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51章 伍德耍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还没琢磨出如何让他发狂,他倒是不停撩拨挑逗我了。   w w w . v o d t w . c o m看来,他有足够的耐心和计谋让我最终发疯发狂,一计不行,还有一计,这狗日的鬼点子似乎源源不断,出击的方向很宽泛,说不定要从哪里入手。</p>

    想想很后怕,幸亏方爱国多了个心眼,易容去的银行,幸亏我正好遇到他们被警方追逐,幸亏我赶到的及时,不然。</p>

    越想越后怕,我差点又被伍德操了,差点搭了方爱国他们四人的性命。</p>

    越想越恼羞,妈的,伍德竟然如此耍弄我,我竟然了他的当,落入了他的圈套,差点造成不可挽回的可怕后果。</p>

    不行,老子要狠狠反击他一下,这次不能这么便宜了他,我心里一阵发狠,脑子急速转悠着。</p>

    正在这时,我接到了四哥的手机短信。</p>

    看完短信,我沉思片刻,脑筋一转,突然有了主意。</p>

    四哥发给我的短信内容是:伍德最近2天将给灾区捐款,在受灾最重的乡镇选择100户灾民,每户捐赠价值1000元的生活用。</p>

    我靠,这么大的老板做起慈善事业来怎么如此小气,才捐赠这么一点,还是价值一千元的物,谁知道这物实际价值多少,说不定是仓库积压的过期用拿出来充数的。</p>

    不行,太少了。</p>

    我心里暗暗盘算着,逐步形成了一个计划。</p>

    晚,大街的路卡撤了,盘查松了许多,我打车去了修理厂,开回了我的车,直接开回了小区。</p>

    我没有回自己宿舍,直接提着那还有999万假币的旅行包去了方爱国他们宿舍。</p>

    他们都在宿舍等着我。</p>

    我将旅行包扔到沙发,从口袋里又掏出白天从银行取出的一万元钱,放到茶几,然后对方爱国他们招招手:“伙计们,过来,我给你们安排个活。”</p>

    他们围拢过来,我开始部署我的计划。</p>

    刚部署完计划,四哥来了。</p>

    我告诉了四哥白天发生的事情以及我刚部署完的计划内容,四哥听我说完,沉思了片刻,点点头,然后对我说:“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皇者的身影的小区内鬼鬼祟祟晃荡,不知他出现在这里是何意。”</p>

    我一听皇者来到小区了,不由有些警惕,对四哥和方爱国说:“你们继续讨论计划实施的细节和步骤,我下去看看。”</p>

    我接着下楼出去,直接往我住的宿舍楼走,走到楼门口,站住,点燃一支烟,往四下看了看,然后咳嗽了几声。</p>

    随即,皇者从黑暗处闪了出来,冲我嘿嘿笑。</p>

    “晚好。”皇者说。</p>

    “做贼一样,神出鬼没的。来这里干嘛?”我低声说。</p>

    “你是站在这里等我出现的吧?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呢?”皇者说。</p>

    “你以为你的行踪能瞒得住我?”我说了一句。</p>

    皇者看了看我前方的楼房,那是我刚出来的那座楼,然后说:“老弟外出串门了?你也有串门的爱好?”</p>

    “这个和你有关吗?”我说。</p>

    “嘿嘿。有关无关不重要,随便问问,怎么,不可以?”皇者说。</p>

    “你来这里,不会是只关心我去哪里串门的吧?”我说。</p>

    “可否找个地方谈谈?”皇者说。</p>

    我没有说话,思忖片刻,然后直接进了楼洞,进了电梯。</p>

    皇者却没有跟进来,我自顾按了电梯按钮,直接楼。</p>

    等我从电梯出来,皇者已经从楼梯口出现,正在哪里等着我。</p>

    皇者似乎做事很小心,不走电梯,从楼梯爬来的,速度还不慢。</p>

    我直接打开门,边有意无意看了对门一眼,冬儿似乎不在。</p>

    皇者也不经意地看了对门一眼,然后跟我进了屋子。</p>

    “你对门住的是什么人?”皇者似乎随口无意地说了一句。</p>

    我的心一跳,说:“问这个干嘛?”</p>

    皇者说:“没事,随便问问。”</p>

    “不认识,我从来不和周围的邻居打交道。”我说。</p>

    “哦。”皇者长长哦了一声。</p>

    我接好补充了一句:“我从没见过对门有人进入,似乎是没人住的空房子。”</p>

    皇者又哦了一声,突然诡异地笑了下。</p>

    “怎么?你想搬过来住?想和我做邻居?”我带着讽刺的口吻说。</p>

    “呵呵,不想和我做邻居吗?我保证是国好邻居。”皇者说。</p>

    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坐到沙发,指指对过:“坐吧。说吧。有什么事。”</p>

    皇者坐下,自顾摸过茶几的烟,点燃一支,慢慢吸了两口,突然说:“昨晚你是不是见到将军了?”</p>

    “这个你需要问我吗?你整天跟着伍德,他在哪里见了谁,你难道不知道?”我说,心里略微有些意外。</p>

    “知道我还问你?”皇者反问了一句。</p>

    听皇者的这口气,似乎,他是真不知道。</p>

    看来,昨晚伍德和我的会见,是瞒着皇者的。</p>

    “你。你竟然还有不知道的事情。”我说。</p>

    “说,昨晚你们是在哪里见面的?”皇者似乎此时已经断定我和伍德见面了,现在想知道见面地点了。</p>

    我想了想,决定告诉他:“在郊区白老三以前的那幢别墅里。伍德邀请我去坐了会,畅谈一番。”</p>

    “郊区白老三的别墅。”皇者重复了一遍,眉头皱了皱,接着说:“参加会谈的还有谁?”</p>

    “我们俩,其他人有阿来和保镖,还有几个手下,不过都没楼,都在下面。”我不动声色地看着皇者。</p>

    “你们俩。”皇者又重复了一句,然后点了点头,说:“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内容?”</p>

    “你回去问伍德好了。”我开始有些不耐烦了。</p>

    “告诉我,你们都谈了些什么?”皇者的口气突然有些发硬,目光有些犀利地看着我。</p>

    皇者的口气和目光让我不由心里一凛,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似乎有些被他的目光震慑。</p>

    这种感觉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有些恼火,说:“你算老几啊,皇者,老子凭什么要告诉你?你想知道的太多了,我今儿个不告诉你,我急死你个熊!”</p>

    皇者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突然笑了:“兄弟,你烦躁了,你急躁了,你躁动不安了,你冲动了。”</p>

    “我怎么着关你屁事。你找我来是想知道这个的吧?丫的,你不是号称无所不知吗?你不是自称伍德的心腹吗?怎么伍德和我见面你不知道呢?怎么我和伍德谈话的内容你反而要找我打听呢?”我用嘲笑的口吻对皇者说。</p>

    皇者没有理睬我的话,接着问我:“昨晚真的只有你和伍德两人会面?没有第三者出现?”</p>

    “我靠——你不相信我还找我干嘛?有没有第三者难道对你来说很重要吗?”我说。</p>

    “当然很重要。兄弟,满足我的好心好不好?”皇者的口气有些发软。</p>

    “好。那我告诉你,我和伍德谈话的整个过程,没有第三者出现!”我干脆地说。</p>

    皇者又皱了皱眉头,接着又轻轻摇了摇头,眼神里闪过一丝困惑。</p>

    我心里有些不解,问:“你什么意思?你问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p>

    皇者冲我一呲牙:“除了好,还是好。”</p>

    “放屁!”我说。</p>

    “那你当我的话是放屁好了。”皇者说。</p>

    “该问的问完了吧,滚蛋——”我说。</p>

    “还不能滚!”皇者说。</p>

    “为何?”我说。</p>

    “我还没和你说完话呢。好不容易爬这么高的楼层,还没歇息好,怎么能接着滚蛋呢。”皇者说:“兄弟,喝口水可以不?能赏赐一杯水喝不?”</p>

    “饮水机在那边,自己去倒!”我说。</p>

    皇者呵呵笑起来,然后站起来自己去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慢悠悠地喝着,两个眼珠子不停地打量着我,滴溜溜转,似乎想判断我刚才是否在说谎。</p>

    “今天市区发生了警匪枪战。有四名武装人员持枪和警察对射。”皇者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p>

    “听说了。”我说。</p>

    “打伤了好几名警察,匪帮却没有一人受伤。”皇者又说,两眼盯住我。</p>

    “哦。”</p>

    “匪帮的人枪法准,枪枪命警察的大腿非致命部位,而且,不同的人开的枪,被打的警察都是同一个部位枪。”皇者又说。</p>

    “这说明了什么?”我说。</p>

    “第一,说明这不是一般的匪帮,一定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高手,一般来说,接受这种枪法训练的人,经常是特种作战用途的人才有这种可能。”皇者缓缓地说:“第二,很明显能感觉得出,他们并不想伤害那些警察的性命,并不想滥杀无辜。”</p>

    “你知道的还不少!”我心里不由暗暗紧张,皇者太狡猾太精明了。</p>

    皇者没有理会我,继续说:“而且,这几个人的身手还不一般,训练有素,选择的逃跑路线和方式十分巧妙,警方反应十分敏捷,快速在周围区域布下了天罗地,然后地毯式搜查,但是竟然没有找到他们,他们竟然突然在老城区的巷子群里蒸发了。”</p>

    “哦。”</p>

    “在星海突然出现了如此的高手,你不觉得有些怪异吗?”皇者说。</p>

    “为什么要觉得怪异呢?自古以来,高手在民间嘛。”我说。</p>

    “更怪异的是如此的高手,竟然会愚蠢到带着假币到银行去存钱。你说,这是为什么呢?”皇者看着我。</p>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说。</p>

    “而且,从银行的监控视频看,他们带去的钱还不少,虽然当时只是存一万,但还有个人提了一个旅行包,里面似乎都是钱,似乎都是假币。这更加怪异了。难道,那几个高手竟然不知道自己手里的钱都是假币,难道,他们以为银行的人都是傻子,以为假币能蒙混过关?难道,他们想用这种方式来洗钱?”皇者又说。</p>

    我没有说话,点燃一支烟,不动声色地看着皇者。</p>

    “当然,或许也是这几个人没有傻到如此的程度,或许也有些担心手里的钱是假币,所以先拿了一万去试试。这说明两件事,第一,这批假币是高度仿真的,他们自己没有发觉,第二,虽然没有发觉是假币,但又有些怀疑。”</p>

    皇者的分析很慎密,我继续看着皇者,继续抽烟,继续不说话。</p>

    皇者说到这里,住了口,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水,然后放下杯子,用阴沉的目光看着我。</p>

    我和他对视着,互相都不说话。</p>

    一时,沉默了。</p>

    “这些钱,是昨晚将军送给你的厚礼!”皇者突然冒出一句。</p>

    “你怎么知道?”我不由自主随口问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