要我证实了假币是将军给你的,那么,我心里明白了。甚至,我能想象到那几名高手是如何逃脱警察的天罗地的了。”</p>

    我看着皇者:“你想怎么样?”</p>

    皇者说:“你说我会怎么样?”</p>

    我说:“我在问你!”</p>

    皇者说:“此刻我想你一定在想如果我有什么不轨的意图,你会对我下狠手,甚至能灭口,是不是?”</p>

    我笑了下:“你是聪明人!”</p>

    皇者说:“既然我能想到这一点,既然我今晚能过来找你主动说出此事,我想你不必有这个打算了。第一,我是个天生好心重的人,我今晚来找你,只是想知道我认为我必须要知道的事,没有什么别的意思。</p>

    第二,既然我能告诉你我的分析,那么,我不会把此事说出去,更不会到警方去检举揭发你和你的人。我说过,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怎么能做出卖的事情呢,你说是不是?</p>

    第三,我很怪啊,我给你一大笔真钱你不要,却要去接受将军给你的假币,你是出于何种想法呢?”</p>

    我说:“第一,我知道你好心重,专门辛辛苦苦来一趟不容易,看在你爬楼梯的份,我所以满足了你的好。“第二,即使你猜到了今天枪战的事情,我也不会害怕你去揭发举报,凡事要证据,口说无凭,你没有证据,警方掌握了其至少两人的视频,知道他们的长相,他们和我的人是对不号的。第三,我为什么要伍德钱不要你的钱,这其自有道理,你无须多操心。”</p>

    皇者点点头:“或许你说的有道理,或许我该相信你的话。其实,我今天来找我你和你说这些话问这些事情,也是为了你好。起码间接是为了你好。”</p>

    “什么叫间接为了我好?直接是什么?”我说。</p>

    “无可奉告!”皇者说。</p>

    “你装逼弄景搞玄乎吧!”我不屑地说。</p>

    “或许,以后你会知道。或许,以后我能有机会亲口告诉你!”皇者说。</p>

    “难道你还没有机会亲口告诉我?”我说:“难道你还能没来得及告诉我死了?”</p>

    皇者微笑了下:“或许。”</p>

    我说:“皇者,似乎你不怕死!”</p>

    “错,我很怕死!”皇者说:“如果谁说不怕死,那是典型的装逼,谁不想活着呢,活着多好啊,可是,有时候,面对有些事,即使知道自己可能会死,也必须要继续去做。这都是没法子的事情。”</p>

    “我听不懂你的话!”我说。</p>

    “你以后会懂的,你一定会懂的。”皇者说。</p>

    我看着皇者,觉得愈发看不透他,琢磨了下,说:“如果你死的话,那么,你很大可能是被伍德干掉的。”</p>

    “为什么这么说?”皇者说。</p>

    “因为你知道他的事情太多了。知道的越多,你会越危险。伍德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如果哪一天一旦他觉得你没用了,失去利用的价值了,那么,他不会放你自由的,他一定会做掉你。”我说:“我猜,这是你跟着伍德作恶的报应,这是你最后可悲的结局。其实,这一点,你心里明白的。”</p>

    皇者笑了:“兄弟,你太自以为是了。将军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人,他对我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我一直忠心耿耿追随他为他做事,他怎么会杀了我呢?”</p>

    “兔死狗烹,卸磨杀驴,这养的事伍德一定会会干出来,你等着瞧吧。”我说:“你自以为你对伍德忠心耿耿,自以为伍德对你感情很深,但他似乎却并不信任你哦,不然,昨晚的事情你也不用来问我了。”</p>

    皇者说:“这是两码事。将军有些事不告诉我并不代表他不信任我,我们每个人在将军手下都有不同的分工。”</p>

    “皇者,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看今后你都不需要我动手来处置你了,伍德会代劳。”我说。</p>

    “呵呵,我是个见了棺材也不会掉泪的人。”皇者说。</p>

    “你已经无可救药了。你这个人渣!”我带着厌恶的口气说。</p>

    “老弟,随你怎么说我,我不反驳!”皇者丝毫不动气,说:“其实不管怎么说,今晚我还是要感谢你,因为我从你这里得到了我想知道的信息,还有,你放心,我刚才和你说的关于枪战的分析,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这事会烂在我肚子里。”</p>

    我冷眼看着皇者,不语。</p>

    “好了,时间不早了,不打扰老弟休息了!”皇者站起来。</p>

    “不送!”我说。</p>

    皇者走了两步,又站住,没有回头,说了一句:“你今天白天的行为,很冒险!”</p>

    我一愣。</p>

    皇者接着开门走了。</p>

    我继续发愣,妈的,皇者好像知道我今天救方爱国他们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跟着我看到的?</p>

    还有,皇者今晚来我这里,问我那些话,说那些事情,到底是何用意是何用途是何目的呢?我陷入了深思。</p>

    皇者,地下皇者。</p>

    我心里反复念叨着,一方面觉得此人越发神秘诡异,另一方面又觉得他愈发可怕。</p>

    最可怕的人,是捉摸不透的人。</p>

    第二天,我照常班,方爱国他们按照昨晚的部署去落实我的计划。</p>

    班后,我带着曹腾去印刷厂,去看看赵大健。</p>

    当然,我是打着工作的名义去的,去落实最近集团经营委安排的一项工作。</p>

    集团印刷厂位于开发区,从市区内搬迁过来有几年了。</p>

    赵大健正哼着小曲坐在老板椅喝茶,见我和曹腾进来,笑呵呵地说:“哟——经管办二位小主任来了,欢迎,欢迎,欢迎来印刷厂学习。”</p>

    这孩子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越发精神多了,话都不会说了,叫我和曹腾小主任,让我们来学习。</p>

    而且,我们进来,他连屁股都不抬,太不尊重我这个经管办主任了。</p>

    我把脸一板,大喝一声:“赵大健——你给我站起来!”</p>

    赵大健一愣,曹腾也一愣。</p>

    赵大健似乎是条件反射,不由自主倏地站了起来,看着我:“干嘛?”</p>

    我嘻嘻一笑:“没事,坐下吧。”</p>

    “你——”赵大健一瞪眼。</p>

    “怎么?赵厂长,开个玩笑,不行啊?开不起?”我继续呵呵笑着。</p>

    赵大健咧咧嘴,接着又一屁股坐下,阴阳怪气地说:“易主任,一惊一乍的,有必要吗?怎么?你们两个娃娃主任今天来这里是何事啊?”</p>

    “来收你的公章!”我说。</p>

    “啊——收公章?为什么?”赵大健看着我。</p>

    “按照集团经营委的指示,规范印刷厂的业务经营行为!”我严肃地说。</p>

    “这……你收了公章,我今后谈业务怎么盖章呢?”赵大健说。</p>

    “很简单,到经管办去盖!”我说。</p>

    “这……”赵大健愣了,忙站起来,不敢再继续嚣张了,陪着笑脸:“哎——易主任,这可使不得啊,印刷厂离集团这么远,我们总不能老是忘经管办去跑啊。这也太麻烦了。”</p>

    “对不起啊,赵厂长,集团其他经营部门都是这么操作的,你们也不能例外哦。”我说。</p>

    “易主任,这个……我们这边的情况较特殊,你一定要通融下,照顾照顾嘛。”赵大健继续陪笑着,忙请我和曹腾坐下,边去给我和曹腾倒水。</p>

    曹腾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p>

    我说:“赵厂长,既然你说有困难,那我也理解你一下,如此的话,我们算是来学习的吧。”</p>

    “嘿嘿。二位主任哪里是来学习啊,分明是来检查指导督促的嘛。”赵大健说。</p>

    我看了一眼曹腾,曹腾然后说:“赵厂长,我和易主任今天来是来检查前几天经营委安排的一项工作落实情况。”</p>

    “哦,你说的是前几天经营委安排的那事啊,我这叫分管的厂长来汇报。”赵大健说。</p>

    “不,你来汇报!”我用手一指赵大健:“前几天会集团领导分明说了,这项工作是一把手工程,一把手要亲自抓亲自汇报的。”</p>

    “这个,这个……”赵大健神色有些尴尬,显然,这龟儿子没有亲自抓这事。</p>

    我微笑着看着赵大健。</p>

    “这个,这个……我最近较忙,把这事安排给下面的人去做了。我这问问落实的情况。”赵大健说。</p>

    “我看还是免了吧。”我说。</p>

    “那……”赵大健看着我。</p>

    我继续说:“经管办最近几天要给集团党委形成一个关于各经营单位落实此项工作的面报告,赵厂长,你说关于印刷厂落实的这部分,我们如何写好呢?我们是不是要实事求是呢。”</p>

    赵大健刚来印刷厂,显然不想在工作陷入被动,忙说:“易主任,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今天开始亲自抓这事,一定在你们向集团正式汇报前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一定圆满落实好这项工作。”</p>

    我看了看曹腾:“曹主任,你说呢。”</p>

    曹腾看看赵大健,又看看我:“此事请易主任定夺!”</p>

    赵大健瞪了曹腾一眼,接着又带着温柔的目光看着我:“易主任,曹主任,咱们可都是从发行公司出来的,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二位主任在我眼里可都是亲兄弟一般的感情,大家都是为公家做事的,今天一定要给老哥哥我一个面子哦,我保证把这项工作落实地让集团领导满意。”</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